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五十四章 伤别离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知不觉夜色已晚,周围的人群开始三三两两离去,喧闹的场地也开始慢慢安静下来。

张皓轩四人回到张家主宅,一张圆桌早已在大院中间摆放好,桌上磁盘里放着各式品味的月饼,还有几壶陈酿的清酒。

四人围桌坐下,房五妹娘亲因为有病在身,这么晚了,也就没有去打搅她。

张皓轩也依诺赋诗三首,第一首寓意家人历尽艰难最终团聚,第二首则是对张家未来寄予希望,第三首则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张皓轩自称文武全才,这话说的倒也不假,至少这三首诗,不论从韵脚,还是寓意上,都可以算是佳作。

张傲秋自是拍手叫好,这题目是他出的,现在老爹给圆回来,说句实话,若让他来赋诗,还真不能做出这样意境。

这就是人生阅历,所谓好文章必出自对生活的透彻了解,有什么样的经历,就会有什么样的感触,自然就会出什么样的文章。

就像一个一生顺顺利利的人,就算他才高八斗,也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出多愁伤感的绝句的。

此时圆月升上正空,月色也是更浓,四周静谧下来,空中寒气也越见清凉。

四人热热闹闹喝了几壶酒,眼见天色更晚,也就各自散去,直到此时,张傲秋依旧没有对鲁寒凝说起明日就要离开的事情,后来想一想,干脆悄悄离开,也免得她当面伤心。

子时。

张子南来报,所有一切都安排妥当,张皓轩听了,带着张傲秋前往那处密地。

这处密地,其实也不是什么机密重地,而是在山林里一处山洞,这处山洞还是张皓轩没有成为少主的时候,自己找到的一个隐蔽修炼场所。

山洞位于半山腰一个内凹的山崖里,四周大树林立,位置极为隐蔽,就算有心去找,在这样的大山里,也无疑是大海捞针。

这处山洞,连鲁寒凝都不知晓,当时张皓轩听张傲秋要找一个秘密地方,也曾仔细考虑过,张家机密位置倒是有,但那些位置常年都有人把守,就算这些人都是亲信,但也保不准人多嘴杂,一不小心透露出去,所以思来想去,还是这个位置好。

张傲秋一人进入山洞,张皓轩在洞外守候,而张子南则带着一帮精锐,散入四周山林进行戒备。

这山洞外小内大,洞口刚容一人进出,但洞内却是另有天地。

此时张傲秋也没有心思却探幽寻秘,抽出插在山洞壁上的火把照了照,洞内整整齐齐码放着一口口木箱,木箱上还透露出一股新木的味道,显然这些木箱都是刚刚打造出来的。

木箱虽然是刚刚打造的,但是做工却是一点都不差,四块侧板跟下底板及箱盖之间,竟然看不出一丝缝隙,仅仅只看外观,就已经算是一件绝美的工艺品了。

而每个箱盖上,都用刻刀刻下一个个名字,这也算是专属定制了。

张傲秋看了,心里感叹一番,也不再多想,心底招呼独叟一声,让他再次施展元神出窍,让元神带着乾坤图出来,好开工干活。

独叟有了上次元神出窍的经验,回去后又好好琢磨了一番,现在再施展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

洞口守候的张皓轩,只看到洞内黄芒大作,两个时辰后,洞内黄芒一收,再过一会,张傲秋走了出来。

张皓轩见张傲秋出来,也不多问,右手一招,身后立即出现十来人,这十来人个个一身黑衣,脸蒙黑巾,过来后一声不吭,直接拾起洞边早就准备好的石块开始砌筑,也就半个时辰的功夫,洞口就被完全封闭。

洞口封闭完,这几人拉下先前撩起的藤蔓,藤蔓厚密,遮挡下来,将洞口掩盖的严严实实。

张傲秋持着火把仔细看了看,现在虽然有些人为的痕迹,但是一到春天,四周植被繁衍,这点痕迹很快就会消失的干干净净。

张傲秋放下心来,冲张皓轩微一点头,张皓轩见了,右手一压,四周火把熄灭,众人身形展开,跟着四周又重回先前的静谧,仿佛刚才那些人重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回到张家,离天亮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张傲秋干脆也懒得去睡,将随身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其他的东西,张皓轩早安排人给收拾妥当。

