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零九章 揭开面纱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灵跟张傲秋走出门外,张傲秋试探着问道:“师父,等赶走死域人,剿完一教二宗后,你有什么打算?”

木灵闻言倒是一愣,沉吟半响后洒然一笑道:“这些事千丝万缕,想要全部定下来,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现在想那么远做什么?”

张傲秋听了心里暗叹一声,木灵这个回答不是他想要的,他最想要的答案是:等这些事全部完成后,就娶了你心姨,然后一心一意重新壮大刀宗。

木灵这个回答,张傲秋心里很清楚,木灵是一个很要强的人,无极刀宗以前虽然是名门大派,但现在就像木灵所说,已经是名存实亡,而雪心玄却是圣教教主,而且圣教圣规,教主是不能成婚的,两人之间虽然感情深厚了,但距离却是拉开了,况且木灵也不想因为他个人感情而剥夺了雪心玄教主之位,这样对雪心玄来说,付出就太大了。

张傲秋想了想,把心一横,干脆把事情说穿,揭开这层面纱,让木灵没有退路,当即道:“师父,死域人跟一教二宗的事虽然是千丝万缕,但现在已经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若是号召起天下人,想要达到预期目的也不是那么难,现在你跟心姨已经在一起,况且心姨对你也有情意,徒儿想……。”

木灵听了摇了摇头打断道:“阿秋,你的心意为师明白,像你所说,为师与你心姨是两情相悦,但正因为这样,为师就要替她着想,不能因为为师一人私利而耽误了她千秋大业。”

张傲秋闻言不满道:“这怎么是私利了?你总在这想法上转着弯子,又不知道心姨她怎么想,要是她自己愿意了?再说了,要按你这么说,那我跟霜儿之间岂不是也要黄了?”

木灵听了没好气瞪了张傲秋一眼道:“你心姨怎么想难道你知道?霜儿只是圣女,大不了以后不当教主就是,但你心姨却是不同,圣教现在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她要是撂了摊子,以后怎么去面对圣教那些人?”

张傲秋不以为意嘀咕道:“我就不信圣教没了心姨他就不转了。”

跟着又是一笑道:“师父,我在武月城的时候,霜儿大师伯曾说过,等她回到圣教,就跟圣教长老会及心姨提及此事,有些规定出发点是好的,但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也要有所变通,只要是往好的方向发展,也不是不能改的。”

木灵听了不由呵呵一笑道:“怎么,你是怕为师以后孤老终生么?”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道:“你孤老终生也就算了,只是心姨这么好的女人,要是孤老终生就真是可惜了。”

顿了顿接着道:“师父,你就不能去问问心姨?要是她回答说要对圣教负责,决定一生不嫁,那咱们也算尽力了,若是心姨心里想跟你在一起,不在意圣教教主之位,你不问,难道还要心姨来跟你说么?”

木灵“呃”了一声道:“可是……。”

张傲秋见了急道:“这有什么好可是的?你就放不下脸,问句话也就是舌头打个滚,有时候你就是性子太拗,瞻前顾后,这点你真要像徒儿我学学,什么事情先做了再说,一个大老爷们的,死要面子做什么?再说了,这事不管心姨怎么回答,都只有你们两个知道,别人都不知道,怕个球。”

张傲秋话音刚落,后面传来雪心玄一声咳嗽声,木灵跟张傲秋回头一望,却见雪心玄正一脸幽怨地看着木灵,而夜无霜则在后面掩面而笑。

雪心玄见木灵跟张傲秋看过来,语带娇嗔道:“你们师徒两个,讨论这事情就不能小点声么?”

张傲秋一听,心头一喜,雪心玄没有责怪,这里面就有戏,当即悄悄一拉木灵衣袖,使了个眼色,向夜无霜一招手,退往一旁大声道:“师父,心姨,我去送送霜儿,等会我自在城主府门口等候。”

雪心玄目送张傲秋跟夜无霜离开后,转头定定地看着木灵,却是一言不发。

木灵平时潇洒洒脱之人,现在看着雪心玄眼神,却是心头一慌,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雪心玄见了叹了口气道:“你呀,这方面真的是及不上你徒弟一半,也不知道你这师父是怎么当的?”

木灵闻言,只觉心头一喜,颤声道:“心儿,你……。”

雪心玄背着双手,缓步上前,走到木灵跟前道:“你什么你?阿秋刚才说了,这事难道还要我开口问你么?”

