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一十二章 鬼王谷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到驻地,铁铉营的人自行返回临花城,张傲秋等人则留下商量后续对策。

但是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想不出一个好办法,除了死守也只能是死守了。

山谷这场伏击战,倒是打得爽,已方无一伤亡就能歼灭对方这么多好手,对一教二宗来说,也算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不过对方在山谷外布置的陷阱倒是提醒了王须亦,以后空闲的日子倒是有事做了,除驻地外,只要能够涉及的地方,树上,树下布下层层陷阱,不管有用无用,防范于未然总是错不了。

而这些陷阱,却在后面一教二宗再次发动进攻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张傲秋见这边事了,跟着雪心玄他们一同返回了临花城。

山谷这次的伏击战,最大的功臣,别人不知道,雪心玄可是一清二楚,张傲秋神识的作用,可以算是一个无孔不入的极佳探子,但张傲秋手上事情太多,也不能总把他留在身边,于是就打起了甘慧英的注意,连夜发出教主令,让甘慧英尽快赶往临花城。

张傲秋现在倒是清闲了,唯一难过的就是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后来干脆诸事不理,安心打坐调息。

又三日后,约定前往岭南的时间已到,张傲秋收拾好陶翠翠帮他打好的包裹,带上狼骑军量测好的尺码跟罗沁给他的玉牌,独自一人上路前往同福客栈。

出发的前一天,张傲秋将在罗家听到的信息跟木灵一一说了一遍,并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木灵听了也是奇怪,仔细地回忆了一遍当年找到张傲秋的情景,除了以前跟张傲秋说起的事情外,却再没有其他有用的信息。

不过张傲秋所说的倒是勾起了木灵的兴趣,按理说,岭南张家跟张傲秋没有任何来往,应该不会这么主动去对一个重来不认识的人示好,这里面恐怕真像张傲秋怀疑的那样,隐藏着什么他们没有看透的东西。

不过不管怎么样,岭南还是要非去一趟不可,如果真的能把岭南张家争取过来,已岭南张家海战的能力,那在以后对死域人的战争,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这样一来,张傲秋此行的担子就加重了不少。

张傲秋清晨出发,一路晃悠,到傍晚时分才赶到了同福客栈。

同福客栈位于官道右侧,这条官道修建于大夏皇朝,从临花城直通东海城,沿途经过三个城镇,是一条兵员及物资调动的主干道。

只是大夏皇朝灭亡后,各城镇自顾不暇,所以对这条官道疏于打理,因年久失修,道路表面也是坑坑洼洼的很是难走。

但尽管是这样,所有的民间商旅还是选择这条官道,所以来往人马依旧川流不息,皇朝没有了,饭还是要吃的。

同样因为失去管控,这条官道上响马特别多,最猖獗的时候,甚至搞得让这条官道上的商旅断绝,失去了来往的商旅,各城镇也就失去了经济动力,所以后来没有办法,各城镇联合进行剿匪,又各自划拨了管辖地段,这同福客栈就处于临花城管辖边缘。

既然是边缘地带,就形同三不管,三教九流的人多如蝗虫,想要在这地段开客栈,那就要自身底子硬,不然生意没得做是小事,小命不保就是大事了。

同福客栈自身不大,但外面院子却是相当宽阔,一座木搭的两层楼,长约十丈,宽约为六丈,客栈外同样用木板围城院墙,来往商旅的货物统一堆放在院子外,若是要住宿,客栈老板可不管你货物是否有损失,这得由商旅自行派人守护,所以一般商旅,除了那些长途过来不能走夜路的在这住宿外,其他的一般都是打个尖就走。

同福客栈相对于临花城内的客栈来说虽然简陋了很多,不过胜在处于要害部位,来往商旅也不是铁人,也是要吃饭歇脚的,所以生意倒是好得出奇。

张傲秋赶到的时候,正是客栈最清闲的时候,白天吵吵杂杂的院落,此时显得安静了许多。

张傲秋因这次岭南之行透露着诡异,所以一路非常小心,进了客栈,也没有急于去找掌柜,而是要了间上房,简单吃了些东西后,就出去勘查地形。

同福客栈前后左右都是山林,在这个时辰,除了客栈里透着光亮外,其他地方都是黑漆漆一片,看了也是孤寂异常。

张傲秋嘴里叼着根枯萎的草茎,一摇三晃,毫无目的地到处转悠,以前他无论在哪里,身边不是有紫陌,就是有夜无霜,现在身边空无一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也是倍感寂寞。

