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九十章 阴阳念珠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一看,知道想要达到目的,只有强攻一途了。

趁对方心神放在紫陌身上,跟铁大可打了的眼色,铁大可一看就知道他意思,微一点头。

两人同时发动攻击,一左一右,往守卫在大帐门口的几人攻去。

两人虽然都是玄境修为,但这大帐乃敌军灵魂所在,里面守护的均是高手,对突然暴起的攻击,虽手忙脚乱,但也能坎坎抵住。

紫陌紧随其后,一心只想往大帐内闯,里面出来四人,直接将他夹住。

敌人一共七人,两个玄境,五个灵境。

夜无霜在盾阵里时刻看着张傲秋他们,见两边打了起来,一心就想过去帮忙,但一想到张傲秋所说,又犹豫不决,不敢动身。

杨月华在旁看得清楚,冷哼一声道:“我们走。”

说完不等夜无霜反对,身形拔起,直往中帐投去。

杨月华身上虽然鲜血凌凌,但都是外伤,进盾阵休息一段时间,早已缓过气来。

夜无霜见杨月华在前,身形如魅影紧随,十丈的距离对于她们来说,呼吸即到,一投入打斗,立即跟张傲秋三人会合。

其他白衣女子跟着加入战斗。

张傲秋正打得带劲,脑中的独叟突然道:“咦,这大帐内好像有什么东西。”

张傲秋现在实在难得分心跟他说话,片刻后独叟再急道:“小子,不要打了,大帐内真有好东西,快点把那个拿回来。”

张傲秋听他说的急促,知道这老小子肯定是发现了大宝贝,身形游走到杨月华身旁,对她道:“前辈,替我。”

杨月华闻言一声不吭,剑花一挽,将跟张傲秋对战的那人招式接了过来,张傲秋借此脱身,在地上一团身,往大帐滚去。

外面的普通军士看到大帐这边打起来,立即舍了盾阵,疯狂往大帐支援而来。

这下夜无霜她们压力立即大增,又出现混战情况。

盾阵里的人也看得清楚,一百盾阵立即散开,一个挨一个,将大帐反围了起来,将那些死域人军士挡在外面。

这下以敌军大帐为中心,四面八方的敌人都聚了过来,这一百盾阵就像大海里的礁石,抵挡敌人一波又一波地攻击。

张傲秋看到大帐旁边帅旗,身形不停,刀芒霍霍,将身边敌人清空,靠近帅旗,一刀斩向旗杆底部。

一刀挥过,张傲秋看都不看,双脚一跺,身形如箭,星月刀在头前不停旋转,形成一片刀网。

“轰”的一声,敌军帅旗夹着风声往大帐方向倒下。

一个呼吸,张傲秋刀网剿穿大帐黄-色幔布,身形一顿,却看见在自己正前方正端坐着一个穿着家居衣服的绝色女子。

独叟“嘿”了一声道:“快拿下这女子,宝贝在她左右手中。”

独叟声音刚落,张傲秋立即发动进攻,往那女子快步走去。

那女子眼神凌冽,冷冷地看着张傲秋,一点都没有紧张之意,张傲秋见了嘴角一牵,一丝嘲弄笑意闪过。

只有十步距离,张傲秋星月刀一摆,刚要一刀砍出,突然觉得脑中犹如针刺一般,立即停了下来。

这女子竟然还会精神力攻击。

独叟冷哼一声,立即在识海内筑起一道防护,将对方精神力攻击挡在外面,跟着轻蔑笑道:“就这点微末道行。”

脑中针刺感立即消除,张傲秋倒是见了同行,见对方会精神力,干脆收刀站立不动,精神力同样凝结如剑往对方刺去。

用你最擅长的东西击败你,踩得你不翻身。

那女子精神力攻击一到,刚要进入,就感到对方神识犹如铜墙铁壁,自己的攻击根本就攻不进去。

还没等她感到惊异,对方攻击跟着赶到,那女子心神一顿,同样在神识内筑起防护,只是看往张傲秋的眼神变得凝重而诧异。

这两人一站一坐,双方像斗鸡一样眼睛一眨不眨的对望着,这种情况,外人看了一头雾水,却不知双方正在进行着生死对决。

张傲秋自上次在风铃老祖那里得到炼神术,对精神力量的修炼一刻都没有停过,更关键的是,他神识里还有一个同样是精神力存在的独叟,两人同时修炼,这在效果上可就不是简单的相加了。

那女子能修炼精神力进行攻击,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只是她现在的修为跟张傲秋相比,实在是相差太远。

片刻后,那女子就已不支,这还是张傲秋收着手的,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明明感觉下一刻就可以攻陷对方防守,但总在这一刻,又好像有外部力量加入,使其精神力破而不倒。

