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二十七章 篝火晚宴(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唐二公见菜已上好,当即端起酒碗率众瑶人共敬鲁寒凝跟张傲秋。

鲁寒凝是浅尝则之,而张傲秋却是一碗见底。

这酒是瑶族自酿糯米酒,入口香甜,但却是后劲绵长,前几碗还好,越到后面酒劲越浓,有时候醉了连自己都不知道。

唐二公见张傲秋如此豪爽,心中更是高兴,瑶家人好酒但更是好客,客人喝酒能尽兴就是对主人的最大认可。

后面瑶人见了,也是高兴点头,于是张傲秋菜还没吃几口,就跟着被一轮地敬酒。

张傲秋现在也是放开了心情,每敬必干,一轮下来也有三十多碗下肚。

唐二公在旁看了也是咂舌,在这之前,唐二公就跟这些瑶人交代过,喝酒可不能太闹,要是把贵客给喝到了,那就不好了。

哪知张傲秋三十好几碗下肚,眼睛依旧明亮,举止稳当,一点都不像喝多了的样子,就这个酒量,唐二公自认还可以拼一拼,但估计那时候也站不稳当了。

鲁寒凝也不知道张傲秋酒量,见张傲秋如此喝酒,心中也是担心,后来一见,也就放下心来,自己儿子的修为比他老爹还要厉害,这点酒也就不在话下了。

唐二公见了,也激起了好胜之心,跟张傲秋连连敬酒,又干了十多碗后,张傲秋则起身回敬屋内的各位。

好家伙,这一轮回敬下来,又是三十好几碗下肚,而张傲秋回来坐下时依旧谈笑风生,口齿清晰。

到了最后,唐二公也不得当众不认输,只道真是江湖后浪推前浪,而坐在张傲秋身边的房五妹则更是一脸的崇拜。

在瑶族能喝酒的都是好汉子,但这家伙也太能喝了,若是再继续下去,估计他一人就能抗住这所有的人。

唐二公见酒喝得也差不多了,遂命人撤了酒席,然后带着鲁寒凝跟张傲秋前往外面大院。

大院中心早已堆起一大堆干柴,所有人席地而坐,自有人点燃篝火,一时火光熊熊,照的整个大院一片火红。

唐二公双手一拍,场上跟着上来四对男女,人人腰间挂着一个长鼓。

瑶族的舞蹈与狩猎、农事和祭祀等有着密切关系,同时,瑶族传统的鼓、歌、舞又常常融为一体,即鼓之、歌之、舞之,主要有长鼓舞、铜鼓舞和陶鼓舞等。

而大长鼓还有公鼓和母鼓之分,公鼓腰细而长,母鼓腰粗而短,演奏时,将母鼓横于胸前,以右手拍右端的鼓面,发出"嘭"音;左手用竹片打击左端鼓的边沿,发出"啪"音,即"嘭–啪啪,嘭–啪啪"的节奏。

公鼓,是为了配合母鼓演奏的,公鼓音高,母鼓音低,浑厚,音域宽广,远近可闻,舞蹈时,时而鼓声"嘭–啪啪",时而男女同声高歌,时而鼓、歌、舞交织为一体,充分表现了瑶族鼓文化的艺术风格。

长鼓舞是瑶族民间歌舞的典型代表,表演时,鼓手左手握住长鼓的鼓腰上下翻转,右手随之拍击,边舞边击。

表演形式主要有四人合舞、双人对舞等,动作主要有造屋、制鼓、耍鼓、模拟动物、祭祀等。舞姿刚健,风格淳朴,有的还可以在一张八仙桌上手舞长鼓,边打边跳,一般以唢呐、锣鼓伴奏,有时也唱"盘王歌"来助兴。

而场上这四对男女,男子个个俊俏挺拔,女子则是个个婀娜多姿。

张傲秋还是第一次看这种舞蹈,也是兴趣盎然,特别是舞蹈时男子刚健,女子轻柔,配合在一起,显得整个舞蹈别有韵味。

房五妹在旁偷偷看了张傲秋一眼,这场上四位女子,再加她一个,在瑶族被称为“五朵金花”,无论样貌还是身材都是绝佳。

而她看到张傲秋眼睛却是一片清凉,眼神中虽然带着好奇,但却完全是对场上舞蹈的欣赏,眼光焦点根本就没有聚焦到场上任何一个女子身上。

房五妹看了心头暗自一松,同时又是一阵懊恼,要知道山里妹子不仅是漂亮,而且个顶个水灵,皮肤白里透红,仿佛一掐都能掐出水来。

只是她不知道,张傲秋可是见惯了美女的,这里女子虽然漂亮,但论气质来说,却是无论如何也抵不上夜无霜的雍容华贵,花倩笑的铁血英姿。

场上一曲舞完,张傲秋不断点头,热烈鼓掌以示佩服,同时场上精彩的舞蹈也让他有所感触,在这片天地下,有那么多人共同生活,各自有各自的精彩,若是强行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那么像现在这样美妙的舞蹈岂不是要掩埋在历史长河中,再也无法寻找?

