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五十五章 命令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房五妹缓步上船,船身随即微微一震,缓缓驶离码头。

张傲秋站在船头,一直望着码头上站着的双亲,随着船身远离,码头上的两个人影渐渐由大变小,最后消失不见。

房五妹一直陪在张傲秋身边,这种离别的惆怅在她心里同样深沉,那渐渐远去的岛屿,毕竟是生她养她的故土,这次的离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回来?

带着腥味的海风一刻不停地在耳边呼啸,远远的海岸线已经模糊的只剩下如画笔勾勒的轮廓,一轮初升的太阳,透过岛屿轮廓的边线,在海面上洒下万点金光。

这次陪同出海的依旧是张子轩,不过在其身后,却整齐的站立着十八个身着劲装装扮的护卫,这些护卫将随同张傲秋一同前往武月城,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贴身保护这位菩萨转世的少主。

以张傲秋现在的修为,这些贴身护卫有或是没有都是一样,但张家少主就要有张家少主的排场,所以对于张皓轩的这个安排,张傲秋也没有什么异议。

况且武月城现在差的就是人手,多一些好手就多一份力量,何乐而不为呢?

张傲秋正望着远离的岛屿发呆,海面上却开始风云暗动。

大海中的天气,跟戈壁滩倒是真有一比,刚刚还是和煦的海风,下一会就开始狂风大作,跟着漫天的乌云盖过,周围陷入一片黑暗,如同末日到来一样。

张子轩一见,立即上前抱拳为礼道:“少主,这风浪马上就要来了,还是先回船舱避避吧。”

其实张傲秋倒是真想看看这大海的威力,现在对他来说,越是有挑战的事情,越是有趣味,不过转头一看身旁的玉人,狂虐的海风吹得她衣衫紧贴,隐隐露出了动人的曲线,等下若是再来场瓢泼大雨,那就更尴尬了。

当即点了点头,带着房五妹转身回到了客房。

这次看来没有来时那么好的运气了,此时的海面已卷起滔天巨浪,偌大一艘广船,在这样的天地里,完全就犹如一个小小的玩具般,随着海浪一会升到浪尖,一会沉入浪底。

海浪不时翻滚着拍打着船身,而更大的浪头,则直接从天而下,感觉整个船身就像沉入海底一样。

张傲秋瞟眼看了旁边的房五妹,见对方神色如常,没有丝毫的害怕,不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你不怕么?”

房五妹闻言转头回望一眼笑道:“我虽然没有出过远门,但却是经常出海,比这更大的风浪都见过,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有公子这个菩萨转世的人在身边,这点风浪,恐怕也只是老天跟你打个招呼罢了。”

张傲秋听了不由一阵无语,这都是哪跟哪?

不过他也不去说穿,保持点神秘感还是好些,既然房五妹自己都不害怕,那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不过幸好这艘船上都是些老手,早已预见海上天气要变,早早转变的航向,擦着这风浪边上行船,若不是有这提前准备,以现在这样的情况,一头扎进风暴中心,那只怕真要去当海龙王了。

还好这场风暴来得快,也去得快,肆虐了四五个时辰的狂风暴雨渐渐停息了下来,久未的阳光重又照在海面上,眼前碧波万顷,哪还看得到刚才风暴的影子?

只是因这场风暴,船偏离了航向,多走了不少弯路,直到天色傍晚才抵达东海城码头。

在这样的风暴中控制这么大一条船四五个时辰,即使是经验再丰富的老手,也感到精疲力竭,所以船一到岸,张子轩就安排船上所有伙计原地休假三天。

而张傲秋一帮人,则另有专人接到月福客栈。

月福客栈的老板张寒星,算是熟人,同时也是张皓轩这边的人,不过现在张傲秋是张家少主,其接待规格就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别的不说,就安保一项,可以说是竭尽东海城张家所有力量。

开玩笑,张家家主二十年好不容易找回的宝贝儿子,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哪怕只是一点小事,那他这个月福客栈的老板好日子怕是要到头了。

张傲秋看着这密密麻麻的明哨暗哨,还有前后呼啦啦一大群护卫,不由摇头苦笑,他自小到大,哪怕以前在刀宗当小祖宗,也没搞过这么大排场,看来以后行事,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惊动张家本地势力为好。

因为低调才是王道!

进入客栈,张寒星早已安排好一大桌丰盛的酒宴,张傲秋本想只是简单用些晚餐就打坐休息的,但现在一看,只怕是梦想成空了。

众人分位坐下,张傲秋这个少主自然是坐在首位,张寒星亲自给在座各位倒满酒后,举杯遥敬张傲秋道:“属下借这杯酒,恭贺少主!”

