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二十章 家主主母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岭南在张傲秋相像中,是一座岛屿,然后这座岛屿很大,岛上有很多建筑,但相对来说并不集中。

只是这一路走过来,路上行人络绎不绝,弯过一个弯后,前面赫然出现一条大街。

街道两边的建筑,二层以上出挑至街道边线处,用立柱支撑,形成内部的人行道,立面形态上建筑骑跨人行道,因而取名骑楼。

这种建筑形式,可避风雨防日晒,特别适应岭南气候,其商业实用性更为突出,最适应南方天气潮湿多雨,商铺密集等情况而建造的,楼下做商铺,楼上住人。

其跨出街面的骑楼,既扩大了居住面积,又可防雨遮晒,方便顾客自由选购商品,是东南沿海城镇一种极有特色的建筑物之一。

沿街商铺多半卖着从东海城进过来的货物,有茶叶、布匹、胭脂水粉等各式各样的货物,这些都是岭南本地稀少或是根本就无法生产的货物,同样也有些商铺是大量收集本地特产,然后外运到东海城进行买卖或是货物交换,因此都是生意奇好,因而这条街也是热闹非凡。

张傲秋边走边看,这些卖的货物对他来说都是些习以为常的东西,倒是一些本地特产让他驻足观赏。

张子南在旁陪着,临时充当解说,一一介绍各种本地特产,让张傲秋觉得大开眼界,只觉不虚此行。

越过这条街,后面就是岭南本地人居住位置,只是这些民居的外形跟中原不一样,基本分同心圆形、半圆形和方形三种,此外也有椭圆形状的,是岭南特色的民居建筑,称为围屋,又或者称为围龙屋、转龙屋。

围龙屋大门前有一块禾坪和一个半月形池塘,禾坪用于晒谷、乘凉和其它活动,池塘具有蓄水、养鱼、防火、防旱等作用。

大门之内,分上中下三个大厅,左右分两厢或四厢,俗称横屋,一直向后延伸,在左右横屋的尽头,筑起围墙形的房屋,把正屋包围起来,小的十几间,大的二十几间,正中一间为“龙厅”,故名“围龙”屋。

小围龙屋一般只有一至二条围龙,大型围龙屋则有四条五条甚至六条围龙。

在建筑上围屋的共同特点是以南北子午线为中轴,东西两边对称,前低后高,主次分明,坐落有序,布局规整,以屋前的池塘和正堂后的“围龙”组合成一个整体,里面以厅堂、天井为中心设立几十个或上百个生活单元,适合几十个人、一百多人或数百人同居一屋,讲究的还设有书房和练武厅,令人叹为观止。

张傲秋对这一切都赶到稀奇,这一逛就逛到了傍晚时分,看得他兴致高昂,连午饭都忘记吃,抬头一看天色不早,遂对身边的张子南问道:“子南兄,我们下一步要去何处?”

张子南闻言呵呵一笑道:“家主跟主母早已备好家宴,现在等候小先生已经多时了。”

张傲秋听了一惊,暗骂自己昏了头,连忙道:“哎呀,你怎么不早说,怎么能让贵家主跟主母等我了?”

张子南见了笑道:“不碍事,家主吩咐下来,一切行止都听小先生的,还让我好好陪同小先生,让小先生尽兴。”

张傲秋闻言一愣,跟着一想,这里毕竟是张家的地头,张子南收到消息自己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当即整了整衣衫道:“那就麻烦子南兄领路。”

张子南点了点头,右手一引,转身在前带路。

岭南这座岛屿虽然也是山,但山间道路却是平坦,路上都用青石铺成,有的地方都长出了苔藓,显然都是些老物件了。

不过山路虽然平坦,但弯道极多,左弯右弯的,转得张傲秋头昏脑涨,干脆也懒得记路,任由张子南带着走。

走了大约一顿饭功夫后,前面出现一个平坦地势,一座庞大的建筑出现在眼前。

这座建筑是一座园林,占地甚广,坐北朝南,以廊桥为界,将园林分为东、西两个部分。

整座园林布局灵巧精致,以“藏而不露”和“缩龙成寸”的手法,在有限的空间里分别建筑了深柳堂、榄核厅、临池别馆、玲珑水榭、来薰亭、孔雀亭和廊桥等,在面积并不大的山林里,浓缩了园林的主要设施和景致,使有限的空间注入了幽深广阔的无限佳景,造成园中有园、景中有景、幽深广阔的绝妙佳境。

