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零一章 入定(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午时时分,张傲秋领着众人在山腰一处开阔而又干燥的地方歇息。

张傲秋一屁股坐下,眼睛瞅了瞅紫陌、铁大可还有苏起道:“你们三个谁去狩猎?”

紫陌一听,顿时不满道:“凭什么让我们三个去狩猎?”

张傲秋“哈”得一声道:“等会烤肉不是事么?那可是很重要的事,我摊上一件了,而且还是主动摊上的,你们几个总也得自觉点不是?”

铁大可闻言刚要起身,紫陌一把拉住道:“等会,老铁,你慌什么,烤肉虽然是一件事,但却不能包含在这里面,嘿,他要是不烤,有人会放过他么?”

说完又对苏起打了个眼色,苏起却是一脸紧张地在张傲秋跟紫陌脸上看过来看过去,心里犹豫不决,要是同意张傲秋的话吧,那自己就要去狩猎,要是同意紫陌的话吧,又怕张傲秋真不烤了,那岂不是白瞎了自己准备调料这份心了?

张傲秋斜眼瞟了瞟紫陌跟苏起脸上的表情,嘴角一撇道:“得,还是老铁实诚,你们两个算我怕你们了,这样吧,为了以示公平,我们四人划拳论输赢,输的两个去狩猎,怎么样?”

紫陌一听洋洋得意道:“划拳我紫大师可是高手中的高高手,秋哥,你可不要作弊哦。”

张傲秋闻言一脸不屑道:“切,赢你们还用作弊?”

说完把右手藏在身后道:“你们准备好了没?一、二、三。”

四只手掌同时伸出,紫陌三人手掌朝上,就张傲秋一人手背朝上。

紫陌定睛一看,不由哈哈大笑道:“这牛皮吹得,赢你们还用作弊?哎呀,老子肚子笑疼了。”

张傲秋看着笑得东倒西歪的紫陌,鄙视道:“德行。”

紫陌笑够了,剩下三人继续,结果却是紫陌一人手掌向上,铁大可跟苏起都是手背向上。

张傲秋看着瞪着斗鸡眼,脸上一脸不相信表情的紫陌,同样哈哈大笑道:“还他妈划拳高高手,哎呀,我的妈呀,一样被干趴下了。”

紫陌看着笑得开心的张傲秋嘀咕道:“笑,笑个毛。”

说完一脸哀怨地看了看铁大可跟苏起道:“你们两个合伙的是不是?”

欧阳雪怡在旁看了,一撇嘴道:“输了就想耍赖。”

紫陌本来确实是有这个想法,但现在被欧阳雪怡这么一说,当即一扬脖子道:“谁说本大师要耍赖的,哼,不就狩个猎么?本大师手到擒拿。”

说完唬得站起身来,走到张傲秋身边道:“走吧,倒霉蛋。”

张傲秋听了不由回头瞟了夜无霜一眼,两人均是抿嘴偷笑一下。

张傲秋站起身来,搂着紫陌肩膀小声道:“其实我去狩猎是假,啊,不,也是真的,但更重要的是要去搜寻一件宝贝。”

紫陌一听,眼睛顿时一亮道:“真的?那……,那你刚才是故意输得?”

张傲秋右手在空中压了压道:“嘘,你小点声。”

说完故意回头望了望接着道:“我倒不是不相信他们,只是有些秘密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紫陌“嗯”了一声连连点头道:“不错,这话有道理,只是现在我们到哪里去找?又是要找什么宝贝?”

张傲秋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这个方向,也有可能什么都找不到。”

紫陌闻言洒然道:“既然是宝贝,哪有这么好找的?趁现在还有时间,我们快走。”

张傲秋“嗯”了一声,当先带路,紫陌则兴奋地随后紧跟。

欧阳雪怡在后面看得奇怪,转头对阿漓道:“阿漓姐姐,你说秋大哥跟紫陌说了什么,怎么让他一下子变得那么积极了?”

阿漓闻言抿嘴一笑道:“阿陌是属猪的。”

欧阳雪怡冰雪聪明,闻言“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被秋大哥忽悠了,不过秋大哥也是厉害啊,随便两下就能把紫陌忽悠住,要不就是紫陌太蠢了?”

苏起在旁接话道:“紫陌太蠢?哈,这小子精得很咧,好了,我去准备烤肉架子,你们慢慢聊。”

张傲秋放开神识,沿路往前,沿途下了十好几个陷阱,然后全力往北而去。

紫陌也不多言,紧跟其后,越走越偏,大约一个时辰后,张傲秋停了下来,站在一处山坡上极目远眺,前后左右都是一片莽莽大山,一眼看不到尽头。

张傲秋看了摇了摇头道:“他妈的,这么大的山,这要从何找起?”

紫陌在旁捎捎头问道:“秋哥,我们到底要找什么?”

