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九十八章 刮毒疗伤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三日后,张傲秋应约前往武月城,这次还是跟上次一样,身边只带着阿漓。

同样是花连城带路,不过因阿漓在旁边,所以花连城没有“姐夫,姐夫”地乱叫。

花倩笑依旧坐在原来位置上等候,不过这次看上去比以前要精神多了,原本苍白的脸上也恢复了些许血色。

张傲秋看了点了点头,径直坐下后,也不废话,直接开始诊脉。

不过这次时间用得长了些,一顿饭功夫后,张傲秋才收回手指,闭目想了想皱眉道:“你现在体内的丹毒经过两次逼毒,已经稀薄了很多,不过这虽然是好事,但却增加了逼毒的难度。”

花连城闻言在旁不解道:“小先生,为什么变稀薄了反而还增加难度了?”

张傲秋笑了笑道:“这就好比你去捕鱼,以前河里鱼很多,你不怎么费力就能抓住几条,等鱼被捕地差不多的时候,剩下不多的鱼分布在河里,再想抓住它们就要多费很多功夫了。”

花连城听了,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跟着又担忧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张傲秋却是闻言不答,右手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好半响后才道:“如今之计,只能想办法将这些剩下的鱼赶到一个地方聚集,然后再一举捕获,只是我对倩笑的运功功法不了解,不知道真气在经脉里的运行路线,所以这个点却是不好确定。”

花连城一听,一挽衣袖道:“小先生,我跟阿姐同脉同宗,阿姐虽然现在不能运行真气,但我却是可以的,你给我把把脉不就可以了?”

张傲秋闻言一拍桌子大喜道:“也是啊,还把你给忘记了。”

花连城跟着坐到桌边,呵呵一笑道:“我总算也是出了把力了。”

花倩笑闻言,抬头看了看花连城,眼眶却是蓦然一红,跟着低下头,静静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花倩笑这个表情,张傲秋却是看在眼里,也不点破,深吸一口气,探指搭在花连城腕脉上道:“真气运转速度不要太快了。”

花连城“嗯”了一声,同时闭上眼睛,开始运转功法。

过了一会,张傲秋沉声道:“再慢些。”

等花连城真气降到最缓时,张傲秋抽出一缕真气,附在花连城真气里,由花连城的真气带着一起运转。

张傲秋真气一进入经脉,花连城立即感应到,虽然只有那么一缕,却犹如实物,如此精纯的内力,当真是闻所未闻。

花连城霍得睁开双眼,目光灼灼地望向张傲秋,后者却正定定地看着他,同时一脸不满地开口道:“你紧张个什么?”

花连城“哦”了一声,跟着收敛心神,重新缓慢运转着真气。

一个时辰后,张傲秋收回手指,沉默半响后道:“根据连城真气的运转路线,我倒是想到一个地方了,就是背后的灵台穴。

灵台,灵,神灵也,此指穴内物质为天之上部的阳热之气;台,停住之所也。

该穴名意指督脉气血在此化天之上部的阳热之气,本穴物质为至阳穴传来的阳气,至本穴后,因吸热而化为天之上部的阳热之气,阳气在穴内为停住之状,故名。

而且若是将丹毒全部逼到此穴位上,也能变相扩大此处窍穴,待丹毒排尽后,以后真气可以在此处聚集,日积月累,说不定还能激活此处窍穴,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花连城闻言大喜道:“那感情好。”

张傲秋听了却是转头望向花倩笑道:“不过在聚集丹毒的过程中,可能比上次逼毒还要痛苦得多,你可做好准备?”

花倩笑闻言抬头嫣然一笑道:“些许痛苦比起性命来说又算得了什么,你尽管放手施为。”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转头看了看花连城,花连城一见,立即起身前去烧水准备。

张傲秋起身几步,在一旁盘膝坐下,开始打坐调息。

而花倩笑则跟阿漓在旁说着悄悄话。

又一个时辰后,张傲秋估摸花连城温水也烧得差不多了,遂睁眼站起身来,沉声道:“我们过去吧。”

