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三十二章 认祖归宗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子恒一听,不由勃然大怒,张傲秋说的这些,却是他的逆鳞,虽然他是做了,但却不准任何人提起,而张皓林身为执法堂堂主,对自己儿子做得这事百般包庇,也是听不得任何人提起。

张皓轩一见,却是呵呵一笑道:“张堂主,秋儿说得不一定就对,但他毕竟年轻不懂事,你可千万不要见怪啊。”

这话刚刚张皓林才说过,现在被张皓轩还了回来,不由鼻子都快气歪,但又不好冲张傲秋发火,不然显得太没有风度,只好重重地“哼”了一声,一双眼睛凶狠地望着张傲秋。

张傲秋看了只当没看见,眼睛一翻,背手望向上方,一副“你能把小爷怎样”的表情,然张皓林见了更是怒火中烧。

而下面张皓轩这边的人看了,却是暗自佩服,这小子一点都不怯场,而且还能怎么吃得亏就怎么还回去,当真是有胆识,只是可惜,这么好的一个苗子,却是一点修为都没有。

张皓林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脸上露出一丝阴笑,然后转头对张皓轩道:“小孩子的事,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就先不管了,只是刚才家主说要拿出确确的证据出来,现在……。”

张皓轩闻言先是满意地看了张傲秋一眼,然后一拍手道:“来人。”

声音刚落,外面大门推开,有两人抬着一张供桌,另一人则捧着一晚清水进来。

张皓轩待供桌在大厅中间放好后,起身朗声道:“若说是证据,又有什么证据比滴血认亲来得确确?”

张皓林见了眼睛不由一眯,张皓轩摆出这个阵仗,显然是不怕检验,看来这小子十有八九就是他儿子了。

不过心中犹自带着侥幸,闻言同时站起身来,大喝一声:“慢。”

说完转头看着张皓轩道:“家主,为了以示公正,可否让我先检查检查?”

清水中加入盐或是白矾,就算是两个不相干的人,都能做到让沉入水底的两滴血相融,张皓林怕张皓轩在水中做手脚,所以才有这么一说。

张皓轩听了冷笑一声,右手一伸道:“请便。”

张皓林见了也不客气,大步走到供桌前,端起桌上的碗舔了一口。

入口没有任何味道,完全就是清水,张皓林刚放下水碗,就听见台上传来一声奚笑声。

张皓林闻声转头看过去,却见张傲秋正一脸不屑望着自己,只是嘴上还犹自带着笑。

心中不由怒火腾得一冒,寒声道:“小子,你笑什么?”

张傲秋撇了撇嘴道:“没什么,只是你刚才那动作,不由让我想起了我家的阿黄。”

“阿黄?”

张皓林听了不由愣了一下,跟着明白过来,指着张傲秋怒声道:“你骂我是狗?”

张傲秋一听,摇了摇头道:“这可是你说的,我什么都没说。”

张皓林一见张傲秋那副无赖像,心中更怒,张嘴刚要怒骂,张皓轩却是笑着道:“张堂主,你刚才也说了,小孩子的事,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先别管,秋儿不懂事,你也就别见怪了。”

说完不待张皓林说话跟着道:“你刚才检查这碗水,可有什么问题?”

张皓林闻言闷哼一声,张皓轩这是拿他的话打他的脸,实在无从说话,在旁边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张皓轩见了也不理他,环顾场内其他人一眼道:“还有谁有怀疑的,都可以上来检查检查,只是你们检查的时候,都少舔一口,不然这碗水就不够了。”

张皓轩在说“添”字的时候,暗自加重了语气,显然潜台词是在骂张皓林像条狗。

张皓林又如何听不出来,闻言眼神凶狠地看了张傲秋一眼,又没有人说他像狗,为了一个加重的语音来闹,那岂不是自己变形地承认了?

