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八十八章 城门大捷(三)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杨月华本以为自己会被严刑处死,没想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师妹会向长老会求情放过自己,本以为那些跟随自己的弟子会一个不留,但没想到最后的毫发无损地回来。

想起以前师尊的循循教诲,还有跟雪心玄即母女又姐妹的亲情,身处佛堂的她,心中却是愧疚悔恨交加。

而自己这些人,虽然保住性命,但在圣教内,就是叛徒,想着其他人口诛笔伐,戳着脊梁骨,以杨月华性子,很难容忍下去。

本来想着自尽了断,但雪心玄说“若你自尽身亡,到了下面又有何面目面对师尊?”

这话让她又不能动手,而这次圣教援助武月城正好是个机会,杨月华第一个就带人过来。

以死报国,弘扬圣教盛名,希望这些努力能够消除自己身上的罪孽。

杨月华江湖人称“凌波仙子”,一身轻身功夫出神入化,配合追月剑法的灵动快捷,更是如虎添翼。

杨月华身子还没落地,人在空中,右手手腕一抖,身前五人被割喉而亡。

还没等他们倒地,白影一闪,右脚在其中一人肩膀上微一借力,身形在空中一折,向后翻飞,身形落在圣旗旁。

刚一落地,耳旁一声冷哼,接着一股凌冽刀风传来。

杨月华看也不看,“唰”得反手一剑,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一招“凤点头”,直插来人咽喉。

这招完全是一命搏命,如若双方姿势不变,杨月华会被来人一刀劈成两半,而来人也会被杨月华一剑洞穿咽喉。

来人名叫后藤一郎,是“鬼王谷”座下弟子。

“鬼王谷”在死域人国内被封为国教,后藤一郎在死域人国内享有极高的威望,被封为“护国将军”,这次随军出征,也是应天皇之命,负责统治江湖门派能人异士,并顺便保护大将军的安全。

这次发动的进攻,也是后藤一郎一力主见,再加上新进的这一批灵境修为的好手,攻城绝对不在话下。

而到了现在,不但城没有攻下来,连自己中军都快保不住,后藤一郎心中早就憋着一团怒火。

不过怒火再大,也不可能跟别人同归于尽,后藤一郎修为已到玄境初期,早就是修炼的心如磐石,但眼前这个白衣女子,虽然没有看到长相,但其身上却有一股看穿生死,万事介休的冷漠。

后藤一郎看得不错,杨月华本来就是一心求死来的。

连自己命都不在乎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了?

后藤一郎心头一惊,刀式临空一顿,一个翻身,避过迅若鬼魅的一剑。

不过高手相争,本就是看谁能抢得先机,现在有这个机会,杨月华更是得势不饶人,长剑展开,往后藤一郎直追过去,当真是有“追月”之名。

后藤一郎失得先机,没有办法,只好见招拆招,苦苦支撑。

他的修为本就没有杨月华高,再这样被动挨打,若不出意外,百招之内就会被斩杀当场。

后面赶来几个好手,一见后藤一郎有危险,立即围了过来,还没近身,那些白衣女子跟着赶到,一个个捉对厮杀。

后藤一郎在死域人心中犹如神一般存在,所以那些军士看了,不顾生死,立即向杨月华追来。

后面的盾阵紧跟其后,希望能跟上那些白衣女子,只是盾阵运转虽然流畅,速度却比不上全力奔走的两条腿,落后一步。

杨月华神色冷漠,对后面追来的敌人看也不看,眼中只有身前这个不断后退的后藤一郎。

在这乱军之中搏杀,已经没有了招式,唯一有的就是本能,凭本能躲避乱刀乱剑,即使再高的修为,也无能为力。

杨月华一路追击后藤一郎,心中只是想要斩杀此人,对其他敌人不看不顾,身上早已不知中了多少冷刀,后面赶来白衣女子一见,立即分出五人,护在杨月华身边。

此时城头已经稳定下来,城下也乱成一团糟,张傲秋神识望去,心里选择着最佳的出击时间。

谁知一望下去,正好看见杨月华浴血追杀后藤一郎,当即对花连城道:“听我啸声为号,啸声一起,立即出城杀敌。”

花连城还没反应过来,张傲秋转头招呼紫陌几人道:“阿陌,老铁,霜儿,我们下去。”

说完纵身一跃,在还剩下的一部云梯上一借力,身形落地,四人也不恋战,插着空隙往杨月华所在位置靠拢。

张傲秋有神识指引,根本不怕走错方向,刀芒吐出,杀出空隙就走。

剩下白衣女子,背靠圣旗,围城圆圈,将敌人好手吸引过来,盾阵趁机靠拢,极力清除她们周边的普通军士。

但这里敌人多得犹如蝗虫,乱刀砍来,很难全部躲闪,不多长时间,这边就折了八人,可见战事之紧。

这些弟子都是杨月华亲信,是她一手带大,感情深厚,百忙中一看这边吃紧,立即舍了后藤一郎,往回杀过来。

后藤一郎总算缓了一口气,那容杨月华轻易离开,一振长刀,在后面追了过来。

堂堂“护国将军”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若不找回场子,自己在军中威信何存?