还是按以前顺序,先由丫鬟带着花倩笑先进去,等丫鬟出来后,张傲秋才再进入。

花倩笑赤-身盘坐在温水中,眼神定定地望着木门,待张傲秋进来,却是突然展颜一笑。

张傲秋看了突然一阵恍惚,只觉那一笑,让眼前的美人犹如一朵莲花突然绽放,衬着如雪的肌肤,当真美不胜收。

张傲秋只觉心头一跳,花倩笑现在对他越来越不设防,所有的心意都明显地写在了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里。

花倩笑见张傲秋看着她发愣,脸色不由一红,羞涩地低下头,恰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却又最是扣人心弦。

张傲秋深吸口气,举步走到后面,除掉衣服后,下水盘膝坐在花倩笑身后。

两人一时都没说话,房间内陷入沉默,半响后花倩笑小声道:“我已准备好了。”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要想将丹毒收集到灵台穴,则必须上下两路同时相逼,所以这次我的真气要搜到你下三重穴道。”

所谓下三重,则是丹田以下,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则是身体最隐私的部位了。

花倩笑也是修行中人,一听自然明白,脸色顿时大羞,张傲秋这样做,相当于是要自己将身子毫无保留的展现给他。

半响后,花倩笑才道:“我知道了。”

声音细如蚊呐,语音中却是带着无限的娇羞。

张傲秋再深吸口气,缓缓探出双掌,左掌抵住花倩笑后背大椎穴,右掌则抵住腰俞穴。

腰俞穴位于第三腰椎与第四腰椎棘突之间,左右各旁开三寸五分凹陷中。

张傲秋右手手掌掌心抵住腰俞穴,心中一叹,从识海中调出神识,让其加速顺流而下,运转全身,顿时一股清凉如甘雨洒下,同时低喝一声道:“静心。”

这一声带着精神力,如同佛家狮子吼一般,一入花倩笑耳中,顿时有种醍醐灌顶的穿透感。

花倩笑心神一懔,同时将思绪转入尸山血海的沙场,心中那一点涟漪亦消然不见。

张傲秋立生感应,右掌真气一吐,雄厚的真气一直往下,只探到花倩笑下三重最低端,然后才跟着往上逼。

由于丹毒盘踞在经脉里时日太久,有很多都依附在经脉上,要想将它们全部逼出,那就要用真气一点点将其刮掉。

张傲秋真气刚一动,花倩笑立即感到一阵犹如深入骨髓的撕裂感从体内传来,虽然她心中早有准备,仍忍不住一声惨叫。

这声惨叫声虽然不大,但花连城在外却是听得清楚,立即想起了五年前,花倩笑服用丹药时的那声惨叫声,一时慌了手脚,立即从衣服撕下一大块布,冲到门口,刚要推门进去,突然想起阿姐在里面可是浑身赤-裸的。

虽然他们是亲姐弟,但也不好就这么进去,当即一转身对守在门口的阿漓道:“阿漓姑娘,麻烦你进去将这布塞在我阿姐嘴里,我怕她太痛会咬掉自己舌头。”

阿漓闻言一愣道:“可是秋大哥也在里面啊。”

花连城听了一拍额头道:“不错,不错,是我糊涂,可是这该如何是好了?”

阿漓想了想道:“霜儿妹妹倒是可以。”

花连城“啊”地一声道:“不错,夜姑娘,我是慌了神了,我这就去找她。”

阿漓听了一把拦住他道:“还是我去吧,那边我熟悉,你还是留在这里继续烧水。”

说完转身就走,阿漓现在修为已经突破人境,进入了地境,这样的修为对张傲秋三人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在这么短短几年内能突破人境,也可见她的天赋了。

花倩笑只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就紧咬牙关,不再发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滚而下,这完全就如刮骨疗伤一样,而且还是全身刮骨。

花倩笑也想到了这会很痛,但却没想到会这么痛,只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若是放弃,那前面受的苦就白费了。

张傲秋也知道花倩笑所受的煎熬,但他也没有办法,只希望花倩笑能够坚持再坚持。

而且这种用自身真气替别人清除经脉毒素,耗费真气不说,更是消耗心神,这幸好还是张傲秋真气雄厚,而且还有神识支援,不然这一般人还真是办不到。

一顿饭功夫,夜无霜赶了过来,花连城远远看见,急忙迎了上去,将里面的情况小声说了一遍。

夜无霜听完,点了点头,接过花连城手中的布,将其折成一叠,上前轻轻推开房门,探眼一望,却是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