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二十六章 瑶家贵客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鲁寒凝念到这里,不由疑惑地转头望向张傲秋。

张傲秋一见,“哦”了一声道:“鱼群环绕相送确是有这事,只是我觉得这也不算多大的事,所以就没有说。”

房五妹一听张傲秋亲口承认,当即对其躬身行礼,诚恳道:“不知公子是否有空到我瑶族做客?”

张傲秋闻言却是一顿,“呃”了一声,转头望向鲁寒凝。

鲁寒凝听了却是心头一喜,若是能得到瑶族的支持,那张傲秋以后不要说张家,就连整个岭南的地位就会更加牢固。

当即笑道:“不知我能不能一起去了?”

房五妹一听大喜道:“若是家主母能同时驾临瑶族,那将是我瑶族最大的荣幸。”

说完顿了顿又道:“不知家主母跟公子什么时候有空?”

鲁寒凝想了想,张皓轩是定于三日后带张傲秋认祖归宗,除去今日一天,那还有两天,不过这段时间中,隐藏在张家的变故谁也说不清楚,那在瑶族耽搁的时间也不能太久。

想到这里,鲁寒凝道:“可是我们近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在贵族不能耽搁过久。”

房五妹一听立即道:“五妹知道家主母事忙,哪敢耽搁家主母太多时间,只留一晚即可。”

鲁寒凝闻言转头望向张傲秋道:“那我们今晚就在房姑娘那里叨扰一晚,你看如何?”

张傲秋对岭南本来就是两眼一抹黑,到哪里去都无所谓,在旁听了跟着点了点头道:“好啊。”

不过鲁寒凝跟张傲秋的对话,听在房五妹耳中却是心头一懔,张家主母与张家关系不好可是全岭南都知道的,对张家子弟虽然也不说是严厉训斥,但很少有好脸色的,更不谈询问对方意见了。

眼前这公子年纪轻轻就能获张家主母如此对待,看来来头还真是不小,不过来头越大说明越是尊贵,今日幸好在此偶遇,让瑶族先拔头筹请得贵客,这对以后瑶族发展可是大大有利。

当即喜上眉梢道:“那五妹就在此代表全瑶恭迎家主母跟公子大驾光临。”

说完转头对身旁一个瑶族女子道:“立即返回本族,将张家主母跟公子驾临一事知会族长。”

那女子应了一声,眼睛先是在张傲秋身上转了转,然后才返身往来路迅速离去。

鲁寒凝则从袖里掏出一支短箭,杨手往天一抛,短箭发出“咻”得一声,跟着在空中发出“砰”得一声响。

片刻后,张子南就带三人赶了过来,一见场上情况,先是跟房五妹招呼道:“房姑娘好。”

房五妹跟着点头回礼,张子南见了这才转身对鲁寒凝行礼道:“不知主母有什么吩咐?”

鲁寒凝道:“今日得遇房姑娘,承房姑娘抬爱,邀请我跟公子到瑶族做客,今晚就不回来了,你等会回去知会家主一声,就说我们明日返回,让他知晓。”

张子南闻言一愣,张家虽然在岭南为大,但瑶族却并不服从张家,而且跟张家一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重来未曾主动邀请过张家人过去做客,今日这是怎么回事?

念头又跟着一转,想起了昨日张傲秋过来有海鱼成群结伴相送的事,这次邀请估计与此有关,看来风声已经是传出去了,遂抬头偷偷瞟了张傲秋一眼后对鲁寒凝行礼道:“子南领命。”

说完转头对房五妹招呼一声,然后转身离去。

房五妹见张子南离开,右手一引道:“家主母,公子,这边请。”

鲁寒凝“嗯”了一声,在张傲秋搀扶下与房五妹并肩而行。

三人一边走一边寒暄,其实都是鲁寒凝跟房五妹两人在说,张傲秋因也不懂岭南风俗,自然闭口不言,免得一不小心说错了话,那就不好了。

走了不远,前面就有几个瑶族汉子迎了过来,其中四人还抬着两副二人小轿。

鲁寒凝左腿有残疾,走山路确实是不便,也不客气,上了一副小轿,而张傲秋却是摆了摆手,意思自己能走。

其实房五妹最想跟张傲秋交谈交谈,这个一路沉默寡言的年轻男子,此时已彻底勾起了她心底的好奇,现在鲁寒凝坐上小轿,房五妹自然与张傲秋并肩而行。

房五妹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问道:“五妹还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张傲秋闻言一笑道:“房姑娘客气了,小可姓张名傲秋,也不是什么公子,房姑娘叫我阿秋就可以了。”

“阿秋?张傲秋?这名字真是好听的,还是你们汉人有文化,起得名字都这么好听。”

张傲秋听了摇了摇头道:“名字只是一个代号,真正有用的还是自身。”

