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三十三章 情报网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认祖归宗对任何一个家族来说,都是一件大事,何况像张家这样的大家族,仪式更是繁复。

本来张傲秋还带着见见广的心态,开始还兴趣满满,但是被折腾来折腾去,也就麻木了,干脆什么也不管,听人摆布好了。

折腾了下午,整个仪式才算搞完,此时天都已经黑了,下面几个张皓轩铁杆兄弟还想大摆筵席庆祝一下的,但一看张皓轩脸色一直沉重,还以为他是担心三日后的擂台战,所以也就都没有开这个口。

仪式完成后,张傲秋算是正式成为张家子弟,只是本来一件大喜事,却因气氛沉重,搞得不上不下的,最后各人也都自行散了。

主持认祖归宗仪式的,就是身为大长老的张皓信,张皓信一直就跟张皓轩这个家主不对付,所以其过程也就可想而知了。

其实在张皓轩心里还是暗喜的,以答应张皓林他们少主擂台战为代价,换来张傲秋认祖归宗的仪式顺利进行,过程怎么样不重要,关键是能达到了预期的结果,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然以张皓林他们的阴沉,若是张皓轩不同意少主擂台战,不知道又会在这仪式一事上搅出什么幺蛾子。

算计与反算计,谁人笑到最后谁才是英雄。

只是明明心中高兴,却还要在脸上表现的沉重,这戏唱得也真心是累人。

张皓轩跟张傲秋回到家,这才放下担子,鲁寒凝早已备好一座酒席,给他们父子两接风。

酒席上,张皓轩兴高采烈地将白天的事跟鲁寒凝说了一遍,说得是口角生风,口沫横飞,就差手舞足蹈了,完全没有一个家主的样。

不过这也不怪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家主,还重来没有像今日这般解气,特别是张傲秋或明或暗地骂张皓林父子,更是让张皓轩心情如三伏天喝冰镇西瓜汤一样,从里到外都透露着舒爽。

鲁寒凝含笑在旁听完,再看张傲秋时,眼神里带着满满的自豪跟溺爱,自己儿子本事这么大,她这个做娘亲的,当然是喜之不尽了。

鲁寒凝一个紧地给张傲秋夹菜倒酒,惹得张皓轩直叫不公平,鲁寒凝今天也就依了他,父子两边都一样对待。

其实在鲁寒凝心里清楚,这么多年来,其实最苦的是张皓轩,他不仅跟自己一样,要承担丢失儿子的痛苦,同时还要应付张皓林这些人,操心家族大事,可以说是受尽了委屈跟苦难。

但这些委屈跟苦难,张皓轩重来没有在鲁寒凝面前说过,反而是一直默默地支持着鲁寒凝,支撑着这个家。

所以今日难得有这么开心,那就痛痛快快地开心一次吧。

张皓轩又饮了一杯酒,然后对张傲秋道:“这几天你打算怎么搞?”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道:“阿爹,既然我已经在他们面前显示出对擂台战的害怕,那这三天当然是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若是还四处玩耍,那岂不是让他们心生怀疑了?”

鲁寒凝一听喜道:“这样最好,你以后也难得再回来一次,这三天就在家好好陪陪娘亲。”

张傲秋“嗯”了一声,点头答应了。

第二日一早,等鲁寒凝将早餐端到张傲秋房间的时候,却见张傲秋正饶有兴致地坐在书桌旁写着大字。

鲁寒凝放下木盘,一脸笑地走过去,在旁探头望了过去,只见张傲秋在宣纸上用楷书整整齐齐写着一篇古诗,鲁寒凝看了一会道:“秋儿,你这字写得还真是不错啊。”

张傲秋闻言一笑,放下笔杆道:“娘亲,你不知道,我小的时候甚是顽劣,即不想修行,也不想学什么琴棋书画,以前在刀宗的时候,每次练字的时候都是师父在后面拿着根藤鞭守着,写不好要挨打,写慢了也要打,藤鞭都打断了几根咧。”

鲁寒凝听了,感叹一声道:“秋儿,严师才能出高徒啊。我跟你爹商量过了,等这边事情全部安顿好了,我们就去拜会你师父,他对我们来说,可是有再造之恩啊。”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这样也好,不过你们过去了可要备好礼物哦。”

鲁寒凝闻言白了他一眼道:“你当娘亲三岁小孩不懂事么?”

