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九十七章 神仙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阿漓看见张傲秋,招呼一声,快步走了过来,一脸讪笑地看着张傲秋小声道:“秋大哥,我刚才陪倩姐姐过去,她当时那个表情,哎呀,我看她是对你情根深种了,嘿嘿。”

张傲秋闻言一拍额头道:“你怎么跟花连城一样没谱,你是她肚里的肥虫么?还情根深种。”

阿漓跟着一笑道:“秋大哥,我虽然不是她肚里的蛔虫,但我可是过来人,她那时的表情,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

张傲秋听了,停下脚步,右手点了点阿漓的额头道:“切,你才多大,还过来人。我跟你说,回去后可不要乱说,要是霜儿知道了,你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哼。”

阿漓闻言做了个鬼脸,跟着一拉张傲秋胳膊道:“秋大哥,这是好事啊,倩姐姐可是标准的大美人,霜儿妹妹也是国色天香,哈,你还真是艳福不浅哦。”

张傲秋听了,横了阿漓一眼,阿漓一见急忙一捂嘴道:“我不说了,不说了。”

走了两步又笑嘻嘻道:“你放心,你师妹我嘴巴严得很,在你没有承认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跟霜儿妹妹透露一点风声的。”

两人联袂离开武月城,回到紫竹轩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下来。

现在已是深秋时分,天黑得要早很多,竹屋里已点起了灯火,夜无霜等人都坐在大厅内,难得的是慕容轻狂居然也在。

夜无霜一看张傲秋跟阿漓回来,立即迎了上来问道:“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道:“师父开得药方很是对症,花倩笑五脏六腑的丹毒已经被药物逼出,没有什么问题,你不用担心。”

说完生怕夜无霜再追问,跟着转移话题道:“你们在这里可是有什么事?老铁跟雪怡了?”

夜无霜在旁道:“刚接到师尊的飞鸽传书,里面有些事情,雪怡不方便知道,所以就找个理由让铁大哥带她出去了。”

张傲秋一听就明,反问道:“一教二宗?”

夜无霜听了点了点头道:“密信中只是简单地说了事情的经过,不过却是催促师父尽快赶回去。”

原来雪心玄他们后来采纳了王须亦的计策,就是对一教二宗的重点经济命脉进行打击,第一个重点位置就是阴阳矿脉。

一教二宗可能也感受到了风雨欲来的紧迫,所以在阴阳矿脉上又投入了大量的兵力进行防范。

但王须亦的计策却是对阴阳矿脉围而不攻,就是在进入矿山的主要通道四周埋伏精兵,只对其运送的物资进行毁灭性打击,也就是不求杀敌,只是让矿山里一滴水,一粒米都没有补充,然后引矿山里面的人突围。

阴阳矿脉是一教二宗最重要的经济来源,一旦矿山停止采矿,其重要的开支部分就会立即陷入困境,特别是对死域人的物资支援。

而王须亦引出矿山里的人就地歼灭后,却并不占领阴阳矿脉,而是虚位以待,在外围重要据点设下重兵,反引一教二宗来救。

一教二宗虽然强大,但却敌不住圣教四大豪门大派,还有临花城跟曲兰城联手,几次大规模火拼后都是处于下风,后来欧独舞出手,在阵前布毒,使得联军一方损失惨重,不得不采用防守,一时双方僵持不下。

对于联军一方来说,一直拖下去到没什么,无非就是人员辛苦些罢了,但一教二宗可就耽搁不起,所以一连的发起强攻,以毒攻为主。

虽然雪心玄他们都是玄境高手,但对用毒却不是强项,一些简单的毒倒是可解,但再复杂一些的就束手无策了。

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请慕容轻狂这个“毒医圣手”出山了。

慕容轻狂道:“看来玄丫头他们那里已经吃紧了,为师决定今晚就出发,若是顺利,明日一早应该就可以赶到了。”

紫陌闻言咂舌道:“这么远的距离,一晚上就赶到,师父你是会飞的么?”

