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三十一章 口舌相争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见了直言道:“我想要张家战船,不过你放心,我不需要这批战船打仗,就算是打仗,也只是海上小规模战斗,以张家海上实力,这个应该不算什么。”

张皓轩这下真是被说糊涂了,闻言皱眉道:“你要海船又不打仗,这是做什么?”

张傲秋道:“死域人的老巢,在离武月城外的一个海岛上,只是在什么地方现在还不清楚,等时机成熟,我想用这些海船给这些死域人一个烟火大礼,只是这时机却要在死域人没有大部队进攻武月城才行。”

张皓轩闻言想了想道:“若是这样倒是可以分两头行事。”

张傲秋一听就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我倒是想啊,只是现在手头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人手,而且后方三十四城的兵力调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若是只靠武月城的人手,以一城对一国,唉,还确实是难。”

张皓轩听了却是安慰道:“等这里事了,我安排几条海船过去,先将死域人的老巢找到再说。”

死域人的老巢,张傲秋也想找到,但却不想用这个笨法子,而是等下次死域人进攻的时候,俘虏一批死域人,然后用刑将这些人的嘴撬开,然后再让这些人带着去找,这样即快又安稳。

不过张傲秋没有想到的是,后来俘虏的死域人,虽然嘴上答应带路,但却是往死路上带,幸好张皓轩先派船去探路,才避免了大规模伤亡,因为大海毕竟不同陆地,好多的风暴区完全不是人力能够抗衡的。

张傲秋想了想,张皓轩提出的不错,先探探路总规不错,当即点了点头道:“嗯,不过这一切还是等少主之位到手再说。”

第二日张傲秋却没有让鲁寒凝作陪,而是叫上了张子南,让他带自己将岭南名胜古迹一一游览个遍,各种特色小吃一路不停嘴,大饱眼福,大过嘴瘾。

而第三日一早,张傲秋换了身新衣,在张皓轩的带领下,前往张家祠堂。

张家祠堂位于岭南清风山半腰,是一座依山而建的百年老建筑,在历代家主不断翻新扩建下,这间祠堂显得即威严又带着浓浓的岭南园林气息。

走到祠堂内,张傲秋立即被其牢牢吸引住,祠堂规模宏大,装饰华丽,主体建筑为五座三进、九堂六院,建筑面积达到了五亩以上。

祠堂以大门、聚贤堂和后座为中轴线,通过青云巷、廊、庑、庭院,由大小十九座建筑组成建筑群体,各个单体建筑之间既独立又互相联系。

聚贤堂位于书院主体建筑的中心,堂宇轩昂,庭院宽敞,梁架雕镂精细,堂中横列的巨大屏风,玲珑剔透,为木刻精品。

中进聚贤堂屋顶上的陶塑瓦脊长九丈,全高约一丈三,是张家第三代家主的作品,堂前有白石露台,石雕栏杆嵌以铁铸的花卉等图幅。

在张家祠各厅堂、廊、院、门、窗、栏杆、屋脊、砖墙、梁架、神龛等处,随处可见木雕、石雕、砖雕、陶塑、灰塑等传统建筑装饰以及铁铸工艺,琳琅满目。

陶塑工艺集中在十九座厅堂屋顶上的瓦脊,砖雕以东、西倒座外墙的最具规模,灰塑集中在瓦脊及院廊上,木雕除梁架与大门及聚贤堂的屏风外,后座的十一座双层透雕神龛,体型高大,祠堂中的各种装饰,丰富多彩,题材广泛。

张家族会均是在聚贤堂召开,等张皓轩跟张傲秋进入聚贤堂的时候,里面已经坐得满满当当。

张傲秋跟在张皓轩后面,走上正中一座宽大的主桌旁,张皓轩一撩衣摆,大刀金马地坐了下来,而张傲秋则站在张皓轩左后方。

张傲秋环目一扫,下面座椅分出两列,每列有五排,初步估计这里面大概有一百多人,而这些人还只是张家握有实权的人物,由此可见张家之庞大。

下面的人一见张傲秋这个陌生人进入祠堂,跟着还站在家主身后,顿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一时整个聚贤堂犹如无数只蜜蜂飞进来一样,嗡嗡作响。

张皓轩也不说话,任由下面的人自行议论,而张傲秋则是一脸轻松,饶有兴致地看着下面的众人,最后将注意力放在下面两列前排几人上,这些人中,应该有一人就是张皓林了。

半响后,下面的议论声减弱,张皓轩轻轻咳嗽一声,见下面人目光都转到他身上,方才开口道:“今日本座召集各位召开这次族会,是有一件重大的事情要告诉大家。”

