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94章 相煎何太急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胡闹!教室里哪有什么洋葱的味道?”语文老师一脸愤怒的表情,她冲冯飞喊道:“你!给我出去,站外面上课。”

“哈哈……”

“郝运来!你笑什么?你也给我出去!”

“我?”郝运来指着自己,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出去!马上!”

看到语文老师发怒了,冯飞和郝运来悻悻地离开了教室。

“好了,我们接着上课……”

武修目送俩人出门,他叹了口气,感慨道:“本自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武修诧异地看了江天一眼,没想到他还知道这句。

江天显然知道武修的想法,他有些不好意思道:“以前看电视时,正好听过”……

教室外,冯飞和郝运来靠墙而立。

冯飞不悦道:“贱人来,你他妈是不是傻?”

“老子还不是想让你一个人出来静静,没想到还被你连累了。”郝运来叹了口气,说道:“大老爷们,有什么事不能过去,还给你弄哭了?”

冯飞愣了下,突然有些感动,不过还是说道:“你不懂!”

“切!我懒得懂。”郝运来没好气道:“只是你本来眼睛就小,我怕万一让泪水粘住它,我还得给你找导盲犬。”

“——”

于是冯飞对郝运来刚建立起的一点好感,消失殆尽。

这时正好一辆给学校送菜的货车路过,冯飞和郝运来相视一笑,因为他们真的闻到了洋葱的味道。

“老师,你闻!洋葱的味道。”

正在上课的语文老师看到突然跑到教室门口的冯飞和郝运来,瞬间脸色变黑,骂道:“滚!”

于是冯飞和郝运来又灰溜溜地站了回去。

两个人除了站了一节语文课,后来还被刑宁宁要求向语文老师道歉,并承诺以后会好好学习语文。

中午放学后,武修他们正准备出去吃饭,这时雒铃走了过来。

冯飞瞬间开心道:“铃铃……”

“江天,你过来一下。”

雒铃没有理会冯飞,只是看着江天,眼里有藏不住的喜悦。

“我?”

江天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眼冯飞,显然很诧异。

“嗯!”雒铃点点头。

江天又看了眼冯飞,似乎在征询冯飞的意见。

冯飞苦笑道:“去吧!”

江天想了想,说道:“那你们先去吃。”

在江天和雒铃离开后,武修看到冯飞的表情有些失落,他关切道:“怎么了飞哥?”

冯飞摇摇头,强颜欢笑道:“没事,去吃饭吧”……

教学楼下,花坛前。

江天看着雒铃,问道:“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雒铃笑道:“我和冯飞分手了。”

“什么?”

看到江天惊讶的表情,雒铃赶紧说道:“你别误会,不是我要分,是灭绝让我们分的。”

“灭绝?”江天疑惑道:“为什么?”

雒铃解释道:“上周砖头去灭绝那里闹了,他将冯飞的言行举止全部告诉给了灭绝。灭绝在调查时,发现我和冯飞在谈恋爱。于是她逼我们分手,否则就叫家长。我们没得选,当着灭绝的面发了毒誓,以后互不来往。”

“那只是个流程,你们出门就可以和好啊?”

“不!我上次就说过,我不想重蹈覆辙。”雒铃看着江天,满脸期望的表情说道:“我们在一起吧?”

江天犹豫了下,拒绝道:“对不起,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这次不是我要跟冯飞分手。”雒铃不解道。

“这跟他没关系。”

“那为什么?”

看到江天不说话,雒铃想了想,问道:“是不是赵茜?”

江天叹了口气,并没有否认。

“你居然对她还有幻想。”雒铃脸色大变,问道:“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

江天无奈地说道:“感情这种事,不能比较。何况飞哥是真的很在乎你,你们复合吧!”

“呵呵!又是冯飞。”

“他是我兄弟。”

雒铃冷笑道:“兄弟?既然如此,那武修是不是你兄弟?”

“修哥?他当然是啊!”

“那他和赵茜两情相悦,你怎么不成全他?”雒铃反问道。

“你别开玩笑了。”江天笑了笑,解释道:“我知道赵茜以前喜欢修哥,但修哥不喜欢她。”

“你确定?”

江天想起之前跟武修的谈话,点了点头,说道:“我确定。”

“呵呵!我算是看明白了,真是什么人找什么人。我没想到,你居然和赵茜一样,自欺欺人。”雒铃看着江天,嘲讽道:“算我雒铃瞎了眼,看错了你江天。”

“雒铃……”

看到雒铃气呼呼地走了,江天本想叫住她解释一下,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路上,江天心乱如麻。他找到武修他们时,他们正在吃饭。

“回来了天哥。”冯飞赶紧上前,关切道:“她对你说什么了?”

江天犹豫了下,选择性说道:“她说了灭绝找你的事。”

“没了?”

没等到江天的下文,冯飞有些疑惑。

江天点点头,说道:“没了。”

“眯眼哥,灭绝到底找你们两口子说什么了?”

冯飞想了想,取出根烟点着。他狠狠地抽了一口,接着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伤感,说道:“我和雒铃分手了。”

“不是吧?”郝运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问道:“为什么?你们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

“都怪那个砖头。”冯飞的表情有些愤怒,说道:“今天早上灭绝把我俩叫到办公室,说砖头告诉她,我和雒铃有不正常关系。我俩上课期间行为举止太过亲密,还顶撞他。还说我思想有问题,我的价值观不好。我的爱情重要理论耽误学习什么的,反正乱七八糟挺多的。”

“那你不同意不就行了?”郝运来说道:“你俩的感情,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可是灭绝对我们说,如果我们要是继续在一起,那她就把我们双方家长找过来。

雒铃说她家人很保守,让她家人知道她早恋,那她就死定了。所以我们被灭绝逼迫,发誓分手,互相不再纠缠。”

武修和郝运来这才明白,冯飞之所以痛哭流涕,原来是为情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