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零八章 柳暗花明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事情谈完后,张傲秋跟夜无霜自回大宅,云历几人则各自去处理各自的事情。

两人刚进门,陶翠翠迎上来道:“秋少爷,霜小姐,罗家小姐在后厅等候。”

张傲秋闻言一愣道:“怎么这么快?”

夜无霜却在旁奇道:“罗家小姐?哪个罗家小姐?”

张傲秋给罗烈诊病这事,夜无霜也是知道的,但那时候都是阿漓跟在身边,所以夜无霜还没有见过罗沁,现在突然听到罗家小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张傲秋闻言随口答道:“哦,就是罗兢田的妹妹罗沁,现在罗家跟岭南的药材生意由她打理,我这次到岭南,也是由她从中安排的。”

夜无霜“嗯”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了张傲秋一眼道:“你这次到岭南不会是要带她过去吧?”

张傲秋听出夜无霜话里的意思,心叫糟糕,连忙解释道:“罗沁只是在旁安排,她一点修为都没有,我这次过去,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带着她做什么?”

说完生怕夜无霜再问,转头对陶翠翠道:“前面带路。”

陶翠翠小心地应了一声,转身带路往后厅而去。

进了后厅,罗沁正端坐着等候,一见张傲秋进来,连忙起身,转眼一瞟却看见在后面跟进来的夜无霜。

夜无霜是圣教圣女,外貌先不说,就那身雍容气质,却不是一个罗家小姐远远比得上的。

罗沁虽然没有见过夜无霜,但从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之间的举止形态来看,就知道两人关系不一般。

陷入情网的女人最是敏感,一丝一毫的异样都能从中看出端倪。

罗沁脸色不由一黯,跟着却是笑道:“秋大哥,这位姐姐是?”

张傲秋“哦”了一声介绍道:“这位就是罗家小姐罗沁,这位是夜无霜,你就叫她霜儿……,啊,你们两个谁大谁小?”

夜无霜冰雪聪明,从罗沁刚才的表情就已看出她对张傲秋有意思,不过从张傲秋表情跟说话上来看,却是对这罗家小姐没有想法,心中莫名一安,笑道:“罗小姐如此年纪却能打理这么大生意,当真是了得。”

罗沁一听跟着一笑,谦虚道:“哪有,我只是跟着大哥打下下手,也就是瞎胡闹。”

两人随后一报生辰,却都是同年出生,只是夜无霜要大月份。

张傲秋见她们两人叙完话,跟着问道:“阿沁,可是那边有什么说法?”

罗沁闻言,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道:“秋大哥,那边同意了。”

张傲秋本以为罗沁这么快赶过来,这事多半是要黄,没想到却听到相反的消息,当即心头一喜道:“同意了?”

罗沁点了点头道:“不错,奇怪的是,前几次不管我们怎么说,找什么理由,对方都是否决了,没想到这次我刚说明来意,对方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而且启程日期也完全由我们做主。”

说完顿了顿,皱眉担忧道:“更奇怪的是那人听到这事时当时脸上表情,那表情即高兴又担忧,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我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秋大哥,我总觉得这里面透露着古怪。”

张傲秋在罗家听过的关于岭南的事情,心中就已经怀疑岭南张家可能真的跟自己有那么点瓜葛,现在罗沁说的这事,让他心中的怀疑更重一分,同时对这次岭南之行更是充满期待,总觉得前方有个什么东西,只是现在迷雾重重,看不清也抓不到。

沉吟片刻后,张傲秋安慰罗沁道:“阿沁,你别担心,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要我自己行得正,不存什么歪心思,我相信他们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罗沁闻言,却是依旧愁眉不展,抬头望着张傲秋道:“秋大哥,我对那边人事还算是熟悉一些,要不我跟你一起过去吧?你去办你的大事,其他的小事我可以帮你处理。”

张傲秋一听,摇了摇头道:“就像你猜测的,这事里面透露着古怪,我们都不知道对方后手,也不知道他们打着什么主意,而且到那边去了,正是别人的地头,所谓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一样都沾不上,你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我怕到时候照顾不到你,所以这次过去,就我一人就可以了,你只需办好这边的事就行。”

夜无霜在旁看了,罗沁说要跟张傲秋一起到岭南,完全是出于一种朋友间的关心,没有涉及到男女之情,不由对罗沁心生一丝好感。

罗沁听了,嘴角张了张,刚要说话,张傲秋摆手斩钉截铁道:“这事就这么定了。”

罗沁见张傲秋说的决绝,也不再坚持,转移话题问道:“秋大哥,那你决定什么出发?”