说完有意顿了顿,果不其然,下面右列第一排第一人闻言冷声接道:“家主,你这样做不合规矩吧?张家家规向来都是有事先通过长老会,长老会不能决定的才召开族会,你现在直接越过长老会,只怕……。”

张皓轩却是不急,幽幽道:“张皓林,身为执法堂堂主,你对家规了解得还是很透彻。”

说完又是一顿,张傲秋在后面听了,知道这是张皓轩变相告诉他正主是谁,闻言目光不由漫不经心地往刚才说话那人看去。

张皓林跟张皓轩不亏是兄弟,长相有五分相像,只是此人上额宽,下颚窄,整个脸型看上去就像一个倒三角,眼睛细长,鼻梁高挺,一看就让人感觉此人城府极深,有种阴沉沉的感觉。

张皓轩停顿一会后跟着道:“不过这次召开族会,却不是因为张家内部事情,而是本座自己的一件大喜事,但是又跟家族有关,所以就没有必要通过长老会。”

说完眼神冷冽地瞟了张皓林一眼,然后道:“二十年前,本座刚接任少主之位,但也是那一年,本座痛失了自己的爱儿,这件事整个张家都知晓,不过本座现在很高兴地告诉大家,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寻找,本座现在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儿子。”

下面一众人一听立即传来一片哗然之声,而张皓林则是迅速跟坐在对面的张皓信对了一眼,双方均看出对方眼中的震撼跟不相信。

而这一切,都尽收张傲秋眼底,此刻他已确定,二十年前那件悬案,这两人绝对逃脱不了干系。

张皓轩见了,缓缓站起身来,转身一拉站在身后的张傲秋,张傲秋跟着上前两步与张皓轩并肩站立,张皓轩看了旁边的张傲秋一眼,右手一引道:“这就是本座的儿子,张傲秋。”

下面众人早就猜到张皓轩说的应该就是站着其身后的那个陌生年轻人,但现在听张皓轩自己亲口说出,下面还是又传来一阵议论声。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这么多年众人早就习惯了张皓轩没有后代这个事实,现在突然出现这么大一个儿子,就连张皓轩打过招呼的自己人也是一阵哑然,纷纷拿眼细细打量着张傲秋。

等这阵议论声小下来,张皓信不急不忙地说道:“家主能够找到公子,我们本不该怀疑,但若是就这样认了他,那就要让其认祖归宗,只是张家家规家主也是知道的,若是家主拿不出确确的证据证明他就是公子,那……。”

张皓轩闻言洒然一笑道:“不错,大长老说的不错,今日本座召集大家过来,就是要拿出确确的证据,好让秋儿能够认祖归宗。”

张皓信一看张皓轩自信满满,不由心头一懔,暗自给张皓林打了个眼色。

张皓林见了,却是扭头看了坐在其后排一副公子哥模样的年轻人一眼。

那公子哥见了,微一点头,抬眼看着张傲秋阴声道:“这位不是前日到岭南时周边有海鱼相伴的人么?”

张傲秋在上面将这三人的动作看得清楚,心头暗自好笑,年纪大的不好说,就由年纪小的来插诨打科,极尽奚落,就算自己真是家主的儿子,不能阻止认祖归宗这事,但至少也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剥了张皓轩跟张傲秋的脸面,让对方在心里落下阴影,若是那样,就算张家认了自己,那以后自己看到他们自然而然就会觉得低了一头。

不过心头却是一喜,老子正想怎么才能撩上你,现在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当即一笑道:“不错,就是我。”

那公子哥闻言,却是故意拖长声音“哦”了一声道:“我就知道是你,我用鼻子就能闻得出来,因为你身上有股鱼屎味,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海鱼跟着你了?”

下面的人听了,一部分人立即轰然一笑,而另一部分人则是怒目相向。

张皓林在旁冷眼看着张皓轩,见后者脸色变得阴沉,这才懒洋洋地开口道:“家主,恒儿年轻不懂事,你可千万不要见怪啊。”

张傲秋见了,先是转头带着同情的眼神看了张皓轩一眼,一个家主当成这样,还真不如不当的好。

跟着转头看了那公子哥一眼道:“这位就是张子恒吧?”

张子恒听了,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道:“不错,你居然还知道本公子的大名。”

张傲秋闻言却是摇了摇头,笑吟吟地说道:“本公子?哈,我到岭南三日,就已听闻你的大名了,不过听说你身上自带一股骚味,就像一头发情的公狗,不仅喜欢祸害别人姑娘,就连看见路上走得母狗都会两眼放光,啧啧,我这一声鱼屎味只是臭自己,而你这身骚味却不仅臭自己,还能害别人,两相比起来,可真是万万不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