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一十九章 岭南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见了,心中已有数,直直地望着张寒星,也不说话。

张寒星放下茶杯,脸色已回复正常,笑了笑道:“不知小先生为何有如此一问?”

张傲秋跟着笑道:“哦,没什么,只是就这么问一问。”

顿了顿接着道:“不知掌柜的安排何时动身?”

张寒星道:“明日一早,小先生觉得如何?”

张傲秋闻言站起身来道:“如此甚好,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搅掌柜了,明日一早就听掌柜的安排。”

张寒星本想跟张傲秋多聊聊,顺便套套他的话好摸摸底,但见张傲秋起身告辞,也只好站起身来拱手笑道:“那行,小先生今晚好好休息,明日一早自有人送小先生前往岭南。”

等张傲秋离开后,张寒星皱眉沉吟不语,这小子初眼看来,也就是一个普通人,身上没有半点修为,不过人倒是精明,只是这第一印象,跟收到的情报完全不同,难道是情报有误?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遂摇摇头也就不再去想,双手拍了拍,雅室暗处转出一人,张寒星吩咐道:“将消息传回去,就说人已到东海,明日到岸。”

那人应了一声,跟着消失不见,张寒星扬天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但愿一切顺利吧。”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打坐醒来,洗漱完毕,用完早餐刚坐下,门外一个精干的汉子站在门口等候。

张傲秋一见,收拾好包裹,出门笑道:“劳烦这位大哥了。”

那人先是目光灼灼地看了张傲秋一眼,脸上闪过一丝担忧,跟着拱手为礼道:“不客气,在下张子轩,特来领小先生前往岭南。”

张傲秋也不再客气,微微点了点头,心中浮起张子轩刚才脸上的担忧之色,暗自一笑,也不说破。

张子轩带着张傲秋出了客栈,前往东海城码头。

岭南张家在东海城有一个专属码头,任何其他船只都不允许进入此码头,就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张家的地位。

张傲秋这还是第一次出海,心中也是小有激动,想到此时若是紫陌跟夜无霜在旁边,三人有说有笑该是多快活。

码头停靠着一艘广船,广船产于岭南,它的基本特点是头尖体长,梁拱小,甲板脊弧不高,船体的横向结构用紧密的肋骨跟隔舱板构成,纵向强度依靠龙骨和大维持,结构坚固,有较好的适航性能和续航能力。

张傲秋登船后,没有进房休息,而是站在船舷上凭栏而望。

张子轩走到张傲秋跟前问道:“小先生是第一次出海么?”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道:“我以前只是在岸边看过海,出海还真是第一次。”

张子轩道:“大海不同于江河,所谓无风三尺浪,也是说大海的凶险,而且大海一望无边,天气变幻莫测,刚刚还好好的天气,下一刻有可能就是狂风暴雨,不过这个对于我们常年出海的人来说是早就习惯了,但对于第一次出海的人来说,那就有罪受了。”

说话间,船身微微一震,开始往后退出码头。

张傲秋深吸一口咸湿的空气,望着前面无垠的海面笑了笑道:“什么事情总都有第一次的。”

张子轩“嗯”了一声,转移话题问道:“不知小先生这次到岭南是为何事?”

张傲秋闻言道:“素闻岭南赤金铠甲轻巧而又刀枪不入,小弟这次到贵地,就是想厚颜购买一批赤金铠甲,但据闻岭南对中原人相当排斥,所以也不知道此次岭南之行是否能得偿所愿?”

张子轩听了不置可否,却是感叹一声道:“赤金铠甲虽然金贵,但毕竟是有价之物,比起那些无价之物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张傲秋听了“哦”了一声,笑着问道:“那在子轩兄眼里,何为无价之物了?”

张子轩闻言,先是认真地看了张傲秋一眼,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接话。

张傲秋见对方似有难言之隐,也不再追问,遂将心神转到眼前无尽的大海上。

此时天气甚好,而且刚刚驶里码头,因此海面上只是一些细碎波浪,刚刚升上海面的暖阳在海面上洒下万道霞光,印在海面上,一时无尽的波光粼粼,蔚为壮观。

其他码头亦有海船驶出,海面上船影重重,风帆林立。

行驶一段时间后,周围的海船渐渐消失,通往岭南的这条海路上只剩下这一条孤孤单单的广船。

张傲秋想起以前将精神力附着在草木上意识在整个山林里翱翔的情形,心道:若是将精神力附着在海水里,那会不会也跟上次一样?