罗沁这一问,倒是让张傲秋一愣,心里盘算了一下,这次去岭南,主要是购买赤金铠甲,藏兵谷那些人,就像独孤丰逸他们几个一样,可是要量体裁衣,这么多人,想要量清楚,估计也得个两三天。

而且这次回来,师父他老人家那里总还是要去招呼招呼,不然太说不过去,这其中又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这样一来二去的,起码也要个三四天。

想到这里,张傲秋道:“就定于五日后出发吧。”

说完顿了顿,接着问道:“你们以前都是在哪里跟他们碰头的?”

罗沁回道:“在临花城往西五十里的位置,有间同福客栈,这家客栈可以算是临花城管辖的边缘地带,是岭南张家人所开,虽然偏僻,但却是去往东海城的必经之路。”

说完又详细地说了一遍去往同福客栈的路径,等张傲秋听明后,罗沁背过身去,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递给张傲秋道:“这是我罗家的信物,到时候你只要把这玉牌交给掌柜的,他们就知道怎么安排了。”

张傲秋接过玉牌,玉牌上还带着罗沁的体温,心中暗叹了口气,将玉牌收好后道:“阿沁,这次真是多谢你了。”

罗沁闻言,嫣然一笑道:“秋大哥让我不要讲礼,现在你却讲起礼来,只是这次天高路远,秋大哥可要一路小心。”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罗沁见事情交代完毕,又跟夜无霜拉了会家常就告辞离去了。

等罗沁离开后,夜无霜看着张傲秋笑道:“这罗家妹子也不错啊。”

张傲秋听了,只当没听见,自动过掉,转口问道:“圣教可有会做衣服的弟子?”

夜无霜听了一愣,跟着明白过来,想了想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等下我去问问。”

说完转头看着张傲秋道:“我刚才说罗家妹子不错,你怎么不接话?”

张傲秋可不上这个当,接口道:“天下好女子多得是,但她们再好,又怎及的上我家霜儿?”

夜无霜听了,白眼一翻道:“油嘴滑舌。”

说完又是低头一笑,心中却是满心欢喜。

第二日一早,两人同去城主府,由于夜无霜今日就要返回圣教,还需跟雪心玄商量一些事宜,而张傲秋则是询问慕容轻狂下落。

哪知到了一问,才知道连雪心玄他们也不知道慕容轻狂现在到底在哪里,估计是在阴阳矿脉那一带,因为只要那里有毒出现,他老人家就会自动现身。

张傲秋听了不由一阵惆怅,师父现在已经算是“神仙”中人了,就像紫陌说得,若不是有自己几个挂着,可能他老人家早已隐修山林深处了。

夜无霜看他表情,就知他心中所想,安慰道:“这世上的事本就是一啄一饮,强求也没有什么用。”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道:“也是,师父他老人家既然避开所有人,自然不喜被打扰,既然这样,那我就去藏兵谷好了,也不知道现在狼骑军都训练的怎么样了?”

雪心玄却是在旁笑道:“藏兵谷你就别去了,那边都好得很,你今日就跟我们到阴阳矿脉去一趟。”

张傲秋闻言不由诧异道:“我到那里去做什么?”

木灵指了指张傲秋脑袋道:“你有神识,站着不动也能看清周围的东西,我们这次让你过去,就是想让你看看,在阴阳矿脉周围,一教二宗到底在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我们没有发现的布置?他们这么长时间不动,若是再动就是雷霆之势,所以现在未雨绸缪就很有必要了。”

张傲秋“呃”了一声道:“那你们的意思,我这是送上门来了?”

雪心玄闻言笑着敲了一下张傲秋脑袋道:“你小子胆肥了吧?还敢有不满?”

张傲秋揉了揉脑袋,陪笑道:“还是心姨知道心疼我,敲脑袋都只是轻轻一下,这要是师父,估计都要起个包了。”

木灵听了,没好气地瞟了张傲秋一眼,跟着上前一步望着夜无霜道:“霜儿,你是现在就要回圣教么?”

夜无霜先是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然后才点头道:“是的,我也正要跟师尊商量一些事宜。”

木灵也跟着看了张傲秋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然后道:“既然这样,那我跟阿秋在外面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