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一十三章 反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了没好气道:“狗屁名头,只是当时那什么前藤二狗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小爷不要杀他,说若是不杀他,鬼王谷会封上大笔金银做为感谢,哎呀,你不知道,当时那家伙一副狗奴才样,啧啧,又是磕头又是作揖,小爷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贪生怕死之人,所以当时就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一脚将他踢翻,然后一刀将他划拉成了两半,算是替你们鬼王谷清理门户了,不过你不要谢我,要谢的话,就拿一大笔金银出来然后滚蛋。”

对面那人听了,立即怒声道:“混蛋,后藤君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你这纯粹就是污蔑。”

张傲秋闻言扬天哈哈一笑道:“污蔑?小爷才没有这个兴趣,你们死域鬼都是一样的德行,等会小爷也会让你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的,不过你这么矮,要是将你也划拉成两半,那该只多大一点,怕是喂狗都喂不饱,啧啧。”

同时心里念头直转,将自己从武月城到临花城这段日子经历过了一遍,中原这么大,死域人过来就如同盲人骑瞎马,连方道都摸不清楚,他们能在这里截住自己,肯定是借助了其他人的势力。

这其他人不用说就是一教二宗。

而一想到一教二宗,跟着又想到前几日在阴阳矿脉里剿灭的那些人,难道那些人只是一个引诱自己现身的诱饵?

但转念一想又好像不对,若那些人都只是诱饵,那一教二宗下的本钱也就太大了。

若是排除这些可能,那唯一一点可能的就是今天自己到同福客栈的路上被人盯上了。

张傲秋猜测的没错,鬼王谷的人在得知后藤一郎跟那女子身亡的消息后,对那日战败溃逃回去的死域人军队进行了彻底的排查,后来通过多人之口,才锁定到张傲秋。

后来又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查出张傲秋的身份,知道他跟临花城有来往,于是先一步派出这些人前往临花城,跟一教二宗的人接触上,坐等张傲秋上钩。

只是一教二宗在临花城码头及其周边的势力都被清剿一空,实在难于掌握张傲秋在临花城的行踪,万般无奈下,才将下手的位置定在临花城外。

正在鬼王谷这些人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今日收到消息,说是这小子独自一人出了临花城,按行进方向来看,应该就是同福客栈。

所以这几个鬼王谷的人急忙急火地赶到同福客栈守株待兔,看着张傲秋住店后又独自外出,正好将客栈的人全部放到,布下这请君入瓮之局。

那人听张傲秋如此辱骂自己,再也止不住怒火,身子前倾,张傲秋立即感到脑袋一阵刺痛,跟着心底响起独叟一声冷哼道:“就这点道行。”

张傲秋立即装着头疼欲裂的样子,抱着头连连后退,那人加大精神力攻击,一脸怒意地跟了过来吼道:“快说,你将大将军的两颗宝珠藏在哪里了?”

张傲秋却是一连的大叫道:“我头好痛,头好痛。”

那人闻言也是一愣,连忙收回精神力攻击,若是将这小子搞成个白痴,那他就是想说也没办法了。

当即冷冷一笑道:“你最好是老老实实交代,也许我会考虑让你死的舒坦一些。”

张傲秋听了却是不理,犹自抱着头道:“我头好痛,我想不起来了。”

同时神识罩向两条黑蛇,命令它们游到埋伏在客栈左右墙角那两个黑衣人跟前,张傲秋神识一动,独叟就心领神会,对着左边黑衣人一道精神力攻击发出,那人正蹲在墙角看戏正看得热闹,突然觉得脑袋一痛,‘是不是攻击错了?’的念头刚起,接着感到颈子一痛,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毒发身亡了。

张傲秋一见得手,如法炮制地配合独叟解决剩下两个灵境修为的黑衣人,至于那埋伏在后面的玄境初期高手,为了以防万一,就由两条黑蛇同时伺候。

前面那人见张傲秋苦苦思索,也不敢紧逼,心中暗自后悔,刚才不该下手那么重,只望这小子经得住敲打,别真的成了白痴。

张傲秋装模作样地想了一会,突然道:“啊,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在中帐,看那女子长得还算漂亮,就想收她做第八房小妾,可是那女子不识好歹啊,死活不答应,最后掏出两颗黑不溜秋的珠子,说是愿意以珠代身,我一看就那两个破东西也想贿赂小爷,当时就扔在地上,一脚给踩扁了。”