张傲秋正沉思着,旁边的鲁寒凝凑过来小声问道:“喝那么多酒,不碍事吧?”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道:“没事。”

鲁寒凝听了白了他一眼,叮嘱道:“下次可不许如此贪杯。”

张傲秋一听连忙点头道:“不会不会。”

两人刚说着,场上上来几个男子,一人抱着一坛酒,在火堆旁围坐的人前面每人放一坛酒,张傲秋一看,望着鲁寒凝咧嘴一笑,鲁寒凝看了也是无奈一笑道:“过了今晚以后,再如此喝酒我就打断你的手。”

张傲秋闻言刚要回话,火堆那边却传来一声鼓响,房五妹见张傲秋一脸茫然,连忙凑过来解释道:“这是击鼓传花,鼓点断,花落谁家就由谁表演节目,若是不会的话,那就喝干面前这坛酒。”

张傲秋听了,定睛一看面前这坛酒,一拍额头道:“你们以前都是这么玩的么?”

房五妹一看张傲秋表情,知道他是怕再喝酒,不由格格一笑道:“你如此酒量还会怕这一小坛酒?”

张傲秋听完却是摇了摇头道:“喝了这坛还有下一坛,如此永无止境,只怕就算是酒神也能被放倒的。”

话音刚落,对面鼓点响起,张傲秋一听不由打起精神,这花要是落自己或是娘亲身上,都不是很好办。

一朵红花在众人之间传动,很快就转了一圈,而到第二圈的时候,恰到房五妹将红花将要递给张傲秋的时候,鼓点停了下来。

按理说,这红花应该是落在了张傲秋身上,但房五妹却犹豫了一下,红花没有递出,而是留在了自己手上。

这一幕张傲秋可是看得清楚,知道这是房五妹在帮他,不由转头看了房五妹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感激。

说实话,要是红花真落在自己手上,实在是不知道该表演什么节目,最后估计还是老老实实喝光身前那坛酒。

房五妹迎上张傲秋的目光,灵动的大眼睛眨了眨,仿佛在说:看你怎么谢我?

而周围的人群见了顿时开始起哄,房五妹做为“五朵金花”之首,不仅人长得美,修为高,在瑶族地位也高,更重要的是,现在还是单身,这样好的一个女子,当然是瑶族众多未婚男子的首选目标。

房五妹见众人起哄,也不腼腆,站起身来娇喝一声道:“拿我盘琴来。”

周围瑶人一听更是轰得大叫一声“好”。

瑶人无事不成歌,瑶山无处不有歌,每年十月十六盘王节,一族男女欢聚一堂,歌舞祭祀,欢度节日,鼎盛时可达六、七日不散,二月初一瑶族赶鸟节,在大路铺黑山口、白芒营白头山,附近的男女青年聚集于此对唱瑶歌,最多时可达一两万人,山头、平地、坡上,处处歌声悠悠,情意绵绵,传达着美好的情感。

很快盘琴送过来,房五妹拨拉了几声琴弦,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房五妹调好琴弦后,张嘴开唱,她唱的是一首山歌,山歌最是容易调动气氛,所谓"瑶俗最尚歌,男女杂踏,一唱百和"

,在山歌上最是完美体现。

张傲秋坐旁细听,房五妹弹奏曲调优美、抒情、柔和、婉转,而歌声则是如有串串珍珠落玉盘之感。

很快气氛就被调动起来,房五妹站在场子中间,抱着盘琴,犹如一个灵动的精灵,边歌边舞,唱了前一句,周围众瑶人则跟着和唱后面一句,整个场面顿时充满了热闹而又有节奏的韵味。

张傲秋不懂瑶族山歌,但很快也就融入了其中氛围,不会唱但是会跟着音乐打着节拍,要知道,他以前在刀宗,琴棋书画可是被木灵拿着藤鞭逼出来的。

一曲唱完,房五妹在众人的轰赞声中返回自己位置坐下,张傲秋对其一竖大拇指,由衷赞道:“姑娘歌声如黄鹂初啼,当真好听。”

房五妹一听,心头窃喜,脸蛋一红道:“是么?”

见张傲秋肯定地点头,房五妹后面一句话差点脱口而出,她想说的是“若你能留在瑶族,我每天都唱歌给你听”,但一想这又是完全不可能的,心中不由又幽幽一叹。

张傲秋到没有注意房五妹后面的表情,他此时一心听着对面的鼓点,房五妹帮了他一次,再帮第二次就说不过去了。

还好这中间几次鼓点断下,都是落在其他人手上,这其中有表演武术的,有表演力气的,同样也有唱歌跳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