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一十七章 追杀(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趁他们精力放在前面树下,双脚顿地,发出阴劲,身形腾空而且,星月刀照着左后一个灵境修为高手,无声无息一刀斩去。

前面六人,心头立生警兆,迅速转身,张傲秋长刀一到近前,左后那人刚转过身来,仓促举刀一挡,“当”得一声清响,跟着一口血箭喷出,身子软到在地。

张傲秋这一刀用了九成力道,高阶对低阶的碾压,再加上一个蓄势满满,一个仓促应战,只一刀就让其重伤不起。

炼体术大成这时产生了巨大的受益,如此冲击力,让张傲秋仅觉手臂一震,跟着借力一个筋斗,空中留下嘿嘿两声阴笑,身形重又隐入后面山林不见。

邢飞看得目赤欲裂,对方居然如此胆大包天,敢在自己这么多人面前现身虎口拔牙,一击得手。

确实是**裸地打脸,邢飞一声不吭,真气运转,软剑“唰”得变得笔直,低喝一声:“追。”

剩下四人紧跟其后,先前站立的地方却突然异袭突起,两条黑线发出“咻”的声音突然飙起,往后面两个灵境高手直追过去。

那两人耳边听到异响,立即想起了先前几人后颈上的伤口,心如电转,一口真气逆转,身形在空中一个转折。

不过他们可没有张傲秋那种真气逆转的本事,强行逆转真气,使得身子在空中一顿,无法再做变动,两条黑线却是同样在空中调头,快如闪电,双双袭击成功。

那两人只觉手臂一痛,眼睛刚刚看到咬住自己的黑蛇,跟着视线模糊,“蓬”得两声从空中摔了下来。

邢飞听到后面异响,身形一顿,等他赶过来的时候,那两人早已一命呜呼,而那两条偷袭的黑蛇也已踪影全无。

邢飞看着倒在地上三个同伴,只觉头皮发麻,追踪任务到此,已经算是失败了。

而且此时身处山林,地上灌木杂草丛生,想要防备蛇类袭击,确实是难上加难,同时还有那个行踪诡异的对手,撤退的念头瞬间浮上心头。

但转念一想,若是这样回去,对一教二宗来说,只怕自己剩下的这三人会死得更惨,这么多高手居然追不到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子,这话说出去只怕自己都不相信,当即把心一横道:“都小心些。”

跟着转身,空气中还遗留着那小子气息,对方已完全不隐匿行藏,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来追。

而且邢飞心中雪亮,只怕现在自己放弃追击,对方也会反过头来追杀自己。

两军相遇勇者胜,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退缩只会泄了锐气,邢飞这些在刀尖上打滚的**湖都知道,只要泄了锐气,那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邢飞体内真气高速运转,三周天后,一声叱咤,以剑带人往张傲秋隐去的方向合身扑去。

另外两人则一左一右形成包抄,只是所到之处,依旧是人去楼空。

邢飞一声不吭,随着气味闷头直追,追了一段,跟着又陷入刚才的死胡同。

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又停下来,他实在想不通,对方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能如此精确掌握自己等人的行踪,从开始接触就一直被牵着鼻子走,这让一直自诩为追踪大师的他,心头窝着一团怒火,但又无处发泄。

可是停下来也不是办法,对方不知道隐藏在什么地方,而那蛇又跟那小子有什么关系?难道一切只是机缘巧合?

这世上就算最厉害的驯兽大师,也不可能如此精确地操纵蛇类发动进攻,要是经过训练的猎狗倒是有这个可能。

邢飞三人成三角形站立不动,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周围的山林,被它们追踪的小子,就如眼前的这片黑暗山林一样,看不见摸不透,处处透露着神秘。

邢飞只觉一丝无力感涌上心头,现在唯一办法就是等到天亮,那时候至少光线充足,不像现在这样只是被动挨打,只是对方给不给这个机会了?

此时已过子时,离天亮还有好几个时辰,邢飞不知道像这样精神高度集中地熬下去,到天亮的时候,还有多少精力应付对方偷袭?

