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九十二章 病情加重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修炼之人最忌心魔,若有心魔,轻者修为寸步不前,重者有可能走火入魔,而这种情况除了自己走出来,克服心魔,其他任何人都帮不了忙。

张傲秋当即应道:“前辈只需按平时打坐调息就可以了,只是心神要对我绝对放松,其他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杨月华听了也不矫情,直接席地而坐,进入冥想状态,对外面的事不闻不问。

张傲秋跟着坐在其身后,从怀里掏出阴阳念珠,心中默念道:是死是活这次就全靠你们两家伙了。

还没开始运功,识海里独叟道:“小子,阴阳念珠只能治疗精神,所以千万不要在其中夹杂真气。”

张傲秋听了一愣道:“不用真气?那怎么搞?”

独叟笑了笑道:“最简单了,你只要将阴阳念珠夹在手缝里,然后调动识海里的精神力,指引阴阳念珠之力往月丫头就可以了。”

张傲秋“哦”了一声,刚要动手,想起这事还是自己第一次做,当即叮嘱道:“老人家,面前可是你圣教弟子,小子我是才疏学浅,而且也是第一次,你老人家可得盯着些,别在一旁睡着了。”

独叟听了白眼一翻道:“老子是那样的人么?用得着这么挤兑老子?”

张傲秋听了悄悄做了个鬼脸,也不再说,凝神静气半响后,才将双手伸开,抵住杨月华背心。

刚想调动识海精神力,却感觉灵台一动,原来独叟怕张傲秋第一次用精神力疗伤有所差误,所以干脆自己亲自出手。

因为毕竟精神力是最神秘,最敏感的所在,若是身体其他部位,即使失误了,还可以想办法补救,但精神若是受损,那真就是神仙也没有办法了。

张傲秋见独叟出手,也就不再打搅,只是心神溜到识海里,在旁仔细地看着。

这时悬空的太极圆环已经飞快旋转着,而独叟也是一脸凝重,盘膝坐在太极圆环下方,只是时不时做着各种不同的手势。

这太极圆环虽然是在张傲秋自己识海里,但他还没有将其补充完整,所以也无法操纵这家伙,在旁看了半天,就看见独叟在那里挥手,甚感无聊,再加上近日一场大战,也是疲惫不堪,眼睛一闭,跟着呼呼大睡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傲秋感觉屁股一痛,睁眼一看,却见独叟正卖力的用脚对着他屁股踢,当即一个咕噜翻身爬了起来怒道:“你怎么又踢我屁股?”

独叟“嘿嘿”一笑道:“没办法啊,谁让你睡这么死了?不过今日你也是辛苦了,大展神威,若不是有事,老子也不会叫醒你的。”

张傲秋看他一脸坏笑的样子,就知道这老小子前面在说谎,上次被他踢屁股也是这个说辞,这次怎么也不能放过他了。

刚要发飙,独叟却指了指头顶的太极圆环道:“小子,你知道老子为什么叫醒你么?”

张傲秋被他说的分了神,接口道:“为什么?”

独叟拍了怕他肩膀,笑脸如花道:“小子,老子说你狗屎运好,还真没说错。上次跟你说你这太极圆环还不完整,老子还一直在想怎么才能填满这阴阳鱼眼,没想到现在东西就送上门来了,真他妈的好运气。”

张傲秋一听眼睛一亮,将对独叟的不满立即抛到九霄云外,跟着问道:“哦,还有这事?那是什么东西?”

独叟道:“就是那阴阳念珠。”

“阴阳念珠?”

独叟点点头道:“不错,不过如何炼化这两个宝贝,还要容老子再仔细考虑考虑,你现在不用管这方面的事,等老子这边有了消息,自然会召唤你进来的。”

张傲秋捎捎脑袋问道:“那……,估计要多长时间?”

独叟摇了摇头道:“这个老子也不清楚,不过是这两宝贝绝对不会错。”

张傲秋“呃”了一声道:“那我现在该做什么?”

独叟瞟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还能做什么?外面天都快亮了,当然是滚回去了。”

张傲秋意识回归,睁眼一看,还真是天色快亮,收回双手,将阴阳念珠小心收到怀里,这可是宝贝,千万不可弄丢了。

刚要准备起身,却看见旁边站着的卫婉月,心头一惊问道:“卫姑娘什么时候来的?”

