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二十八章 篝火晚宴(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又一轮鼓声想起,围着的众人又投入下一轮热情,不过在这次鼓点断下的时候,红花却是落在一个身材矮小的汉子手中。

那汉子一举手中红花,豁然站起道:“今晚我老黎就给大伙表演一个绝技。”

说完返身往外,片刻后两手一手提着一个竹篓回来。

围在篝火边的众人一见,“啊”得一声,纷纷往外挪了挪。

那汉子看场上个人害怕的表情,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心里更是骄傲。

张傲秋看了不由转头对旁边的房五妹问道:“这是要做什么?”

饶是房五妹胆大,也是一脸紧张道:“耍蛇。”

顿了顿跟着加重语气道:“都是毒蛇。”

老黎提着竹篓直往场中走去,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没有看清路面,突然一个趔趄,连人带竹篓一下摔趴在地上。

竹篓一翻,里面的毒蛇顿时疯游出来,现在是冬季,这些蛇本已是开始冬眠,只是被老黎用药物催醒,正是暴怒,而且蛇生性怕火,场中燃起的熊熊大火更是让它们满场暴走。

周围人一见,均是“啊”得一声怪叫,然后起身纷纷往外就跑。

而老黎这一下也完全被整懵了,趴在地上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张傲秋看了,身子立即站起,跟着就往场中而去。

鲁寒凝一见,顿时亡魂大冒,失声道:“秋儿,不要过去。”

张傲秋闻言转头一笑道:“放心,没事的。”

但场上这种情况,鲁寒凝又如何放得下心,刚要跟着往里去追,却被房五妹一把拉住急道:“主母,不可。”

鲁寒凝那还顾得了这么多,正要挣脱房五妹,却见场上张傲秋走过的地方,那些本是满场暴走的毒蛇,却是一条条犹如老鼠见了猫一样,不再四处游走,而是均将脑袋对着张傲秋,“嘶嘶”地吐着蛇信子,缓慢后退。

张傲秋曾在虎跃破喝过那几百年成精大蛇的蛇血,而且在他身后蛇袋里还睡着两条剧毒的玄鳞烛日蟒,这些毒蛇嗅到气味,顿时如临大敌。

鲁寒凝跟房五妹见了,同时“咦”了一声。

张傲秋在场中站定,左手背在身后,抬头望向漆黑的天空,跟着神识放出,如水般笼罩场上毒蛇。

那些毒蛇被神识扫过,又是一惊,片刻后却老实地游到张傲秋身旁,一条挨一条地围成一个圆圈,各个直立而起,蛇头垂下,就像参见君王一样。

场上众人看到此情形,一个个不由惊得张大嘴巴,再望向张傲秋的眼神则变成了浓浓的敬畏。

在民间传说,蛇是有灵性的圣物,并可以修炼的,蛇修炼到一定程度就会化为蟒,而蟒在修炼一段时间就幻化成龙。

所以龙是蛇的最终境界。

张傲秋乘海船到岭南的时候,有鱼群环游相送,这虽是从未见过的异象,但毕竟是听人说,现在这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再由不得人不相信,这个场上站立的年轻人,他就是海龙王转世,不然怎么会让这些毒蛇对其如此恭敬?

张傲秋见场上的毒蛇都聚到身旁,转头对还在地上趴着的老黎问道:“你点一点,看这些毒蛇是否有缺少的?”

老黎听了,这才“啊”了一声,先是敬畏地看了张傲秋一眼,然后才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一条条地清点起来。

半响后,老黎抬头看向张傲秋,躬身道:“公子,都齐了。”

说完就要用手抓蛇,张傲秋见了阻止道:“它们自己会走。”

老黎闻言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环成一圈的毒蛇开始调头往竹篓游去,而且还是一条接一条,排成直线,整齐有序。

待所有的毒蛇都游进竹篓,老黎还如一根木桩一样楞在那里,张傲秋见了微微一笑,走过去见竹篓扶正,然后盖上竹篓盖子。

等张傲秋将竹篓扶正站起身来,才发现现场除了山风跟火烧木柴发出的“噼啪”声外,再没有任何一丝其他的声音。

所有的人,包括鲁寒凝在内,眼神均是目瞪口呆齐刷刷地看着他。

只是鲁寒凝眼神中除了惊奇,更多的则是欣慰,而唐二公及房五妹他们眼中则带着浓浓的敬畏。

张傲秋见了,知道刚才这招是镇住他们了,心中不由暗自好笑,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刚才这招不仅是镇住了在场所有的瑶族人,更让他们从内心里产生了敬畏跟无法抗拒地服从。

张傲秋轻轻咳嗽一声,然后作了个四方揖道:“献丑了。”

说完轻步往鲁寒凝走去,鲁寒凝一见急忙迎了上去小声问道:“你没事吧?”

