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二十二章 少主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完明白过来,微微一笑道:“如若我不是你们的亲身孩儿,那我自然没有资格去争夺下任家主之位,但现在不同了,所以若我的修为不够,那就有可能在夺位时受伤。”

张皓轩闻言点了点头道:“你娘亲正是这个担心,所以……。”

顿了顿跟着脸露奇色道:“我看你现在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根据一直以来收集的情报来看,又不是这样,你能跟我说说,你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

张傲秋还没有回答,旁边的风铃大师却突然问道:“炼神术已到几层?”

张傲秋想了想,炼神术自己半点不会,不过自己不会,识海里的独叟却是会,当即也不隐瞒道:“已经悟通第二层。”

风铃大师一听,眼睛顿时一亮,脸上却是露出怀疑的神色道:“那太极圆环……?”

张傲秋道:“已经完整了。”

风铃大师听完,不由惊讶地张大了嘴,脸上一脸的惊容地望着张傲秋。

张皓轩等人在旁却是听得一头雾水,炼神术是佛教密宗秘术,当初张皓轩只是请风铃大师暗中保护张傲秋,但却不知道风铃大师生起爱才之心,私下将两门秘术传于他。

而且炼神术本就涉及到精神力的修炼,张皓轩虽贵为张家家主,但对这方面却是一无所知,所以听风铃大师跟张傲秋的对话,确实是不知所云。

张皓轩见风铃大师一脸惊容,这表情他还是第一次在其脸上见到,知道有自己不明白的事情发生,当即问道:“你们两个在说什么?什么炼神术?什么太极圆环?”

风铃大师闻言半响不语,好一会后才平息下来,太极圆环他是知道的,但一直修炼精神力到现在,连个影都没有,在他心里甚至都开始怀疑这个是不是真的。

但现在听张傲秋所说,那么在张傲秋识海里就不仅是生成了太极圆环,而且还已经完整了,这已经具备了生成元神的基础,只是二十岁年纪就即将拥有元神,这确实让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风铃大师神色复杂地看了张傲秋一眼,合什念了声佛号,然后对张皓轩正色道:“若你与他生死相搏,不出一百招,你必死无疑。”

张皓轩一听,失声道:“什么?”

要知道张皓轩现在可是岭南第一高手,修为已经达到玄境高阶初级阶段,这样的修为竟然在张傲秋手上撑不到一百招,这话要是其他人来说,张皓轩真要认为他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风铃大师见张皓轩一脸骇然的样子,苦笑一声道:“令郎的天赋,老和尚是不及其万一,恐怕百年前的历天涯跟他相比,也不过如此,才二十岁啊,这真是不敢想象。”

鲁寒凝在旁听了,同样是一脸不相信,她自己丈夫的修为,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且风铃大师身为佛教密宗高僧,其修为跟本事,已经是她仰望般的存在,现在风铃大师如此说,让她一时转不过弯来。

风铃大师见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惊骇,摇了摇头道:“这个还是让小友自己来说吧。”

张傲秋听了却是不答,转移话题问道:“若我争夺下任家主之位,其竞争对手是谁?”

张子南在旁答道:“是二爷公子,名叫张子恒,其修为现在已经被催到了灵境中期,是我们这一辈中的第一高手。”

张傲秋闻言一笑道:“第一高手?哈,不过这个‘催’字倒是用的好。”

然后转头对张皓轩问道:“这么多年了,可曾查出当年那些人的底?”

张皓轩听张傲秋如此问,脸上露出悲愤之色,沉吟片刻后道:“已经查到了。”

张傲秋见张皓轩脸上神色,知道这其中另有隐情,“哦”了一声后却不接话。

张皓轩看了苦笑一声道:“当年我刚刚得到少主之位,做为下任家主,其行踪是绝对保密,那次知道我跟你娘亲路线的只有两人,一个是上任家主,一个就是你二叔。”

张傲秋闻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问道:“二叔?那他……。”

张皓轩知道张傲秋所问的意思,接口道:“是我堂弟。”

张子南在旁解释道:“当年二爷跟家主争夺少主之位,败在家主手上。”

张傲秋“哦”了一声点了点头:“当年若是我们一家三口被灭口,那么他就是下任家主,这个方法倒是不错。”

顿了顿跟着问道:“那么上任家主……?”

张皓轩听了断然摇了摇头道:“上任家主是我们五叔,他绝不会做这事。”

张傲秋听了,缓缓起身道:“那既然这样,这个二叔就是凶手,这么多年,他可还健在?”

