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九十一章 走出心魔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一听,一拉铁大可,两人同时踏前一步,分别站在张傲秋左右,一言不发。

夜无霜看了刚要阻止,张傲秋扬天一声悲啸,啸声刚起,人已远远跃起,身在空中,星月刀左右迅速挥动,刀气蓬勃,将下面死域人立即斩杀十人,空出一小块空地。

张傲秋人一落地,刀芒亮起,身子跟着急速旋转,就如一团绿黄蓝交接的光茧,人挡杀人,佛挡**。

紫陌跟铁大可紧随其后,还没站稳,身边白影一闪,再定睛一看却是杨月华。

刚才在大帐外,杨月华杀心太重,加上身法太快,后面几个弟子一时没有跟上,当时敌人太多,有一个抽冷子舍命一掌直往她背心而去,而那时杨月华一人对着四个灵境高手,一时难于躲闪,眼看就要中掌,恰巧夜无霜正在身边,见状合身扑上,替杨月华挨了这一掌。

杨月华本就因为叛教之事一直存在心魔,这次又因为自己差点把个圣女给赔进去,心中执念更重,渐渐有点进入走火入魔的状态。

在她现在心里已经什么都没有,跟张傲秋一样,只想杀人,否则就那执念就要把自己生生憋疯。

张傲秋犹如不知疲倦的机器,不停歇地挥动星月刀,像一个钻头一样,生生将前面死域人队形凿穿。

紫陌跟铁大可护其左右,杨月华则在后面断后。

这四人都憋着一股气,这一路杀来,把个死域人杀得叫苦连天。

后面的盾阵散开,再次三三组成品字形往武月城方向杀回。

一个时辰后,张傲秋带着紫陌三人跟花连城会合,当时花连城看见一个光茧快速向自己接近,还真吓了一跳,要不是那光茧一直在杀着死域人,花连城都准备命令弓箭射击了。

张傲秋露出身形,跟花连城打了个招呼道:“花将军,你带人往左。”

张傲秋这一路虽然不停杀敌,但神识一直笼罩整个战场,看见后面盾阵大致往右杀回,为了避免误伤,这才让花连城往左。

花连城答应一声,刚要问他怎么在这里,张傲秋已经转身再杀了回去。

紫陌三人一言不发,跟着张傲秋后面再次杀入重围。

张傲秋现在进入玄境高阶修为,是靠自己一步步积累起来,虽然这里面有很大的运气在,但毕竟还是扎扎实实的实力。

而紫陌、铁大可还有夜无霜则是靠慕容轻狂炼制的丹药,从灵境直接强行跨入玄境,虽然境界上来了,但根基不稳。

这次大战却是变相地将他们修为稳住,使之不是虚而不实,所以只要他们这次能够活着回去,以后的修为就更容易再上一层。

张傲秋四人来回杀了四趟,个个就像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站在那里真如四尊杀神一般,不要说死域人,就连自己人看了也是心生惧意,这可是战场,是实打实地杀来杀去,可不是没事闲庭信步。

好在张傲秋三人炼体术已经小成,虽不至于完全刀枪不入,但已经很大程度避免外伤,再加上又有莽皮背心护其要害,若不是真气此时有所供给不上,真要杀他个天荒地老。

而杨月华虽然是断后,但前面张傲秋钻得速度太快,后面敌军还没有围拢就已转变方向,而她本就轻功冠绝天下,身形游走,只要保证没人往前就可以了,所以对她虽没有炼体术,但也能安然无恙。

