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五十一章 私人领地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对独叟安排的这差事倒是一点都不排斥,闻言兴匆匆地抱起那一大抱树苗,跟着跨前一步,一个闪身进入乾坤图。

乾坤图内,还是上次进来时的样子,依旧是浓郁得化不开的沧桑气息。

张傲秋上次进入乾坤图,是意识形态,现在则是本尊,所以这次感觉更加清晰,周围一切就如同外面世界一样,有着立体的层次感。

张傲秋放下树苗,深吸了口气,感觉这里的空气干燥无比,跟着蹲下身来,抄了把地上的沙砾,入手粗糙,感觉就像黑月林外的戈壁滩,只是少了天上火毒的太阳。

张傲秋看了半响,抬头对不远处的独叟道:“老爷子,就这环境,没有水,这些树苗怕也是难活啊。”

独叟闻言,眉头一挑道:“这个还要你说,你看哪有栽树不浇水的?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我老人家跟你一一交代清楚么?”

张傲秋听了嘴角一撇,这爷还是那个尿性,一天不损两句心里就不快活,嘴上嘀咕道:“又不早说。”

不过最后还是兴匆匆出去搬水,这里以后毕竟是他自己的私人领地,领地啊,还是私人的,想想都他妈带劲。

不过这荒山野岭的,确实是难得找到水,张傲秋正想回张家去找个大缸过来,突然灵机一动,霍得转身对独叟道:“老爷子,若是找一条野溪或是一条瀑布,然后将乾坤图一展开,那岂不是可以收一条河进去?”

独叟一听,眼睛也是一亮,双手一拍道:“也对啊,老子怎么没想到这些,哈,只要有水,那就可以种植更多的植被,有了植被,那再弄些动物进来,那以后这里就更是人间天堂了。”

张傲秋被独叟说得心痒难熬,当即眉飞色舞接口道:“老爷子,既然这样,那我先围着前面那山先挖一条河道出来。”

说完想了想,想要挖出河道,手上可没有趁手的工具,看来还是要回去一趟。

只是乾坤图这事是高度机密,不可能找人帮忙,但转念一想,里面十年,外面才一天,老子就不相信十年还挖不出个河道出来。

不过等张傲秋收拾好工具再次进来开工时,才发现自己真的是想多了,前面那山看上去不大,但真要挖一条环山河道,却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日复一日地枯燥挖掘,而且这里面还没吃没喝,当真是辛苦至极。

很快,张傲秋开始那点高涨的热情就被消磨一空,要不是这里将来是自己的私人领地,早就撂挑子不干了,不过幸好还有那绿芒,挖起来还算是轻松不少。

后来眼看工程太过浩大,只好退而求其次,琢磨着先在山前挖一个小型湖泊出来,反正只要水灌进来了,总会流出一条河道出来。

就这样,张傲秋独自一人在里面干了两年,总算是挖了一个深约三丈,长宽各约五百丈的大坑。

只是岭南是一个四面环海的独岛,岛屿虽然是大了点,但淡水资源比起大陆来说,那就是完全不够了,所以取水这件事,还是留到回去再说。

不过这两年,独叟跟元神这一老一小却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好在张傲秋跟元神心意相通,心中念头一起,不一会独叟就带着元神赶了回来。

独叟老远就看见这么一个大坑,望着张傲秋呵呵一笑道:“小子,不错嘛。”

张傲秋闻言,老大一个白眼翻过去,嘴角一撇,哼了一声道:“你就知道幸灾乐祸,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做苦力。”

独叟听了,上前两步道:“小子,你这可是冤枉老子了,这两年老子可没闲着,再说了,老子现在还没到凝虚为实的境界,能出来逛一转就很不错了,想要帮你,那也是有心无力哦。”

说完跟着一屁股坐下,脸色一正道:“老子还没问你了,上次元神出窍,你有什么感觉?”

张傲秋先是腹诽了几句,然后皱眉想了想,半响后道:“感觉好像山河粉碎,大地平沉,仿佛与天地、与万物融为了一体。”

独叟听完点了点头道:“这跟老子初步预想倒是一样,这或者说是发现无有宇宙天地、无有万物与我,也就是人无我,法无我。”

张傲秋对独叟说的这些其实并不怎么敢兴趣,在他看来,他现在拥有的一切,虽然有自己的努力在里面,但其他的多半是机缘巧合,至于为什么会找到他,说句真心话,确实懒得去管,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张傲秋点了点头,顺嘴转移话题问道:“老爷子,我看破碎虚空的人也不少,是不是每个破碎虚空的人,都会拥有元神?”

