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三十五章 擂台战(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好不容易走上擂台,站在张子恒对面,左手背后,右手杵刀,望着张子恒道:“你刚才骂我是缩头乌龟?”

张子恒被他问得一愣,跟着却是爆出哈哈一阵大笑,望向张傲秋的眼神,就像看一个白痴一样。

张傲秋见了却是不理,却转头对台下刚才那个起哄的人道:“你刚才也骂了,是吧?”

那人闻言,一脸鄙视,翻了个白眼,却是连话都懒得去接。

张傲秋跟着道:“骂人是不对的,若你们现在跟我诚恳道歉,我会考虑原谅你们这一次。”

张傲秋话音一落,坐在张皓林后面的人跟着轰然一笑。

张皓信却是懒得再跟这个白痴啰嗦,转头对坐在高台正坐的张皓轩道:“家主,人都已经上擂台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张皓轩闻言,先是冷眼看了张皓信一眼,然后才右手一招。

跟着后面一人上前两步,朗声道:“张家第四十八代少主擂台战,现在开始。”

张子恒闻言,缓缓抽出长刀,望着张傲秋狞笑一声,右足一顿,身子往张傲秋直奔而去。

这擂台大虽然是大,但对张子恒这样的高手来说,也就几个眨眼的功夫。

擂台外的房五妹见张傲秋依旧一动不动,不由急得站起身来大声提醒道:“公子,闪啊,快闪啊。”

张皓林闻声,一脸阴沉地抬眼往房五妹看了过去,刚才房五妹跟唐二公这边就有些异动,不过他们说话声音不大,张皓林看见了却没有听见,所以没当回事。

现在房五妹当众声援张傲秋,却是让张皓林看出了不对,当即转头跟旁边的张皓信低声商量起来。

而场上的张子恒却是一心想要尽快将张傲秋斩于刀下,以博取更大的声威,房五妹的声音他听是听见了,但却没有功夫理会,全身心控制长刀往张傲秋斜斩过去。

张傲秋等到张子恒长刀快要掠过身前,才右手一翻,星月刀闪电出鞘,在空中划了一个玄之又玄的轨迹,往张子恒当头一刀斩下。

张傲秋这刀太过妖邪,就连凑在一起说话的张皓林跟张皓信也不由自主停止说话看了过来,而身在场上的张子恒则更是感到,对方这一刀之下,自己后颈不由寒毛倒竖,一股冰冷的寒意从心底突然升起,知道若是自己刀势不变地斩下去,可能刀锋还没有挨到对方,自己已经被一刀斩为两段了。

张子恒这个直觉,暂时救了他的小命。

张子恒心中虽然惊讶,但却是怡然不惧,横刀一挡,只听“当”得一声响。

而房五妹在张子恒长刀撩过的时候,“啊”得一声尖叫,双手捂脸,不敢再看。

直到听见那“当”的一声响,才敢张开手指露出一丝指缝窥看,哪知一看却见张傲秋左手好以整暇地背在身后,右手握刀压在张子恒长刀上。

房五妹还怕是自己幻觉,使劲揉了揉眼睛,睁眼再看,场上情景还是依旧。

这下不仅是房五妹看得发蒙,擂台下所有人看了都是一脸惊容,有的张大的嘴里甚至能塞下一个鸡蛋。

张傲秋先是转头看了房五妹一眼,朗声道:“在下多谢房姑娘示警之情。”

说完转头望着张子涵,幽幽道:“我刚才跟你说了,若你能诚恳地跟我赔礼道歉,说不定我还会原谅你,只是现在……,唉。”

张子恒此时却是一脸惊恐地看着张傲秋,他刚刚挡住张傲秋这一刀,本想跟着变刀杀向对方右侧,哪知一动之下,却发现一股强大的吸力牢牢吸住自己长刀,竟然连半丝都移动不了。

张子恒大骇之下,只想松刀先退,哪知这股吸力,不仅牢牢吸住自己长刀,就连自己右手也再难抽回。

跟着一股大力从顶上压了过来,张子恒还想用单手抵住,后来压力越来越重,不得已再加上左手托住刀背。

而在张傲秋话音刚落,跟着一股大力犹如一座山一样压了下来,张子恒再也抵抗不住,双膝一曲,随着“噗”得一声脆响,双膝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紧接着就传来张子恒杀猪般的惨叫声。

那声渗人的脆响,只要听见的人都知道,张子恒这双膝盖是保不住了。

张皓林见状,霍得站起身来,眼神惊异不定地看着张傲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张傲秋却是眼神冰寒地回望张皓林一眼,冷声道:“嚎什么嚎?更痛的还在后面。”