张皓轩听了,跟鲁寒凝对望一眼,两人均听出了张傲秋话语中的杀意,心头一震,跟着又叹了口气道:“当年那些凶手都是些生面孔,你二叔虽然有最大的嫌疑,但我却苦于没有证据。”

张傲秋闻言嘿嘿一笑道:“原来是这样,不过若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个二叔现在张家地位应该还不低,只怕有很多地方,做为家主还会处处受到制衡吧?”

鲁寒凝听了在旁道:“不错,事实确是如此,你二叔跟长老会大长老走得很近,通过长老会,在张家处处安插人手,现在你爹的命令,很多都被你二叔通过长老会压住,能拖就拖。”

张傲秋听了,转头看了张皓轩一眼,心中也是暗生怜惜,明明仇人就在面前却不能报仇,而且还每日与之虚与委蛇,这么多年,也真是委屈他了。

张皓轩见张傲秋看向他,神色也是一黯,不过跟着又是满面笑容,现在儿子找到了,而且比老子还厉害,那以前受的委屈,这次要千百倍地收回来了。

张傲秋看了微一点头,柔声问道:“若是我参与争夺少主之位,你们想怎么做?”

张皓轩听了一愣,张傲秋问得这个,他到还真没有认真想过,以前是没有这个机会想,现在是没空去想,不由反问道:“如若是你,你会怎么做?”

张傲秋闻言道:“二叔他为人如何?家人又如何?”

张子南听了,知道张傲秋这么问是想定杀还是不杀,心中对张傲秋不由心生好意,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但不滥杀妄杀,当即道:“二爷为人我这做晚辈的不好说,但是二爷对主母甚是不敬,这个张家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而且他们家人,仗着二爷权势,更是嚣张跋扈,特别是张子恒,害了别人不少姑娘。”

张傲秋听了,双眼射出深冷的杀机,嘿嘿一笑道:“对主母甚是不敬?就这一条,已经是留他不得,至于他儿子,嘿,那就让他也尝尝丧子之痛。”

张傲秋语气平静无波,但听在张子南耳里,心里却没来由打了个寒战,张傲秋这话已经透露出要赶尽杀绝的意思。

鲁寒凝这些年,确实是倍受委屈,因为是到娘家省亲丢失了儿子,而且这些年,鲁寒凝为了丢失的孩子,心生内疚,一直拒绝再生。

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张家对鲁寒凝甚有微词,特别是那二叔,更是变本加厉,每次家族聚会,都对鲁寒凝恶言相向,借机打压张皓轩。

但张皓轩却一直默默支持鲁寒凝,甚至为了她拒绝纳妾,所以他虽然是个完美好夫君,但做为家主,也确实是当得糟心。

鲁寒凝听张傲秋所说,虽然知道儿子是要替自己出气,但还是担忧道:“你二叔现在权势根深蒂固,你要杀他,只怕会……。”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道:“即便我现在是家主儿子,但毕竟不曾在张家生活一天,跟张家所有人都没有感情,若我鲁莽杀他,只会引起众怒,我还没有那么傻。”

说完转头对张皓轩道:“争夺少主之位可有什么规矩?”

张皓轩心中跟鲁寒凝有同样的担忧,闻言先是看了张傲秋一眼,然后才道:“擂台战,最后赢的那个就是少主,没有任何规矩。”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道:“没有任何规矩?那就好办了,不过那天一切却要由我做主,你们任何人都不要插手,你们放心,我要杀他,不会给任何人留下口舌。”

张皓轩见张傲秋自信满满,而且也有风铃大师做担保,也就放下心来,跟着道:“好,既然这样,那就按秋儿的意思办,我这边也开始准备,三日后就召开家族大会,正式让秋儿认祖归宗。”

说完顿了顿,脸上略带歉意地看了看张傲秋道:“只是那天有人会说些很难听的话,希望你不要介意。”

张傲秋闻言哈哈一笑道:“成大事者,首先第一条就是要学会忍,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他们不对我恶语相向,我也会让他们这么做的。

既然有三天的时间差,那我正好也了解了解岭南风俗跟人文,这个到真是重要,免得因不懂规矩而无意中得罪了其他人,那就冤枉了。”

风铃大师见事情谈完,合什对张傲秋道:“既然这里事了,老和尚也就先行告退,也好让你们一家人好好叙话,只是小友这段时间若是有空,请陪老和尚坐坐,老和尚还有很多问题想向小友请教。”

风铃大师曾救过张傲秋的命,而且无私传授两门秘术,对张傲秋来说,相当于是恩人加不记名恩师,所以张傲秋对风铃大师是发自内心的尊重,闻言当即行礼恭声道:“大师于晚辈有再造之恩,晚辈当不起大师请教二字,只要晚辈知道的,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风铃大师听了拍了拍张傲秋肩膀道:“佛说要广结善缘,看来真是不错。”

说完哈哈一笑,带着张子南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