众人也不着急,缓步前行,张傲秋只当是游山玩水,一路风景看过来,房五妹则在旁做向导一一介绍,没多长时间,两人就算是熟识。

越走越是深入山林,期间经过一些瑶族村落,估计抬小轿的瑶族汉子就是这些村落里的人,不然来返也不会如此迅速。

瑶族主要分布在岭南南北一带的山区,从而形成了“岭南无山不有瑶”的分布格局。

瑶族是个迁徙较多的山地游耕农业民族,刀耕火种的山地游耕农业,决定了他们每到一个地方一般只能住三年五载,然后又迁徙到另一个地方寻地垦荒耕种。

和这种刀耕火种的游耕农业相适应,人们建筑的居室十分简陋,民居建筑多为茅屋、竹舍、泥瓦房,只是在这里定居的瑶族,民居建筑在汉族庭院建筑基础上,结合瑶族地区的特点,创造了有本民族特色的庭院建筑、吊脚干栏、半楼居干栏等,建筑结构错落有致,变化丰富,别有一番情趣。

又经过一处山弯,前面豁然开朗,山势不再起伏,而是形成一个平坦的类山谷,山谷中开垦着一道道梯田,只是现在已是初冬,田间很少看到有农夫劳作,还真是一个世外桃源。

而在山谷前,当先一个五十上下的瑶族汉子带着一群人等候多时。

鲁寒凝见了,连忙从小轿上下来,迎了上去笑道:“怎劳瑶族族长前来相迎,寒凝真是愧不敢当。”

那瑶族汉子闻言哈哈一笑道:“家主母才是客气,今日能迎得张家主母跟公子到瑶族做客,才是我瑶族的荣耀了。”

说完一双环目大眼细细打量着站在鲁寒凝身边的张傲秋。

张傲秋一看,上前一步,躬身行礼道:“晚辈张傲秋,见过瑶族族长。”

这瑶族族长名叫唐二公,身材甚是高大,长相粗豪,即使如此寒冬天气,依旧只穿着一件薄衫,玄境初期修为,善使一把开山斧,虽然长相粗豪,但却是典型的粗中有细,不然也不能在这么瑶族高手中脱颖而出成为瑶族族长。

唐二公见张傲秋对自己如此有礼,心中也是高兴,但却不敢受张傲秋这一礼,连忙让到一旁,开玩笑,这可是海龙王转世,要是受了他这一礼,那不是要老子折寿么?

唐二公站在一旁对张傲秋还了一礼,语气恭敬道:“公子却莫客气,公子能驾临我瑶族,实是我瑶族大幸。”

鲁寒凝在旁看了,抿嘴一笑,看来这次到瑶族做客,自己儿子是主,而她自己则是辅。

若是别人,瑶族这样对待,鲁寒凝可能会心生怒气,但张傲秋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儿子越是受人尊敬,做母亲的越是高兴,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

鲁寒凝一行走山路也走了好几个时辰,由于现在已是冬季,加上又是在山区,天色黑得较早,正好用晚饭。

唐二公陪在张傲秋身旁,房五妹则扶着鲁寒凝,四人领头往前。

走了不多远,前面出现一个大院,这是瑶族招待贵客的地方。

一进大院房内,就看见房内摆着三张大桌,唐二公让鲁寒凝跟张傲秋坐首座,鲁寒凝倒也罢了,张傲秋却是怎么也不同意坐在首座,最后拗不过唐二公,只好挨着鲁寒凝坐下了。

唐二公见鲁寒凝跟张傲秋坐下,大手一招,后面跟着的一群人纷纷落座。

张傲秋这桌则由唐二公跟房五妹首陪,其他则是瑶族族内重要人物。

瑶族饮食并不复杂,油类是以自产的茶油和猪油为主,肉类是以家养的生猪和家禽为主,也有猎获的山禽野兽和河鱼等肉。

因瑶族一般都是在山区,平时购买猪肉不大方便,所以过春节时,家家户户都杀猪过年,除过年节吃用外,则把猪肉砍成长条,抹上佐料,挂在灶上薰成腊肉,此外还有腊肠、腊鸡、腊鸭、腊鸟和米粉肉等等。

其中瑶族的腊肉和米粉肉扬名远近,肉味香而不腻人,米粉肉的制作是把大米炒熟,磨成细粉,加上佐料,把猪肉切成肉片与米粉,佐料拌匀后,用藕叶把米粉肉包发蒸熟而成,此肉带有莲花的清香。

瑶族以大米和玉米为主食,杂以马铃薯、野薯、芋头以及豆类而食,而蔬菜主要是食用自产的各种蔬菜,以及南瓜苗、蕃薯叶、竹笋、木耳、磨菇等等。

男女嗜好饮酒,几乎家家都能自酿白酒,酿酒原料多用糯米,凡通节日喜庆,痛饮终日,劳动之时以竹筒盛酒带至田间,对上清水饮“寡酒”,借以解渴和消除疲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