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93章 为什么哭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那谁知道呢?你做什么,又不会跟我们汇报。保不准,是你偷偷怎么着灭绝了。”郝运来看着冯飞,戏谑道:“你想啊,你本来就很猥琐,即使做了猥琐的事,也不足为奇啊!”

“你——”

冯飞怒视着郝运来,正准备朝他扑去,幸亏雒铃在一边及时拉住了冯飞。

武修走到冯飞面前,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笑道:“去吧!灭绝可不好对付。飞哥,祝你好运啊!”

看着武修他们潇洒地离开,冯飞狠狠地挥了几下拳头,这才极不情愿地和雒铃跟着刑宁宁离开。

哐——

就在武修和江天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时候,教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他妈谁啊?”江天一脸愤怒地喊道。他正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被人吵醒,他很不爽。

虽然他自从和赵茜分手后,看起来没太大的变化,但武修总觉得他心里还有口气,或者是想打一架,又或者——他还没放弃。

对于第二点,武修也曾经试探性问过,可得到的答复是:“放心吧修哥,是我主动和她分的,又不是我被甩。没事,女人嘛,多的是。”

“我去!飞哥,咱能稍微有点素质吗?”

在看清楚进教室的人是冯飞后,江天的脸色缓和了下来。

冯飞倒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低着头,摆着脸,径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很意外地连郝运来的调侃都没搭理,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武修很随意地在教室看了一圈,雒铃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回来了。她坐在赵茜旁边,正低着头看书。武修的余光不小心看到她旁边的赵茜,心里又不自觉复杂了起来。

虽然武修表面上一直装作很不在乎赵茜,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他总会情不自禁地去了解一些赵茜的近况。比如她现在话说的少了,笑容也少了。

想了一会儿,武修又摇摇头,强迫自己别胡思乱想。他告诉自己,赵茜是他兄弟的媳妇,是他的弟妹。尽管是曾经的,可毕竟在一起过。

上课铃声响起,武修伸了个懒腰。看到语文老师进来,他拿出课本,趴在上面,准备继续睡觉。

不得不说,对武修来说,老师讲课的催眠效果就是好。他已经睡了一节课,现在听课没多久后,又开始犯困了。

“好了,接下来老师为大家朗诵一下这篇课文:《大堰河——我的保姆》。”

语文老师声情并茂道:“‘大堰河,是我的保姆’……‘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回到自己的家里。啊’——冯飞,你为什么要哭?”

本来武修都快睡着了,可听到“冯飞”二字,他瞬间有了精神。他迷迷糊糊中记得语文老师在朗读课文,可怎么提到了冯飞?

“难道课文中写了冯飞?”武修疑惑地想道。他看了眼邻桌,将课本翻到正在学的那页。

“奇怪,我的书上明明是‘啊,大堰河,你为什么要哭?’”武修嘴里嘀咕道。

他还以为是自己的课本印错了,于是转头想看看邻桌的书,却发现教室众人的目光都看向冯飞。

武修便也好奇地看了眼,他瞬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见冯飞用双手将脑袋撑在桌子上,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抽噎着。

“我靠,飞哥玩的哪一套?”

听到江天的声音,武修头也没回地说道:“我也想知道。”

似乎是终于反应过来了,冯飞擦了把鼻涕和眼泪。

“冯飞同学,你怎么哭了?”语文老师继续问道。她看着冯飞,一脸关心的表情。毕竟好端端上着课,自己的学生却突然哭了,她自然有些担心。

冯飞想了想,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试探性问道:“老师——如果我说,是沙子进眼睛了,您信吗?”

“噗——”

郝运来第一个受不了了,他瞅着冯飞,嘲讽道:“眯眼飞,你是影视剧看多了吧?而且你的眼睛,沙子能进去?”

“郝运来同学,你别笑,也别乱说话。”语文老师倒是很有耐心,她先是环顾教室,然后才对冯飞说道:“这教室没刮风,地面也干净,怎么会有沙子?冯飞同学,你到底怎么了?”

冯飞想了想,说道:“老师,其实我是被您讲课感动的,您讲的实在太好了。”

“噗——眯眼……”

“郝运来!安静!”语文老师打断了郝运来的话,她似乎对冯飞的奉承很受用,谦虚道:“倒也不是老师讲得多好,主要是这篇课文的作者写的好。”

看到语文老师准备放过冯飞,郝运来显然不甘心。他看着语文老师,说道:“老师,我敢保证冯飞绝对是在欺骗你。他根本就不知道你讲了什么,怎么会是被你讲课感动的?”

“郝运来!”

“贱人来!”

语文老师和冯飞异口同声道。

冯飞并没理会语文老师,他看着郝运来,不悦道:“你胡说什么?是不是想死?”

“威胁我?切!”郝运来自然不会被冯飞吓住,他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道:“既然你说你是被老师讲课感动哭的,那我且问你,老师讲了什么?”

“这……我……”

看到冯飞有些慌乱,郝运来得意地说道:“呵!别说你不知道老师讲了什么,我敢保证,你甚至都不知道这节课学的是哪篇课文。”

冯飞不满意道:“那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这节课……眯眼飞,你挡我眼睛干什么?”

冯飞将手从郝运来眼前放下,不屑道:“哼!你别偷看,你根本也不知道。”

“我……”

啪——

语文老师拍了下桌子,怒声吼道:“够了!两个半斤八两,争什么?这很光荣?你们好意思吗?知不知道现在是上课时间?冯飞,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为什么哭?”

冯飞不想说出原因,可被语文老师怒视着,让他心里有些慌张。

这时他突然想起前几天自己看过的一部喜剧电影,他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说道:“是洋葱!对!老师,我刚才好像闻到了洋葱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