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八十九章 城门大捷(四)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周围敌人一看,果然停止攻击,犹豫不前,后藤一郎见了对着张傲秋恨声道:“你若杀我,鬼王谷是不会放过你的。”

张傲秋呵呵一笑道:“哟,学老子们的话还学得蛮好的,鬼王谷?鬼王谷是什么东西?惹了老子,老子将它连根拔了。”

后藤一郎闻言脸色渐渐变得狰狞,半响后眼中历芒一闪,转头历喝一声死域人语,周围敌军闻声都互望一眼,犹豫不决,却是没有进一步动作。

后藤一郎见了又是一声历喝,张傲秋看他样子,虽听不懂他说什么,但也猜出应该是后藤一郎不顾自己性命,命令周围敌人开始进攻。

张傲秋扬天哈哈一笑道:“你以为老子真怕你们进攻?老子杀了你后,在场来犯的所有人都会一个不留。”

说完抬起一脚,将踩在脚下的后藤一郎踢得临空飞起。

后面几个死域人见了,立即张开双手来接,还没等后藤一郎在空中一口鲜血喷完,张傲秋身随刀动,如影相随,刀芒吐出,一刀斜斩,将后藤一郎跟后面几个准备接住他的死域人同时斩为两段。

周围死域人一见,顿时红了眼睛,高举长刀,乱刀向张傲秋砍来。

张傲秋身子急速旋转,刀芒向外,周围死域人没有一合之将,顿时将周围清理一空。

张傲秋趁此机会,转头对夜无霜道:“进盾阵。”

几人刚进盾阵,周围的死域人就跟着围拢过来,又一轮碾压开始。

张傲秋神识一直放出,看着周围环境,周边敌人虽多,但在左侧不远处,却出现一个空缺,当即指挥道:“往左。”

盾阵内短刀手闻言立即举起一杆红旗摇了摇,意思是现在以此盾阵为头,后面好尽快跟上。

果然往前杀了一段,突然压力一轻,周围敌人变得稀少起来,这是前军攻城部队还没弄清情况,所以出现兵力断缺。

而在不远处,敌军弓箭方阵悄悄开始转移方向,往盾阵这边集结。

张傲秋神识看得清楚,立即道:“拉天盾。”

盾阵里摇旗的人立即将红旗换为黄旗,同时将背在身后的盾牌拿下,跟巨盾上凹凸槽口相接,身边的其他人跟他同样将盾牌接好,将盾阵上方盖得密不透风。

不得不说陈公的设计巧妙至极,上下盾牌连在一起,丝丝合扣,却根本不影响盾阵运转。

片刻后,前方一阵密集的箭雨射过来,射在下面巨盾上的箭矢被立即弹开,而上面盾牌却是**得满满当当,远远看去,就像一棚棚稻草。

不过在盾阵前面的死域人却是来不及撤离,正处于箭雨范围内,顿时被自己人射杀一空。

紫陌透过巨盾孔眼看得清楚,不由咂舌道:“死域人还真下得了手,连自己人也杀。”

张傲秋呵呵一笑道:“这样岂不是更好?省了我们动手脚。”

对那些箭雨也懒得去管,只指挥盾阵往敌军中帐而去。

这一百个银色盾阵此时排成一条直线,反有将敌军中帐合围的架势。

片刻后,死域人眼看中军吃紧,敌军中立即想起几声螺号,前面攻城军队闻声开始往中军杀回。

张傲秋神识照看全场,仔细计算着敌人合围的速度,等到敌军攻城部队离城门三十丈距离后,突然扬天一声清啸。

城头的花连城听见清啸声,立即下令道:“开城门。”

说完将城头指挥任务交给自己的副将,右手一提长枪,跟下面五千军士一起出城。

一出城,前面一千人手举高盾,迅速布好防卫,后面紧跟着就是弓箭手,一队到达指定方阵,立即弯弓搭箭,射击往后撤的敌人。

死域人这下慌了,此时前后受敌,也不知道该先往后救中军,还是反头迎击敌人。

武月城跟死域人在城边不知道交战多少回,以前即使死域人攻城惨败,武月城内也重来不敢开城门出来追击。

死域人之所以放心让前军回来支援,就是看准了武月城将微兵少,不敢出城追击,只是没想到这次他们居然有这么大胆子。

这次攻城,有太多意想不到,而这些意想不到的因素也将注定他们这次的惨败。

后面的弓箭手一边射击,前面盾牌手一边跟着往前移动,一千弓箭手,一人一支箭就是一千支,而且还是追着敌人屁股射击,这怎么一个爽字了得。

前方敌军顿时被这轮箭雨射杀一空,花连城也不着急,稳打稳扎,指挥部队缓步前进。

张傲秋见城内花连城杀出,立即调转方向,指挥盾阵往敌军弓箭手方阵杀去,先解决这个隐患,其他的就都好说了。

敌人地面部队对这一百盾阵完全没有办法,上前也只是送命,只能眼睁睁看着盾阵将自己队形来回凿穿,直达弓箭手方阵。

敌军弓箭手只是善于远程攻击,一看盾阵到了近前,急忙抽刀御敌,但张傲秋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分出一半盾阵断后,其他盾阵长驱直入。

