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四十三章 元神诞生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跪服在佛像前这批先期到达的人中,就有张皓轩夫妇,还有瑶族的唐二公及房五妹等人。

张道心带张傲秋离开的时候,说是只用三天时间,只是这一去就是一个月,音信全无,把鲁寒凝急得都上了火,不过张皓轩倒是一点都不慌,不仅不慌,反而希望张傲秋在那边呆的时间越长越好。

开玩笑,化境高手能亲自过来接人,这该是多大的机缘啊?

而且这段时间,既要趁热打铁平定内部不安稳因数,同时还要跟瑶族谈结盟的事,当真是千头万绪,太多太多的事情扯得张皓轩也根本没有时间来考虑张傲秋。

不过鲁寒凝做为娘亲,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儿子,而且儿子还这么厉害,当着岭南所有势力的面,不仅给自己讨回了颜面,查出这二十多年的悬案,同时还平定张家内患,现在诸事已定,难得有清闲时间,却又一去无踪影,这让她怎么又不着急了?

同时内心暗暗着急的,还有瑶族第一美女房五妹,张傲秋在瑶族做客的时候,其本事先不谈,就义无反顾援手救自己娘亲这一件事,就已经让她芳心暗动,只是出于张傲秋是海龙王转世,不能与凡人相恋,所以还能死死压住自己内心的冲动。

后来张傲秋在擂台战上大展神威,以一人之力,力压张家所有高手,那份霸气跟其骨子里散发的儒雅,形成一种独特的魅力,让房五妹再也控制不住,无法自拔地深深爱上了这个白衣如雪的青年。

鲁寒凝也是过来人,这段时间,瑶族在张家谈结盟之事,房五妹的情形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同时鲁寒凝对这个乖巧漂亮的丫头本就喜欢,于是对同一个人的牵挂,使得两个女人自然靠在一起,渐渐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之交。

当天际光幕一出现,鲁寒凝就第一个发现,因为那里就是她儿子离去的方向。

只是那光幕出现的太过华丽,让鲁寒凝楞楞看了好一会,才醒悟过来,直觉这道光幕应该跟自己儿子有关。

鲁寒凝立即找到张皓轩,恰巧唐二公跟房五妹两人也在,于是四人立即往光幕处赶过去。

只是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张皓轩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一团光晕旁的张道心,知道这里是张道心隐居的地方,正要上前跪拜,此时远处天际出现了那尊菩萨金身。

这样的场景确实太过震撼,除了张皓轩跟鲁寒凝外,其他人立即一脸虔诚在原地跪拜。

倒不是张皓轩夫妇对菩萨不够虔诚,只是张道心旁边的那个耀眼的光晕,十有八九就是自己儿子,在他们两人心里,更想知道自己儿子到底是怎么了?

鲁寒凝上前几步,走到光晕旁,双眼死死地盯着这团华光流转的光晕,隐隐看到里面好像是有一个人,只是此人不要说相貌,就连身形都是模模糊糊看不清楚,是不是自己儿子也就不好确认。

而此时,天际的那尊坐式佛像沿着光幕拉得更近,张皓轩抬头一看,感觉这佛像脸型怎么跟自己儿子有八分相像。

这一发现,把张皓轩吓了一跳,嘴巴惊讶地张得老大,伸手一拉鲁寒凝,却是拉了个空,再转头一看,才看见自己妻子站在光晕旁,跟自己先前一样,一脸惊呆地望着天上的佛像。

佛像一点点向那人形光晕靠拢,身形也一点点缩小,而那光晕随着佛像地靠近,更是宝光流转,光彩夺目。

越是到了近前,张皓轩两人看得越是清楚,这佛像脸型不是自己儿子又会是谁?

张皓轩此时脑袋一片空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儿子真的是海龙王转世,现在要重回天庭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佛像终于接近光晕,此时的佛像已变得只有手指头大小,但却凝若实质,仿佛就像一个缩小的真人一样。

佛像在与光晕接触的那一刹那,光晕霍得暴涨,将此时已经开始暗下来的天地,铺上了一层灿烂的金光。

佛像在那光晕前停留片刻,跟着咻得一声,隐没在光晕深处不见。

暴涨的光晕,在佛像进入以后,顿时散发出柔和的佛光,持续片刻,光晕蓦地一收,现出了光晕里的张傲秋。

只是此时张傲秋依旧原式不动地站立在原地,双眼低垂望着地上不远处的竹篓。

而以此同时,在识海内的太极圆环同样光芒暴涨,跟着一个金光闪闪的胖大小子,如同佛像坐姿一般,豁然出现在太极圆环上。

站立在太极圆环下方的独叟,望着上面端坐的胖大小子,喃喃自语道:“这是……,元神诞生了么?”

