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四十五章 乾坤图内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闻言一脸不满道:“找宝贝这么秀良的品行,怎么是德行了?”

乾坤图在识海内消失后,独叟也曾找过几次,但却连个影都没有,没想到这胖小子刚一醒过来就给找出来了,心里也是高兴,所以对张傲秋这牢骚也就一笑了之。

元神虽然诞生,但现在还只是个小孩性子,对面前的张傲秋跟独叟咧嘴一笑后,跟着一屁股坐下,开始把玩手中的卷轴。

只是乾坤图毕竟是异宝,元神弄了半天也没法将其打开,顿时不乐意了,将乾坤图往空中一抛,人跟着站起,看架势是要等乾坤图落地,再上去踩它几脚。

张傲秋跟独叟一见,刚要阻止,哪知抛到空中的乾坤图却毫无征兆地自行缓缓打开。

一时整个识海又是黄茫茫一片。

元神看了,顿时乐开了花,笑嘻嘻地在原地又蹦又跳,张傲秋跟独叟不由对望一眼,均是看出对方眼中浓浓的诧异。

上次乾坤图打开,算是反哺张傲秋这个主人,还差点没将他撑死,后来独叟也说过,要想再次打开乾坤图,必须要等张傲秋修为再上升一个层次,只是现在乾坤图自行打开,不知是因为张傲秋进入了半步化境的缘故,还是因为元神出现的缘故?

元神这大胖小子却不管这些,见头顶上的乾坤图打开,两腿一蹦,整个人弹起,往乾坤图直撞而去。

张傲秋跟着只觉眼前一花,感觉乾坤图好像在一瞬间变大了不少,正好容下元神进入,再然后那大胖小子就在眼前消失不见了。

张傲秋一见不由大急,刚要抬腿去追,旁边的独叟已经先一步赶了过去,张傲秋怕着一老一少有所闪失,连忙跟着跟了过去。

独叟曾说过乾坤图为异宝,里面自成山河,能装入千军万马,当时张傲秋只当是听神话故事,现在元神跟独叟两人先后消失在乾坤图内,这就由不得他不相信了。

接近乾坤图,张傲秋心头没来由的一阵紧张,这要是进去了却出不来,那就真是麻烦了。

后来一想,老子这一路走过来,每次有奇遇,那次不是火中取栗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干脆把心一横,眼一闭,身子直撞过去。

进入乾坤图,感觉就好像穿过一层如水纹般的空气,只是这一下撞入,用力过猛,把个前面的独叟撞得一个趔趄。

独叟虽然被撞得一歪,但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愣愣地看着远方。

而率先映入张傲秋眼帘的,却是脚下一片暗黄的沙砾,再一抬眼,远处一座连绵的大山横亘在眼前,还没等他看清楚,一股熟悉的亘古沧桑的气息涌上心头。

就这一下,张傲秋就被深深震撼住了,这片天地,看不到阳光,虽有大山,但却看不到任何生命,四周昏黄一片,死寂般的安静,仿佛整个天地都陷入深深的沉睡中一般。

张傲秋环眼四周,除了正前面的大山,其它地方都是那颜色昏暗的沙砾,连绵不绝,不知尽头。

看来独叟所说的乾坤图内自有乾坤还真不是虚言,就这广阔的天地,就让人升起一种想要将其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两人呆呆得不知站了多久,张傲秋才佘然道:“老爷子,这是……?”

说到这里,张傲秋也不知道自己想要问什么,只是觉得这里**静了,不弄点声响出来,真是要将人憋疯。

独叟闻言,又是沉默半响后才道:“这里就是乾坤图的小世界。”

跟着又是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那些人创造这片小世界,到底想要隐藏什么秘密?”

张傲秋听了“呃”了一声,知道独叟这不是在问自己,而只是想表达一下他内心的震撼而已。

又过了一会,独叟转身对张傲秋道:“这里你不能久留,你先回去,老夫跟那小子现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

张傲秋闻言不由愕然道:“老人家,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做什么?”

独叟听了悠然道:“这里的气息,让老子感觉对悟通炼神术最高层有极大的触发,而且一般在小世界里,时间与外面不一致,只是到底相差多少,老夫也说不准。”

“时间与外面不一致?!这又是什么意思?”

