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92章 狗咬汽车带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听到这,武修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也去约会了。他说自己无聊,去闲逛了。

“一个老男人去闲逛?手机还不开机,有意思吗?”

武修这才反应过来,以郝运来的口才,他若想埋汰,那无论自己说什么都躲不过去。

“呼,昨天晚上真是爽啊!”郝运来看着冯飞,得意地问道:“眯眼哥,怎么样?现在还想不想?有没有一种上瘾的感觉?”

冯飞点点头,并不在意郝运来的称呼。而往往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或着看爱情动作片时,他和郝运来才能视对方如知己,仿佛相见恨晚。

“你还别说,这还真能上瘾。我现在就想再去,可惜没钱了。”

“哈哈!跟我一样,这就叫英雄所见略同。”郝运来回忆着昨晚的生活,他说道:“不过说真的,昨晚那服务就是好。虽然我开头没开好,不过人家就是专业。妈的,那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是啊!而且我那妞一看我的情况,还给我发红包了。”冯飞也是一副回忆陶醉的表情,说道:“我那个妞还说,我是她见过最帅的,说准备介绍她姐妹给我认识。”

“眯眼哥,你能不能别老是一副狗咬汽车带的样子?”

“狗咬汽车带?”冯飞疑惑道:“什么样子?”

“大惊小怪啊!”郝运来有些嫌弃地看着冯飞,说道:“人家处都有红包的好不?而且,她们嘴里的话你也信?”

冯飞辩解道:“就算她们的话不能信,那我小学、初中那会同学的话呢?那时大家就说我帅,一看就是校草,甚至校花都垂涎我。有多少人想和我在一起你知道不?我告诉你,那会我收到的情书,都能把桌仓放满了……”

“打住,打住眯眼哥。”郝运来瞥了眼冯飞,嘲讽道:“我就想知道,你们以前学校的学生,是有多么没见过世面?还是说,你校是以丑为美?又或者,是你这两年长残了?”

“你——”

冯飞被郝运来气的脸色由红变白再变紫,他自知说不过郝运来,只能紧握拳头,龇牙咧嘴。

“还校花都垂涎你?你是在说笑话吧!”郝运来显然并不将冯飞放在眼里,他继续对冯飞嘲讽道:“其实我也就敬佩你这一点,没人追,还能吹。你那满仓的情书,都是自己写给自己的吧?”

“我去你大爷的……”

冯飞的脸色由紫变黑,瞬间就朝郝运来扑去。

郝运来早有准备,他话音刚落,转身就要跑,可没想到却跑不动。他低头一看,原来武修早拉住了他一个胳膊,郑鹏拉住了他一条腿。

郝运来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就看武修和郑鹏同时松手,冯飞结结实实地将他扑倒。

“我靠!”

郝运来叫骂着,俩人的一场“恶斗”又开始了。

至于武修和郑鹏,他们瞅着郝运来,似乎在用行动告诉他:祸从口出。

周末听起来有两天,感觉时间充裕,可过起来确实不够。比如武修他们星期天稍微喝点酒,打个牌,上个小网,睡个小觉,就连晚上顺带着也过了。

转眼又是周一。

按照惯例,周一早晨要升国旗。

一套流程过后,由学校各部门领导依次上台,对上周工作进行总结。

看着这一个个大小领导发表着他们口中的“上周重点事项”,下面不少人都已经开始犯困了。

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星期一综合症”。

有人说它是星期一开始上课后才出现,其实只要有人站在自己面前说一些自己完全没有兴趣的事,那症状自然就开始出现了。

“好了,我就说这么多。下面有请郗校长给我们讲一下,有关星期五下午人民广场打架一事。”

就在武修昏昏欲睡时,突然传来的这句话,让他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同时周围的气氛开始躁动了,不少学生在下面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安静!大家都安静一下。”郗志怀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等着台下的学生都没有刚才那么吵了,郗志怀这才缓缓地开口道:“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说了,上周五下午,在咱们人民广场那边,发生了大规模的群架。

这件事已经惊动了警方,他们正在着手调查。据了解,好像是与一些社会小混混有关。但也有谣言,说这是我们一中的学生所为。”

郗志怀顿了下,接着一脸严肃的表情,说道:“我知道你们年轻,喜欢凑热闹。有时候路过看到打架,都会站那看看。这被人误解,也很正常。

但我希望大家都该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们是学生,你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学习。想想当年的中考,你们费尽千辛万苦,才考上这凤城最好的高中。

一直以来,学校三令五申,对于学生打架斗殴事件,从来都是严惩不贷。所以我相信以我们一中学生的素质,是不会参与那天的群架。

当然,凡事不能太绝对,也不排除会有些害群之马,想毁坏我们一中的声誉。

大家听好了,从现在起,如果学校发现有本校学生传播谣言,或者是参与了群架,那必将开除其学籍,劝其退学……”

听到这武修算是明白了,校方现在的意思很明显,为了保住一中重点高中的牌子,肯定不能承认群架是一中学生所为。

而校方要做的,首先是必须压住学生们的口,防止他们随意传播。至于其他的方面,校方自然会想办法解决。

由此看来,学校接下来要严打了。现在谁要再闹事,那就很明显是不想在学校待的节奏了。

晨会完后,按照惯例,各班级要在操场上查学生出勤,之后学生才能回教室晨读。

高一10班体委查完本班学生出勤,刚准备让学生回教室,班主任刑宁宁过来了。

她扫视了10班的学生一圈,然后说道:“冯飞、雒铃,你们两个来一下我房间,其他人回教室晨读。”

“我怎么了?我今天没干嘛啊?又没迟到。”冯飞一脸不情愿的表情,站在原地嘟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