“天材地宝。”

紫陌闻言一愣,“呃”了一声半响后道:“没有个具体的东西?”

张傲秋听出了紫陌话语中的怀疑,当即嘿嘿一笑道:“当然有了,不过那东西叫什么名字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我也就是感应到而已。”

哪知紫陌却是不以为意,跟着问道:“那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感应?”

张傲秋老实地摇了摇头道:“没有。”

心底却招呼独叟道:“老人家有没有看到什么天才地宝?”

独叟满脸不屑道:“切,就你这样晃两下,天才地宝就被你发现了?你当是捡白菜了。”

张傲秋本也就是想了独叟这个心,见他这么说,正好顺坡下驴,招呼紫陌一声道:“算了,耽搁太久怕他们担心,我们今日到此为止。”

紫陌闻言“啊”了一声道:“这就不找了?”

张傲秋看了他一眼,故作神秘道:“天才地宝都是灵物,要想得到灵物是要看机缘的。”

说完怕紫陌再问,转身往回,回去顺道将套取的猎物取下。

等一通忙活后,天色已经暗淡,众人也不介意,反正是出来游玩,要是晚了正好在外面露营,更见野趣。

众人边吃边喝酒,张傲秋故意调侃苏起道:“苏兄,上次大战后,自己裹得伤都好了么?”

苏起闻言,老大一个白眼翻过来道:“你还好意思问,明明有炼体术这么好的东西,也不早拿出来。”

张傲秋看着苏起一脸幽怨,不由“呃”了一声,跟着想起了传他炼体术的风铃大师,心头暗道:幸好那次有风铃大师搭救,不然可能早就做肥料了。

念到这里,突然身子一振,眼睛豁然一亮,心底对独叟急道:“若是我们像上次那样沟通草木灵气,那岂不是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独叟一听,立即明白张傲秋的意思,一拍大腿道:“是啊,他妈的,老子怎么没有想到这茬上来?”

独叟虽然是破碎虚空的主,但那都是靠自己实打实一步步修炼得来的,至于沟通天地灵气,也是过了化境后才有这本事,不像张傲秋现在就有这么变态的能力,所以思维固定就是靠自身修炼来改变,压根就没有往这上面去考虑。

两人说干就干,独叟抽出一缕带有精神力的神识做为诱饵,潜入张傲秋身下的草地,跟着慢慢铺开。

而张傲秋则负责打坐调息,让本体进入冥想状态,同时吸收天地灵气。

没过多久,张傲秋感觉到一丝绿意进入,独叟同时心领神会,放出更多的精神力,下一刻,那丝绿意瞬间变成洪流,将独叟放出的精神力一口吞噬。

独叟看着如洪水般涌入的绿流,哈哈一笑,同时引导绿流往太极圆环灌入。

而剩下的一些漫出来的分支,则灌入识海,然后顺流而下,填充因治疗花倩笑而消耗的真气。

为了能得到更多的灵气,独叟干脆将识海里的神识全部拿出来进行交换,得到的草木灵气虽然以后要花很多时间进行重新炼化,但失去的跟得到的相比,就好像用一捧水去换一个湖泊一样,虽然湖泊的水还需要净化,不过就这个量,已经是赚大发了。

而张傲秋本体意识像上次一样,深深沉入那绿色的海洋中,慢慢往前延伸,刚刚还只是前进一点,一瞬间后,只觉意识犹如腾云驾雾一般,飞快掠过所有的草地树林。

而同时景物又是如此清晰,大山里的每一点每一滴都一丝不漏地印入意识中,只要想细致观察,哪怕一根草,也立即犹如将它拉入眼前一样,四周全方位,一处都不落下。

张傲秋的意识好奇地飞快游走,有时候又突然定下来,意识一动,想到哪到哪,想怎么动就怎么动,当真是随心所欲。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触,感觉那么逼真,但又好像虚幻不真实,张傲秋兴奋地玩了好一会后,突然想到独叟曾跟他说过,若是精神力达到某一境界,能够跟草木沟通,那这大山里的每样东西,只要你想要,就都能找到。

现在他才算明白,独叟当时所说的,当真不虚言。

张傲秋意识里的这种感觉,独叟立即感应到,心中亦是一阵感叹,这小子成长也太快了。

而此时张傲秋没有注意到,他怀里的那两颗阴阳念珠,在独叟放出识海里的精神力时,双珠立生感应,却苦于无法建立沟通的渠道,就像游子跟故乡,隔海相望,虽然知道故土就在对岸,但没有船,始终都无法抵达。

而后来笼罩张傲秋整个身子的绿芒,则成为阴阳念珠跟识海之间的渡船,双珠通过绿芒立即与张傲秋神识连在一起。

阴阳念珠里的精神异物,一下仿佛找到新家一样,源源不断从珠内散入到绕体的绿芒中,再通过绿芒进入识海,然后在识海里再慢慢凝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