张傲秋笑着摇了摇头,跟着探头往后,对着房五妹眨了眨眼睛,意思是:我们两个现在算是两清了。

只是房五妹却没有读懂张傲秋眼神中的意思,见张傲秋只对她一人眨眼,心中却是莫名一甜,刚才那个白衣飘飘的男子,背手望天,充容站立在场中的情景不自禁地浮现在她心湖,不由脸色一红,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发生了这件事,鲁寒凝也没有再呆下去的心情,转身对唐二公道:“唐族长,今日天色已晚,要不大家就到此为止怎样?”

唐二公“啊”了一声回过神来,本来他还想跟张傲秋再接触接触的,但一听鲁寒凝口气,知道是没希望了,再加上又是自己族人出了篓子,要不是有海龙王在,真不知道今晚该怎么收局。

唐二公上前两步,脸色歉然道:“今日让家主母……。”

话还没说完,鲁寒凝摆了摆手笑着打断道:“今日瑶族招待地很好,我跟公子都感觉宾至如归,刚才那只是一个小意外,唐族长不必介意。”

唐二公见鲁寒凝脸上笑容真诚,遂放下心来,先是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站在一旁的房五妹道:“丫头,你送家主母跟公子到客房歇息。”

房五妹“嗯”了一声,上前右手一引道:“家主母,公子,请这边。”

所谓的客房,却是两间单独的吊脚楼,而且这边风景极好,站在吊脚楼上,放眼望去,天上繁星点点,下面则是灯火星星,两相交应,在这片静谧的天地里让人立生一种悠然神往,寻幽踏密的冲动。

房五妹将人送到,却没有呆下去的理由,心头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告辞离去。

只是离别时转头回望,看向张傲秋的眼神里热烈又带着一丝期待。

房五妹这眼神,鲁寒凝却是看在眼里,心中暗自一笑,说实话,在她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个姑娘,只是张傲秋心中已有所属,怕最终只是神女有心而襄王无梦了。

张傲秋等房五妹走远,转头对鲁寒凝道:“娘亲,瑶族在岭南的势力有多大?”

鲁寒凝闻言,心头一懔,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道:“你想做什么?”

张傲秋却是不答跟着问道:“张家跟瑶族关系如何?”

鲁寒凝听了大致已明白张傲秋问话的意思,转头扫了一眼周围的夜景道:“瑶族在岭南,除了张家外,其势力稳居第二,但张家为了一统岭南,曾跟瑶族发生过剧烈地争斗,虽然现在相安无事,但瑶族因这事跟张家关系一直不怎么好,要说的话,也就是你不理我,我不理你。”

说完转头看着张傲秋一笑道:“说实话,娘亲今天能到瑶族做客,可是占了你不少光。”

张傲秋闻言诧异道:“我?!”

“不错,你能使海鱼相伴,又能不费吹灰之力驯服那些毒蛇,若娘亲猜测不错的话,瑶族已经将你奉为神灵转世了。”

张傲秋闻言哑然失笑道:“神灵转世?”

说完却是眼睛一亮,跟着道:“若是瑶族真像娘亲猜测的那样,将孩儿当做神灵转世,那我们倒是完全可以将瑶族争取过来。”

鲁寒凝听了笑道:“所以娘亲刚才问你想做什么,就是这个意思。”

张傲秋闻言不好意思道:“我当时确实是有这个想法,只是找不到具体的方法,若是我们能将瑶族争取过来,这可是互利双赢的事,一来张家在岭南的地位更加巩固,二来我们也可以让出一部分利益,让瑶族直接受惠。”

鲁寒凝“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瑶族民风淳朴,其实很好相处,只是任何一个民族,谁都不愿意屈服于其他民族之下,能够结盟,对双方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顿了顿接着道:“秋儿,你在夺得少主之位后,若能跟瑶族结盟事成,那你将成为张家历任家主中第一人。”

张傲秋听了却是叹了口气道:“是不是第一人我却是不在意,因为我毕竟不能在张家常住,不过若是能跟瑶族结盟,却可以让阿爹地位更加巩固,阿爹现在正是春秋鼎盛,还可以干好多年了。”

鲁寒凝闻言也是黯然神伤,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儿子,却不能将其留在身边,短暂相聚后又将是天各一方。

张傲秋感受到鲁寒凝伤感的情绪,上前一步,拉着鲁寒凝的手道:“娘亲,你不用伤心,等我将外面的事办好后,我就跟霜儿过来陪你。”

鲁寒凝听了心头一暖,拍了拍张傲秋手背笑道:“秋儿,娘亲知道你是办大事的人,娘亲不伤心,况且娘亲想你的时候,也可以去看你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