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五十三章 美人恩重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道:“也算是吧,但不管怎么样,孩儿在这点上可是没有骗你,所以你跟娘亲完全可以将心放肚子里。”

张皓轩见张傲秋一脸正色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但不死之身这事对于他来说,就算修为进入了玄境高阶,但还是一时接受不了,喃喃自语几句,心里一连串地念叨:对,不死之身,我儿子是不死之身。

张皓轩这样子,张傲秋就知道他一时不会相信,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当时就连张傲秋这个当事人,听了也是一脸的诧异跟茫然。

不过不死之身这事也就是独叟说起,是真是假还真不清楚,总不能为了验证一下,自己拿刀去抹脖子吧?

所以这对于张傲秋来说,也就是个心理安慰,当然现在对于张皓轩来说,那就更是如此了。

张皓轩念叨好一会后,转头对张傲秋道:“这事可要让你娘亲知道,这些天,她嘴上不说,心里可是着急的不得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她,找你找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又要眼睁睁将自己儿子送上战场,这对她这个做娘亲的,可是剜心之痛啊。”

张傲秋听了,不由鼻子一酸,眼内一阵潮气涌起,当即深呼一口气,将心情平静下来后道:“阿爹,这事你单独跟娘亲去说,但也只能你们两个知道。”

张傲秋此话潜藏的意思张皓轩一听就明,不由神识一懔,慎重地点了点头道:“这个我知道。”

说完刚要再问,外面却传来鲁寒凝的声音,张傲秋听了应了一声,一拉张皓轩,跟着出门而去。

鲁寒凝一见父子二人都在,倒是有点意外,眼光在两人脸上转了转然后道:“你们父子……。”

还没说完,张皓轩却是一把打断道:“我是怕秋儿不适应刚才那热闹场面,所以过来看看。”

鲁寒凝当年可也是叱咤江湖的“无影剑”,而且当张家主母这么多年,经历这么多事情,哪会听不出张皓轩这话是在说谎,不由心头一黯,脸上却是抿嘴一笑道:“想不到我们家主也知道关心人了。”

说完上前两步,一挽张傲秋胳膊道:“秋儿,等会陪娘亲去看花灯可好?”

张傲秋听了,拍了拍鲁寒凝的手笑道:“好啊,刚刚我跟阿爹还在讨论了,今晚不仅要看花灯,而且还要赏月吃月饼,而且阿爹还说他要赋诗几首了。”

鲁寒凝一听,探头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张皓轩道:“你还要赋诗?那感情好,要是今晚不赋诗几首,哼,那你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

张皓轩听了不由脸色一夸,转头白了张傲秋一眼,心里暗骂道:你要安慰你娘亲,也不能把老子往水里带啊。

嘴上却是哈哈一笑道:“夫人,你夫君我可是文武全才,赋诗这种小事,那还不是张嘴就来。”

三人说说笑笑,刚走出大厅,却见房五妹正站在厅外等候。

小妮子这是春心动了,心里已经被张傲秋完全占满,当真是一刻不见就十分想念,但自己又是姑娘家家,总不能自己往情郎怀里送,所以只好在这大厅外来回转悠。

鲁寒凝一见房五妹,嘴角勾出一丝笑意,松开张傲秋胳膊,转头对张皓轩道:“你跟我一起去选选,看今晚我要穿什么样的衣服合适?”

张皓轩自然知道鲁寒凝的意思,跟着也是一笑道:“好啊。”

房五妹站在老远,听见鲁寒凝跟张皓轩对话,知道这是他们在找借口离开,精致无暇的脸蛋不由一阵火红,正害羞了,张傲秋已举步到她跟前,神色一正,严肃道:“五妹,我正好有事要找你。”

房五妹一听,心头莫名一颤,脸上跟着露出紧张的神色,她现在跟张傲秋的关系,其实她自己也知道,这其中一大半是因为鲁寒凝的原因,而张傲秋自己,对此还从没有做出任何表示。

所以房五妹心里总是有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也许这个自己已经深爱到无法自拔的情郎,只是看在他娘亲的份上,没有反对而已,现在他这么严肃,难道是要跟自己说不可能么?

