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八十七章 城门大捷(二)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身形虽快,但奈何敌人太多,顾得了这头,就顾不了那头。

很快就有十多个黑衣人窜了上来,紫陌他们早已等候多时,看见有人登楼,立即迎了上去。

夜无霜因心忧张傲秋,所以一直跟在他身边,这时见敌人登上城楼,在也顾不得张傲秋,叱咤一声,往紫陌靠拢。

夜无霜随着修为见涨,魅影身法更见纯熟,尺许范围内都能自由腾挪,何况还是这些修为比她低的人。

夜无霜跟紫陌一靠拢,两人一个刀法大开大合,一个小巧近身缠斗,配合天衣无缝。

而铁大可依旧断后,背对着紫陌两人,一双开山斧上下翻飞,将后面的攻击全部接了下来。

紫陌跟夜无霜没有后顾之忧,两人联手,很快斩杀十多人人。

三个玄境高手联手,那些灵境修为的黑衣人还真不是很大盘菜。

那些死域人不由叫苦连天,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登上城楼,但以前有个花倩笑,每次登楼都被她给杀了下去,所以他们现在这场大战,调动这一百多灵境好手,就是以花倩笑为假象敌,只要分出十人将她缠住,下一步就好办多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死域人老家只有那么大块地方,能达到灵境修为的好手虽然多,但用在攻城这种惨烈战场,也是消耗不起。

这也是武月城的运气,若是那些死域人早下决心,舍去这些好手,趁武月城还没有得到后方支援的时候一举攻破,也不会等到现在这个局面。

只是这些好手,在死域人那边,也是分属各个门派,在每个门派内这样的人已经是独当一面的重要人物,轻易不会用出,更别谈像这样的战场。

死域人天皇为此事极力施压,那各个门派也是能拖就拖,实在拖不下去了,才极不情愿的将这些弟子派出,当然这其中也是附加了苛刻的条件。

所以死域人的正统军人也是有苦难言。

这次登楼,花倩笑没看到,到多了这四个更难缠的家伙,而且修为比花倩笑只高不低,还真是意想不到。

但仗已经打到这个份上,也没有往后缩的道理,没有办法,只有硬着头皮往上顶了。

不过有了这些好手的缓冲,下面的普通军士跟着如潮水般涌上来。

花连城跟在后面,接住那些攻上来的普通敌军,而且始终只用那三千人,剩下五千人一直休整不动。

张傲秋四人在城下仅凭四人就让敌人五万大军止步不前的情形,城楼的守军当时看得一清二楚,特别是那个白衣如雪的小姑娘,不仅人长得貌若天仙,杀起人来更是毫不手软。

人家一个小小姑娘都能如此不要命地帮忙守城,何况还是自己这些大老爷们?

