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四十一章 道韵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张皓轩想交代的就是他那批赤金铠甲,既然他现在已经是少主了,而且张皓林跟张皓信也已经伏诛,那赤金铠甲的事应该也就水到渠成了。

至于那批异己,倒是让张傲秋想起了杨月华,雪心玄当年恩威并施,反使得杨月华死心塌地,现在张皓轩也未尝不能这样,毕竟这些人当中还有很多灵境修为的好手,要是就这么杀了,实在是太浪费了。

若是能将这些人收服,让其加入狼骑军上阵杀敌,将功补过,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张道心带着张傲秋离开,当初慕容轻狂进入化境后,曾在张傲秋几个面前表演了一把临空飞渡,现在张傲秋算是亲身体验到了,完全就像腾云驾雾一般,真的犹如神仙中人。

不到半盏茶功夫,张道心就带着张傲秋到了地头,身子一顿,虚停在半空中,然后像走楼梯一样,一步一步下来落在实地上。

张傲秋在半空中就将周围环境打量清楚了,这地方好是好,但跟他在藏兵谷还有武月城外紫竹轩差不多,有山有水有树林,同样四周清净。

张傲秋一落地,转头对张道心问道:“老爷子,你的修为到化境什么阶段了?”

张道心闻言一愣,跟着哑然一笑道:“你这问题,老夫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老夫现在也不知道。”

张傲秋一听愕然道:“不知道?”

张道心点了点头,边走边道:“进入化境后,更重要的是悟通天地法则,而不是功法修为,功夫修为虽然艰难,但就犹如这上山的山路,起码还有路可走,但真正上了山顶,再没有路了,那就全靠自己,所以说老夫也不知道。”

张傲秋听张道心这么说,立即想起了上次慕容轻狂在武月城海边跟他说的话:我们已知的只是面前这片沙滩,更多的则是前面无尽的黑暗。

当即感叹一句道:“也对,那么多得证大道,破碎虚空的前辈,都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看来都是自己摸索,只是在某一瞬间悟通大道。”

张道心闻言,略带惊异的眼神看了张傲秋一眼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居然有这样的觉悟,怪不得你的修为能如此快突破。”

张傲秋一听,不由尴尬地捎了捎后脑勺道:“我那些都是运气,跟老爷子那是不能比的。”

说完不待张道心回话,连忙转移话题跟着道:“老爷子,我们这是去哪?”

张道心却是略带深意地看了张傲秋一眼,微微一摇头笑道:“小子,你是怕老夫问你的底么?”

跟着又哈哈一笑,顺嘴答道:“当然是回家了,还能去哪?”

张傲秋见张道心揭穿他心底的想法,嘿嘿一笑,也不答话,心里暗道:进入化境的都是人精了,要是再被你问几句,只怕连独叟这个最大的秘密都要露出来,独叟可是已经破碎虚空的主,要是让你知道了,那我还走得了么?

两人一路沉默,低头赶路,不到片刻,前面就出现一间茅庐,张傲秋跟着进去一看,这间茅庐还是真是简陋,里面一张木方桌,桌上一盏油灯,连个睡觉的床铺都没有,剩下的就是堆在门前的几根青竹,然后还有一个没有编织好的竹篓。

这时天色已晚,张傲秋今日力斗两个玄境高手,虽然他丹田真气雄厚,但也感觉有点累了,此时更是饿得前胸贴后背。

张傲秋环顾了一圈,然后道:“老爷子,今晚吃什么?”

张道心闻言却是一笑,看了看张傲秋不说话。

张傲秋见了,立即明白过来,一拍额头道:“也对,化境高手,吸取日月之精华,倒是不用吃饭的。”

说完自顾自走到茅庐内,这茅庐分里外两间,不过里外都是空空荡荡,只是在里间却让张傲秋找到一些盐巴。

张傲秋一见盐巴,当即欢呼一声,二话不说,出门就去抓野味去了。

张道心看了也不多问,他带张傲秋到这里来,也没想着要教给他什么,只是心中有一丝疑问想问问,不过这还有三天的时间,也不急于一时。

因为到张傲秋这个修为阶段,要想更进一步,更重要的就是悟,确实也没什么好教的了。

一顿饭功夫后,张傲秋就带着两只洗剥好的野鸡,还有一只野兔回来。

然后在茅庐前架起一个简易的架子,随便收了些柴火,就着里间的盐巴开始烤肉。

一会功夫后,就传来一阵肉香,张道心鼻子嗅了嗅道:“还真他妈香啊。”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头也不回道:“老爷子,要是等会你吃上两口,就知道更香了。”

张道心一听,一下被勾起了兴趣,本来到他这个境界,已经不需要再吃东西了,就算是要吃,也就是偶尔吃点野果什么的。

再过一会,张傲秋将柴火稍稍盖上一些,转头招呼道:“烤肉好了,老爷子要不要尝尝?”