说完红蓝真气一分为二,透过刀身往张子恒经脉直攻过去,顷刻间就将张子恒经脉里的真气击垮,然后再用真气在其经脉里这么一刮。

顿时一阵更加凄厉高亢的惨叫声从张子恒嘴里嚎出,而这声惨叫声如此突兀,就算是在场心狠手辣之辈,听了也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张傲秋听着张子恒的惨叫声,嘴上却露出一丝笑容,他不由想起了花倩笑,当时他跟花倩笑逼毒,可是用真气刮过了她全身经脉,就算这样,花倩笑都没有吭过一声,这张子恒跟其比起来,当真是连一坨烂泥都算不上。

只是这丝笑容出现在张傲秋阴沉的脸容上,显得更加阴深恐怖,只把刚才跟着起哄的那人看得满脸煞白,身子随着张子恒每一声嚎叫都不由自主地抖动一下。

张傲秋冷然看着张皓林,一字一顿问道:“张二爷,本少爷现在可为少主否?”

张皓林恶狠狠地看着张傲秋,一双眼睛里喷出怒火,牙关紧咬,却是一声不吭。

张傲秋见了,冷然一笑,体内真气催动,张子恒顿时只觉体内犹如千把小刀细细刮过,不由自主张嘴嚎出一声更加凄厉的惨叫声。

张傲秋看着张皓林,森然道:“小爷话不问两遍,你自己想清楚了。”

张皓林见张傲秋能在张子恒如此大声惨叫声中将声音清晰传遍全场,内力如此精纯,知道这小子是扮猪吃老虎,让自己上了大当。

但他身上明明看不出修为,这身内力又是从何而来的?

不过现在这个却不是张皓林要考虑的事情,他在想如何能不损失太多又能将自己儿子救下来的法子。

只是张子恒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声,搞得他心烦意乱,完全无法静下心来,不由转头看了旁边的张皓信一眼。

张皓信见了,却是微一点头,都搞到这份上了,就算不承认那小子是少主也没用了,擂台战他已经胜了,以其穷耗下去,还不如光棍一点。

张皓林眼中凶光一闪,一抹杀机从眼底浮起,望着张傲秋冷冷道:“好,你现在已经是少主了,你快放了他。”

张傲秋闻言“啧啧”两声道:“你没吃饭么?声音这么小,本少爷怎么听得见?”

张皓林听了不由一指张傲秋,怒声道:“你……。”

哪知张傲秋丝毫不让,同样冰冷的眼神回望张皓林问道:“你好像很生气?那小爷就让你更生气一点。”

说完,真气又是一催,张子恒此时已经嚎哑了嗓子,只能发出“啊啊”的嘶叫声,身子却不由自主一阵阵抖动,到最后,连嘶哑的声音都没有了,但脸部的肌肉却因为疼痛而扭成了一团。

张皓林见了,连忙大声道:“你现在已经是少主了,你快放了他”

张傲秋“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却是转头望向张皓信道:“不过大长老还没有表态了。”

张皓信一听,当即道:“你已经是少主了。”

张傲秋闻言“哈”得一声,真气一收,张子恒立即像一条死狗一样瘫了下来,只是双手依旧握着长刀高举,就像横刀投降一般。

张傲秋看了张子恒一眼道:“既然本少爷继少主位,那么本少主就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老实回答,不可说谎哦。”

说完转头看着张皓林道:“本少主到岭南后,听闻你祸害了三十八位姑娘的清白,其中有三人死于当场,有五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说,这些是不是你做的?”

张皓林听了不由心头一懔,双眼露出一丝惧意,张傲秋望着他问这件事,显然是要搂草打兔子,这事要是张子恒认了,那今日不仅是张子恒,就连他张皓林都逃不了干系,因为他是执法堂堂主。

哪知张子恒已经痛怕了,闻言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点头道:“是我做的。”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你可还记得这些被你祸害的姑娘的名字?”

张子恒闻言却是摇了摇头,这还真不记得了,张家少爷玩个女人还要记名字,能玩她那是她的福分。

张傲秋见张子恒不像说谎,抬头高声道:“这里有谁是受害人,或是她的亲人的?你们可愿意出来作证?”

张傲秋说完,下面却是一阵沉默,张皓林的凶狠在张家早已是深入人心,而且权势滔天,连家主都不放在眼里,那些受害人虽然见张子恒认罪,但一时也不敢上前作证。

房五妹见了不由急道:“你们怕什么?万事有我瑶族在后面给你们撑腰,想想你们那可怜的女儿,若是你们看见仇人在面前都不敢出声,你们怎么对得起她们在天之灵?”

张皓林听了,历喝一声道:“房五妹,你想做什么?”

旁边的唐二公闻言却是哈哈一笑道:“张二爷,忘记跟你说了,那些受害人家,现在都是我瑶族的客人,我瑶族最是好客,若是客人还在我瑶族做客就受到了伤害,那我老唐以后出去还怎么混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