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三十四章 擂台战(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用过午饭后,张傲秋则去拜见风铃大师,这件事张傲秋早就答应过的,正好这几天有空,也正好张傲秋有些东西想要请教风铃大师,那就一起办了。

风铃大师对张傲秋的到来,未见喜忧,不过却是恭恭敬敬持弟子礼,这让鲁寒凝完全意想不到,而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张傲秋居然一点都没有礼让,仿佛风铃大师这样做就是理所当然一样。

风铃大师向张傲秋请教的是炼神术,炼神术张傲秋不懂,但独叟懂,所以风铃持弟子礼,张傲秋不礼让,只是待独叟受下罢了。

不过这个却不能说,要是真说出来,不要说鲁寒凝,恐怕风铃大师都会将其视为天人。

只是在风铃大师心里,所谓学不分先后,达者为师,炼神术虽然是他传于张傲秋,但张傲秋现在这上面的造诣已经走在了他前面,那就是老师了。

这一老一少坐下后,开始一问一答,前面都是风铃大师在问,由张傲秋作答,只是张傲秋的回答却是独叟所述。

独叟对风铃大师也是心存感激,若不是这老和尚传授炼神术,他现在就是想破头也不可能修炼到现在这个境界。

所以不管现在风铃问了的,还是没问的,都一一详细解释了一遍。

鲁寒凝开始还在旁陪着,但听这一老一少的对话,虽然句子都听明白了,但却是半句不懂,而有时候张傲秋答一句,风铃大师要考虑半天,然后才再问第二句。

风铃大师在鲁寒凝心里,可是仰望般的存在,现在这个自己仰望的人物,居然向自己儿子虚心请教,这……。

鲁寒凝硬着头皮呆了一会,后来确实是呆不下去了,遂自个悄悄退了出去,在外面等候。

哪知这一等,居然一直等到第二天清晨,才见张傲秋略带着一点兴奋还有一点遗憾的表情走了出来。

这会张皓轩也等在旁边,见张傲秋出来,不由探头往其身后望了望奇道:“风铃大师怎么还在里面?”

张傲秋闻言看了他一眼道:“风铃大师已经走了。”

张皓轩闻言一惊道:“什么?走了?!”

张傲秋点了点头道:“风铃大师让我带话给你,他将要入山闭关清修,若是这次清修有成,则直接返回密宗,再也不踏足尘世。”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张皓轩,跟着拍了怕他肩膀道:“有聚有散,顺其自然。”

张傲秋这半天一夜的,粒米未沾牙,也是肚子饿了,就着鲁寒凝送过来的早餐海吃了一顿,然后开始打坐调息。

张傲秋向风铃大师请教的则是炼体术,他所修炼的炼体术是风铃大师改过的,现在虽然修炼到了外皮,但终究还差一步,没有大成。

而昨晚的谈话同样也让张傲秋受益匪浅,现在急需安静地将这些东西好好消化消化,进一步融会贯通。

不过他这次可不敢深层次的打坐调息,不然像以前那样,一坐七八天,那明天的擂台战就真是要当缩头乌龟了。

不过这一坐,也坐到了第二天太阳升起了老高才醒过来。

睁眼一看外面的阳光,张傲秋还真是吓了一跳,一连串地埋怨张皓轩:这也真是的,擂台战开始了,你也吱一声啊。

张傲秋打坐调息的情景,张皓轩在旁看见了,他也是修行大师,一看就知道张傲秋这是有所悟,而这种所悟,对修行的人来说是极其可贵的,有的甚至一生都进不了这种境界,所以在张皓轩心里,宁愿张傲秋错过这次少主擂台战,也不愿他错过这次顿悟。

只是张皓轩不知道的是,这种顿悟,对张傲秋来说,确实是太平常不过了。

张傲秋穿好鞋子慌慌张张往外跑,可是擂台战主场在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正干着急的时候,外面的张子南却是听到响声赶了过来。

张皓轩虽然不想让张傲秋错过这场顿悟,但更不想他错过这场擂台战,要是他能及时醒过来参加擂台战,那岂不是更好?

张皓轩跟鲁寒凝身为张家家主跟主母,少主擂台战自然由他们来主持,所以必须提前过去,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就把张子南留在这里等候消息了。

张傲秋一见张子南,不由大喜道:“子南兄,擂台战还没打完吧?”

