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83章 仇人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怎么了修哥?赶紧接着干啊!”郝运来恶狠狠地说道:“这个李乔太阴险了,居然还藏着一批人。”

“先等会。”武修看着哥几个,说道:“这也不能说李乔阴险,很明显这两批人有很大的区别。起码给人感觉上,这些才更应该是李乔的人。”

“那这些呢?”郝运来指着被他们打倒在地上痛苦**的人,表情有些疑惑。

“这些应该是李乔用来跟我们玩的,顺便消耗一下我们的体力。你看他们虽然人也不少,但战斗力很明显不怎么样。现在你再看那些高三的,明显的气势上已经输了。”

“所以吕书泉要输了?”郝运来想了想,说道:“那岂不是让李乔成了扛起一中的第一人?那咱们赶紧上去帮忙啊,起码吕书泉对我们还不错。”

“那可不一定。”武修摇摇头,笑道:“凡事不要只看表面,吕书泉这人也不简单。咱们再等等看,顺便恢复一下体力。如果他说的没错,那我们也很危险了。”

“他?”郝运来疑惑地看着武修,问道:“谁啊?”

武修没说话,只是看着广场上依旧火拼的群架。跟刚才不同的是,这次倒下的大多都是吕书泉的人。

“妈的,李乔,你敢动我泉哥一下试试!”不远处传来张汉的怒吼声,他冲武修哥几个喊道:“你们几个还他妈在那看着?武修,泉哥帮过你多少次了,你还有没有良心?”

武修转头一看,李乔那边已经基本打赢了。他们还有十来个人在那里,正围着吕书泉。在他们周围,全是躺在地上打滚的人,这些人看起来都受了伤,表情很痛苦。

此时的广场上,基本全是人。棍子钢管,遍地都是。

一些胆小的路人,只是匆匆一瞥,便赶紧离开。有些胆子大点的,则站在远处观望着。有的人一脸兴奋的表情,仿佛自己也置身其中。也有人拿出了手机,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

张汉看到吕书泉被围了,他拎着钢管,一步步走到吕书泉面前,和周围的人对峙着。

武修有些犹豫,他看向吕书泉,吕书泉的表情已经不太自然了。武修眉头一皱,喃喃道:“不应该啊!难道他在骗我?”

“修哥,上吧!别管那么多了,怎么说吕书泉也帮过我们。”江天话音刚落,便准备上手。

武修自然也不会看下去,他紧随其后。

哥几个此刻虽然还有些体力,但显然状态已经不佳了。

李乔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武修哥几个,不屑道:“呵!你们还真敢过来。既然如此,那就把你们一并解决吧!打!”

李乔一声令下,手下便朝武修哥几个冲去,两伙人瞬间就打到了一起。

武修刚抡倒一个人,被旁边一个男子踹了一脚。他往后退了几步,接着又挨了另一个男子一棍子。

武修脑袋上的鲜血瞬间流了出来,他咬着牙,转身一脚踹到这个男子的肚子上。在男子痛苦地弯腰时,他一钢管招呼到男子脑袋上,男子直接栽倒了。

这边张汉刚被人一钢管抡倒,吕书泉脸上的表情就变了。他脸色铁青,径直走到抡倒张汉那人面前。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一脚就把那人踹倒,并滚了一圈。

这时李乔一脸嚣张的表情,喊道:“兄弟们,给我往死里整,出事我兜着。”

嘎——

突然传来一阵急刹车的声音,两辆面包车出现在了人民广场。众人都有些疑惑,纷纷看向两辆车。

“怎么回事?”李乔皱着眉头,看着吕书泉,疑惑道:“你也藏了人?”

吕书泉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武修,然后对李乔笑道:“乔哥,我说过你不会让我失望,那我肯定也不能让你失望,是吧?”

李乔心中不祥的预感突然强烈了起来,他问道:“你什么意思?”

这时面包车门被拉开,一个男子从车上跳了下来。

“我靠!怎么是他?”

江天的表情很诧异,而旁边的武修却没多大变化,似乎他早就知道。

郝运来看到江天的反应,疑惑道:“怎么了天哥?他看起来也是学生,应该是来帮吕书泉的吧?”

武修看着男子,轻声说道:“他就是王成。”

“什么?”

郝运来他们愣了下,王成那会的事,武修跟哥几个讲过,他们也都当笑话听了。

毕竟一个自称要扛高一大旗的人,当时没打过武修和江天。然后先是跑了,后来也没过来报复,郝运来那会还乐了好几天。不过除了武修和江天,其他人并没见过王成。

王成下车后,便笑着朝武修他们走了过来。而他身后那辆车上的人,也陆续下来了。都是一群非主流杀马特,看起来异常扎眼。

他们手上拎着片儿刀和钢管,一脸的牛逼哄哄。不过武修仔细看了看,那些片儿刀还没开刃,想来他们也不敢下手太狠。

王成看着武修,笑道:“修哥,咱们可是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依旧这么潇洒,可让我想死你了。”

武修也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当初没打过我,跑很快的那个。叫什么来着?不好意思啊,把你名字给忘了。不过我可不想你,我的性取向可是正常的,我对男人毫无兴趣。”

“你——”王成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盯着武修,说道:“是吗?那我今儿倒要看看,一会是谁要跑。实话告诉你,当初要不是泉哥拉着我,你还能有今天?对了,再给你介绍一个熟人,他也想你很久了。”

王成转身指了指后面的面包车,车门被人拉开,一个男子缓缓地走了下来。

“是他?”武修眉头一皱。

“额——”郝运来看着武修,诧异道:“你又认识?”

武修点点头,小声说道:“这人和我有矛盾,有时间再跟你们细讲。看来这下真不好对付了,但愿他能言而有信。”

“不是,修哥,你到底干嘛了?怎么哪都是你的仇人?”

武修没说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