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零七章 契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隔着老远就听见前面议事厅内人声鼎沸,听着这些熟悉的口音,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激动,就像远游归来的游子即将要见到亲人一样。

走到大门口,值守在两旁的军士替他将大门推开,一缕冬日的阳光随着大门的开启,斜斜地照入大厅内。

厅内一时安静下来,好几双眼睛立即齐刷刷地往门口看了过来。

张傲秋站立在门口,阳光从他身后透过来,将他身影拉得老长。

坐在左侧的木灵见了,不觉一阵恍惚,仿佛一下回到了刀宗,一个七八岁的孩童贪玩回来,站在自己门口,紧张而又畏惧地不敢进门。

正恍惚间,却听云历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总算是回来了,快进来,还杵在那里做什么?”

张傲秋闻言抬头应了一声,跨步进屋,拱手弯腰行礼道:“小子见过各位前辈。”

云历向张傲秋招招手,跟着转眼瞥了夜无霜一眼笑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他们两个只要找到其中一个,另一个就不会很远了。”

夜无霜闻言不由俏脸一红,抬头望向张傲秋,脸上却露出一丝忧郁。

张傲秋看到夜无霜的表情,不由心头升起一丝狐疑,早上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却是这幅表情了?

只是现在又不好多问,举步走到木灵旁边坐下,低声叫了一声道:“师父。”

木灵看着张傲秋,“嗯”了一声,平静无波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对面雪心玄见了,也是会心一笑,心中涌起一丝温暖,感觉仿佛现在才算完整一样。

张傲秋对雪心玄点了点头,跟着恭声道:“心姨。”

雪心玄“嗯”了一声道:“你来的正好,我们现在正在商议一些事情,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顿了顿接着介绍道:“我们现在已经攻下阴阳矿脉,按王先生的计策,对阴阳矿脉虚而待之,只是守住其主要通道,布下埋伏,引一教二宗来攻,到目前为止,敌我双方已经发生十二次交战,后一教二宗用毒,幸得老爷子及时赶到,只是自那以后,一教二宗就再没有发动任何攻击。”

雪心玄说完,云历在旁接口道:“王先生的意思是一动不如一静,阴阳矿脉对一教二宗来说是其最大产业支柱,少开采一天,资金周转就困难一天,而对于我们,却只是简单的粮食消耗,不过……。”

张傲秋听了笑道:“不过以云叔的意思,长痛不如短痛,趁现在大好机会,不如直接攻入一教二宗老巢,将其彻底剿灭。”

云历点了点头,也不否认,直接道:“不错,我确实是这个打算,所谓虎卧榻侧岂能安眠?日防夜防的,这滋味可不好受,不过你师父跟你心姨却是反对,这事若是你,你准备怎么做?”

张傲秋闻言沉吟片刻,不答反问道:“从武月城过来的三百多书生是否已经安排妥当?”

云历道:“这事按你的意思,由你一哥亲自安排,已经送往其他三十四城,并派有各派高手暗中保护。”

张傲秋点了点头,跟着问道:“现在民意如何?”

云历闻言叹了口气道:“据回报消息,各城民意比起以前要起色不少,但还远远不够啊。”

张傲秋笑道:“云叔不必着急,这本就是一个长久计划,不可能一夜就见成效。”

顿了顿接着道:“我倒是同意王先生的意思,一教二宗树大根深,其势力绝不会仅限于连岭山中老巢,就算现在将其老巢攻下,我方伤亡很大不说,迫使其外围势力潜伏下去,不能将其完全清除,总会留下心腹大患。

放长线才能钓到大鱼,我们现在稳守阴阳矿脉的同时,发动各派江湖势力,将一教二宗在各城镇的势力或明或暗地剔除,不过这却需要一个很好的契机。

因为一教二宗在各城镇的经营也不是一天两天,跟当地的官方及地下势力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现在一教二宗只是暗中支援死域人,并没有摆在明面上,若是操之过急,将其逼上绝境,说不定会狗急跳墙,孤注一掷,到时候可能会造成无辜百姓的伤亡。”

云历听完,皱眉道:“那你说的契机……?”

张傲秋道:“就是那些书生,还有就是民意,我们完全可以将一教二宗暗中支援死域人这件事,通过那些书生的笔将其抖露出来,实情也好,谣言也罢,总之说的多了,多少会让人有所提防,只要一教二宗忍不住对那些书生下杀手,那这个契机就成熟了。”

木灵闻言,眼中射出不忍的神色道:“你是要将那些书生当成牺牲品?”