张子南却是一抹额头冷汗,焦急道:“少主你要是再不醒过来,那就真是打完了。”

张傲秋一听还有希望,立即道:“那就好,那就好,快带路。”

张子南“嗯”了一声,转身走小路,这次赶时间,也顾不得再客气,全力施为,一盏茶功夫不到就赶到了擂台下。

这次擂台战也是苦了张皓轩,若是以前,家主说两句也就直接宣布开始了,只是这次张皓轩却是要给张傲秋争取时间,所以口若悬河地说了一大通,从张家第一代家主开始,一直说到现在,说完了再将历史各位开疆扩土的能人又点了一遍,说到最后,实在是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只好宣布少主擂台站开始。

张皓林一听,转眼看了旁边的张子恒一眼,张子恒见了,微一点头,双足一顿,身子腾空而起,在空中卖了几个花式后再稳稳地落在擂台上。

张子恒这套动作做下来,立即引起了下面一阵叫好声,不过在明眼人眼中,却是露出一丝鄙夷的冷笑。

张子恒听到满场的叫好声,洋洋得意地对着擂台四边一拱手,作了个四方揖,然后朗声道:“张子恒在此,有谁愿意上来一战?”

半响后,下面却是没有一人应声。

张子恒见了,不由鄙视地往张皓轩这边看了一眼:认了你儿子又怎么样?还不是个缩头乌龟。

跟着转头又得意地朝张皓林看了一眼,张皓林一见,不由扬天长出了口气,二十年了,二十年了啊,家主之位终于还是要落入我的手中。

旁边的张皓信却是嘿嘿一笑,阴阳怪气道:“家主,贵公子不是说要来参加擂台战的么?怎么现在还没有看见人影啊?”

台上的张子恒闻言扬天打了个哈哈道:“该不是真的做了缩头乌龟吧?”

坐在擂台正位的张皓轩闻言眼中杀机一闪,脸色阴沉,却没有接话。

下面跟着一人大声叫道:“就是,要做缩头乌龟也说一声,免得大家在这干等不是?”

话音一落,后面就传来轰得一声大笑,跟着又一人道:“恒公子是我们张家三代弟子中修为最高的,我看也就别比了,干脆直接让恒公子做少主得了。”

下面人闻言又是一阵附和声,张皓林冷笑着看着张皓轩,刚要说话,却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谁说他就是少主了?”

刚才张傲秋过来的时候,没想到擂台战这么大规模,这擂台有两丈高,面积大约有半亩地样子,是场中一块天然大石,石体浑然一体,显然是从周边山体中一点点凿出。

而在擂台周边,则是黑压压地坐满了人,估摸一数,大概也有一千来人,在其左侧是张家子弟,而右侧则是岭南各族族长及代表。

张傲秋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擂台战,所以一到场,并没有急着上擂台,而是饶有兴趣地四周打量着。

而他很快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唐二公跟房五妹,紧跟着就看见张子恒卖弄着花式落到擂台上。

张子恒的花式,张傲秋只是瞟了一眼就没再看,若是现在他在擂台上,至少有十种方式让其一刀毙命。

本来张子恒落场后,张傲秋就准备上去的,但后面听到有人冷言嘲讽,也就停了下来,他想看看,到底是有哪些人会急着跳出来送死。

而房五妹听到张傲秋的声音,却是一愣,跟着寻声望过去,正好看见张傲秋一步步爬着台阶。

房五妹见了不由一急,转头对旁边的唐二公道:“族长,那不是公子么?他没有修为,上这擂台做什么?”

唐二公此时也是一头雾水,那日篝火晚宴,张傲秋驯服一众毒蛇的时候,鲁寒凝曾脱口叫了声“秋儿”。

只是张家家主没有后代一事,整个岭南都知道,所以这个“秋儿”,在唐二公心里,估计就是鲁寒凝娘家远房正好一个姓张的晚辈。

但鲁寒凝娘家人,却没有资格参加张家少主的擂台战啊?

房五妹眼见张傲秋就要走到擂台上,不由起身道:“不行,我去将公子拦下来。”

说完刚要动,旁边的唐二公一把拉住道:“丫头,你胡闹什么?这是张家擂台战,我们一个外人能干预么?”

房五妹闻言,急得一跺脚道:“可是……。”

唐二公硬将房五妹拉回坐好道:“可是什么?你别忘了,公子可是海龙王转世。”

房五妹一听,心里顿时安稳下来,是啊,海龙王转世,那还怕个什么?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TDe0jX'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