张皓轩冷眼看着张皓林憋得通红的脸,心中一阵舒爽,多少年都没有这么痛快过了,真是爽啊。

等了一会,张皓轩见没人上来,当即一拉张傲秋道:“既然大家都认为这水没有问题,那我们就直接开始。”

说完领先走到供桌一边,而张傲秋紧跟其后,站在了另一边。

张皓轩跟张傲秋刚站定,供桌周边立即涌满了人,有些跑得慢的,干脆站在椅背上往下望。

张皓轩见人都过来了,这才拾起桌上的银针,掏出怀里的丝巾仔细擦拭了几遍,然后刺破自己左手中指指尖,挤出一滴精血滴到碗里。

张傲秋接过银针,心里暗骂道:他妈的,又来一次,但骂归骂,做还是要做的,一咧嘴,刺破手指,同样滴了一滴精血到碗里。

两滴血一进入清水中,周围的人立即屏住呼吸,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碗底的两滴血。

片刻后两滴血相互接触,跟着接触面越来越大,接着慢慢相互接纳,最后融为一团。

张皓轩虽然知道这两滴血最后一定会融在一起,但心中还是不自主地担心,直到最后眼见着融为一团,嘴里才大出一口气。

周围人见了,立即传来一阵阵惊呼声“融了,融了。”

张皓轩看着周围众人惊讶的表情,扬天哈哈一笑,笑声爽朗,透露出浓浓的喜悦之情。

而张皓林则跟张皓信两人脸色变得阴晴不定,对望一眼后,率先挤出了人群。

张皓轩斜眼看着这两人离开,嘴里轻哼一声,眼神中带着极度的蔑视。

等周边人群安静下来,张皓轩道:“秋儿是我张皓轩的儿子,这事在族会上当着众人的面已经证实,现在大家看也看了,就先请落座。”

说完带着张傲秋返回台上坐下,待下面人坐下后,张皓轩道:“既然秋儿是我张家子弟,流落外面这么多年,今日会后,就立即安排认祖归宗仪式。”

张皓轩话音刚落,左排一人站起身来,拱手笑道:“大哥,三弟恭贺大哥找到侄儿。”

后面一众人见状纷纷起身祝贺,张皓轩含笑一一点头算是回礼,但同样的,另一边则安坐不动,无动于衷,看来张家内斗已经是摆到了台面上了。

张皓轩跟张皓林斗了这么多年,这场景早已习惯,也不以为意,等下面一通闹完,张皓轩道:“今日除了秋儿认祖归宗这事以外,还有另外一件事,本座在这里一并宣布了。”

说完眼神别样地瞟了下面张皓林跟张皓信一眼,跟着道:“本座现在马上就要年满四十五岁了,按张家祖规,上任家主满四十五岁,就要开始选拔下任家主,掌管少主之位,这件事执法堂堂主跟大长老可是说了很多次了,既然这样,那本座就在这里宣布,在秋儿认祖归宗后三日,定为下任少主擂台战日期,张家所有年满十八岁的才俊都可报名参加,本座这样安排,各位有何意见?”

下面张皓轩这边人听了不由面面相觑,就算是张傲秋认祖归宗了,他也是一个没有修为的人,现在宣布少主擂台战,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而另外一边人听了,先是一愣,跟着却是个个露出一丝喜色,张傲秋没有修为,他们同样也看到了,现在在这里输了一局,很快就会在擂台战上全部赢回来,那时候张子恒做了少主,就是让张傲秋认祖归宗了又怎样?

想到这里,这些人不由纷纷望向张子恒,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火热。

张子恒明显感受到了自己这边人望向他的眼神,脸上不由露出了洋洋自得的表情,咳嗽一声道:“不知道这位新加入的公子会不会参加擂台战了?”

张傲秋闻言一笑,这小子也太配合了,自己都不用使什么招,他就往这路上自己撞过来,当即应道:“你参加,我就参加。”

张子恒听了,不由哈哈一笑,一边笑着左顾右盼一边用右手点着张傲秋,仿佛是在告诉所有人,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本公子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皓林在旁跟着阴**:“擂台战即为生死战,你既然答应了,到时候可不要做缩头乌龟哦。”

张傲秋闻言装着愕然道:“是分生死,不是分胜负的?”

张皓信听了,眼神带着轻蔑地看着张傲秋,冷声道:“张家不要战败的窝囊废。”

张傲秋一听,脸上露出一丝害怕的神情,身子不由后退一步,嘴角张了张,半响后才道:“怕什么,大不了一死。”

张傲秋这话虽然说得是硬话,但下面众人都听得出,这是张傲秋害怕了。

张皓轩跟张皓林见了,眼中均是闪过一丝阴狠的笑意。

而张皓轩这边的人则是神色一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皓轩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心中暗自好笑,脸上却是装着露出一丝忧虑表情,抬眼担忧地看了张傲秋一眼才道:“既然大家都不反对,那就这样定下来,现在散会,下午举行秋儿认祖归宗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