独叟点了点头道:“这个意思就是你这里过一年,也许在外面才一天,当然也可能相反,到底是那种情况,只有试过才知道,只是你还有大事要做,所以你没有必要陪在这里。”

张傲秋闻言低头想了一会道:“这样也好,你老人家先将这里摸清楚,这里这么大,若是真像你以前说的,这里倒是一个秘密储藏基地。”

说完转头看了看远处玩得正高兴的元神,刚要掉头离开,突然想起一事,连忙转头道:“老爷子,若是这乾坤图像上次那样,自己跑到一边躲起来,那可怎么办?”

独叟闻言一笑,转头看了看如水纹般波动的入口道:“乾坤图到现在还没有自行关闭,也就不会再关闭了,除非能掌握能将它随意展开或收回的方法,它就会一直这样,就像元神没有诞生前,它一直都是处于关闭状态一样。”

张傲秋听了,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皱眉想了想道:“老爷子,为了保险起见,我建议你还是时不时出去看看,毕竟我们现在还没有掌握你刚才说的方法,你看,要是万一它真个躲起来了,这识海连你都找不到,那我就更是抓瞎了。”

独叟“嗯”了一声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要不这样,我们先一起出去,等老子将元神**好了,再来想怎么突破那炼神术的第三层。”

张傲秋听了不由疑惑道:“好好的,你**他做什么?”

独叟闻言,翻了老大一个白眼,没好气道:“老子真不知该怎么说你好,你看那小子,现在就是一个孩童,就算老子悟通了元神出窍,把他带出去,能做个什么?再说了,这小子在旁边一会哭一会闹的,老子还哪有时间跟精力来打坐冥想?”

张傲秋听了低头一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沉吟片刻后道:“这小子**好了,我的意思是长得跟我一般大,还拥有了元神技能,这个估计要多长时间?”

独叟闻言,黯然摇了摇头道:“这个老子也不知道,因为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已经被抹除了。”

说完又是一叹道:“早知如此,老子当初又何必做的这般绝情,要是留那么一点半点的,也不至于现在抓瞎。”

张傲秋见独叟一脸的懊恼,连忙在旁安慰道:“老人家,你也别这么想,想当初你那本尊是个什么样的存在,高人自有高人的傲气,再说了,现在那小子不是诞生了么?我们起码还有机会去**他,要是他没有诞生,我们连**的机会都没有了。”

独叟听完,不由哈哈一笑,一捋胡须道:“小子,这么长时间来,还就这话让老子听得高兴,这马屁拍得,舒服,哈哈。”

说完大手一挥道:“好,我们爷三先打道回府,等事情有个眉目了,再来一探这乾坤图。”

张傲秋跟着也是一笑道:“就是,有这小子在,也不怕这乾坤图再躲起来,哈。”

等张傲秋意识回归本体,已经是整整两个月过去了,这次入定时间,还是他有史以来时间最长的一次。

刚一醒来,只觉全身好像锈住了一样,无限的疲劳跟酸痛一时如洪水般涌上心头。

这种感觉,张傲秋早已习惯,调动体内真气运转,不到两个周天,这种不适感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刚活动活动手腕,就听耳边传来一声欢喜地惊呼声:“姨娘,公子他醒过来了。”

张傲秋闻言,心头一阵诧异,怎么这声音听得这么耳熟,跟着一转头,就看见房五妹一脸惊喜地望着他,笑脸如花,双眼闪烁着掩饰不住的浓情跟欢喜。

接着后面茅屋传来一声响,鲁寒凝一个箭步冲了出来,张傲秋一见鲁寒凝,更是诧异,疑惑道:“娘亲?!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还没等鲁寒凝回话,房五妹在旁急道:“公子,我跟姨娘都过来一个月了,若是你还不醒过来,姨娘可真要急坏了。”

张傲秋一听,不由大吃一惊,愕然道:“一个月?有这么长时间么?”

鲁寒凝闻言,不由白了他一眼道:“五妹是说我们过来一个月了,在这之前,你已经入定一个月了,也就是说,你在这里像根木桩一样站了两个月了。”

张傲秋听了,更是一愣,喃喃自语道:“两个月?有两个月么?”

说完跟着又疑惑道:“你们怎么知道这里的?还有,太太师叔祖了?”

鲁寒凝闻言,一拉张傲秋道:“这事说来话长,你也站了这么长时间了,先坐会休息下,我跟你慢慢说。”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也好,不过现在有没有吃的?我可真是饿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