看来独叟说的不错,这女子手中真有宝贝,而且这宝贝还是跟精神力修为有关的。

怪不得这老小子如此积极了。

张傲秋本还想看看她到底有多大底线,独叟在神识里急道:“臭小子,别玩了,外面忙着了。”

这句话提醒了张傲秋,刚才心神全部用在精神力攻击上,对外面的声音自动屏蔽,这时一分心,外面的喊杀声又重新回到耳内。

张傲秋望着那女子,难得有一个会精神力攻击的人,也就起了惜才之意,但若是留她性命,自己会精神力的秘密就再也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也只有狠下心来,精神力攻击瞬间加大,在对方还没有来得及抽取外部力量的时候,一举突破防线。

那女子接着双眼涣散,身子像没有骨头一样,软软地歪了下去。

两颗圆珠从她无力松开的双手里掉了出来。

独叟看着那两颗圆珠立即道:“快收好那两颗圆珠。”

张傲秋“嗯”了一声,拾起圆珠,刚一上手,就感觉一凉一暖两股气息,凉津津,暖融融直入识海,刚才大战的疲劳顿时一消而空。

张傲秋还没回过神来,独叟惊异地大叫道:“果然是阴阳念珠,果然是阴阳念珠。”

“阴阳念珠?这是什么东西?”

独叟还在震惊不已,闻言道:“这个等会再说,你先将这两宝贝仔细收好,可千万不要弄丢了。”

张傲秋见独叟如此认真,应了一声,将念珠贴身收好,这是独叟看中的东西,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而且刚才的感觉,这念珠肯定是和精神力有关,这可要带回去好好查探查探。

外围的敌军一见帅旗倒下,还以为大帐已被攻陷,顿时没了斗志。

花连城外面攻击部队对此也看得清楚,同时一声欢呼,士气高涨,狠命追杀这些死域人,要好好报报这么些年的滔天仇恨。

城楼的花倩笑一见,只留一千军士,城内剩下战力各带三四壶箭矢全部派出。

这些人早就急不可耐,虽然下面袍泽能击溃敌人,但能亲手报仇的岂不是更爽?

这下犹如放闸老虎,嗷叫着往前飞奔,生怕少杀了几个,不能痛快报仇。

两千军士杀出千军万马的气势,前面的军士见后面来了增援,立即精神大振,抵住死域人一波又一波的反攻。

城内两千人一到,跟着弯弓射箭,刚才停歇的箭矢再一次如雨般泄入敌军腹地。

这阵箭雨来得正是时候,虽然武月城这边军士一个个勇猛无比,但毕竟在人数上处于劣势,死域人仗着人多,三个换一个,也能将这些军士全部拼光。

幸好有张傲秋这边盾阵牵扯住大部分敌军,不然谁胜谁负还真说不清楚。

张傲秋出了大帐,门口的战斗已经结束,还没来得及庆幸,却一眼看见平躺在杨月华怀里的夜无霜跟二十多个白衣女子的遗体。

顿时吓了一大跳,几步上前急问道:“霜儿,你怎么了?”

夜无霜听见张傲秋声音,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笑意道:“阿秋,我没事。”

张傲秋看她苍白的脸色就知道夜无霜受了内伤,一把抓住她右腕,一缕真气透入,在她体内经脉游走一转,心中立即了然。

夜无霜后背经脉破损,显然是受了大力震伤,幸好有莽皮背心隔了一隔,不然就不是重伤这么简单了。

张傲秋放开夜无霜右手,转头问紫陌道:“师父给的保命丹喂给霜儿没有?”

紫陌听了点了点头道:“已经服下了。”

张傲秋“嗯”了一声,深吸口气平息了下对夜无霜道:“霜儿,没有大碍,等这里事了,我再给你疗伤。”

夜无霜眼神深情地望着张傲秋“嗯”了一声道:“阿秋,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张傲秋转头问紫陌的时候,身边杨月华一脸歉然跟悲愤,虽然当时只是一瞟,但张傲秋心中已经明了,夜无霜身受重伤应该跟杨月华有关。

张傲秋知道此时不好再问,站起来望着前方人山人海的死域人寒声道:“将霜儿送入盾阵调息。”

夜无霜听出张傲秋话语中深寒的杀意,怕他做什么傻事,急忙道:“阿秋,你要做什么?”

张傲秋看着地上躺着那些在没有呼吸的白衣女子,先前还是活生生的美人儿,现在已香消玉损,她们还有大好的年华,若不是死域人狼子野心,现在也不会阴阳两隔,还有心爱的霜儿,此时也是重伤不起,心中一股悲愤腾得升起,恨声道:“不杀光这些死域人,我心中难于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