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东海城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见邢飞身死,看了一眼,身形展开,立即往两条黑蛇汇合。

最后一个,无论如何也要抓活口。

而最后剩下那人,此时被两条黑蛇逼得捉襟见肘,此处树木林立,招式无法展开,只能守着身前三尺范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张傲秋怕自己突然现身,让对方失去希望,跟同福客栈那家伙一样,宁愿选择自杀,也不愿被生擒。

随即隐在暗处,神识命令两条黑蛇只攻不咬,对这对两条黑蛇来说,这下任务就简单多了,围着那人“咻咻”只转,一会左一会右,尽情玩耍。

两条黑蛇速度实在是太快,而且方向变换不定,让那人倍感压力,不知道该往哪边防守,只好将自己周身团团护住。

张傲秋本来想趁乱偷袭,但一看那人剑式密不透风,干脆一屁股坐下,扯了根草茎叼在嘴上,笑呵呵地在旁看热闹。

一边看一边研究,渐渐地也看出一些苗头,那人剑式虽快,但大部分都是虚招,只有在他感觉威胁的时候,招式才会加重,这样就可以大量节约体内真气的消耗。

不过按这个架势搞下去,估计今天一天都没有个什么结果,张傲秋想了想,随手抓起一把石子,夹在右手拇指与中指之间,屈指一弹,直取那人背部,取点正是那人长剑环到胸前还没有转过来那一瞬间。

石子发出“咻”得一声尖啸,那人一听顿时吓了一跳,真气加快运转,身子一转,“当”得一声,石子正好命中长剑正中。

那人只觉右手一震,心呼厉害,脚步一错,正想调头离开,哪知两条黑蛇又包抄过来,将那人又逼回原地。

张傲秋一见,又是一颗石子弹出,这下就让那人狼狈不堪,石子劲道太大,刚才那一下虽只是让他手腕微感酸麻,但毕竟对长剑挥舞有所影响。

跟着又是“当”得一声,几个呼吸后又是一下,那人既要应付两条黑蛇,还有应付石子偷袭,本来密不透风的剑式也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张傲秋看了冷笑一声,接二连三的石子弹出,一顿饭功夫后,那人终于防守慢了一步,被一颗石子集中胸前,身子跟着明显一顿,张傲秋见机一招“天女散花”,将手中石子全部抛出,将那人胸前穴道一一封住。

那人身子顿了顿,然后往后一仰,直挺挺地摔在地上。

张傲秋这才拍了拍手,施施然走了过去,抓起那人胸襟一提,往旁边大树上一靠,先是将那人嘴撬开,将藏在牙缝里的毒丸取出,然后寒声道:“小爷问,你来答,若是想要装硬汉或是耍滑头,那小爷就要你身上一样东西,若是你最后还是不说,那小爷就将你丢在蚂蚁窝旁,再给你涂点野蜂蜜,嘿嘿,那滋味应该很是酸爽哦,不过要是你老实回答,那小爷就放你一条生路,你看怎样?”

那人见张傲秋掏出他牙缝里的毒丸,就知道眼前这小子已掌握自己身上的秘密,跟着想到一教二宗连坐法,若是自己全手全脚地回去,只怕那时候不仅自己,就连自己家人都会死得很惨,当即冷哼一声道:“想要老子告密,你就死了这条心,要杀要剐随你得便。”

张傲秋见状冷笑一声道:“既然这样,那小爷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抗多久?”

哪知一个时辰后,那人都快被削成人棍,居然还是一声不吭,张傲秋见了也是暗自佩服,实在没法,只好招来两条黑蛇,这好的口粮可不能浪费了。

这里事了,张傲秋随即调头往东海城而去,现在他可不敢慢悠悠地游山玩水,只想快点到达,不然不知道等会又有什么幺蛾子。

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张傲秋脑海里总是浮现刚才那人看着他痛苦而又绝望的眼神,随即又想到了老铁,若是以前不认识老铁,说不定刚才那人就是他,以老铁的性子,为了他老娘的性命,肯定是打死都不会说半句。

一教二宗手段卑鄙,逼迫很多像老铁那样的人替他们卖命,这些人其实也是身不由己,只是他们脸上也没有标上记号,无法去甄别。

但若是将这一批人争取过来,那不仅可以避免错杀,壮大自身力量,同时对一教二宗也是一个打击,甚至还能从内部拖垮他们。

想到这里,张傲秋恨不得立即调头,去找铁大可认识的那些还在一教二宗卖命的兄弟,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转了转就压了下来,既然师父已经答应亲自去办,那就一定不会让他失望,只是希望师父他们能够想到如何通过这些人的口,将消息散布出去,那时候再有王须亦这匹知途老马,效果就会很可观了。