转悠了一会,也确实没什么好转的,于是就靠着一棵大树胡思乱想起来。

这几天晚上的月色都很好,照得山林犹如披上一层银辉,只是这片山林太过安静,有种让想人成仙的感觉。

张傲秋呆坐了一会,见天色已晚,也就起身返回客栈,顺便去找掌柜,看看明日怎么安排。

走到院门口,张傲秋缓缓放慢了脚步,面前的客栈还是跟他离开时一样灯火通明,但却透露着诡异,整个客栈一片死寂,竟然连一丝人活动的声响都没有。

张傲秋提起精神,在暗处将两条黑蛇放出,同时放开神识,果不其然,客栈内的人,一个个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身上虽然没有明显伤口,但却是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而在客栈正门的黑暗处,一个矮矬的身影悄然静立,同样一动不动,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雕塑。

而在客栈左右两侧,则一边又埋伏一个黑衣人,院门后面左右则又是一边一个黑衣人,四个黑衣人彼此分开,占据有利地形,隐隐对外面院子形成合围。

从神识上看,正前面那人是玄境中期修为,客栈左右两边则是两个灵境中期,院门后的则是一个玄境初期,一个灵境中期。

张傲秋定了定神,心里暗自判断了一下,这几个不明来历的神秘人,其最终目的多半应该是他,不然不会做出这个请君入瓮之局。

现在若是转头离开,自然很容易脱身,但客栈的那些人可能就会真的躺在那里起不来,而且这客栈是岭南张家所开,若是这里面的人都被杀了,那自己前往岭南的计划也就落空了。

跟着转念一想,对方既然能追到这里,就算现在逃脱,那他们也能在别的地方找到自己,晚动还不如早处理,而且现在还能套一套对方的来意,多知道一些信息,以后行动也就方便一些。

想到这里,张傲秋在心底暗自给独叟打了声招呼,让他在必要的时候使用精神力攻击。

交代完毕,张傲秋装着一无所觉的样子,推开院门,晃悠悠地走了进去。

刚走到院子中间,正门口的那人跨前一步,身影出现在亮光处,望着张傲秋一脸冷笑。

张傲秋看着前面那人出现,也停下脚步,装着一脸诧异地望着站在正门口的那人。

两人互看了一会,那人开口道:“你就是小先生?”

说的中原话字正腔圆,但却带点异域味道,张傲秋一听果然是来找自己,跟着又立即明白过来,他妈的,居然是死域人。

张傲秋解下星月刀,杵刀而立,不答反问道:“客栈这么安静,里面的人是不是都死了?”

那人闻言微微摇了摇头道:“那些臭虫,还不值得我来杀,不过你的回答若让我不满意的话,我也不介意杀了他们。”

张傲秋听了,心里暗自放下一块大石,冷笑一声道:“好狗不挡道,站在大门口,这是巴巴地跑到这来给小爷送行么?”

对方那人闻言,双眼射出深冷而又仇恨的光芒,也是一声冷笑道:“不错,我是要给你送行,不过却是要送你到阴曹地府。”

张傲秋听了呵呵一笑,眉毛一挑道:“就凭你?又矮又挫,小爷站在这里,你够得着小爷肩膀么?想送小爷到阴曹地府,个子长高点再说吧,切。”

那人听了,也不生气,只是一连串的冷笑,背着双手又上前几步道:“我不跟你做口舌之争,我且问你,在武月城的时候,你是否杀死了一个叫后藤一郎的人,并且偷走了大将军的两颗宝珠?”

张傲秋闻言立即想起了在武月城那场大战中当场斩杀的那个偷袭杨月华的家伙,当时那家伙还叫嚣鬼王谷不会放过他,看来对方口中这个叫后藤一郎的,就是那家伙无疑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在死域人中帐干掉的那个漂亮的女人,居然还是大将军。

张傲秋“嗯”了一声点点头道:“原来你们是鬼王谷的人。”

对面那人闻言,阴阴一笑道:“想不到你还有点见识,居然知道鬼王谷的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