现在对双方来说,都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死域人同样明白这个道理,死马当作活马医,嗷叫着做新的一轮冲锋。

可是还没等他们靠近,盾阵内又是一阵机阔声,弩箭带着呼啸声从箭孔四散射出。

花连城这边弓箭手每人三大壶箭矢尽射一空,后面敌军弓箭手被搅成一团浆糊,前方敌军得不到远程支援,已经开始溃不成军。

在这关键时刻,城头突然传来一通战鼓声,鼓声沉重、连绵,底下军士闻声回头一看,依稀看见一身戎装的花倩笑独自站在鼓楼,正神色庄重地敲着战鼓。

下面军士一看见花倩笑,就像有了主心骨,顿时热血腾起,随着花连城一声“杀”字响起,全军发起冲锋。

一边人心惶惶,一边士气高昂,战争形势立即发生天翻地覆地扭转。

张傲秋神识看到局势开始扭转,想到死域人中帐,所谓擒贼先擒王,若是抓住敌军首脑,说不定比得到这场胜利更为重要。

张傲秋转头对紫陌跟铁大可道:“阿陌、老铁,等下我们潜入敌人大帐,趁乱将他们头头给拿下。”

紫陌越是危险越是兴奋,一听就来了兴趣,立即附和道:“秋哥,好主意。”

旁边的夜无霜闻言刚要说完,张傲秋跟着道:“霜儿,你在这里指挥盾阵。”

夜无霜听了立即道:“可是……。”

张傲秋不等她说完,打断道:“你是圣女,你要是跟我们去了,杨前辈她们也会跟着去,到时候人多目标大就很难得手了。”

夜无霜犹豫片刻,也不坚持,问道:“那你们准备怎么混进去?”

张傲秋指着脚下的死域人尸体,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有现成的?”

紫陌听了眼睛一亮,拇指一竖道:“好主意,哈。”

三人各自拔了一套死域人军服,张傲秋跟紫陌还好,军服勉强还能能穿上,铁大可就不行了,死域人那矮矬子,还真难找一件合身的。

后来穿不上干脆就把那军服披在身上,拿根腰带一系,顶了个头盔完事。

盾阵里面人一看铁大可那滑稽的样子,顿时“轰”地大笑起来。

能在战场是笑得这么开心,这还是第一个。

盾阵立即转移方向,往敌军中帐移动。

敌军中帐很明显,一顶硕大的黄色帐篷支在一辆活动的大车上,被周围死域人士兵守得结结实实。

盾阵很快杀到,由于中帐是军队灵魂,中帐在,军魂就在,要是中帐撤离,就必然引起军心不稳,所以虽然这场仗快要打输,但中帐依然稳居不动。

盾阵向中帐疯狂移动,一轮轮弩箭,一次次刀叶转动,尽最大可能剿杀敌人。

每人携带的四支弩弓箭夹尽射一空,终于靠近中帐近前十丈位置,此处敌军布置最是森严,周围布置三道拒马桩,盾阵攻不进去,顿时感到压力倍增。

张傲秋看了知道时候到了,指挥盾阵靠拢,仗打了这么长时间,也该轮换休息休息了。

一百盾阵慢慢围城个大圆,留出中间一大片空地,大圆缓缓转动,每个小圆又各自转动,面向空地的一面盾手就可以短暂放松休息一下。

张傲秋所在的盾阵随着大圆转动,找了个空隙,在隐蔽的角落出了盾阵。

跟着往右,直往人多的地方跑,速度不敢太快,因为战场到处一片混乱,要是三人分开,那就真是危险了。

于是张傲秋在前领路,紫陌在中,铁大可依旧断后。

紫陌一边走嘴里一边大声地说些叽里呱啦的话,右手还一边乱挥,只是这些话自己人听不明白,死域人也听不懂,一看他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还都以为是找人帮忙,不过战场乱成一团麻,也就没人去理会他。

三人一路还算顺利,但一过拒马桩,大帐内卫立即将三人拦住,叽里咕噜地问了一连串话。

张傲秋三人也听不懂,紫陌在旁同样叽里咕噜说了一大串,那问话的人听了一头雾水,跟着又问了一遍。

紫陌继续忽悠,那人开始变得越来越不耐烦,手已握上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