张傲秋举杯同其共饮一杯,放下酒杯,张傲秋怕张寒星再又讲礼,跟着随口问道:“东海城现在有什么动静么?”

张寒星闻言,想了想后恭敬回道:“少主,张家在东海城倒是安好,不过……。”

张傲秋见了也不追问,动筷子夹了口菜自顾吃了起来,张寒星沉吟一会后接着道:“不过现在东海城却是不太平,靠近沿海的各个村庄都出现了倭寇,这些倭寇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城主大人也曾派军队进行围剿,但这些倭寇狡猾至极,每次出现都人数不多,没有军队的时候就抢杀,军队一过去,立即就逃亡海上,只要一入海,大海茫茫就极难再抓捕了。”

张傲秋听完,脸上倒是露出一丝欣喜之色,放下筷子道;“东海城处于内海,那些死域人居然跑到这里来了?”

张寒星也是在江湖打滚多年的人,张傲秋脸上表情立即收入眼底,不答反问道:“少主,您的意思是……?”

张傲秋刚才之所以表现出欣喜,因为死域人攻打武月城这么多年,还真是一心一意,重来不到沿海其他城镇骚扰,一来武月城地势特殊,只要武月城破,死域人大军就可以绕开其他城镇,兵峰直指中原,到时候只要中原还是像以前那样一盘散沙,死域人以快打慢,不出三个月,就可以尽得半壁江山,然后以离水为分割线,尽收江北所有物资,到时候再对江南徐徐图之,那大夏皇朝留下的大片疆土就易主可待了,所以死域人以往的战略都是集中所有的力量,优先伺候武月城。

二来因一教二宗在暗中支持,大量的钱粮、兵器都安排妥当,所以死域人大军也不需要去做到其他城镇去打秋风这般苦差事。

不过现在看来,一教二宗现在自身难保,就没有多大精力再顾及死域人了,看来前段时间打击一教二宗的努力还没有白费,现在已经开始收获成果了。

只要能铲除一教二宗这个祸害,然后再集中全中原之力对抗死域人,那这场战争就会很快结束了,这样的喜事,又如何不高兴了?

张傲秋听张寒星问起,眼中精芒一闪道:“传我命令。”

张寒星等人一听,立即起身恭敬站立,张傲秋接着道:“一:张家自今日起,全力协助东海城城主府斩杀上岸倭寇,杀其人,烧其船,不得让他们有一个溜走。

二:张家立即开始调查东海城一教二宗的势力,只要查到,立即在暗中将其拔出,记住,是暗中拔出,不要将张家牵扯进来。

三:立即联系天下三十六城所有张家势力,让他们同时动手,铲除一教二宗。”

张寒星等人听完,同时抱拳应道:“属下等谨遵少主命令。”

张傲秋“嗯”了一声,右手压了压道:“大家都坐。”

说完转头对张寒星道:“对付一教二宗,还有其他门派参与其中,等会我会将这些人的联系方式及联络暗号写给你,这些东西以最快的方式发往其他城镇,张家消息网尽快跟他们取得联系,并保持消息互通,以后我在哪,就以那处消息堂口为主,任何情况,我都要尽快知晓。”

张寒星听完,肃然点头道:“是。”

张傲秋大事交代完毕,一举酒杯道:“来,以后大家辛苦,本少主先在这里敬大家一杯。”

酒宴散后,张寒星将张傲秋等人送到客房后告辞离去。

张傲秋看了看房五妹,然后道:“五妹,明日一早我们分开,就让这十八护卫送你去武月城,你看可好?”

房五妹还没有回答,张傲秋却缓缓转身,望着身后的十八护卫道:“明日一早,护送房姑娘三人前往武月城,路上可要小心,不可出了岔子。”

说完刚要转身离开,却见那十八护卫一个个站立笔直,眼望前方,却没有一人回话。

张傲秋见了,不由眉头微皱道:“有什么问题么?”

张傲秋话音一落,站立在最前排的一个劲装汉子上前一步,此人名叫张子元,是十八护卫之首。

张子元拱手为礼道:“属下等出发前,曾奉家主严命,所有事情都必须以少主安全为主。”

说完右手一抹,抽出腰间一把短刀,平举胸前接着道:“子元在学艺时,蒙师父赐下此刀,当时师父严令,刀在人在,刀失人亡。”

张子元此话说的虽然婉转,以刀喻人,但张傲秋还是听明白了,意思是你在哪,我们就在哪,你要是将我们撇开,那我们就直接抹脖子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