张道心也不客气,起身走过来,撕下一条鸡腿,咬上一口,“嗯”了一声夸道:“小子,确实不错,你这烤肉外焦内嫩,虽然只有盐巴做调料,但却是油而不腻,入口香滑,你不去做厨子还真是浪费了。”

说完指了指茅庐后面道:“在屋后老夫埋了两坛酒,你去取一坛来。”

张傲秋一听,更是欢呼一声,兴匆匆前去,片刻后就抱来一坛酒。

开始张傲秋还以为张道心说的一坛酒只是小坛酒,没想到却是老大一坛,一拍泥封,顿时一股酒香扑鼻而来。

张傲秋深吸一口,由衷赞道:“好酒。”

跟着就用那屋门口的青竹做了两个酒杯,从酒坛里舀出一杯酒,借着篝火一看,这还那是酒,都已经变成了酒浆了,可见这坛酒不知道是埋了多少年了。

张傲秋的烤肉虽然好吃,但张道心也就是浅尝一点,喝了一杯酒就不再动了,张傲秋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呼呼地将剩下的全部吃下肚,一连喝了十杯酒,当真是怎么一个“爽”字了得。

张傲秋扔掉最后一根鸡骨头,满足地打了饱嗝,拍了拍肚皮问道:“老爷子带我到这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张道心“嗯”了一声道:“你身上那股仿佛亘古沧桑气息是怎么回事?”

张傲秋“哦”了一声道:“老爷子说的是这个啊,说句实在话,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有次入定以后,突然进入一个古战场……。”

接着将上次金甲入侵的情景描述了一遍。

张道心听完,不由瞠目结舌道:“还有这事?”

其实张傲秋后来得到乾坤图的时候,那台座上清楚写着“金甲入侵”四个字,这事多半是真的,只是为什么张傲秋能在入定的时候跨越时空进入那个古战场,那就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不过乾坤图毕竟是稀世珍宝,甚至可以说是亘古以来的珍宝,这样的秘密,张傲秋自然不会说,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张傲秋见张道心陷入沉思,也就不再打搅,在茅庐内随便找了个地方,躺下来呼呼大睡了。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刚刚睡醒出门,老远就看见张道心扛着几根青竹回来,等走到近了,张傲秋好奇地问道:“老爷子,你编织这竹篓做什么?”

张道心闻言哈得一声答道:“山中岁月枯燥,总得找点事做不是?”

张道心这样的回答,倒是让张傲秋为之一愣,在他想象中,进入化境的高手,应该是坐着打坐,一动不动才对,怎么还会……。

张道心见张傲秋一脸惊异,笑了笑道:“得证大道的方式很多,但必须按自己的心性而来,修行越到后面越讲究自然之道,切不可强求。”

说完自顾自地席地坐下,右手一招,凭空多出一把小刀,然后开始用刀剔除竹枝,跟着将青竹逢中一剖两半,再一一划成竹片。

张道心手中小刀上下翻飞,极为娴熟,显然是长期做竹活的,很快就剖出一条条竹片。

跟着取过身旁那个没有编织完的竹篓,就着剖好的竹片开始编织起来。

张傲秋开始还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心里还想着早餐该吃什么,但后来越看越有味,双手十指不由跟着微动,渐渐竟然沉入其中。

张道心现在是化境高手,做任何事情,里面都隐隐带着道韵,手艺娴熟只是基础,里面的韵味才是核心。

张道心瞟了一眼旁边神情专注的张傲秋,见他十指跟着自己编织竹篓速度一起韵动,暗自一点头,也不打搅,自顾自用心编织。

于是这屋前的一老一少,一个坐一个站,一个编一个看,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天地里,相互联系又互不干扰。

片刻后,张道心手中竹篓编织完成,随手将竹篓一抛道:“小子,你跟老夫有这机缘,这竹篓就送给你了。”

张傲秋却没有答话,跟着蹲下身子,细细地看着落在地上的竹篓,地面并不是一平如展,而是些微高低不平,但竹篓落在地上却是四平八稳,没有一丝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