张傲秋听了,叹了口气道:“师父,那些书生本意是想参军上阵杀敌,但徒儿认为,现在他们所做的,比上阵杀敌要更有意义的多,他们不是牺牲品,他们是先驱,有时候民意是需要死亡跟鲜血才能激起的。”

木灵听完,身子霍然坐正,嘴角张了张,半响后却又颓然坐了回去。

雪心玄见了在旁道:“阿秋说的没错,战争不仅仅只是在前线,后方也是一样的,既然是战争,就难免会有牺牲的,只是这牺牲的人可能是你,可能是我,也可能是其他人。”

木灵闻言黯然道:“我知道,只是……,唉。”

云历看了木灵一眼道:“木老弟,现在可是敌我双方,容不得妇人之仁的,我们这些认识的跟不认识的人,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在奋斗。”

说完转移话题道:“既然你们都认为一静不如一动,那就按这个办好了,刚才阿秋说的,倒是很有道理,现在曲兰城已经跟我们结盟,除了武月城外,剩下三十三城我们再来多下点力气,不过这个策划却要将王先生调回来,有他这个军师再加那本账簿,剔除一教二宗外围势力,应该也不会太难。”

雪心玄跟着道:“刚才我们还在商议,一教二宗虽然现在被压一头,但我们各自也要提防他们会在我们老家动手,所以霜儿这次就不能跟你去岭南,而是明日就回圣教坐镇,你不会有意见吧?”

张傲秋闻言恍然大悟,怪不得一进门就看见夜无霜一脸幽怨了,当即摇头道:“这是大事,我当然没有意见。”

本想将一早在罗家谈的事情说出来,但一想又怕夜无霜担心,也就闭口不言了。

雪心玄“嗯”了一声,转头对夜无霜道:“等阿秋从岭南回来,你就赶到临花城跟他汇合,不过在这期间,圣教里的事情可要好好处理。”

夜无霜闻言一喜,连忙应了一声,她最怕就是这次将她调回去以后就再也出不来了,现在看来,最多也就忍受两个月分离,倒也无妨。

雪心玄看到夜无霜脸上表情的变化,知道她心中所想,不由摇头叹了口气,这丫头怕是没救了。

张傲秋见此事谈完,趁机将辛七的要求对云历说了一遍,云历听了呵呵一笑道:“辛七跟我多年,我那孽子也是他看着长大的,自小就有感情,既然他有这个心,那就依了他。”

张傲秋听了,撇了撇嘴,心中暗道:怪不得这两家伙以前都不是什么好人,原来一早就是一丘之貉。

雪心玄跟着道:“等这边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我跟你师父也要到武月城去的,那时候就让辛七跟我们一起吧。”

张傲秋闻言一愣,愕然道:“心姨,你跟师父到武月城去做什么?”

雪心玄道:“当然是上阵杀敌了,难道去游山玩水啊?”

张傲秋一听不由急道:“可是……。”

“可是什么?”

张傲秋摇头叹了口气道:“我跟霜儿虽然都是接班人,但毕竟还只是接班人,你们两人却是实打实的教派灵魂,不可有分毫损伤,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这事还是再商议商议。”

雪心玄闻言笑道:“国难当头,一教一派的利益又算什么?你说的这个,我早有考虑,在去武月城前,我会做好妥善安排,这个你不用担心。”

木灵在旁跟着接口道:“无极刀宗已经名存实亡,我更没有这方面的担心。”

张傲秋听木灵跟雪心玄的话,知道他们心意已决,也不再坚持,想了想道:“你们这次过去,不会就两个人吧?”

木灵闻言笑道:“临花城这边有你云叔、王先生调度,更有你师父他老人家坐镇,我们在这边也只是做些锦上添花的事,这次过去,你心姨会调派一些高手过来,你师父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了,哈哈。”

张傲秋想了想道:“以前刚认识老铁不久,他就曾说过还有一些跟他一样的人在一教二宗手下办事,而且这些人还都是他的兄弟,现在我们跟一教二宗正面交战,可别把这些人给误杀了,我看能不能飞鸽传书给老铁,让他把那些人的所在地方都写出来,我们派人前去游说,若是他们同意就跟着一起到武月城,这样也能变相保护他们的安全。”

木灵听了点了点头道:“朋友之义碧云天,你们跟铁大可也是朋友,这事当替他办成,这样吧,若铁大可有消息回来,这事我来替他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