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一十五章 追杀(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常乐告辞后就直接回到客房,收拾好包裹连夜出发了。

他的推测不错,一教二宗等了一天后没有收到鬼王谷的消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估摸是出了变故,在第三日一早,就有三人找到了同福客栈。

不过他们毕竟来晚了一步,同福客栈现场被常乐收拾的干干净净,连一丝气味都没留下,而且对那三人的问话,常乐也是一问三不知,咬定客官要找的人重来就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常乐也是**湖,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但被问得多了,也开始不耐烦了,干脆低头打着算盘,让那三人自己去找。

那三人倒也不客气,将客栈里里外外,甚至连角落旮旯都翻了一遍,但不要说人了,连个毛都没看见,最后不得不放弃,回去复命去了。

鬼王谷的人过来对一教二宗说起小先生的身份,一教二宗高层,包括欧阳尊者等人立即知道这个情报,只是在看到这个情报后,那些人当真肠子都悔青了。

以前张傲秋还在临花城的时候,一教二宗也曾对其进行刺杀,但那时候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只是想杀了这小子不让他给云历儿子治病,没想到那时候一个瞧不上眼的小子,现在居然成了心腹大患,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多派高手一次性将其解决掉。

不过此时说什么都晚了,既然已酿成错误,现在亡羊补牢也来得及,正好这小子落单,正是下手的好机会。

所以欧阳尊者一接到鬼王谷的人踪迹全无的消息,当即决定,立即调遣教内第一追踪高手过来,带上好手对这小先生展开追杀,至于鬼王谷的人是拒绝还是接受,也懒得管这么多了。

都是那死矮子坏事,要不是那矮子当时拒绝帮忙,现在也不会白白错过这么好一个狙杀的机会。

那几个白痴,拽的像个二杆子样,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喝西北风,估计连个方道都没搞清楚,还在那山里当野人。

一教二宗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那矮子虽然拽的像个二杆子,但却是实打实的玄境中期修为,而且他手下一个玄境,三个灵境,以这样的实力去截杀一个小子,若是不成功,那真是说了鬼都不信。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五个二杆子真是个二杆子,连个方道的摸不清楚。

这次一教二宗调过来的追踪高手,是一个绰号“飞天狐”的人,此人名叫邢飞,残忍好杀,而且最喜女-色,被他糟蹋的女子不计其数。

“飞天”是形容他追踪的本事,而“狐”则是形容他狡猾多疑。

邢飞生就一张马脸,额头上收,鼻梁高挺,但一双眼睛却是又细又长,下面的嘴跟鼻子隔着老远一个距离,一条刀疤从右眼边角划过鼻梁直到左脸下方,整张脸犹如七拼八凑装上去一样,显得格外丑陋,再加上那一条刀疤,宛如一条毒蛇一样趴在脸上,看上去更是渗人。

此人本是一个独行盗,一次糟蹋了月湖山庄庄主的小妾,这下捅了马蜂窝,月湖山庄庄主不惜重金召集江湖异士对其进行追杀,虽然邢飞追踪隐匿功夫了得,但也架不住人多,被追得如丧家之犬,脸上那条刀疤也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后来实在是被追得走投无路,这才投奔一教二宗。

张傲秋离开同福客栈,全速疾行了一天一夜,等邢飞几人出发的时候,他已经离同福客栈好几百里远了。

这么远的距离,也让张傲秋放下心来,但却依旧小心,一路避开大道城镇,只走山林荒野,白天优哉游哉地游山玩水,晚上则是打坐冥想。

又两日后的傍晚,张傲秋刚盘膝坐下,突然心生警兆,一丝狐疑刚升上心头,神识里跟着出现三个人影。

张傲秋嘿嘿一笑,暗道:还真他娘的属狗皮膏药的,这样都能追上来。

正要起身再来一次反杀,后面跟着又出现七个人影,张傲秋这才重视起来,认真一看,前面三个玄境修为,后面七个却是一水的灵境修为。

张傲秋心里打了个突,对方这样的实力,若是正面交战,虽然他有独叟跟两条黑蛇帮忙,但只怕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想到这里,张傲秋收拾好包裹,二话不说,一个腾身,撒开双腿,逃之夭夭。