两日后,张傲秋赶到东海城。

东海城因靠近海边,但这海却是内海,深入中原内部,死域人还没有那么大张嘴,敢把手伸到这里,也是离岭南海路最近的一座重镇。

东海城因靠近内海,临近岭南,其建筑平面比较规整,庭院很小,房屋高大,门窗狭窄,多有封火山墙,屋顶坡度陡峻,翼角起角更大。

而在其城镇内,则建筑物密集,封闭性很强,雕刻、彩绘富丽繁复,手法精细,风格轻盈细腻。

因靠海,自然依海为生,造船业相当发达,是东海镇最大的税收来源,而这里造的船,跟在临花城离水河上行走的船又不一样,抛弃了不必要华丽装饰,主要以结实耐用为主,船身又高又长,最长的海船长度,甚至达到四十丈。

从独木舟和筏等简单的运载装备开始,到"张帆巧使八面风"的精妙发明,在悠久的文明长河之中,其航海文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这里最热闹的时候除了春节,就是祭海,每年正月十三是海龙王的生日,因为靠海,渔民比较多,都是靠海吃饭,所以让海龙王保佑渔民每年平平安安。

不过现在还只是老历十月,离正月还早得很。

张傲秋在城门交了税钱,一边走一边逛,现在天色还早,还是先了解一下东海镇的地形,有备无患总是错不了,至于住宿,晚点再去也不迟。

东海城城镇布局,与临花城相比,除了建筑物风格不同外,其他大同小异。

月福客栈位于东海城城东,占据了最好地段,比起同福客栈来说,其占地面积,装修奢华程度都不可同日而语。

傍晚时分,张傲秋来到月福客栈,站在门口看了半响,心中对岭南张家有了个初步的认识,一家客栈都如此奢华,窥一斑而知全豹,那背后站着的张家又是何等庞大。

张傲秋进了客栈,先是要了一间上房,舒适地用过晚餐后,才去找客栈掌柜。

不过月福客栈的掌柜可就比同福客栈的掌柜舒坦多了,可不用亲自站在柜台后打算盘,这还真是同人不同命。

张傲秋走到柜台跟前,柜台后的伙计立即上前笑着招呼道:“不知客官有什么吩咐?”

张傲秋也不说话,从怀里掏出那块木牌推了过去。

伙计接过木牌看了看,然后低声问道:“不知客官从何地方过来?”

张傲秋答道:“同福客栈。”

那伙计听了,眼睛一亮,将张傲秋细细打量了一会然后道:“客官请在此等候片刻,小的这就去通知掌柜的。”

片刻后,一个身着青色长袍,头戴烟墩帽,年纪约四十来岁的人在伙计的带领下赶了过来,远远地看到张傲秋,立即拱手为礼招呼道:“贵客大驾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

张傲秋没想到对方刚见面就如此客气,等那人赶到跟前,跟着抱拳为礼道:“掌柜的客气,多有叨扰倒是真。”

那人到底是做生意的,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看上去就让人感到亲切,一听张傲秋所说,连忙摆手道:“什么叨扰不叨扰的,贵客能来就是张某的荣幸。”

说完右手一引道:“贵客请跟我到后院雅座叙话可好?”

这掌柜的姓张名寒星,是地地道道的岭南张家弟子,不然也不会安排个这么好的差事。

张傲秋闻言笑道:“那就多谢掌柜的了。”

张寒星呵呵一笑,转身在前领路。

张傲秋跟在后面,将神识放开,一路将月福客栈查了个通透。

果不其然,在月福客栈后院隐藏着八处暗哨,从神识上看,这些人都是灵境期修为,一个个都虎视眈眈地望着张傲秋,不过却未从他们身上感觉到杀意。

张傲秋略微放下心来,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小心一些总不会错。

张寒星带着张傲秋进了雅室,两人分宾主坐下后,自有伙计奉上香茗。

等伙计出去后,张寒星一收笑脸,正色道:“张某奉命已等候小先生多日,不知小先生这一路还算顺畅?”

张傲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答反问道:“掌柜的可是奉张家家主之命?”

张寒星笑着点了点头,张傲秋见了跟着问道:“而且这命令还很机密,不可让外人知晓?”

张寒星闻言一震,脸上一丝惊讶一闪而过,借着喝茶,端起茶杯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