一想到这里,房五妹刚刚还火烫的脸颊,一下变得苍白起来,一双小手死死地撵着衣角,止不住得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等了片刻,也不见对方说话,房五妹不由抬眼偷偷看了面前的张傲秋一眼,哪知对方正眉头微皱,眼色凝重地看着自己,一时不由心中更慌,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强烈的不安。

房五妹虽然没有夜无霜的雍容贵气,也没有花倩笑的铁血英姿,但她却是生长在山野,如同那路边绽放的小花一样,自然淳朴,这样的柔和的气质夹杂着刚烈的性格,使其柔中带刚,特别是现在这副如受惊的小兔般的表情,更是让人我见犹怜。

张傲秋倒不知道房五妹心里此时转着这些念头,因为武月城那边战事紧张,明日先期赶往临花城,真的还有很多事要做,若是带上房五妹,以她现在的修为,速度就要慢上不少,而且有些事,还不能当着她的面去做,所以张傲秋想跟她商量一下,明日一早自己先走,让房五妹后一步再跟上。

只是没想到自己还什么都没说,这丫头就一副如此紧张不安的表情,当即奇道:“五妹,你怎么了?”

房五妹正心头慌乱,一听张傲秋问起,连忙回道:“公子,我……,我没事。”

张傲秋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房五妹是在说谎,但实在又想不通,这到底是什么让她如此紧张,不由脸色更加凝重。

而张傲秋脸色越是沉凝,房五妹心头就是更慌,两人都在互相猜测,一时沉寂下来谁都没有再开口。

过了好一会,房五妹把心一横,抬头定定地望着张傲秋道:“公子,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的?”

张傲秋认真看了房五妹一眼,见她一脸决绝的样子,不由心里更是奇怪,开口问道:“五妹,你真没事么?”

房五妹此时心里豁然下定决心,决心一下,心底反而平静下来,闻言嫣然一笑道:“我没事,公子,还是先说你的事吧。”

张傲秋闻言狐疑地看了房五妹一眼,然后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房五妹听完,整个人蓦然一松,心头阴云消散,就如同卸去了千斤重担一般,从头到脚都透露出一种无比的轻松,而且听张傲秋所说,还在替她着想,心头又是一阵甜蜜,回头一笑道:“公子所办是大事,五妹又怎么会不同意了?”

张傲秋看了更是奇怪,刚刚还一副要大祸临头的表情,现在一转眼又如欣喜如蜜,都说女人心思猜不透,不过这也变化的太快了吧?

当即道:“五妹,你刚刚到底怎么了?”

房五妹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羞涩,低头轻声道:“我看公子刚才一脸严肃,还以为……,还以为是公子不要我了。”

张傲秋听了不由一愣,他没想到房五妹会如此直接,心头却升起一丝怜惜,跟着柔声道:“你瞎想些什么?”

说完从怀里掏出贴身的链子短刀,递给房五妹道:“这把刀是我的信物,等你到了武月城,若是我不在,则持此刀去找花倩笑,她会安排好你的一切的。”

房五妹接过短刀,只见刀身雪亮,一条细链整齐地缠绕在刀把上,入手处一阵锋寒,可见刀锋之利。

房五妹伸出细长的五指,细细抚摸着刀身,沉吟一会后道:“公子,既然是时间紧急,那明天我就跟你一起出海,到了对岸后,你再先走,你看如何?”

张傲秋想了想,反正这丫头铁定是要去的,若是现在推三阻四,反而会伤了她的心,当即一口答应道:“这当然更好了,你先回去准备吧,准备好了,一会过来一起看花灯。”

房五妹见张傲秋邀请,心中更是欢喜,甜甜地应了一声,转身而去了。

晚间的花灯确实是对得起这么多天的布置,一轮皎洁的银轮挂在树梢,如水的银光,照得整个山林如同披上一层清凉的外衣。

一路上,人群早就挤满了街道,三三两两,各自成群,有的在冥思苦想猜着灯谜,有的干脆盘坐在地上,抬头欣赏天上的圆月,而最热闹的就是小孩子了,提着灯笼四处乱跑,时不时就传来一阵阵高兴的笑声。

张傲秋扶着鲁寒凝,在路上一路慢慢走着,张皓轩走在鲁寒凝身边,房五妹则乖巧地跟在张傲秋旁边。

因为明日一早就要离开,所以张傲秋更是倍加珍惜现在这短暂的相聚时光,整个心思都沉浸在周围热闹的环境中,渐渐地竟然从极闹之中抽离出来,眼睛里看到四周人影攒动,但意识里却是一片静寂。

这种感觉持续了约一刻钟,周遭喧闹吵杂的声音又重回耳畔,但张傲秋知道,自己的灵觉在这一刻钟里又精进一层。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z9fOdj'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