那人一听,知道张傲秋这是在消遣他,顿时怒喝一声道:“冥顽不灵。”

说完精神力攻击重又杀出,张傲秋却是悠然地拍了拍手道:“精神力攻击,你这道行还浅了些。”

那人一见,顿时大惊失色,加大精神力输出,同时大喝一声道:“动手。”

张傲秋听了,跟着也喊了声:“动手。”

识海里的独叟嘿嘿一笑,转动太极圆环,一股精神力攻击破额头灵台穴而出,两条黑蛇同时一左一右向后面的黑衣人攻去。

后面那黑衣人毕竟是玄境期修为,立即感到左右两道迅若闪电的细流,再也顾不得隐藏,一声怪叫地腾身而起,脸上一脸惊异,如同见到鬼一样。

而埋伏在另外三个方向的人却毫无动静,前面那人立即知道中了这小子的算计了。

怪不得这小子跟自己七扯八拉地说这么多,原来还埋伏有暗手,这下可真是大意了,同时又将给他报信那几个一教二宗的人恨得牙痒痒的。

真他妈废物啊,不是说对方是独自一人的么?

张傲秋好以整暇地瞟了旁边一脸惊异的黑衣人,然后转头对前面那人道:“现在小爷来问你,你们鬼王谷这次过来多少人?”

那人闻言不答,却是一脸怒意地看着张傲秋,一双如黄豆般的眼睛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张傲秋见了嘿嘿一笑道:“就你这点微末道行,我可以让你立即变成白痴,不过我不会杀你,而是将你剥光了衣服带到街上去耍猴,也让所有人看看,死域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咦,这方法也不错,就将你送到武月城去,每次你们来攻城,就让你在城头光屁股扭两转,哈哈,那应该很得劲啊。”

那人听了心里立即打了个寒颤,对于他这种人来说,死不可怕,却怕这种羞辱,若是那样,只怕自己一生的英明都会毁于一旦,而且还会对鬼王谷带来洗不净的耻辱。

而自己的精神力攻击显然差对方不止一截,想要将自己变成白痴,还真只是在对方一个念头之间。

只是这小子如此年纪,怎么会有这么强的精神力?难道真是鬼怪不成?

那人眼中仇恨光芒更甚,只是其中夹杂着一丝畏惧,张傲秋看得清楚,嘿嘿一笑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可要老实回答,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那人却是依旧不答,眼神瞟向旁边手忙脚乱的同伴,只希望他快点脱开身来好帮助自己。

张傲秋一见他表情,就知道他心中所想,阴阴一笑道:“你那同伴只怕现在自顾不暇,你就不要打他注意了,等收拾了你,小爷再去收拾他,到时候两个光屁股男人才能成双成对不是?”

那人听了只觉一股恶寒,被他整成白痴的人多的是,成为白痴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连自己都不知道,以前只是看着别人好笑,没想到现在轮到了自己,若是像张傲秋所说,那真是生不如死了。

张傲秋见他表情出现犹豫,知道这路子对了,跟着又道:“你放心,你们两个成为白痴后,小爷会用最好的饭菜招待你们,让你们吃好喝好住好,绝对长命百岁,哈哈,不过你就不用感谢小爷了。”

那人听了犹豫半天,终于微一点头,张傲秋见了,不屑道:“我就说你们死域鬼都是一个德行,只是没让你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过瘾。”

那人听了,脸色顿时变得涨红,张傲秋见了摇了摇头道:“啧啧,不服气啊?不服气又有什么用?就你这点微末道行也敢出来混江湖,真不知你们那什么狗屁鬼王谷是怎么想的?不过不要紧,以后小爷有的是时间,回头亲自去拜访拜访你们鬼王谷,把你们那一群人都变成白痴,弄到街上去耍猴,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那才是有意思了。”

说完声音转寒,眼中射出深冷的杀机道:“不过若你现在不老实,只怕你就看不到那壮观的一幕了,小爷问你最后一遍,将你知道的一字不漏的全部说出来。”

那人又是微一点头,现在跟张傲秋斗了这么久,他的精神力已经接近了奔溃的边缘,若是对方再不收手,自己就真成白痴了。

张傲秋见那人同意,精神力收了一些,但依旧罩着那人识海,只要一有异动,就立即下手毁了他。

张傲秋精神力一收,那人立即感觉精神一轻,急速喘了两口气,半响后才道:“你想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