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四十四章 破碎虚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道心虽然隐居修行,但毕竟是张家人,对自己的后辈,还有张家这大好的基业,却一直在暗中关注。

只是以他现在的身份,是不会直接插手张家具体事宜,不过若这次没有张傲秋力挽狂澜,在张皓林真发动内乱,他还是会出手解决的。

谁做家主他不管,但谁要是威胁到张家基业则是万万不能。

毕竟他现在是张家硕果仅存的化境高手,守护张家是他不可推脱的责任。

张道心见张皓轩态度还算诚恳,也不好再说,冷哼一声道:“看在你儿子份上,老夫也就不在责罚。”

说完转头对鲁寒凝道:“丫头,你过来。”

鲁寒凝闻言,先是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举步走到近前。

张道心伸出右手,对着鲁寒凝胸前,凌空点了点。

五股柔和的力道由胸前几处大穴立即进入鲁寒凝体内经脉,这五股力道即柔和,又霸道,在鲁寒凝经脉里迅速游走,遇到经脉堵塞的地方,则直接将其凿穿。

鲁寒凝自弄丢了自己的儿子,这二十年前一直日思夜想,再加上在张家过得也不顺心,所以造成心脉郁结,一直无法治愈。

心病还需心药医,再高明的大夫也只能医病,不能医心。

随着这五股力道的进入,鲁寒凝顿时觉得胸口,还有左腿处一阵阵清凉,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张道心看了她一眼道:“老夫叱咤江湖这么多年,一生未曾受人恩惠,这小子能够有如此机缘,虽然起因在于老夫,但在这过程中,也让老夫终于勘破了天道,所以也算是受惠于他,这恩惠老夫是不能还这小子了,但还在你这做娘亲的身上,只怕会让这小子更加高兴。”

说完不待鲁寒凝回话,转身对张皓轩道:“你起来吧。”

张皓轩应了一声,恭敬站起身来,张道心道:“老夫马上就要离开这片天地了,以后守护张家的重任就交到你手上了,你记住,只要是少主提出来的要求,张家就算倾尽所有也要做到,而且不仅如此,他没有提出的,你也要替他想到,帮他办到。”

张皓轩闻言一愣,不由一脸疑惑地望向张道心。

自己儿子有什么要求,他这个做爹的当然是尽量满足,只是听张道心的说法,这还不是涉及到他自己这么简单,而是涉及到整个张家。

张道心见张皓轩一脸疑惑,笑了笑道:“照老夫说的去做,这些付出,张家以后会百倍千倍地收回来的。”

说完扬天打了个哈哈,转身走了几步,跟着一道电光从体内爆闪而出,然后整个人消失不见。

张皓轩跟鲁寒凝眼见着张道心在他们眼前消失,又是好一阵感叹,半响后,张皓轩才不确定道:“太师祖说他已勘破天道,刚才他这是破碎虚空了?”

鲁寒凝闻言一笑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说完上前两步,刚一落脚,却是“咦”了一声,跟着又走了几步,转头一脸欣喜道:“阿轩,我的腿好了。”

张皓轩见了,连忙竖起右手食指,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小声道:“夫人,我们到另外一边说话,可别打搅到了儿子。”

鲁寒凝闻言一捂嘴巴,连连点头,当先往外而去。

化境修为,动用的已经不再是自身真气,而是天地之力,随着修为加深,动用的天地之力就越大,张道心能在瞬间打通鲁寒凝体内郁结的经脉,就是如此。

若是让张傲秋医治,就算借助了金针八法,鲁寒凝也要吃不小的苦头。

夫妻二人在远处说了会话,鲁寒凝就返回茅屋开始打坐调息,尽量将那五股天地之力化为己有。

张皓轩则盘坐在茅屋外,替这母子俩护法。

自此以后,鲁寒凝干脆就住在这茅屋里,反正现在这里张道心也不用了,正好可以用来照顾张傲秋。

再后来,房五妹忍不住对张傲秋的思念,也跟着住了过来,鲁寒凝跟房五妹现在已经亲若母女,若不是张傲秋已经有了夜无霜,鲁寒凝恨不得在张傲秋一醒过来,就让两人成亲,将这乖乖女接过门来。

只是男女之间的情意,必须要两人真心相对,否则做成强扭的瓜,那就不好了。

而在张傲秋意识里,对这一切一直是浑浑噩噩,又过了好一段时间,如沉在水底深处的意识才开始一点一点往上浮起。

在意识刚一浮出水面,张傲秋就听见了独叟的召唤:“小子,睡醒了?赶快滚过来。”