死域人到现在终于抵抗不住,不知由谁带头,一个个开始调头逃走。

武月城的将士这么长时间见到都是死域人悍不畏死,只这股精神就让人心寒,在他们心中早已种下死域人不可战胜的种子。

现在见死域人大军全部调头逃命,就知道这些死域人也是人,也有害怕畏惧,只要你比他更狠,一样可以把他踩在脚下。

士气一时再度高涨,一个个狂吼着,追着死域人后面狂杀,大局已定,剩下的就是尽量收获更大的战果。

而那一百盾阵跟着变阵,圆盾裂开,一个盾牌手带着两个短刀手自由追击敌人,三才阵。

前面盾牌手兼长枪手在前杀敌,后面两个短刀手护其左右。

两边会合,一直追杀敌军百里,直到天色暗淡下来方才鸣金收军。

而此时整个战场已是尸横片野,血流成河。

这一战极大的鼓励武月城上下士气跟信心,从而招募更多的天下有志之士共赴国难,而且这一战也改变了以后对死域人整个战争大局。

这场大战歼灭死域人四万五千人,武月城军士牺牲一千二百三十二人,圣教损失三十五名弟子,而盾阵里的人,除了十个轻伤,再没有任何其他伤员,也堪称奇迹。

在后史上将此次大战列为经典以少胜多战役,史称“城门大捷”。

张傲秋在此大战中一举成名,为以后领导整块大陆军民赶走死域人并最终统一天下奠定坚实基础。

大战结束,张傲秋诸事不理,直往夜无霜而去。

夜无霜此时已沐浴更衣,硬撑着等到张傲秋回来,一看见张傲秋,一颗高悬的心顿时落下,跟着人沉沉睡去。

张傲秋看着夜无霜精致的脸容,心中一阵心痛,抓起她手腕开始把脉。

真气游走到夜无霜后背经脉,张傲秋立即感受到那处经脉受损虽然严重,但还好都只是破而不碎。

幸好有那贴身的莽皮背心隔断一半外力,再加上及时服用慕容轻狂亲自为他们炼制的保命丹,不然虽不至于废掉修为,但至少要比现在要棘手的多。

这种情况张傲秋做过不止一次了,倒是轻车熟路,绿色真气抽出一缕,依附在夜无霜后背受损经脉处来回游走,将破裂的经脉小心地缝补合拢。

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张傲秋就医完收工,犹自不放心,一缕真气继续在夜无霜全身经脉里游走一圈,没发现其他问题才暗松口气。

张傲秋将真气收回,起身将被角掖好,低头亲了亲她粉嫩的脸蛋,转身悄悄出门而去。

刚一推开门,就看见一身是血的杨月华正背对着大门静静地站在院子里,其他圣教弟子同样一身是血,静谧无声地分立两旁。

安静中带着压抑。

张傲秋轻轻带好门,走到杨月华身旁小声道:“前辈,圣女已经没事了。”

杨月华闻言神情明显一松,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眼神中带着赞许跟感激。

张傲秋看她眼中带着血丝,心头却是一紧,眉头一皱道:“前辈,人生会遇见很多事的,过去了就过去了,太过执念反而……。”

杨月华听了轻轻一笑打断道:“你有心了。”

张傲秋知道杨月华心性高傲,在圣教那些老家伙面前都不曾低头,更何况是自己这个小辈。

当即心头暗叹一声,拱手为礼道:“如此晚辈先行告退了。”

转身走了两步,身子却是一顿,转身又道:“前辈,圣女现在身子虚弱,也需要人照顾,各位师姐妹跟圣女同出一门,照顾时也好沟通,只是今日大战一场,所有人都疲惫不堪,若是所有人都陪在这里熬夜,恐怕明日……。”

杨月华看着张傲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嘴角一牵,一丝笑意抹过,冷声道:“你们都下去休息吧。”

卫婉月听了却是心头一懔,望着杨月华嘴角张了张,但见后者脸色清冷,心头一叹,只好低头拱手行礼道:“是,师父。”

等卫婉月几人离去,杨月华瞥了张傲秋一眼道:“怎么,你还不去休息?”

张傲秋一拍身上血衣,凑前两步,“嘿嘿”一笑道:“前辈,其实我也不放心圣女的,既然前辈在这里,倒不如两人一起,也不孤单是不是?”

杨月华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张傲秋“呃”了一声道:“我看前辈此时眼带血丝,虽人无恙,但精神却是高度运转,已不堪负荷,而晚辈正好会一种秘法,可以很快减轻这种精神压力。”

杨月华听了脸上立即露出一丝浓浓的悔恨,眼神闪烁,显然是被勾起回忆,只是越是回忆脸色越是苍白,张傲秋见状急忙打断道:“前辈,后面还有无数次大战,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每次大战中活着回来的,所以我们这里还需要前辈照顾,扛起大旗的。”

杨月华思绪拉了回来,想到今日战场上的情形,苦笑一声道:“你们修为已经很不错了,用不着我照顾你们了。”

张傲秋摇了摇头道:“在战场上,个人修为再高也只能救个人,不是么?”

杨月华听了心头一懔,她现在听懂张傲秋的意思了,他们几个虽然修为很高,但是现在威信不足,还不足以服众。

所以在他们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之前,此时需要一个人进行过度,而这个人在目前来看还真只有自己。

慕容轻狂虽也是长辈,而且还是化境修为,但多半时间都是在幕后,能见几面都算不错了,所以这个做不得准。

张傲秋见杨月华脸上露出思索之色,也不再打搅,当即退后一步,静静站立一旁。

半响后,杨月华终于开口道:“那就麻烦你。”

张傲秋听了心头一喜,知道最难一关已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