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五十二章 元宵佳节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狼骑军现在已经有了六支,凌霄门一支,圣教一支,剩下的独孤山庄等各占一支,再加上后来加入的张家,算是人员齐整。

只是前五支队伍相互之间磨合的时间要长些,人与人,人与狼之间已产生了很好的默契,而且最重要的是,人狼只有五百多头,所以张家那一百零二个灵境高手,张傲秋就直接将其划拨给花倩笑,让他们成为花倩笑的禁卫军,同时又能作为狼骑军后备骑士。

毕竟以后是上战场,谁也说不准会有个什么情况发生,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对于那些人狼,慕容轻狂在住进藏兵谷的时候就开始对其进行改造,通过药物不仅祛除它们体内的那股骚味,同时助其打穿经脉,强化体格,提升其耐力。

人狼虽然长得跟战马差不多高大,但毕竟还是血肉之躯,自然还是又其弱点,狼是铜头铁骨豆腐腰,所以重点防护就是腰腹,同时还有咽喉部位。

云历很早就给狼骑军提供了一批狼鞍,张傲秋想着将腹甲跟狼鞍结合在一起,那样即合体,又不容易松动。

张傲秋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下面的工匠一听就明,很快就打造出一副腹甲,张傲秋在战马上试验了一下,这腹甲设计成可收可放的样式,不管什么体格,瘦小的就将腹甲向上,将多余的部分收入狼鞍,并与狼鞍牢牢固定,强壮的则相反,方便实用,还真是独具匠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傲秋是越来越忙,而鲁寒凝却是日渐消沉,因为每过去一天,就离张傲秋离开自己的日子更近一天。

可怜天下父母心!

鲁寒凝这情况,还是房五妹最先发现,于是立即告知张傲秋,只是离开岭南毕竟是一件即成现实的事,就算是张傲秋自己也无法改变,现在唯一能改变的,就是白天陪着鲁寒凝跟房五妹说话,游历,晚上再处理事情。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转眼就到了十五元宵节。

农历正月十五是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元夜、灯节,是春节之后的第一个重要节日。

在岭南,这一天有很多的传统习俗,如:出门赏月、燃灯放焰、喜猜灯谜、共吃元宵、拉兔子灯等,此外,不少地方元宵节还增加了耍龙灯、耍狮子、踩高跷、划旱船、扭秧歌、打太平鼓等传统民俗表演。

在十五之前,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特别是花灯,扎得是满树满树的红灯,连绵不断,走在热闹的大街小巷,随时都能听见炮竹声响,还有小孩子彼此之间的呼叫跟笑声。

元宵节一大早,张家家主大门外就燃起了早已准备好的鞭炮,然后三条数丈长的金龙在龙珠的引导下,龙头缓缓抬起。

跟着鼓乐响起,硕长的龙身通过下面舞龙人的运动和姿势的变化,开始穿,腾,跃,翻,滚,戏,缠,并且中间组图造型,龙舞起来,左耸右伏,九曲十回,时缓时急,蜿蜒翻腾,充分展示龙的精,气,神,韵。

张家家主门前舞龙,是张家历年来的一个习俗,以祈求平安和丰收,预示来年张家人丁兴旺,家族兴旺。

而每到这时候,这周围看台上都会围满了人,龙是吉祥之物,人人都想沾点祥瑞,同时也能跟所有人一起热闹热闹。

舞龙的时间没有界定,鞭炮越烈,龙舞越精神,而今年又可以说是张家新生的一年,所以鞭炮准备的极其充足,就连舞龙的人,每个位置都准备了三人,就是怕体力不支好及时更换。

准备好的鞭炮,从点燃开始就一直没有停过,直到午后鞭炮才总算炸完,在漫天的青烟中,一龙昂首直抵主台,张皓轩一见,跟着起身,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发表了对岭南各族新的一年的祝愿。

张皓轩说完,台前龙头点三点,然后又左右摇晃一下,最后原式不动停留在先前位置。

张皓轩回头一望,鲁寒凝跟着浅笑点头,跟着站起身来,左手牵着房五妹,右手牵着张傲秋,三人一同往前,在龙首前站定,由鲁寒凝动手,在龙首上采下两根龙须,一根带着张傲秋右腕,一根带着房五妹左腕。

