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九十三章 排毒疗伤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了心头一叹,跟花倩笑接触这么长时间,也知道她性子固拧,真决定的事情,这些丫鬟肯定拦不住,不由语气转柔道:“你们不要哭,这不关你们的事。”

说完转身对花连城问道:“让你准备的流动温水池准备好了吗?”

花连城一听,连忙点头道:“已经准备好了。”

张傲秋点点头,对花连城道:“让她们都下去吧。”

待到丫鬟都退出去后,张傲秋看着夜无霜道:“霜儿,我要立即替花城主逼毒,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夜无霜知道张傲秋说的是什么,不由转头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花倩笑,轻轻点了点头。

张傲秋接着吩咐道:“阿漓,你现在立即回去知会师父,让他也做好准备,同时将我的金针带过来。”

阿漓“嗯”了一声,知道救人如救火,立即转身小跑离开。

夜无霜小心抱起花倩笑,花连城一见急忙在前带路,弯弯绕绕走了一盏茶功夫才到达温水池。

这里是城主府内院一个偏僻角落,一看周围环境就知道是长期无人打扫,现在正是战时,人手本就不够,自然没有闲工夫来管这些了。

不过胜在幽静,无人打搅,也算是闹中取静,只是对于花连城来说,估计也是无奈之举。

这地虽然荒废,但巧妙的是,由于城主府此处靠近后面的望星涯,因此只需搭设一些剖开的竹筒,即可引入山中活泉水。

在这空地中间,人工挖了一个水池,水池上搭设了一间木屋,上方有叮咚的泉水流入一个锅炉,然后进入水池,在水池里溢出的水,又顺着地势流出后面的山崖。

花连城指了指那木屋也不说话,直接上去开始生火烧水。

由于给花倩笑治病情况特殊,这件事只限于这几个人知道,所以生火烧水的事也只有花连城自己动手了。

夜无霜将花倩笑小心地放在屋内的躺椅上,张傲秋则直接盘膝开始调息,以便将自己状态调整到最巅峰状态。

夜无霜看张傲秋如此谨慎,知道这次问题复杂了,也不敢打搅,蹲在一旁试着水温。

一顿饭功夫后,水池内泉水温度正好,夜无霜招呼花连城一声,让他注意火候,然后轻轻将花倩笑衣服脱下,放入水池中。

等这些做完后,夜无霜才叫醒张傲秋,俏目瞟了他一眼,脸色却是莫名一红,低头转身出门而去。

等夜无霜出去后,张傲秋三把两把脱光衣服,滑入水池中,在水中盘膝坐在花倩笑身后。

背部滑如凝脂的肌肤上立即映入眼帘,背上成竖条状的三道伤疤显得格外明显,这是上次花倩笑在战场上被死域人所伤后留下的痕迹。

张傲秋看了心头莫名一痛,一股复杂的情绪涌入心间。

半响后,张傲秋深吸一口气,真气运行三个周天,将这些杂乱情绪排出脑外,双掌伸出,轻轻抵住花倩笑后背。

顿时一股柔腻触入掌心,张傲秋不觉心头一荡,这还是他第一次触摸女子身体,尽管他跟夜无霜两情相悦,但都只是牵牵手,亲亲脸蛋跟小嘴,还重来没有这么亲密的接触过。

张傲秋刚刚平息的心境又开始变得涟漪,心中暗骂自己混蛋,思绪一转,想到那天战场尸横片野的情形,顿时一股悲愤、苍凉的气息升起。

趁此机会,张傲秋调出一缕绿色真气,缓缓度入花倩笑后背经脉,左掌吐出真气护主花倩笑心脉,右掌真气开始加压,希望能将毒气逼出。

但此时花倩笑体内丹毒已经扩散,而且潜伏这么多年,早已将花倩笑身体当成了宿主,毒气受压,不但不往外走,反而向五脏六腑深处潜去。

张傲秋一看不对,急忙减轻真气压力,但压力一减,丹毒又回到原来地方,你来我就跑,你撤我就回来,如此往复几次,张傲秋有点狗咬刺猬无处下手的感觉,不由脸色越来越凝重,额头渐渐冒出汗珠。

正当他无计可施的时刻,识海里的独叟懒洋洋地说道:“这丫头丹毒已遍布全身经脉,你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张傲秋本就心焦,现在听他懒洋洋地语调,顿时火冒三丈急道:“那你说怎么办?”

独叟“嘿”得一声道:“哟呵,语气还蛮冲的哈,自己是蠢货还来怪老子,一掌压一掌吸。”

张傲秋一听顿时感到眼前一亮,对啊,怎么自己就没有想到了?