所以那些守城的军士,这次个个犹如打了鸡血,死域人狠,老子比他们更狠。

只是涌上来的敌人越来越多,张傲秋神识看往敌人中军,见中军开始往城墙这边移动,立即仰头一声清啸。

啸声清越,直入云霄。

接着在敌军中军侧翼的山林里,一轮箭雨射出。

死域人大军此时所有的心思都用在攻打武月城上,根本想不到,以武月城的军力,居然还敢在城外设下埋伏。

这一轮的箭雨,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很快就有四五百人被射杀。

敌军后面立即传来一阵螺号声,惊慌失措的死域人盾牌举起,抵住箭雨,重整阵势。

在死域人重新准备的时候,箭雨停歇,前面突然出现一百个亮晃晃的盾阵。

这盾阵以十个盾牌手为一组,每人手持一人多高的坚盾,坚盾两边凹凸相连,连成一个整体圆圈,每个盾牌外面插着一排排利刃,一杆长枪伸出,长枪端头挂着十片蓝汪汪的刀叶。

这一个个盾阵,又每三个组成品字形,相互照应,行走路线也不是直进直出,而是旋转不休,犹如一个个圆球,往敌人中军滚过去。

死域人一见,立即蜂拥而上,从四面八方将一个个盾阵围住,嗷叫着向前,只想撞破盾阵,好斩杀里面的人。

可是等他们一靠近,那长枪带着的刀叶立即旋转起来,而且这些长枪可伸出,可缩回,可左可右,组成一片刀网,在乱刀砍过来时,直接将靠近的敌人刮成肉片。

而且那蓝汪汪的刀叶带有剧毒,哪怕只是一道割伤,也能立即让其送命。

一时犹如狗咬刺猬无从下嘴。

没有办法,只能先退,可是等死域人刚刚后退,盾阵里立即飞出一根根精钢短矛,这些短矛带着内劲,在这密挨密的敌军中,根本不用瞄准,根根中的,有的甚至一根射杀两人。

接着一阵密集的机阔声,一支支同样带着剧毒的短小弩箭从盾阵**出。

死域人没有想到,这盾阵里居然还有这些,一时防备不及,又被射杀不少。

等他们反应过来,刚举起盾牌,里面短矛也不抛了,弩箭也不射了,盾阵又跟着转动,哪怕你不惹它,但外面的倒插的利刃借着旋转之力,直接将盾牌割破,跟着就是长枪捅出。

死域人无奈,只能再次围攻,但那片刀网根本攻不进去,就算有一刀两刀砍中了,盾牌外裹着银铁,晃眼睛不说,还坚硬无比,根本就砍不动。

而且盾阵连城整体,砍在一个盾牌上的力道,直接传给剩下九个,所以单独的蛮力也不起作用。

就这样你退我就抛矛射箭,你进攻我就防守,打了半天,死域人除丢下无数性命外,对这东西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些盾牌手,都是五大门派先期派过来的好手,个个都是灵境以上修为,不仅内力深厚,而且人也长得膀粗腰圆,不然这样巨盾,也不能运转如飞。

这些盾阵彼此相应,一时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境。

盾阵运转,里面的短刀手见机还能捡起先前投出的短矛,随捡随投。

不到一顿饭功夫,一百盾阵已经快接近敌军中帐,如此大的动静,已经开始牵制前方攻城的军力。

就在这时,敌军中帐里吹起一长三短的螺号,围住盾阵的普通军士开始后撤,但在这样的大军中,要想撤离,却不是一见很简单的事。

一般这种撤离,需要前军变成后军,后军变成前军,但如此绵延十多里的大军,想要掉头,就算命令及时,反应也跟不上来。

所以前面的闻号声往后退,后面的却止不住势子继续往前,人挤人,人挨人,不要说打仗,连插脚的位置都没有。

这好的机会哪里去找,盾阵内又是一阵弩箭声响,万千的弩箭四飞,瞬间又射杀不少。

前面攻城的敌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见后面喊杀声比前线还大,还以为中了埋伏,自然而然地停住攻城往后望去。

就这一停顿,立即将攻上城的敌人变成孤军,城头守军哪还不明,加大军力围而攻之,几个呼吸间,就将其斩杀一空。

张傲秋刀不停留,趁机将云梯倒勾割断,后面军士一拥而上,将那些云梯推了下去。

城头又重新回到自己手里。

城内下面的军民,趁此机会,将一个个火油弹,一捆捆箭矢不断送到城头。

火油弹一到,立即被抛下城墙,跟着就是大火燃起,密集的箭雨再次从城头射出。

跟着投弹机又开始运作,一个个火油弹被临空抛出,落在下面密集的人群中。

火箭射出,重新点燃下面的大火,火油弹不停歇地抛,火势范围越来越大。

敌军前军、中军乱成一团糟,至此战场的天平才开始往守军这边倾斜。

一百盾阵眼看就要攻入敌人中军,这时从中军大帐里飞出十条身影,只看身法,就知道这些是敌军高手。

这些人迅速像盾阵接近,希望能临空进入盾阵然后将里面的人斩杀。

刚一接近,其中一个盾阵里,一杆大旗飞出,犹如蛟龙,带着呼啸声,刹那间穿透五个敌人身体后屹立而起。

一面绣着凤凰奔日的大旗迎风展开,圣教圣旗。

接着一个白衣中年女子从盾阵中跃出,人在空中,一声历喝:“旗在人在,旗倒人亡!”

其他盾阵跟着跃出四五十个白衣女子,同声应道:“是,堂主。”

前面白衣中年女子正是杨月华,而后面的那些,则是那次阴谋叛教的中坚力量。

当时雪心玄动情动理,使得杨月华放弃最后抵抗,甘愿入佛堂念经悔过,而那些她手下的弟子,在查明参与叛教行动的,雪心玄也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查明一个诛杀一个,而是将她们都完好无损地送到杨月华身边。

因为雪心玄知道杨月华性子高傲,若是将她身边这些弟子杀掉,虽然放过了她,但那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既然主犯都能放,何况是从犯?

恩威并施,以德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