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三十章 大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房五妹这个承诺,虽然只是代表她个人,但以她在瑶族的威信,这个承诺也就变相地将瑶族跟张家绑在一起,随着时间推移,双方彼此之间诚意相待,汉瑶一家的盛况也将指日可待。

不过房五妹虽然在瑶族地位尊崇,但她内心却是向往清净,从她住的位置来看,周边没有一家邻居,以至她娘病重,身边却连一个帮忙的人都没有。

鲁寒凝没想到这次到瑶族住上一晚,居然能有这么大的收获,心中也是高兴,听房五妹如此说,却没有接话,转移话题道:“你娘病重,你一个人应付得过来么?”

房五妹闻言一笑道:“家主母放心,五妹一人照顾我娘已经习惯了。”

说完转身对张傲秋郑重行礼,诚恳道:“公子医术精深,五妹不及万一,若是公子他日有空,五妹想向公子请教一些医术,还望公子不吝赐教。”

张傲秋听了还真是一愣,他没想到房五妹会突然跟他说这个,不由转头看了鲁寒凝一眼,却见后者脸上含笑地微一点头。

张傲秋见了连忙回礼道:“房姑娘客气,我早就听说瑶家医术与中原不同,另辟蹊径,却是博大精深,如若他日有空,我一定登门请教。”

鲁寒凝见了在旁道:“好了,你们两个都别谦虚了。”

说完转头对张傲秋道:“这次我们到房姑娘这里叨扰一晚,下次你可要记得将房姑娘及唐族长请到我们家做客啊。”

张傲秋一听就明,跟着笑道:“那是当然,就不知房姑娘跟唐族长会不会赏脸了。”

房五妹虽然现在还不是族长,但却是瑶族掌权者之一,知道若是能跟张家打好关系,以后瑶族的发展将不可限量,至少不用再担心张家会对瑶族动兵了。

当即心头一喜,跟着道:“家主母跟公子才是真客气,能得到家主母跟公子邀请,是五妹跟瑶族的福气。”

鲁寒凝见房五妹如此知书达理,心中暗自喜欢,不由转头幽幽看了张傲秋一眼,跟着心中又是暗叹口气。

张傲秋却是被鲁寒凝看得心头一愣,正在想那幽幽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就听鲁寒凝道:“五妹你还要照顾你娘,我们也就不打搅了。”

房五妹一听,连忙道:“家主母,你身上衣服已经弄脏了,如若不嫌弃,就先换上五妹的衣服如何?”

鲁寒凝闻言低头在自己身上一看,这时污血已经凝固,外面衣服上到处都是,当即也不客气,含笑跟着房五妹入了里屋。

等两人回到家,张皓轩已经等候多时,虽然现在张家跟瑶族和平相处,但毕竟以前是干过架的,自己老婆跟儿子孤身前往瑶族,身边连个随从都没有,要说不担心也是不可能的。

正当他等得心乱的时候,却见张傲秋扶着一声瑶族服装的鲁寒凝从外面有说有笑地走过来,当即迎上前奇怪问道:“夫人,你怎么换了身瑶族衣服回来了?”

张傲秋到岭南的事,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跟张家家主的关系在目前来说却是绝密,所以张皓轩这几天特意将丫鬟、家丁安排到其他地方,也是不想人多眼杂。

不过这种做法,也只是求个自身心理安稳,若是有心人想查,这里面的道道早就让人心生怀疑了。

鲁寒凝闻言却是不答,笑着道:“你问你儿子好了。”

张皓轩不由转头望向张傲秋,张傲秋见状笑着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张皓轩听完,脸上表情惊疑不定,半响后却是一脸喜色道:“张家少主擂台战那天,按规矩会邀请岭南各族族长前来观礼,这样做,一来是让其他各族看看我张家实力,也是起到震慑的意思,二来也是让其他各族都知道我张家下任家主是谁,以便后面权力交涉。

现在秋儿在瑶族露了这么一大手,而且还救了房五妹的娘亲,那么若是秋儿能成为少主,就可以得到瑶族毫不保留的支持,若是这样,剔除张家异己的把握就更大了。”

鲁寒凝看着一脸兴奋的张皓轩,忍不住白了一眼道:“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张皓轩闻言道:“夫人,我已秘密通知了我们这边的人,让他们做好准备,明日我就宣布,要求召开族会,到时候就在族会上,先是让秋儿认祖归宗,同时也定下下任少主擂台战的日期。”

今日鲁寒凝坐了几个时辰的小轿,也是累了,不想多说,于是简单用了点晚饭就先去睡下了。

剩下张皓轩跟张傲秋父子两在桌上杯来盏往得喝得热闹。

张皓轩又干了一杯酒后,对张傲秋认真问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张傲秋先是提起酒壶将张皓轩杯中酒加满,然后道:“若是岭南事情顺利,我想在最快的时间得到那批赤金铠甲,当然这赤金铠甲也不是白给,市值多少就是多少,生意算生意,人情算人情。”

张皓轩听了不由一笑,调侃道:“你有那么多银子么?”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伸出两根指头道:“先付两百万两黄金,若是不够,剩下的就先欠着,一年后保准还上。”

张皓轩一听,刚刚送进嘴的一口酒一下就喷了出来,咳嗽两声道:“什么?两百万两黄金?你小子哪来这么多钱?”

