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一十四章 功亏一篑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想了想后问道:“你们攻击武月城,但武月城外又没有驻地,那你们的老巢到底在哪里?”

那人听了想都没想,顺口答道:“在距离武月城海边三十海里的一座岛上。”

这样的回答正验证了张傲秋以前的猜想,心里暗骂一句道:死域鬼还真他妈狡猾,真将老巢安置在岛上。

念到这里,张傲秋跟着问道:“具体位置?”

那人听了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我们鬼王谷只协助军方办事,并不插手具体事宜。”

张傲秋闻言冷笑一声道:“你他娘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吧?你们鬼王谷的人一个是大将军,一个也是个什么头头,你现在跟我说不知道?”

那人听了,双手一摊道:“你说的不错,但他们都只是从旁协助,并不插手具体事宜,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张傲秋闻言皱眉沉吟起来,脑中正分辨这矮子所说的是真还是假,对面那人却突然身形一晃,瞬间跟张傲秋拉开距离。

张傲秋见状冷笑一声,精神力控制可不是这点距离就能摆脱的。

正想要下狠手,那人口中却是一口鲜血喷出,望着张傲秋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张傲秋一见,暗叫糟糕,想都没想,星月刀瞬间出鞘,刀身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往场上最后一个黑衣人攻去。

刚刚自己疏忽,给那矮子自绝心脉的机会,现在这最后一个,无论如何也要抓活口。

那黑衣人应付两条黑蛇本就捉襟见肘,现在张傲秋加入,立即变得险象环生,知道今日很难活着离开,于是把心一横,手中长刀收而不动。

张傲秋一见,一声历啸,神识命令两条黑蛇立即停止攻击,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两条黑蛇速度太快,这么一瞬间,根本收不住口,一条咬中黑衣人颈部,一条咬中了手背,顷刻间就一命呜呼了。

鬼王谷这次算是倒了血霉,过来的五人一个不剩,全军覆没。

其实在张傲秋进入院子的时候,那五人立即发动袭击的话,就算张傲秋有两条黑蛇及独叟帮忙,但至少也要缠斗一番,在这其中,起码也能发现哪怕那么一丝异常,那时候以他们五人的实力,就算有所损失,也不至于全军覆没,更不会被张傲秋如此羞辱一番。

只是精神力攻击,放眼天下,不要说会的人,就算是听说过的人都是少之又少,而且这种攻击,杀敌于无形,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那矮子凭着这个能力,以前都是顺风顺水,所以这次也自然而然地选择了这种方式,而且鬼王谷这些人心高气傲,一教二宗发现张傲秋踪迹的时候,曾问过他们是否需要帮忙,但却被这几人想都没想的拒绝了,只是没想到这次却是踢到了铁板了。

上得山多终遇虎,所以混江湖还是多加小心一些的好。

只是这矮子也确实是厉害,识海跟丹田双修,却能达到玄境中期修为,精神力能发出攻击,比起甘慧英来说,天资又高上不止一筹。

若从人才来说,确实是可惜了,但从敌我对立来说,越是这样的天才人物,越是要趁早干掉,以免留下祸害。

张傲秋看着院子里躺着的两具尸体,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心有不甘地收刀回鞘,等两条黑蛇饱吸一顿后,才将其收回。

张傲秋丢下这两具尸体,快步进入客栈,在地上躺着的一众人中,先是找到掌柜的,一看就知道是受了那矮子的精神力攻击,不过幸好那矮子没有下狠手,只是将其弄晕了事。

张傲秋也不迟疑,将掌柜的跟旁边两个伙计救醒,那掌柜的一醒过来后,立即一个激灵地站了起来大声道:“有敌人。”

张傲秋见了没好气道:“屁敌人,都他妈死翘翘了。”

掌柜的闻言立即环顾一看,半响后将信将疑道:“那几个人都死了?”

张傲秋闻言不耐烦地点了点头,掌柜的跟着问道:“都是……你杀的?”

张傲秋听了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杀的,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院子里躺着五具尸体,跟着就进来看见你们也倒在地上,于是就把你们救醒了。”

掌柜的听了,脸上显出疑惑的表情,转头一看旁边两个还懵头懵脑的伙计,一脚踢了过去道:“快去救人,还他妈杵在这里做什么?”