张傲秋走了没多久,邢飞就赶到了他刚才落脚的位置,空地上一团篝火还没有熄灭,显然对方刚离去不久。

不过这点却让邢飞心生警觉,自己这一路过来,可是小心谨慎,若是一般人,很难发现自己行踪,而对方却能在自己刚刚赶到的前一刻脱身离开,显然也是同道中人。

邢飞舌头舔了一下薄薄的嘴唇,脸上露出残忍的神色,既然刚刚离开,以自己的追踪术,那小子就不会跑多远了。

而围在邢飞身边的其他人,脸上亦露出兴奋的表情,这三天过来,基本上是日夜兼程,路上连个囫囵觉都没有睡过,而且又是在山林里,想喝口干净水都没有,当真是苦不堪言。

现在猎物就在眼前,很快就会抓住那小子,不过在杀他之前,可要好好出口气,不然也对不起老子这一路辛苦。

张傲秋收敛气息,一路狂奔,左左右右不走直线,落脚专选露出的岩石,有时候甚至走上一段又返回来,布下疑阵。

不过即使是这样,后面的人依旧犹如吊销鬼一样,紧跟不放,张傲秋在神识里看得清楚,这一切都是后面那领头的马脸人,鼻子比狗还灵,即使是在张傲秋布下的疑阵前,也只是略做犹豫,很快就能选定正确方向。

张傲秋看了心中也是暗自佩服,以前总以为自己追踪隐匿功夫很厉害了,现在来看,比起后面那位,还差了不少,看来这次回去,师父他老人家传授的隐匿功法可要好好练练了。

张傲秋奔行了一段,见这种方法根本无法甩掉后面的人,像这样下去,只怕跑到天涯海角也无济于事,唯一能解决的,就是将这伙人永远地留在这山林里,一了百了。

张傲秋停下来,想了想,跟着计上心来,收敛气息再奔行一段距离后,干脆露出行藏,不过这次却不是往前,而是弯了个大圈圈绕到这些人身后。

由于张傲秋神识能完全掌握邢飞这十人行踪,所以根本不怕将其跟丢,而邢飞却没有这本事,只能跟在张傲秋身后,他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

此时天色已全黑,本来山林内光线就暗,现在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张傲秋躲在离其两里外的地方,将两条黑蛇放出。

这两条黑蛇一入山林,就如鱼儿进了水,在丛林灌木里灵活自如地顺着前面十人气味追了上去。

邢飞追了一段,前面留下的气味越来越明显,这样的环境对双方都造成极大不便,现在气味如此明显,显然是对方已经坚持不住了。

想到这里,邢飞更是兴奋,虽然自己这些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但此时却是大好机会,若是现在放弃让那小子跑了,以后就又要多花力气了。

邢飞跟后面九人低声交代一声道:“那小子就在前面不远了,他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兄弟们可都都精神些。”

邢飞追踪的名头,在一教二宗来说,若是他认第二,还真没有人敢认第一,后面九人也知道邢飞在这上面的厉害,他说不远了,就一定不会太远。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所追踪的猎物,现在已到他们背后,变成了猎人。

邢飞等人此时心思完全放在了前面路上,根本就没有想到后面跟着两个死神,两条黑蛇也是精怪,专选落在后面的两人,照着露在外面的脖子一口咬上去,那两人刚听到耳边传来“咻”得一声,接着就觉得脖子一痛,然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邢飞听到后面两声摔倒的声音,还以为是有人不小心跘到树根,转头低喝一声道:“都他妈小心些,要是惊动了那小子,老子要你们好看。”

说完跟着扭身再追,没走多远,后面却传来低沉的警戒声,邢飞一听,一脸不耐烦地停了下来问道:“什么事?”

发出警戒声那人跟着上前道:“后面两人没有跟上来。”

邢飞听了,心头一股无名之火冒起,寒声道:“他妈的废物,摔个跤也能掉队,留下两人接应,其他人继续追。”

最后两人应了一声,跟着蹲下身子,一个往来路探去,另一个则原地不动。

张傲秋在后面看得清楚,心中暗喜,指挥两条黑蛇悄悄接近,不费吹灰之力,又解决这两个,而且还有空饱吸一顿。

张傲秋待前面人走远,跟着摸了过去,将倒在地上的四人翻过身来,割破胸前的衣服,在各自胸膛上划了“杀”字。

这个“杀”字写的歪歪扭扭,就好像小孩涂鸦一般,不过在这样的情形下,却显得更加诡异。

张傲秋又找了一条山藤,将其斩为四段,前面打了个结,一一套在这四人脖子上,然后将其高高吊起。

忙完这以后,张傲秋拍拍手,嘿嘿一声阴笑,转身顺着先前的路又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