刚想到这里,右方黑暗中传来一声轻微的树枝断裂声,邢飞三人想都没想,配合着向声音来源杀去。

可是依旧是一场空。

半响后,相同的声音又从左边传来,如此十几个来回,让邢飞三人疲于奔命,像猴一样被人耍,却连对方影子都没有发现。

邢飞很想大吼一声:有种你出来,但理智告诉他这样根本就是无济于事,而且这样做更会让自己心志奔溃。

这以后两个时辰对方都没有一丝动静,这种不知道危险会什么时候到来的煎熬,最是让人难耐。

张傲秋却是得空调息了两个时辰,醒来只觉神清气爽,神识里看到那三人依旧犹如三根木桩一样杵在那里,心里暗自好笑,真他妈胆小鬼。

然后随手在地上抓了一把小石子,捡出一颗屈指一弹,“啪”得一声清响,邢飞三人跟着又动。

张傲秋动弹一下西弹一下,渐渐得邢飞三人也开始对这响声失去了警惕,张傲秋神识看得清楚,嘿嘿阴笑一声,悄悄站起身来,潜到一边,随手折断一根树枝。

果然那三人反应没有及时,好像应付差事一样走过来,张傲秋转到身后,星月刀贴着树干悄无声息地朝中间那人直插过来。

玄境高手的第六感应,使得那人立生感应,身子霍得串出,跟着旁边一人长剑一卷,往张傲秋方向杀过来。

张傲秋一见,身形飞快往后,手腕一转,星月刀布下重重刀气,这刀气是张傲秋全力施为,凝若实质,那人立即感到前方空气突然变得格外粘稠,并且带着凌冽的杀气,长剑受阻,蓦然一顿,心中暗呼厉害。

那人一声历啸,人在空中,手中长剑变刺为斩,一剑划向刀气正中,而中间那人因身子前串,恰恰将邢飞挡住,使得两人一时无法及时援手。

这机会千载难逢,在旁边等候多时的两条黑蛇“咻”得飙起,一左一右往空中那人咬去。

那人一听“咻”得声响,立即亡魂大冒,手中长剑收回,迅速环身一转,此时因在空中应变太多,一口真气耗尽,不得已身形下落。

等在旁边的张傲秋一声不吭,高高举起的星月刀“唰”得一刀斩出。

蓄积在双臂上的真气,立即如洪流般透刀而出,带着一股飙风往那人落脚位置杀去。

而此时那人双脚刚刚落地,体内真气还没有回转过来,眼看磅礴的刀气杀来,再无新力做出变化,“啊”得一声惨叫,直接被劈成两半。

鲜血霍得如喷泉般往四周喷出,打在周边的树叶上“噗噗”做响。

这一切发生在电石火花之间,从那人扑过来到命丧刀下,仅仅只用了两个呼吸的时间。

邢飞跟中间那人一见,知道大势已去,再也顾不得一教二宗的压力,同时一声喊,分头往两边逃走。

张傲秋一见,立即命令两条黑蛇缠住中间那人,而他自己则全力追杀邢飞。

自此猎物跟猎人改变了身份。

张傲秋神识罩在邢飞身上,从另一边弯了过去,先一步在前面等候。

此时天色开始微亮,邢飞不辨方向,只是闷头往前急奔,好不容易出了山林,却依稀看见前面一人正背着双手,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奔来的方向。

邢飞心头一惊,对方能在此等候,说明对方早已看透了自己行踪,而且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将自己留下。

当即停下身来,右手软剑下垂,嘶声问道:“你就是小先生?”

张傲秋好以整暇地站立不动,不答反问道:“你是谁?”

邢飞知道此时已毫无退路可言,唯有拼命一途,还可能有一线生机,闻言喋喋怪笑一声道:“老子就是要你命的人。”

说完一振说中软剑,将真气运转到极致,身形如风,“唰”得一剑杀了过去。

张傲秋见邢飞杀来,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星月刀跟着杀出,以攻对攻。

“当”得一声,张傲秋只觉一股大力传来,此时他再次体会到炼体术的好处,如此大力仅仅只让他身子晃了晃,而邢飞则是连退十几步。

只这一招,高下立判。

张傲秋得势不饶人,星月刀全力硬攻过去,就欺邢飞此时气血翻涌,无法及时平复。

邢飞此时心中的惊骇却如滔天巨浪,自己也是快玄境中期的高手,对方只一刀就让自己无力回击,可见对方修为比自己要高出不止一筹。

只是这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子,这怎么可能?

邢飞强提一口真气,软剑微动,想以软剑的优势以柔克刚,但对方长刀大开大合,力道刚猛,加上自己真气无法供应,软剑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

“当当”一连三刀,邢飞蓦地一口鲜血喷出,张傲秋见了冷笑一声,寒声道:“想要小爷的命,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

跟着一刀斩出,邢飞奋力一挡,只觉胸口如大锤击过,身形倒飞,“蓬”得一声撞在后面一棵大树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如面条一般顺着树干滑下。

邢飞勉强睁开眼睛,看着对方缓步向自己走过来,脚步“沙沙”做响,仿佛催命符一般,想到自己十人追杀对方一人,却落得如此结局,不由自嘲地咧嘴一笑,跟着又是一口鲜血涌上来,“咕咕”几声后,脑袋一歪,就此毙命。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HIHNUF'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