张傲秋一听,不由嘀咕道:“什么叫睡醒了?这是入定好不好,一点常识都没有。”

说是这么说,但还是立马往识海而去,刚一进入识海,入眼不再是白茫茫一片,而是白中带着一片片金光。

张傲秋看了一阵茫然,正四周打量的时候,独叟飘了过来,一拉张傲秋道:“小子,你过这边来。”

独叟以前都是一副仙风道骨,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的样子,现在突然这副火急火燎的表情,倒是把张傲秋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了,连忙抬腿跟着独叟就跑。

走了没多久,张傲秋老远就看见识海上空悬浮着的太极圆环上坐着的那个大胖小子,不由定住脚步,一脸惊讶道:“这……,这家伙是哪来的?”

独叟闻言刚要回答,太极圆环上那大胖小子却如同心灵感应般,转头看了过来,这个动作,把独叟也吓了一跳。

因为自元神诞生以后,就一直坐在太极圆环上,一动不动,独叟以前也是破碎虚空的主,但关于元神的记忆,已经被本尊刻意抹去了,到底要怎么对待元神,连他心里也没有底,所以张傲秋意识一醒过来,独叟就立即将张傲秋叫了过来。

张傲秋本就诧异,现在看那胖小子转过头来,脸型跟自己一模一样,心里更是惊奇万分,转头刚想问独叟这是怎么回事,哪知一看,这老小子跟自己一样,也是一脸懵逼。

元神如同刚醒过来一般,看了张傲秋一眼后,跟着又伸了个懒腰,在太极圆环上扭了扭,然后一个筋斗翻了下来,还没走两步,却突然停了下来,霍得转身,望着识海东方眼睛一眨不眨。

片刻后,元神就撒开两条又胖又短的大腿,往东方而去,开始还步履蹒跚,渐渐就奔跑如飞,再后来直接化为一缕金光,隐藏到识海深处,消失不见了。

等到元神消失了好一会,张傲秋才缓过神来,咽了口口水问道:“老爷子,这家伙是谁?怎么跟我一般模样?”

独叟眼望东方道:“小子,这就是你的元神。”

张傲秋闻言,不由失声诧异道:“元神?!”

独叟听了,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见他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笑着拍了拍他肩膀道:“恭喜你了,而且你现在不仅拥有了元神,修为也进入了半步化境的境界,真是英雄出少年,老子想不服气都不行啊。”

张傲秋跟着又“啊”了一声,喃喃自语道:“半步化境?!”

跟着又捎了捎头问道:“化境就是化境,怎么还有个半步一步的?”

独叟闻言,没好气地看着他道:“你才多大一点,就妄想一步登天了?”

顿了顿接着道:“进入化境,不仅需要你修为达到一定层次,同时人生阅历也要达到一定层次,也就是说,你要经历这红尘中所有悲欢离合,体会到人世间欢喜哀乐,真正做到放下一切,看穿一切,这样才能证悟大道。”

张傲秋“哦”了一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跟着又哈哈笑道:“半步化境也不错,至少能在阿陌面前臭屁好久了。”

说完又问道:“刚才那小子,呃,也就是我那元神,他……,这是跑哪去了?”

独叟闻言,双手一摊,叹了口气道:“老子也不知道,可惜老子关于元神的记忆让本尊给抹去了,不然……。”

说完又是一笑,得意道:“不过不要紧,幸好风铃那小和尚给了本炼神术,老子现在已经悟通了第二层,等悟通第三层,应该也就能帮你元神出窍了,到那时候,老子也能出去逛逛了,哈。”

张傲秋在旁也兴奋地点了点头道:“那感情好,只是元神出窍到底有什么好处?”

独叟听了笑道:“那好处可就多了,老夫先告诉你一条,就是外界所有的攻击,对元神都是无效的。”

张傲秋一听,眼睛一亮,大喜道:“那岂不是说,这小子要是能出去,只要不遇见比他厉害的元神,那就是天下无敌的了?”

独叟点了点头道:“孺子可教也,正是这样。”

张傲秋哈得一声,刚要再说,突然眼前金光一闪,那大胖小子一脸欢喜地出现在两人面前,右手拿着一卷黄色卷轴,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

张傲秋定睛一看,这黄色卷轴,不正是消失好久的乾坤图么?

独叟也看得清楚,哈哈一笑道:“好小子,找宝贝的德行还真是与生俱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