刚要试着去做,独叟接着道:“不要说老子没有提醒你,这丫头体内丹毒很厉害,你将毒气吸出的时候,千万记住毒不可过肘。”

张傲秋“嗯”了一声,调动丹田真气如一堵墙般封锁右手肘部经脉,同时左掌施压,右掌用力一吸。

这还得亏张傲秋是玄境高手,体内真气雄厚,那丹毒盘踞再深,也开始顺着右掌溢出。

顿时一股针刺般疼痛从指间传来,张傲秋知道毒已吸出,心头一喜,当即沉下心来慢慢逼毒。

只要路子是对的,达到目的无非就是多花功夫而已。

整整两个时辰过后,张傲秋感到自己右手手肘以下已经麻木没有自觉,知道不能在进行下去,当即收了真气。

睁眼摊开右手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原本晶莹剔透的手掌,现在已经变得漆黑如墨。

张傲秋侧过头一看花倩笑脸色,原本苍白的颜色现在透出一丝红润,心中一块大石这才落地,急忙对门外招呼一声道:“霜儿。”

夜无霜一直等在门外,心情复杂,自己都还只是见过张傲秋赤着上身的样子,现在居然跟另外一个女子赤-裸同处一室,虽然是迫不得已,而且她也对外放话说全力支持,但心中还是一股酸溜溜的。

所以她一出房门,就开始捏着衣角划圈圈,一边划一边咒道:“你个小色魔,你个小色狼。”

也不知划了多少个圈圈,却突然听到屋内张傲秋叫她,急忙转身推门进去。

刚一进屋就看见张傲秋漆黑的右手,不由“啊”了一声,担心急道:“阿秋,你没事吧?”

张傲秋皱着眉头道:“没事,你先将花城主抱出去,我要立即运功逼毒,啊,对了,外面的温水不要停。”

张傲秋那漆黑的右手,黑的带着一种妖邪,夜无霜看了莫名一阵心寒,不敢耽搁,应了一声急忙将花倩笑抱出,在一旁给她穿好衣服。

花倩笑一出水,张傲秋就开始逼毒,毕竟是自己身体,心中有数,而且他真气雄厚,又早有准备,所以这逼毒倒是不难。

片刻后原本清亮的池水开始变黑,顺着水流黑水不断排出,但就算这样,水池内还是犹如墨汁泼入一样。

半个时辰后,张傲秋右掌毒气全部逼出,不过手掌依旧还是感到一阵阵酸麻,不由咂舌暗道:这丹毒还真他妈厉害。

张傲秋看着满池的黑水,一溜地爬了出来,就着上头的清水又仔细冲洗了一遍才穿衣出门。

此时夜无霜已经抱着花倩笑离开,张傲秋左右看了看,才想起花连城还在烧火,立即招呼了一声。

花连城闻声放下柴火跑过来,张傲秋一看他满脸黑烟的样子不由好笑道:“看来生火你还是个低手,下次我教你怎么把火烧的又旺又少烟。”

花连城此时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闻言呐呐地笑了笑,接着问道:“小先生,阿姐她……。”

张傲秋看了看自己右掌道:“放心,你阿姐会好起来的。”

花连城一听整个人一松,心头一块大石总算落下,立即眉开眼笑道:“那就好,哈,那就好。”

张傲秋看他欣喜的样子,顿时感到有种努力没有白费的感觉,拍了拍他肩膀道:“找人将这池子彻底清理一遍,下次逼毒提前烧好温水。”

花连城听了一连点头道:“小先生放心,清理池子的事我亲自来,只是下次逼毒的时候提前知会一声。”

张傲秋点点头道:“三天后我会再给你阿姐把脉一次的,到时候根据她身体情况再定下次逼毒的时间。”

这场大战后,后续的人员跟物资也源源不断通过密道送往武月城。

只是张傲秋他们开辟的驻地虽大,但也容不下不断增多的人员,于是独孤山庄为首的三大门派联合凌霄门在山谷外另找驻扎的地方。

这些地方都已被张傲秋他们探明,很是隐蔽,在以前还是死域人的地盘,布有重重管卡,就是为了阻止外部支援进入武月城。

只是现在过来打前站的都是各大门派精英,本身修为就高,而且都是心高气傲,没事也要把树蹬三脚的主,这块地方老子看上了,你不让?那就拖刀见真章好了。

各个管卡里防守的死域人,也都只是些普通士兵,就算有带队的,灵境修为置顶了,这些人在那些精于暗杀跟偷袭的各大门派眼里,也就是个渣。

正好这段时间空闲,闲着也是闲着,不找点事做也难受不是?

还没用几天,武月城周围方圆五十里位置的死域人被清剿一空,各大门派自己各占各的位置,相互形成犄角,慢慢扩大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