独叟闻言,一撇嘴道:“切,怎么可能?”

顿了顿接着道:“这么跟你说吧,一个修行之人,只要修为达到境界,而且又能悟通这天地法则,就会进入上一个层次,也就是你说的破碎虚空,但并不是每个进入上一层次的人都拥有元神的。”

张傲秋听完捎了捎头道:“这个……,有区别么?”

独叟闻言哈哈一笑道:“当然有区别了,在上一个层次的天地,拥有元神的人就好比玄境高手,而没有元神的人则就是地境,你想想,能力相隔这么大,谁会活得更滋润了?当然了,老夫这就是这么一比方,至于到底是相差多少,那可要等你破碎虚空后才知道。”

说完对后面站着的元神一招手道:“我们等会一起出去,你负责收起乾坤图。”

元神闻言恭敬地拱手道:“是,师父。”

张傲秋一听,乐得一笑,指着元神对独叟道:“元神拜你为师了?”

独叟听了白眼一翻道:“怎么,有问题么?”

张傲秋闻言,连忙笑着摆手,顺便一记马屁拍过去道:“那哪能了,有你这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文能武,无所不能的高高手做师父,那可是他的福气。”

独叟听完,一缕颚下胡须哈哈一笑道:“这马屁拍得,舒服,哈。”

元神跟张傲秋虽然长相一样,心灵相通,但性格却是完全相反,张傲秋是跳脱不拘小节,而元神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一个少年老成,严谨刻板之人,也不知道这样的性格,跟独叟这样老小子在乾坤图里呆了两百年是怎么过过来的。

不过话说回来,元神要是按时间算,已经是两百岁的人了,张傲秋才二十来岁,老成一些也是正常。

张傲秋在乾坤图里呆了两年,出来时,外面却连一个上午都没过,不过却是一身尘土,灰头灰脸,衣服破烂不堪,连个乞丐都不如了。

回到张家,张傲秋这模样倒是把鲁寒凝吓了一跳,还没开口,张傲秋就一头钻进澡堂子。

这一洗就是两个时辰,积攒两年的尘垢,澡堂的水都换了三遍,才总算是洗干净了。

等张傲秋出来,鲁寒凝等在门外诧异问道:“秋儿,你这是做什么去了?怎么搞得这么脏?”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道:“娘亲,没什么,也就是上山去转了转。”

说完不待鲁寒凝再问,跟着转移话题道:“今天初几了?”

鲁寒凝听了,抬头白了他一眼道:“我看你是前些天喝酒喝糊涂了,今天已经是初六了。”

张傲秋听了一算时间,这还好,时间没用多久,跟着上前一步,拉着鲁寒凝的手道:“娘亲,喝酒这事也是非我所愿啊,啊,对了,这几天有没有什么消息过来。”

鲁寒凝一听,眉头微皱道:“秋儿,武月城传来消息,说是死域人大军已经开始在城外集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消息上说,看死域人动静,这段时间应该没有什么大动。”

张傲秋听完,心头立即涌上一阵焦急,只是又怕鲁寒凝担心,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神色,笑了笑道:“既然没有大动,那时间上就还来得及,只是不知道赤金铠甲现在进度如何?”

鲁寒凝先是认真看了看张傲秋,见他脸色如常,心中稍稍安稳一些,然后回道:“我问过你阿爹,他说最快还要十天。”

张傲秋一听,仰头算了算时间,心中更是焦急,“嗯”了一声道:“娘亲,你先去帮我准备点吃得,我去办点事情就过来。”

告别鲁寒凝,张傲秋立即手书三封加急信件,以最快的速度分别传到临花城、武月城及圣教,要求藏兵谷狼骑军骑士先行一步,到武月城外的落梅镇集结,至于人狼,则由他想办法带过去,其他人不要插手。

而武月城那边,则要求紫陌、铁大可还有独孤丰逸这些狼骑士先期前往落梅镇接应,传给圣教的书信则是要求夜无霜能在老历二十那天赶到落梅镇跟紫陌他们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