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二十四章 谋划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鲁寒凝在旁听完,先是眼神复杂地看了张皓轩,然后转头对张傲秋担忧道:“秋儿,你先前说擂台战上一切由你做主,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张傲秋闻言不答反问道:“擂台战有什么讲究?”

张皓轩道:“擂台战又是生死战,没有规矩,只要上了擂台,就相当于签了生死状,不管谁生谁死,其他任何人都不得插手。”

张傲秋“哦”了一声道:“那若是两人决斗时,另外一人上了擂台,这怎么算?”

张皓轩道:“那他就会面对家法的处置。”

“家法的处置?如何处置?”

“轻则废除修为,逐出岭南,重则直接处死。”

张傲秋道:“若是这人位高权重,是不是会有人替他求情?”

张皓轩听了不由神色一懔,沉吟片刻后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张傲秋道:“擂台战那天,我会杀掉张子恒,不过在这之前,我却要将我那二叔逼上擂台,但若是他上了擂台,自然违反了家规,不过以他现在的势力,自然会有人提议不能将其处死或是废掉修为,但作为家主,又要维持家规,这样双方必然会产生争执,一个不好,甚至会直接产生最终杀伐,那么张家可就毁了,这可不是我想要的。”

鲁寒凝听完担心道:“那你怎么知道你二叔一定会上擂台?”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道:“张子恒是这一代张家第一高手,二叔当年没有得到家主之位,这次一定希望通过张子恒得到,而且,一个人就算再坏,对自己的孩子都是好的,况且二叔所谋甚大,张子恒是他名正言顺获得张家最终权力的最大依仗,他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在擂台上将张子恒磨死的。”

“磨死?!”

张傲秋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寒声道:“一刀杀了,痛快是痛快了,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让二叔毫无后顾之忧,决死反击,那样就会带来无穷的麻烦,擂台战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只要借机除掉二叔,去了首恶,其他人就会群龙无首,然后我们再挟一战之威,全力清除异己,所以这一战,张子恒只是引子,二叔才是目标,当然若是顺带除掉大长老,那就更理想了,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鲁寒凝听完,眼中一丝忧色更浓,张傲秋虽是她儿子,但只接触这么短短一段时间,不可能对其完全了解,这小子胆子太大了,做事雷厉风行,完全不管什么从长计议。

想到这里,鲁寒凝望向张傲秋问道:“秋儿,你二叔据我们的情报了解,已经是玄境中期修为,你真有有把握在擂台上杀了他?”

张傲秋闻言一笑道:“娘亲,我虽然胆子大,但却不傻,这么说吧,玄境中期的高手,我已经干掉不少了,如若不出我所料,十刀之内我必取他性命,不过同张子恒一样,我不会让他死得那么痛快的,因为他心中可是藏着很多秘密的。”

张皓轩跟鲁寒凝闻言同时失声道:“十刀?!”

张傲秋正色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这十刀之数可不是我胡乱说的,我是结合以往的经验判断出来的,因为两人生死对决,修为虽然占输赢的很大成分,但心理、环境还有周围的压力,这些都是非常玄妙跟重要的,有时候一点微妙的差别,就会打破你先前所有的准备,从而导致最终败局。”

张皓轩听完,望着张傲秋半天不说话,若是他下场,仅仅十刀就干掉玄境中期高手,那是想都不用想。

张傲秋见张皓轩一脸的怀疑跟惊讶,笑了笑道:“我前面干掉的玄境高手,还重来没有超过十刀的。”

张皓轩本是好武之人,听张傲秋这么一说不由有点心痒,脸上表情由惊讶转为跃跃欲试,张傲秋见了,还没等他开口,就直接否决道:“生死之战跟切磋完全不一样,这个我想阿爹你应该明白。”

张皓轩听了,颓然一叹,笑了笑道:“也罢,那阿爹就等着看你在擂台上大展风采。”

张傲秋闻言却不接话,转移话题问道:“听说张子恒祸害了不少姑娘,不知道这事是真还是假?”

张皓轩听了跟鲁寒凝两人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尴尬神色,半响后才道:“确有此事,只是你二叔权势太大,那些受害的人家连出来作证都不敢,所以我虽然有心维持法纪,但却总是有力无处使。”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不要紧,亡羊补牢还不算晚,那些受害人家都有记录么?”

