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84章 不能怂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吕书泉,你这是什么意思?”李乔看着吕书泉,嘲讽道:“学校的事,你找小混混插手,你还真是有本事啊!”

吕书泉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笑道:“自古以来,历史都是由胜者所写。等我统一了一中后,人们只会说一中史上第一个扛大旗的人是吕书泉,而不会有人在意,他到底是怎么统一的。”

“你——”李乔手指着吕书泉,咬牙切齿道:“卑鄙!”

吕书泉笑了笑,转身看向面包车上下来的男子。

男子似乎对武修很有兴趣,他径直走向武修,咧着嘴,露出满口大黄牙,笑道:“好小子,咱们又见面了,还真是缘分啊!我正愁找不到你,没想到老天就让我又遇到你了。”

“你怎么来了?”武修一脸诧异地说道。

“想知道?先让我打一顿出出气,再告诉你。”说着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叮嘱道:“对了,这次你可别跑噢!”

这时吕书泉走到男子面前,笑着跟男子打着招呼:“大黄哥,你终于来了。”

没错,此刻来的男子,正是那会在火车站,因为想调戏洛诗雨,而和武修发生矛盾的大黄。

自从那次火车站让武修逃跑后,他一直憋着一肚子气。他很想教训武修,只是无奈找不到人。

这次有人出钱,说要他帮忙教训几个人。本来他今天有个约会,不打算亲自来,可没想到无意中居然看到要教训的人当中,有武修的照片。他立刻来了兴致,准备好好出口气。

“刚才有点事耽误了下,好了,你一边待着吧!接下来,交给我了。”大黄看着广场上的众人,咧着大黄牙,嘴角上扬。他一脸嚣张的表情,大手一挥,说道:“给我上!”

这批小混混跟校园的学生明显不一样,尤其是他们手上拎着的家伙,看起来就很有气势。

小混混们看着面前李乔的人,毫不犹豫,直接冲了上去。虽然他们的年龄比学生大不了几岁,但比起学生却狠多了。

这些学生本来刚才还挺有斗志,这下面对小混混,不少人都害怕了。武修看到好几个人都不敢主动出手,只是一味地边退边躲。

没多久,李乔的人便都被打倒了。所幸小混混们都下手有分寸,学生们受伤并不严重。

“去你妈的!”

看着兄弟们一个个倒下,李乔急眼了。他拎起手中的棍子,直接朝吕书泉冲了上去。

吕书泉往后退了两步,也拎起棍子,一棍子朝李乔打去。

李乔不闪不避,直接抬胳膊一挡,然后反手一把抓住吕书泉的棍子,另一个手回抡了上去。

吕书泉往后一拉棍子,没有拉动,他抬脚踹向李乔。

李乔依旧毫不在意,由于被吕书泉一脚踹到腰上,他往后退了一步,同时他手中的棍子直接抡到了吕书泉的额头上,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泉哥!”王成在一边有些着急道:“大黄哥,快点帮我泉哥啊!”

大黄笑了笑,一挥手,便有好几个混混朝李乔冲去。

李乔一棍子刚抡倒一个人,后面另一个人一棍子打到了李乔的肩膀上。李乔眉头一皱,转身踹了混混一脚。

吕书泉这会也冲上来了,他照着李乔一棍子招呼了上去。李乔躲闪不及,被这一下打得有些懵。

周围的混混们对视一眼,赶紧朝李乔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家伙。

李乔坚持了没多久,便被这一伙人围着打倒在了地上。

他身上有不少血迹,也不知道都是哪受伤了,不过他的表情却并不痛苦。他看着吕书泉,很费力地笑了笑,说道:“吕书泉,我他妈还真是看不起你啊!”

吕书泉用手捂着还在流血的额头,很无所谓地对李乔笑道:“我不需要你看得起,我只知道,你今天,败了。”

这边大黄看到大局已定,便慢慢走到武修面前,他笑道:“现在轮到咱们了。”

武修刚要说话,吕书泉这时快步走了过来,他对大黄说道:“大黄哥,算了,他刚才帮过我。要不是他,可能现在躺在那里的就是我了。”

大黄眉头一皱,有些不悦道:“你是怪我来晚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他刚才真的帮了我。”吕书泉否认道。虽然他心里确实责怪大黄,可他知道自己斗不过大黄,自然不会承认。

“泉哥,不能就这么算了?”王成赶紧跑了过来,说道:“你当初答应过我,干完李乔,就给我报仇的。”

“阿成,这事听哥的,好吗?”吕书泉看了眼王成,转身对大黄说道:“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行吗?”

“算了?”大黄摆着脸,不悦道:“这小子当初让老子出了那么大的丑,怎么能说算就算了。”

吕书泉愣了下,他显然没想到武修和大黄还有矛盾。

事已至此,他只能试探性劝道:“大黄哥,这次是我邀请你来帮忙的,我该给的,晚上会如数奉上。而他这次也算是我这边的人,你要是当着我的面打了他,对我影响不好。其实以你的实力,何必急于现在非报仇不可呢?。”

大黄叼起来一根烟抽了两口,想了想,说道:“好,今天这个面子,我可以给你。”

“谢谢……”

吕书泉的话还没说完,大黄便转身看着武修,说道:“毕竟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今天我可以放过你,甚至以后我还可以不追究咱们上次的事。但,我的精神损失费,你必须看着给了。”

武修表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很担心的。他知道大黄现在的目的就是问他要钱,可他更知道自己是一个学生,来钱不易。

“可以挨打,但不能怂。”武修情不自禁脑海中浮现出这句话。

他看着大黄,一脸委屈地说道:“大黄哥,既然你是讲道理的人,那我们可以捋捋。那件事的起因是,你先调戏了我媳妇,我才不小心冒犯了你,所以我也算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