通过名工巧匠的精雕细刻,使全园的文饰做到丰富而精致、素色而高雅,给人们一种恬静和雅淡的美感,如置身于“波暖尘香”之中。

它的布局也十分巧妙,园中亭台楼阁、堂殿轩榭、桥廊堤栏、山山水水尽纳于方圆三百步之中。

园中之砖雕、木雕、灰雕、石雕等四大雕刻作品丰富多彩,尽显名园古雅之风,更有古树参天,奇花夺目,顿使满园生辉,而园中“夹墙竹翠”、“虹桥印月”、“深柳藏珍”、“双翠迎春”等四大奇观,使人大开眼界,乐而忘返。

而这其中最显著的特点有两个:一是“缩龙成寸”,园内的建筑布局精巧有致,藏而不露,弹丸之地,把亭、台、楼、阁、堂、轩、桥梁、廊提、石山碧水、浮莲全都包含其中,且回廊、花窗影壁相互借景,游入其中感觉园中有园,景外有景,好一个曲径幽深。

二是“书香文雅”,不离居室,满园的诗联、佳作文采缤纷浓郁,真可谓岭南园林建筑艺术中的精品。

这座园林建筑正是张家家主居住地所在。

张傲秋虽明知家主跟主母已等候多时,但一进入这园林,依旧是挪不开脚步,虽然在临花城等其他城镇也见过大的院子,但能够把庭院规划的如此细致精美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张傲秋左看右看,一步一挪,在张子南带领下进入玲珑水榭,老远就看见廊前站着一对中年男女。

左边中年男子头戴束发银冠,内穿白色大袖中衣,外套白色无袖交领曲裾深衣,领口和衣缘饰有黄色刺绣,两边肩头绣着淡青色云状花纹,黄、黑两色相拼宽腰带,系一条黄色玉环宫绦,显得辉煌而贵气。

右边中年女子则是直领,对襟的褙子,既舒适得体,又显得典雅大方,容颜姣好,虽然现在上了年纪,但一看就知道年轻时绝对是一个美貌绝伦的美人,只是两鬓斑白,以现在年纪完全不符,左手杵着一根拐杖,整个人中心落在右侧,显然左腿带有残疾。

这对夫妇,正是岭南张家家主张皓轩跟主母。

张子南见了,在张傲秋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张傲秋一见家主跟主母迎到了走廊外,急步上前。

走到近前,张子南正式介绍道:“小先生,这是我张家家主跟主母。”

张傲秋闻言,一揖到底,行晚辈礼,恭声道:“晚辈张傲秋,拜见家主跟主母,有劳家主跟主母迎接,晚辈惶恐万分。”

张皓轩上前一步,一把扶起张傲秋笑道:“小先生不必多礼。”

说完也不再说,只是用眼细细地打量着张傲秋。

张傲秋借机也看了看眼前的张家家主,当初张子南跟后来罗兢田都说过,家主跟自己有八分相像,现在这一看,还真是如此,简直就是自己到此年纪后的模样。

而家主母更是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张傲秋,扶着拐杖的左手不停地颤抖,嘴角一张一翕,好像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家主母姓鲁,闺字寒凝,是中原鲁家寨上任寨主幺女,江湖人称“无影剑”。

双方就这样你望我,我望你的站了半响,张子南在旁看了,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张皓轩闻声立即惊醒过来,一拍手歉然道:“都怪我,都怪我,居然把小先生凉在这里,来来来,快里面请。”

张皓轩声音柔和好听,但却带着威严,一听就知道是久坐上位之人。

张皓轩说完右手扶着鲁寒凝,柔声提醒道:“夫人。”

鲁寒凝“啊”了一声,连连点头。

声音轻细,带着颤音,显然是心头激动,一时难于平复。

张皓轩扶着夫人在前领路,张傲秋次之,张子南最后。

众人进屋分宾主坐下,张子南拍了拍手,下面自有人将早已准备多时的菜肴一个接一个端了上来。

这些菜肴都是岭南特色,其中有十八涌莲藕,笋虾焖猪肉,三杯鹅,梅菜扣肉,鼎湖扒大鸭,花雕鸡,鱼云羹等。

鲁寒凝坐在张傲秋旁边,端起酒壶给张傲秋倒了一杯,柔声问道:“孩子,这一路还算顺利么?”

张傲秋见家主母给自己倒酒,连忙站起身来,后听鲁寒凝问话,不由心头一暖,急忙恭声回道:“回主母,有子轩兄作陪,一切都顺利。”

鲁寒凝一把拉过张傲秋,让他坐下后道:“孩子,你就当这是你家,不要拘谨,不要多礼,多多吃。”

说完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莲藕道:“这是我们岭南特色,号称岭南第一藕,你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