那两伙计闻言立即应了一声,掌柜的等他们去忙活后,这才转头对张傲秋道:“若不是你,那又会是谁了?”

张傲秋也懒得理他,从怀里掏出罗沁的玉牌递给掌柜的道:“这块玉牌你认识么?”

掌柜的接过来一看,立即明白过来,看着张傲秋“哦”了一声道:“原来你就是小先生。”

张傲秋点了点头,跟着道:“我去岭南一事,可都安排好了?”

掌柜的闻言也是微一点头,右手一引道:“小先生请跟我来。”

张傲秋也急于想从这掌柜身上了解一些岭南张家的事宜,所以毫不犹豫跟在了后面。

两人进了后院一间房间,掌柜的关好门,张傲秋虽然心里急于想知道岭南那边的情况,但现在却是不动声色,等着对方先开口。

掌柜的给张傲秋倒上茶水,坐下后道:“小先生想什么时候去岭南?”

张傲秋想了想,鬼王谷的人都能追到这来,一教二宗的人应该也不远,当即道:“当然是越快越好。”

掌柜的“嗯”了一声道:“那行,我明日一早就安排人护送小先生上路。”

张傲秋现在在掌柜的眼中,只是一个完全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此次前去岭南,可以说是天高路远,在这样的乱世,一个没有修为的人独自上路,沿途会有很多的危险。

张傲秋听了却是摇了摇头,若是后面还有鬼王谷或是一教二宗的高手,他一个人还可以灵活机动,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若是多了几个拖油瓶,那反而会出现纰漏。

掌柜的见张傲秋摇头,不由感到奇怪,继续劝道:“现在世道不太平,还是多一些人手的好。”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断然道:“我一个普通人,又不跟什么人结仇,也没什么钱财,想来也不会有人打我的注意,再说了,我从小在山林长大,穿山越岭最是拿手,我想走山路应该更没有人来找麻烦吧。”

掌柜的见张傲秋说的决绝,也不再坚持,一来刚刚整个客栈就被人袭击,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全部被放倒了,后面不知道还会有什么麻烦,现在人手不够,若是再分一些人出去,那就更捉襟见肘了。

二来岭南那边传来的消息,也只是让他接待这小先生,并没有让他派人护送。

所以掌柜的见张傲秋这么说,也正求之不得,就不再坚持,站起身来,从房间角落的一个箱子里翻出一块木牌递给张傲秋道:“既然小先生决定了,那常某也不勉强,这块木牌你带上,到了东海城,在城东月福客栈找客栈掌柜,将这木牌给他,他自会给你安排到岭南的事宜。”

掌柜的姓常,单名一个乐字,名字寓意倒是很好。

张傲秋接过木牌看了看,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木头,一面雕刻着“岭南”二字,另一面雕刻一个“张”字。

常乐见张傲秋脸露狐疑的神色,当即笑了笑道:“去岭南是认牌不认人的,小先生切记不要将这木牌丢失了,不然到时候就真没办法了。”

张傲秋“嗯”了一声,将木牌贴身收好,岭南张家这么大的家族,信牌绝对不会像看上去这么简单,至于不简单在哪里,这毕竟是别人的秘密,所以也不好多问。

张傲秋收好木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问道:“掌柜的,能不能跟我说说岭南那边的情况,或是有什么忌讳,免得我过去了不懂规矩,闹出笑话是小事,让他们误会了,那就是大事了。”

哪知常乐听了,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歉然道:“小先生,岭南那边的事,常某可不敢说,既然张家同意让你过去,那边自然就会有所安排,你不用过于担心。”

常乐虽然说得婉转,但话中的意思张傲秋还是听得明白,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哦”了一声,转移话题道:“那不知东海城如何走?”

常乐听了呵呵一笑道:“这个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这有份地图,你按着地图上标注的红线走就可以了。”

说完又在先前的木箱里取出一份地图递给张傲秋,张傲秋摊开一看,地图上确实是标注的明明白白,当即收好地图道:“掌柜的,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了,不过就像你说的,现在世道不太平,你们也要多多防备。

外面那五具尸体我看过,其中有四个是中了毒的,掌柜的处理的时候可千万小心,不要触碰尸体,而且这些人最好拖得远远的处理掉,所有一切痕迹都清除掉,免得被有心人发现了端倪。”

常乐闻言,脸色沉重地点了点头道:“我会的,小先生也一路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