说完又喜滋滋地扳着指头道:“这礼物不仅有你师父的,还有雪教主的,我那未过门的儿媳妇的,还有小紫陌,你小师妹,师叔,慕容老爷子,铁大可,啊,对了,还有云城主。”

张傲秋一听,转身诧异地看了鲁寒凝一眼道:“娘亲,看来你们对我的事还知道不少了。”

鲁寒凝闻言抿嘴一笑道:“自子南遇见你以后,除了你到武月城这段时间记录不详以外,其他的可是一清二楚,这些资料都收集了好几大本了。”

张傲秋“哦”了一声道:“这么说,那我可真要好好看看了。”

鲁寒凝道:“要看随时都可以看,现在你还是先把早饭给吃了。”

张傲秋一心想看看到底自己有多少东西被别人收集到,鲁寒凝送过来的早饭匆匆吃了几口也就放下了,鲁寒凝见他心急,也就随了他。

关于张傲秋的资料收集,是张皓轩通过自己的嫡系,也就是另外一套人马完成的,这些行动一直被做为机密,只是不是张家的机密而已。

所以这套资料也就没有放在张家机密库中,而是妥善地保存在张家家主院中,也就是孔雀亭内。

等张傲秋拿到资料,还真是厚厚的几大本,每本封面上都盖着“绝密”二字的红章。

张傲秋翻开第一本封面,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自己的画像,这张画像绝对是高手所画,简单几笔,就将人的精气神都勾勒出来,让人看到画像就能在脑海中浮现这个人真实样子。

张傲秋看了不由赞叹一声,跟着再往后翻,后面则分别是夜无霜等人的画像,而且在画像下空白位置,详细地注明了这些人跟张傲秋的关系。

再往后,则是张傲秋在临花城经历过得事情,这些事情记载的相当详细,有的地方详细到甚至说过什么话都记录了下来,完全就像身边随时跟着的一个影子一样。

等张傲秋看完,一个上午也就过去了,鲁寒凝则一直陪伴在旁,只是痴痴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张傲秋合上密卷,眼中精芒一闪而没,沉吟半响后道:“这个记录的人是谁?我倒真想见见他。”

鲁寒凝看到张傲秋眼中精芒,心头一懔,那精芒虽然只有一点闪过,但其凝实程度竟犹如实物一般,看来风铃大师说的当真不错,张傲秋的修为已经远远胜过了他老爹。

鲁寒凝愣了一下,跟着道:“这人在你离开的时候,你爹都会详细交代给你的,你想见他以后有得是时间。”

张傲秋“嗯”了一声,他其实也知道,要想收集这么详细的资料,一个人是绝对完成不了的,而是要有一个密集而又行动有效的情报网,就像一张庞大的蜘蛛网一样,一有飞虫触碰蛛网,坐镇中间的蜘蛛就会立即知道。

而这个蜘蛛就是这张网中的关键。

鲁寒凝见张傲秋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跟着道:“秋儿,这些人以后都将为你所用,你担心什么?”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眼神略带担忧地看了鲁寒凝一眼道:“娘亲,我倒不是担心这些人,我在临花城的事,远在岭南的你们都一清二楚,那若是一教二宗……。”

鲁寒凝一听,也是倒吸口凉气,张傲秋一直在对付一教二宗,这事她可是知道的,既然自己能够在张傲秋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集到如此详细的情报,那一教二宗岂不是一样?

不过这点张傲秋跟鲁寒凝却是白担心了,因为那时候张傲秋能力不显,在一教二宗眼里,也就是一个医术高超一点的小小喽啰,根本不值得费那么大人力物力去收集他的资料。

张傲秋见鲁寒凝一脸担心的样子,遂安慰道:“娘亲,你也不用担心,所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我本来人手不够,现在有了这批人,倒是可以建立起一张反侦察网。”

鲁寒凝听了,还是放心不下,当即道:“要不这事我们立即跟你爹说说,让他立即下令安排。”

张傲秋闻言一笑道:“不用了,一来老爹对临花城不了解,就算下令了,那些人也不知道该如何着手,一个不好,反而将自己暴露了,二来现在张家内部的事情已经够他忙的了,我们还是不要在给他压担子了,这事还是等我回去以后再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