这全过程,跪拜在周围的人都看得清楚,传言张家少主是海龙王转世,不过那毕竟是传言,而现在实实在在的菩萨显圣,立即让在场的所有人不敢再生出任何二心。

特别是瑶族唐二公,跟张家谈结盟一事,本还有一丝讨价还价的心思,现在看到这一切,立即将这心思打消,变成以张家为主,也算是变相的臣服。

张家这代少主只怕还不是海龙王转世,海龙王虽然牛,但还没有修炼到菩萨金身,跟比海龙王还要厉害的菩萨谈条件,那不是嫌命长了?

张家也终于在张皓轩手上,做到了真正的一统岭南,完成了历代张家家主都没有完成夙愿,自此一家独大,再无分号。

后来在张傲秋站立的原地,张家修了一个跟此时张傲秋一样姿势的雕像,再后来,等张傲秋一统天下后,这雕像就被命名为“帝君悟圣”。

而这片小山头,则成为了一个朝圣的圣地,张家因为张傲秋的原因,也向中原敞开的大门,使得张家势力更是蓬勃发展,为以后杨帆远征死域人打下坚实基础。

鲁寒凝看到呆呆站立的张傲秋,有一万个想将儿子搂入怀中的冲动,但她也是修行之人,知道张傲秋此时万万不可打搅,一时站在旁边进也不是,退又不愿。

鲁寒凝这个表情,张道心在旁看得清楚,却也不点破,而且他生性喜静,之所以将清修之地选在这里,也是想远离尘世烦扰,不过现在他的清修之地一下呼啦啦跪下这么多人,他却没有半点想要驱逐的意思。

张傲秋现在的身份,不仅代表的是他自己,更重要的是他是张家现任少主,也就以后的家主。

张家少主能得到岭南所有人的敬畏跟跪服,就这一点,就可以让张家基业稳如泰山。

人心,自古以来就最是难测,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么好的机会,又岂能轻易浪费了?

张道心不着急发话,张皓轩在旁连动都不敢动,恭恭敬敬地站在原地,一声不吭。

又过了一个时辰,天色已经大黑下来,周围的人才陆续散去。

等到最后一人离开后,张道心才招手让张皓轩走到近前问道:“这小子是你儿子吧?”

张皓轩闻言,弯腰恭敬回道:“回太师祖,正是犬子。”

张道心听了,嘴上却是一声轻叹,先是转头赞许地看了一眼如木桩的张傲秋,然后洒然一笑道:“犬子?你这犬子可不犬啊。”

说完又对旁边一脸焦急的鲁寒凝道:“丫头,你不用担心,这小子只是入定了,等他醒来的时候自然就会醒过来的。”

跟着又是扬天一叹道:“只是要多久才能醒过来,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如此年纪,居然能进入半步化境修为,跟这小子比起来,老夫真是自惭形秽,张家能出如此人才,真是我张家之幸啊。”

张皓轩跟鲁寒凝闻言,不由对望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惊喜跟惊异,半步化境,那岂不是一只脚就已踏入化境了?

化境啊,这可是化境啊,有多少人在这个门槛上含恨而终,没想到自己儿子如此年纪竟然就进入化境了?

张皓轩激动的心情澎湃好一会才平息下来,一脸喜色地拱手回道:“犬子可万万当不起太师祖如此夸赞。”

张道心闻言,却是脸色一冷,寒声道:“当不起?那你认为要如何才能当得起?”

张道心一冷脸,张皓轩立即感到一股威压扑面而来,这股威压让他不由自主心头一悸,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连忙跪倒在地道:“弟子失言,请太师祖责罚。”

鲁寒凝一见自己丈夫都跪下了,在旁也跟着要跪,却只觉一股柔和的力道挡在身前,再也不能往前进半分。

这股力道让鲁寒凝心头一惊,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丝惧意,她怎么说也是一个灵境修为的高手,居然在对方面前连动一下都不能做到。

张道心看了鲁寒凝一眼道:“你比他要强,就不用跪了。”

说完转头看着跪在面前的张皓轩,冷哼一声道:“你若是有你儿子一半魄力,张家也不至于如此一盘散沙,堂堂一个家主,居然能做到让人与你分庭抗礼,而且一抗还是这么多年,你这家主当得,让老夫都替你臊得慌,若不是这小子及时出现,只怕张家真要毁在你手上。”

张皓轩听完,不由自主全身冷汗直冒,身子匍匐在地,语带惶恐道:“是弟子无能,请太师祖责罚。”

同时心里暗自嘀咕,这老爷子不是隐居的么,怎么搞得好像什么事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