张傲秋笑了笑却不接话,跟着问道:“只是不知道这五百多件铠甲最快什么时候能够交货?”

张皓轩听了暗自估算了一下道:“若是所有人手全上,日夜不停地赶工,估计最快也要一个月。”

张傲秋闻言皱眉想了想,他这次过来岭南,打算的时间是两个月,若是真能在一个月内拿到这批铠甲,那么还可以多出半个月的时间。

张皓轩见张傲秋皱眉半天不语,还以为他是嫌慢了,当即为难道:“这个时间还是最保守的估计,我还不知道库存的赤金还有多少,要是赤金不够,再重新开采那时间就更长了。”

张傲秋闻言奇道:“怎么赤金矿没有一直开采么?”

张皓轩道:“采那么多矿做什么?这赤金又不对外卖,张家精锐部队该装备的都已经装备完全了,开采多了还要人手看管。”

说完顿了顿,眼神略带调侃地看了张傲秋一眼跟着道:“我知道你成立了狼骑军,也准备将这支军队投入到武月城战场,只是这支狼骑军好像还没有组建完成吧?”

张傲秋闻言叹了口气,“嗯”了一声,现在狼骑军包括圣教一支,独孤山庄三家分别各占一支,但还有一支约百人的建制却一直没有着落。

想了想又不对,不由豁得抬头,却看见张皓轩正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看到张皓轩这个样子,张傲秋那还不明白,当即大喜道:“难道你已经准备了一百个灵境高手?”

张皓轩闻言一笑道:“一百个灵境高手老爹我确实是跟你准备好了,不过这一切都要等你得到少主之位,然后再帮老爹我剔除异己,那样才能水到渠成。”

张傲秋一听,哈哈一笑道:“少主之位对我来说,却是易如反掌,不过剔除异己却是要好好商量商量。”

张皓轩也正是为这个头疼,闻言点了点头道:“说说你的想法。”

张傲秋却是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吟了半响,然后道:“昨日说的那些被张子恒祸害的人家都聚集了没有?”

张皓轩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这些人家都找到了,但是张家却是没有地方可隐藏,因为你二叔在张家眼线甚多,这么大的举动,他很快就会知晓。”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道:“这事好办,就让他们到瑶家做客几天不就好了。”

张皓轩闻言眼睛一亮,一拍桌子道:“是啊,你对瑶家也算是有恩,我想这点事房五妹一定会妥善安排的,而且少主擂台战那天,瑶族族长跟房五妹也会过来,到时候让他们把人在带回来就行了。”

张傲秋点了点头,跟着道:“按我的设想,我会在擂台战上磨杀张子恒,然后逼张皓林上擂台,顺便将他们父子两一并解决,当然这之前却是要先将他们脑中的秘密先逼出来,有了这些铁证,就算剩下的异己想要动也没有借口了。”

张皓轩却不像张傲秋这般乐观,他跟张皓林斗了一辈子了,对方的实力他还是知道的,不由担忧道:“这些只是你自己所想,到时候万一……。”

张傲秋闻言一摆手,自信道:“这个你放心,我有的是手段让张皓林上擂台,只要他上了擂台,他就死定了,而且要是运气好,那个大长老也可以一并解决掉,只要去了头头,剩下的喽啰就不用我操心了吧。”

张皓轩见张傲秋如此自信,也就放下心来,先是哈哈一笑,跟着转移话题道:“在这之后,你打算怎么做?”

张傲秋闻言却是看了张皓轩一眼,脸上露出一个坏笑,张皓轩一见不由戒备道:“你小子想打什么主意?”

张傲秋不答反问道:“若是让张家出兵,有什么先决条件?”

张皓轩闻言哈哈一笑,伸出右手点了点张傲秋道:“我就知道你想打我那精锐部队的注意。”

张傲秋听了却是摇了摇头道:“那些精锐部队若是能够调动当然更好,但我却不想将张家底子掏空。”

张皓轩闻言一愣道:“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