采龙须是当地一个风俗,将龙须采下并带着后辈孩子手腕上,意欲着新的一年能得到龙神保佑,健健康康,万事如意。

在往年,因张皓轩跟鲁寒凝一直没有后代,再加上鲁寒凝跟张家其他族人关系也很紧张,所以采龙须这个步骤就要么直接省略,要么就是由张皓轩出面,反正鲁寒凝是从不参与。

不过现在却是不同了,只是鲁寒凝带着张傲秋跟房五妹一起,这意思就太明显不过了,顿时惹得下面众人一阵怪叫。

房五妹见众人起哄,脸颊顿时一红,低头偷看了站在另一旁的张傲秋,心中却是如蜜一般甜。

只是张傲秋却是暗自叫苦,这倒不是说房五妹就不好,只是他以前曾答应过夜无霜,这一生只会有她一人,在武月城刚刚有了花倩笑,虽然这得到夜无霜默许,但也让张傲秋觉得愧对于她。

现在再加上房五妹,这个就确实不好交代了,只是现在这场合也不能直接去拒绝,看来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想到不久三女就要见面,张傲秋就觉得头大如斗,特别是夜无霜那小醋坛子,耍起性子来,只怕真难得招架,看来齐人之福也不是那么好享受的。

在张傲秋胡思乱想的时候,龙首已经转向,看台上的其他人纷纷抢着采龙须,期间又惹出了一阵阵欢笑。

又闹了好久,金龙退了下去,周围密密的人群也接二连三地离开,只留下原地厚厚一层鞭炮残屑。

这一上午,张傲秋耳朵都被炸麻了,简单用过午饭,刚想打坐调息,却见张皓轩拿着一张薄纤走了进来,这薄纤成淡黄色,张傲秋一眼看见,顿时神色一懔。

张家消息传递,自有消息堂进行分析,然后根据消息的重要性,分成各种不同颜色的薄纤再次抄录,而淡黄色则是最高级,表示是异常紧急情况出现,需要立即进行处理。

张傲秋接管张家消息堂,对这些自然清楚,而现在张皓轩亲自拿着薄纤过来,那自然不是张家内部的事,很有可能就是武月城。

张皓轩一看张傲秋脸色,也不隐瞒,将手中薄纤递给张傲秋道:“消息上说,武月城死域人大军集结,不日就将发动进攻。”

张傲秋接过薄纤,一目十行看完,沉吟片刻后问道:“赤金铠甲完工没有?”

张皓轩闻言脸色一黯,张傲秋这样问,自然就是离别在即了,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道:“今晚可以全部装箱。”

说完挨着桌旁的靠背椅坐下,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缓缓喝了一口接着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张傲秋闻言站起身来,眉头微皱,脑子里迅速将所有的事情盘算了一下,算了算时间,看来还是越早动身越好,不然时间根本就赶不上。

想到这里,张傲秋叹了口气,沉声道:“想要在死域人大肆进攻前赶到武月城,时间越早越好,这样准备也就更充分一些,这样看来,只有明日一早就离开了。”

张皓轩听了,却是半天不语,盯着手上茶杯看了好一会才道:“这事,你跟你娘亲好好说说,我怕她……。”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跟着道:“嗯,不过我想让她开开心心地过完今天再说。”

说完跟着转移话题,对张皓轩郑重道:“装箱好的赤金铠甲,集中堆放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这事必须是由最可靠的人去办,在我进去跟出来后,这个秘密地方则立即完全封闭,任何人,包括阿爹你在内,以后都不能再进入,而且此事不可对任何人说起,同时也不能有任何记录。”

张皓轩听了不由诧异地看了张傲秋一眼,但也没有多问,跟着点了点头道:“这事就让子南去办,预计今晚子时左右可以办妥,你放心,我会照你所说的去做。”

张傲秋准备用乾坤图装运赤金铠甲,只是乾坤图实为异宝,当年因为它,江湖上惹起了偌大的血雨腥风,所以用乾坤图装运赤金铠甲这事,还是永远隐瞒下去的好。

张傲秋点了点头,跟着笑了笑道:“我离开后,会一直跟你们联系,所以你们不要担心,而且以我现在的修为,这天下除了那些进入化境的高人外,还真很少能威胁到我。”

张皓轩听了却是摇了摇头道:“你个人修为高,这个阿爹知道,但战场毕竟不同于两人决斗,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知道……。”

说到这里,张皓轩急忙住口,跟着连“呸”三声,暗自念叨几句:“莫怪,莫怪。”

张傲秋见了不由抿嘴一笑,上前两步,一拍张皓轩肩膀,语气轻松道:“阿爹你放心,孩儿我现在可是不死之身,就算是想有问题都难哦。”

张皓轩闻言一愣,跟着双眼精芒一闪,豁然站起,颤声道:“不死之身?可是因为那菩萨入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