张皓轩道:“这个当然。”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正色道:“命令下去,将那些受害人家秘密聚拢,然后安置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保护起来,等到擂台战那天再将这些人安插在周围。”

鲁寒凝听了不由疑惑道:“这样做……?”

张傲秋嘿笑一声道:“所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民意舆论用的好,就是把杀人不见血的刀,况且我们还是站在正义这一边,这些受害人之所以不敢出来作证,无非就是怕被报复,若我们给他们看得见的希望,只要有一人站出来,后面的人就会毫不犹豫地跟上,只要气势造起来,那些有异心的人就算想动,也不敢贸然下手的。”

张皓轩听完,一拍桌子道:“不错,秋儿说的有道理,我现在就立即前去安排。”

张傲秋闻言跟着叮嘱一声道:“切记要秘密行事,不可透露半丝风声。”

张皓轩听了笑道:“这个你放心,你阿爹这点事还是办得了的,况且你现在对你二叔他们来说,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现在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我身上,只要我不表现出异常,他们是不会发现的。”

说完转头对鲁寒凝道:“夫人,现在天色已晚了,秋儿今日也多有劳累,还是让他早点休息的好。”

鲁寒凝闻言点了点头,抬眼望着张傲秋道:“秋儿,娘亲已经给你安排好住处,你今晚就好生休息。”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既然阿爹说三日之后再进行认祖归宗的仪式,那这三天就劳烦娘亲带我到这岭南四处走走?”

鲁寒凝这么多年,今日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儿子,这颗心现在是完全系在了张傲秋身上,恨不得时时刻刻陪在其身边,一听张傲秋这么说,当即笑盈盈道:“好好,娘亲正是求之不得啊。”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刚从调息中醒来,鲁寒凝就已来到门口,亲自端来了洗脸水,张傲秋一见连忙接了过来道:“娘亲,这事怎么能让你做了?”

鲁寒凝笑道:“没事没事,娘亲做的开心。”

说完跟着问道:“昨晚睡得可好?”

张傲秋昨晚过来,先是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换了一身新衣,现在调息一晚,正是精神满满,闻言道:“很好啊。”

张傲秋洗漱完毕,鲁寒凝带着他去吃早餐,昨晚那顿饭,张傲秋基本上没吃什么,一个晚上过后,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鲁寒凝见张傲秋吃得香,心里也高兴,一个劲地夹菜,直到张傲秋肚儿吃得滚圆才罢手。

张傲秋放下碗筷,先是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问道:“娘亲,今日我们去哪?”

鲁寒凝一听张傲秋叫她“娘亲”,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闻言笑道:“今日娘亲要带你去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

说完站起身来,张傲秋一见,连忙在旁一把扶住,鲁寒凝看了,拍了拍张傲秋手道:“娘亲这条腿,早就习惯了,你不要紧张。”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反正这三天有时间,要不就让孩儿替你疏通疏通这些郁结的经脉?”

鲁寒凝闻言,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道:“娘亲知道你是小先生,一身医术惊人,不过现在娘亲神清气爽,心里高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不急于一时。”

张傲秋听出了鲁寒凝话外的意思,她是怕张傲秋给她诊病消耗了真气,不利于几日后的擂台之战。

跟着转念一想,鲁寒凝心脉郁结是因为心病,现在心病解除,郁结的地方也就自然会跟着打通,无非就是时间用得长一些,而且这种自然打通比起外力强行打通效果也要好多了。

想到这里,也就不再坚持,扶着鲁寒凝往外而去。

鲁寒凝边走边道:“岭南虽然是个岛屿,但占地却是甚广,而且岭南也不止我们汉族一个民族,还有很多其他民族,各个民族有各个民族的风气跟规矩,所以张家虽然统一岭南,但还有很多地方却是管不到的。”

张傲秋积极参与武月城对抗死域人这场战役,有抵抗外族的主因在里面,同时还有再一统江山这个模糊的概念,既然要一统江山,自然就要将所有人都团结在一起,这里面就包含了各个地域,各个民族,使其做到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

只是这个想法也就是是个念头,还根本就没有什么成熟的想法,当即问道:“为什么不对这些民族的人进行同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