杨月华身形如电,很快杀了回来,立即将两个灵境高手的敌人斩杀,而这时后藤一郎也跟着杀到。

这次是反了过来,由后藤一郎抓住先机,但杨月华根本不在乎自己性命,有没有先机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正好这时盾阵已到身边,杨月华急忙道:“你们护着圣旗先退。”

盾阵里的人听了,靠近身边的盾阵立即裂开一个口子,其中一个白衣女子将圣旗一卷,右手拔出旗杆,顺势退进盾阵里。

杨月华见那些人都退了回去,长剑翻飞,悠然道:“月儿,追月剑法的精髓是剑法与步法的配合,为师最后教你一次,你仔细看清楚了。”

那被唤为月儿的女子,名叫卫婉月,是杨月华的唯一入室弟子。

卫婉月一听,就知道杨月华没准备活着回来,当即急道:“师父,我们以后再学,你快回来。”

杨月华哈哈一笑道:“你跟为师这么多年,何曾看见为师退后的?”

后藤一郎趁杨月华说话机会,抢上前去,“唰唰”几刀,杨月华身法展开,避其锋芒,身形飞退的当口,整个人突然一停,接着长剑往前,剑式宛若新月,轻灵却一往无前。

“追月剑法”本就讲究快、灵、巧,现在杨月华使出,当真犹如仙子,虽然是生死相博,但身姿优美,煞是好看。

此时战场就只杨月华一人落在外面,周边盾阵虽不停剿杀敌人,极力向杨月华靠拢,但速度怎么可能跟上“凌波仙子”的身法,因为杨月华不仅要面对后藤一郎,还要应付周边的敌人。

后藤一郎看杨月华分心对付其他人,立即揉省靠近,刀式隐蔽,一刀割破杨月华大腿,血光一迸,杨月华一个趔趄,反手一剑,趁后藤一郎回刀不力,将其左肩直接洞穿。

杨月华跟着后退,混乱中,左臂又被乱刀砍中。

卫婉月一看杨月华这样子,立即从盾阵中跳出,将其周边敌人逼开,一扶杨月华,将其身子稳住,刚要说话,身边敌人嗷叫着又冲了过来。

正在这要命时刻,周围敌人突然四下翻飞,却是张傲秋几人杀到,耀眼的刀芒亮起,遇刀斩刀,遇人斩人,反复一招“夜战八方”,顿时前面敌人清空。

紫陌跟夜无霜护其左右,铁大可则将“疯魔斩”运到极致,人如一股旋风,在张傲秋身边四处游走。

这样的战场,还真是“疯魔斩”的用武之地。

杨月华一看夜无霜顿时一急,冲上前去,长剑挥舞,厉声喝问道:“你身为圣女,怎么能在这危险之地?”

夜无霜回头道:“教规有云:凡圣教弟子落难,其他弟子必须舍身相救,否则以叛教罪论处。大师伯在这里,霜儿自然要来。”

杨月华听了一愣,脑中立即想起了雪心玄,当时一教二宗大举攻山,雪心玄站在她身边就曾说过:大师姐,今日一则同进,一则同退,你自己选吧。

杨月华听了顿时气道:“你……,你怎么跟你师尊一个模样?”

夜无霜闻言笑道:“大师伯,我是她弟子,不跟她一个模样还能跟谁?”

杨月华看着左冲右突的夜无霜,微一愣神,接着叹了口气道:“我们退。”

张傲秋此时却抓住了后藤一郎,后藤一郎看他刀子还能吐出刀芒,却没想到那刀芒如此锋利,一不留神,就被削断长刀,连着胸口也被拉开一条大口子。

后藤一郎兀自不信,眼睛瞪得滚圆地看着手中断刀,一脸惊异。

张傲秋玄境高阶的修为,本就高他不少,再加上后藤一郎先前刚被杨月华伤了左肩,身法运转不灵,现在又出现这诡异的刀芒,一时没反应过来,立即着道。

张傲秋趁他分神,上前一脚后拉,此招配合身法,又极其隐蔽,后藤一郎还没从刀芒中愣神过来,被一脚勾到,张傲秋上前一步将后藤一郎踩住,刀尖连点,将其穴道封上,刀锋对其咽喉,对周围敌军历喝一声道:“都他妈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