说完却是俏脸一红,眼睛不由瞟往别处。

木灵轻轻“啊”了一声,遂把心一横,跟着问道:“心儿,等这些事了以后,你可愿意嫁给我么?”

雪心玄闻言抿嘴一笑,转头看着木灵道:“这就要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木灵听了不由大喜道:“好,好,好,我以后表现。”

说完顿了顿,跟着担忧道:“只是……。”

雪心玄闻言不由白了他一眼道:“阿秋说的没错,你就是瞻前顾后,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个什么?”

木灵闻言不由呵呵傻笑一声道:“不错,不错,我就是瞻前顾后,这个我以后改,哈,以后改。”

雪心玄看着木灵一脸傻笑,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傻样,要是阿秋他们在旁看见了,还不要笑话死你。”

木灵听了却道:“我想清楚了,阿秋说的对,一个大老爷们的,死要面子做什么?笑就笑呗,我不在乎了。”

张傲秋将夜无霜只送到临花城城门口,自有圣教高手护送,两人依依惜别后,张傲秋自反城主府。

站在城主府门口,张傲秋看着周围熟悉的街景,心神一下拉回到几年前他们刚进临花城的时候,就像辛七所说,时间过得真快,人事变了太多,微一没变的就是那颗一直奋进不息的心。

而就在后面缓步走过来的木灵,同样感慨良多,看着前面笔直站立的张傲秋,心中怎么也不能将他与自己脑海中的那个顽皮小子重合在一起,怎么才一晃眼,孩子就长大了?

张傲秋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回头一笑,笑容真诚无邪,仿佛就像一个未曾涉世的孩童。

木灵跟雪心玄两人并肩而行,张傲秋见了也不多问,直接道:“师父,心姨,我们现在出发?”

木灵微一点头,张傲秋见了,转身在前带路。

阴阳矿脉张傲秋去过很多次了,可以算是识途老马,而且他知道的路径,却是木灵跟雪心玄重来没有走过的近路。

一路上,三人专心赶路,渡过离水直入连岭山脉,只用了一个时辰后,三人就到达了阴阳矿脉的外围。

张傲秋扒开树枝,嘿嘿一笑道:“师父,我们从哪里开始?”

木灵沉吟片刻后道:“我们还是先跟王先生汇合,也好看看现在形势如何。”

张傲秋闻言退后一步道:“师父,你带路。”

木灵“嗯”了一声,辨明方向,贴着树林边缘飞掠向前,七八个转折后,木灵在一处小山丘前停了下来。

这一路,张傲秋为以防万一,将神识放出,在木灵停下的那一刻,他已经看见了前面树林里隐藏的十个暗哨。

跟着耳边传来木灵发出的暗号声,中间一个暗哨从林中走了出来。

此人一身黑衣,头带蒙巾,只露出一双眼睛,从眼角细纹来看,此人应该是四十岁上下年纪。

木灵见对面有人出来,跟着现身,对方一见木灵,拱手道:“木掌门。”

木灵跟着拱手回礼道:“不知王先生现在何处?”

那人闻言一转身,右手一引道:“王先生现在帐内,请木掌门跟我来。”

张傲秋在木灵跟那人对话的时候,趁机打量了一下周围地形,此处位于阴阳矿脉东面,山下不远处就是原来一教二宗开辟的运阴阳矿石的大道,只是王须亦他们选择的这个点,正是大道在山林里的转弯点,大道一边临靠不算很深的山凹,因此守军方面完全可以进行单方面狙杀,而不用担心对方人手散开冲过来。

而且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在山丘半腰,也是登高望远,能及时发现敌情。

木灵跟着那黑衣人,雪心玄走在中间,而张傲秋则负责断后,三人排成一条线,彼此之间拉开三尺距离。

这样做,倒不是不相信前面的黑衣人,而是多年行走江湖的一种习惯,可以应对随时的突发情况。

一行人往山顶走了约一盏茶功夫后,当先的黑衣人噘嘴发出暗号,片刻后,一个披头散发,脸带铁面,身着藏蓝长袍的人走了出来。

木灵见那人过来,身子站定拱手道:“王先生。”

原来此人正是王须亦,只是因他自己划伤脸庞,所以后来云历给他做了个铁面具。

王须亦跟着拱手回礼招呼道:“木掌门,雪教主,小先生。”

张傲秋冲王须亦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礼,反观雪心玄倒是一脸冷漠,对王须亦的招呼扭头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