打坐调息几个时辰后,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张傲秋早已听出是房五妹,嘴里应了一声,然后缓缓站起,环目扫过四周,用心的一点一点看过。

这里对他来说,本是一个陌生而又神秘的地方,现在却变成了他的家,变成了亲情跟牵挂。

所谓世事本无常,若是在来之前,再怎么想,也绝不会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房门打开,房五妹见张傲秋情绪不高,知道他心里难受,很乖巧的一声不吭,侧身退后一步,只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张傲秋见了,心头却是莫名升起一股暖意,伸手揉了揉房五妹脑袋道:“走吧。”

房五妹看着前面转身前行的张傲秋,漂亮的大眼睛里升起一丝掩饰不住的欣喜,这还是张傲秋第一次对她有这样的亲密动作,难道……?

这次随房五妹一起离开的还有两个随从,昨天房五妹将消息传回瑶族,唐二公就将人派了过来,这两人是唐二公收养的孤儿,与房五妹一同长大,情如姐妹,这次离开瑶族,也是她们心甘情愿自愿跟随。

张傲秋跟两人见过礼后,一行四人默然往码头而去。

一艘广船早在码头停靠,张傲秋弯过一个山弯,老远就看见站在码头前的张皓轩跟鲁寒凝二人。

张傲秋一见鲁寒凝,立即加快脚步,走到跟前,低声唤道:“娘亲。”

鲁寒凝远远看着张傲秋过来,本来平静的心底,立即泛起一丝难于割舍的酸痛,再听到张傲秋这声“娘亲”,再也忍不住,一层雾气立即布满了双眼。

鲁寒凝暗自深吸口气,平息了一下心底翻腾的情绪,上前一步,伸手替张傲秋整理整理衣衫,笑着道:“秋儿,你此去山高路远,可要多加小心,切记不要因为自己修为而看轻其他人,要知道这江湖险恶,各种诡计百出,防不胜防,所以一定一定要多加小心,到了那边,记得每隔一段时间就跟娘亲报个平安,娘亲……,娘亲可在这等着你啊。”

张傲秋听完,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娘亲,孩儿记住了。”

鲁寒凝见张傲秋答应,也跟着点了点头,转身又拉过房五妹手,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放入房五妹手中道:“孩子,你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到了对岸跟公子分手后,切记一路低调,我张家在各个城镇都有暗点,若有什么困难,只需找到带‘福’字的客栈,递上这块玉牌,他们自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

房五妹听了,乖巧地点了点头道:“姨娘,五妹记住了。”

鲁寒凝“嗯”了一声,伸手细细抚摸着房五妹的长发,眼中闪过一丝歉意道:“好孩子,这一路可要辛苦你了。”

说完转头对张傲秋道:“到了武月城,五妹你可要好好护着,可不要让别人欺负了她,还有,你们若是真的上了战场,那就自当英勇杀敌,可别坠了我张家名头。”

张傲秋跟房五妹听了,双双郑重应了一声。

旁边的张皓轩见鲁寒凝交代完,也跟着上前一步道:“秋儿,以狼为坐骑本就骇人,你做为狼骑军之首,自然会让人更加关注,只要有人关注,自然就会想尽办法将你除去,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江湖暗杀层出不穷,所以这次在赤金铠甲里,阿爹为你们多加了一块赤金面具,不论什么时候,只要穿上赤金铠甲,就将面具带上,这不仅不要让敌人知道狼骑军之首是谁,就是自己这边的人,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这不光是你,还有霜儿他们也是一样,这一点一定要切记切记。”

张傲秋听了,心头一懔,这一点他到真没有想到,当即一点头道:“阿爹,孩儿知道了。”

张皓轩“嗯”了一声,抬头一看天色道:“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交代了,这天色也不早了,你们尽早启程吧。”

张傲秋应了一声,微一点头,转身缓步离去。

走到码头尽头,张傲秋回首一望,却见自己双亲依旧站在原地不动,而娘亲脸上早已挂满泪水,不由心中一痛,转身一撩衣摆,双膝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道:“阿爹,娘亲,孩儿告别了。”

自这以后,张傲秋心里深深知道,这天下虽大,但他再也走不出那双含泪的双眼。

而这一场景,也被后世以图画的形式流传下来,这幅图的名字就叫“帝君拜双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