说干就干,张傲秋抽出一缕精神力附着在神识上沉入船下海面,神识直接穿透海面,海底的世界立即如立体一般清晰地呈现在眼前,只觉海水厚重,不像空气那样轻灵,各种各样的鱼儿在海里游来游去。

张傲秋玩了一会,神识跟着直接往海底深处探去,只是越往下光线越暗,渐渐地变成伸手不见五指。

看了一会,也看不出个什么所以然,干脆收回神识,开始撩拨那些在海里游动的大鱼,这些鱼被神识扫过,立即犹如电触一般,鱼尾一摆,迅速闪到一边。

张傲秋却不放过它,神识一直跟着它,同时发出命令:跟着我。

那大鱼开始还很抗拒,过了一会即使神识加在身上,也不再闪躲,再过一会,大鱼真的调头与广船并排游弋。

张傲秋跟着又去抓其它的大鱼,一顿饭功夫后,船身两边浮起成片的鱼群,跟着广船一起游动,就像保驾护航一般。

船上的那些水手无意中发现这一奇特现象,立即大声招呼其他人,一时所有的人都趴在两边的船舷上,看着周围伴游的鱼群,各个啧啧称奇。

张子轩看了也是奇怪,他跑了那么多年海船,这种奇像还是第一次见到,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正要去找船老大,转眼却瞟见远远背手站立的张傲秋,心中暗道:不会是因为他吧?

张傲秋此时心神完全沉浸在与鱼群嬉戏之中,周边的情况倒是一无所知,也不知过了多久,心底响起了独叟懒洋洋的声音道:“小子,别玩了,船快到岸了。”

张傲秋听了这才抬头远望,前面隐隐出现一座岛屿,遂将神识收回,那些鱼群也跟着散去。

张傲秋这才注意到周围海面,除了前方,左右都是一望无垠的海面,远远处海天相交,成为一线。

这样广袤的天地,看了不由让人心胸一扩,感觉好像天大的事都已变得无所谓一样。

张子轩这时走到张傲秋身边道:“刚才鱼群伴游的奇景小先生可曾看到?”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张子轩跟着问道:“这奇景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小先生知道是为什么么?”

张傲秋知道张子轩是在试探他,但还是哑然失笑道:“子轩兄常年跑海都不知道,小弟第一次出海又怎么会知道?”

张子轩闻言尴尬一笑,捎了捎头道:“说的也是,可能这些鱼儿也知道小先生是我岭南贵客,所以特来相送。”

张傲秋听了暗自偷笑,不想在此问题上再过纠缠,遂转移话题问道:“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

张子轩右手在额头搭了个凉棚,看了一眼道:“估计还有一顿饭功夫就差不多了。”

顿了顿接着又道:“今日还真算顺利,难得没有遇见狂风,小先生可真是有福之人。”

张傲秋闻言只是笑了笑却没有接话。

不一会,大船靠近码头,一块跳板搭出,张子轩先一步下船,张傲秋站在船头,一眼就看见老朋友张子南。

张子轩将刚才鱼群伴游的事跟张子南简单说了一遍,张子南听了,眼神复杂地抬头看了站在船头的张傲秋一眼,眼神中欣喜夹杂着担忧。

张傲秋跟着走下船,张子南远远拱手为礼招呼道:“小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张傲秋跟着拱手,呵呵一笑道:“那日客栈一别,转眼就是三年,子南兄可是别来无恙?”

张子南迎上两步,跟着笑道:“托小先生的福,一切都好。”

跟着正色道:“子南奉家主之命,特来迎接小先生。”

说完右手一引道:“小先生请。”

张傲秋见了,微微一摇头道:“小弟这次来可是有事相求,又何德何能惊动贵家主?”

张子南闻言,笑而不语,待张傲秋举步向前,遂招来张子轩小声道:“这船的伙计,让他们在岛上休假十日。”

张子轩闻言一愣,跟着明白过来,偷偷冲张子南竖了竖大拇指,转身安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