卫婉月小声道:“我是在公子给师父疗伤时到的。”

张傲秋点点头“哦”了一声,那时候自己还在识海里呼呼大睡,不知道卫婉月靠近也是正常的。

只是这种疏忽下次却不能再犯了,若来的不是卫婉月而是敌人,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想也是一阵后怕,悄悄抹了一把汗,站起身来小声道:“你师父已经没事了。”

卫婉月听了顿时心头一喜,急忙行礼,诚恳致谢道:“婉月多谢公子。”

张傲秋见她这样子,急忙摆摆手道:“都是自己人,不用多礼。不过这里现在就交给姑娘了,我先回去洗漱一下。”

卫婉月看他一声血衣,点点头道:“公子自便就是。”

张傲秋回到房间,抄起一套内衣就直奔澡堂,这一身是血的,实在是不好受。

全身埋在温水里,仔细地从头到尾洗漱一遍,舒舒服服换好衣服,开始打坐调息。

这次大战张傲秋一直充当凿穿钻头角色,就像人字形领头的大雁一样,最是费力,即使真气再浑厚,也抵不住这样消耗。

两眼一闭,很快进入冥想境界,无人无我。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傲秋才从深沉的冥想中清醒过来。

意识刚一回归,就听见门外一个急促但又轻微的脚步声来回走来走去,再一细听,发现脚步声的主人却是花连城。

此时正是大战后百废待举的时候,花连城做为花倩笑的代言人,武月城军队的领导者,现在不在前线布置,却在这里急促地打转转,难道……?

张傲秋念到此处,心中顿时一惊,急忙起身拉开房门。

开门一看,却见花连城正背着双手,一脸焦急地跺来跺去,而阿漓站在一旁,也是同样一副表情。

两人听到房门打开声,同时转过头来,阿漓大松口气,小跑步过来急道:“秋大哥,你可算醒了。”

张傲秋一看就知道有事发生,也急着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后面的花连城一脸苦意,眉头深皱道:“小先生,阿姐昏倒了。”

张傲秋闻言一惊道:“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花连城苦着脸道:“阿姐前天开始病情加重,我当时就要来找小先生,但阿姐死活不让,我没办法,只好陪在她旁边,但外面事情又多,陪了一晚也就走了。

到了今日早上,阿姐突然叫我过去,说是要交代些事情,我当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赶过去,还没到,就接到传信说阿姐昏倒了。

我当时就让人回去照顾阿姐,然后马不停蹄赶过来找小先生……。”

张傲秋摆摆手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就马上过去。”

花连城“哎”得应了一声,刚转身才注意到张傲秋还穿着一身内衣,阿漓在旁也看到,急忙道:“秋大哥,我去给你拿衣服。”

张傲秋“嗯”了一声,原地等待片刻,夜无霜听到声响也走了出来,张傲秋看了夜无霜一眼,见她脸色红润,知道内伤已无大碍,冲她点点头问道:“杨前辈还好?”

夜无霜“嗯”了一声道:“大师伯已开始闭关精修了。”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总算是听到了一件好消息,杨月华既然有心思闭关,自然是已经走出心魔,这位可是得力的杀神,能保住当然是好消息了。

等阿漓拿过衣服,四人毫不停留直奔城主府。

此时花倩笑一脸苍白,平躺在床上一点生气都看不到。

张傲秋看了心里咯噔一下,几步上前,抓过她手腕开始诊脉。

从花倩笑外表看就知道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真气进入她体内经脉后,更是一团糟,黑色的丹毒已经扩散到全身经脉,侵入五脏六腑,若不是一点真气保住心脉,恐怕现在就是神仙也没有办法了。

张傲秋真气在她体内缓慢游走,越走脸色越是阴沉,到了最后,脸色沉得都快滴出水来。

夜无霜跟阿漓还重来没有见过他如此过,这种样子显然就是一团怒火烧到头顶了,两人不由担心地对望一眼,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响后,张傲秋松开手指,转身沉声问道:“是谁让她乱动真气的?”

同时一团怒火夹着威压破体而出,看得旁边的夜无霜眉头一皱,刚要说话,下面伺候的丫鬟受不了这种压力,顿时哭泣道:“那天外面大战,城主说要去看看,小碑们怎么拦都拦不住,可能是那时在城楼受了风寒……。”

那天花倩笑城楼敲鼓,张傲秋在下面正杀得起劲,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事。

不过这些丫鬟不知道花倩笑那天敲鼓,为了将鼓声传递至战场,是动用了真气的,还以为只是风大受了风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