慕容轻狂听了一笑道:“等你们进入化境后,就知道怎么使用天地自然之力,你要说是飞,也可以说是飞。”

顿了顿接着道:“其实这些并不神秘,就好比你在水里游一样,只要你掌握了水的力量,那么就可以利用水的浮力托起你,前后左右移动,在空气里也是一样,只是因为我们身体的内循环跟身体外循环没有达成一致,所以浮不起来罢了。”

夜无霜拍手笑道:“师父,能不能现场给我示范一下?”

慕容轻狂闻言摇了摇头道:“你们当为师是耍杂耍的么?”

说完瞟了一眼,见张傲秋三人都是一脸急切的表情,叹了口气道:“也罢,今日为师就给你耍一次。”

慕容轻狂站起身来,往外而去,边走边道:“这边的事情有你们几个,为师也放心,花倩笑体内的丹毒,只要按现在的方法走下去,应该没什么问题,至于其他的,为师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慕容轻狂缓步而行,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前一步还踏在地上,后一步却踏在虚空中,犹如脚下有一层现实存在梯板一样,身子稳稳站住,下一步再升一层,就像上楼梯一样,越走越高。

张傲秋三人在下面看得目瞪口呆,这完全已超出了他们的认识范围,虚停在高空的慕容轻狂,此时在他们眼里,就活脱脱像一个出世的神仙一样。

慕容轻狂低头看着地上三人笑道:“终有一天,你们也会跟为师一样,只是这种情况,只有在境界达到后才能做到,所以就算为师现在想教给你们也无法办到。”

说完一摆手道:“好了,为师先走了,你们自己多保重。”

跟着点了点头,也不见怎么动作,身形突然在空中移动,绕场一圈后突然加速,瞬间消失不见。

张傲秋三人看了一个个嘴巴张得老大,慕容轻狂都消失了好一会,三人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又过了好一会,紫陌呐呐自语道:“神仙,师父是神仙。”

张傲秋“呃”了一声道:“师父说我们以后也会跟他一样,哈,那我们岂不是也会成为神仙?”

夜无霜闻言在旁却是叹息一声道:“可是那时要进入化境后才能办到的,进入化境,这是何等艰难啊。”

紫陌听了摇了摇头道:“霜儿,怕什么,师父多大年纪,我们才多大年纪?现在我们的修为已进入玄境,只要再机会好一点,进入化境不是妥妥的么?”

夜无霜闻言嘴角一撇道:“你说的倒是轻松,我们进入玄境可是服用了师父炼制的丹药,相当于是偷机做假,况且以后即使再服用那丹药也没多大用处了。”

紫陌却是哈哈一笑道:“霜儿,那怎么是偷机做假了?那丹药可是集天地灵气的药材炼制而成,这要何等机缘?只能说我们把药材自身吸收的灵气转嫁到我们自身上罢了,若是这叫偷机做假,我到还想多来几次了。”

张傲秋在旁听了道:“你们两个,以其在这里打嘴仗,还不如抓紧时间多修炼。”

紫陌“嗯”了一声道:“秋哥说的对,打铁还要自身硬,要是我们自身底子差,下次就算遇见天材地宝,也只有干望的份。”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却被张傲秋一把拉住道:“先别慌,我还有件事跟你们说。”

紫陌一听却是一摆手道:“什么事明日再说,可别耽误我修炼的时间。”

张傲秋闻言哑然失笑道:“他妈的,以前也没看你这么积极,这会却像火烧了屁股一样。是你说不听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没跟你说。”

紫陌听了顿时眼睛一亮,笑嘻嘻地凑了过来道:“秋哥,可是又有什么美事?”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道:“可不是什么美事,只是我想等将花倩笑丹毒逼完后,到岭南去一趟。”

紫陌跟夜无霜听了异口同声道:“岭南?”

张傲秋点了点头道:“狼骑军训练这么长时间了,也该派上用场了,我这次去岭南,就是想到岭南购买一哥所说的赤金铠甲,然后将狼骑军带过来,同时也看看,我是不是像张子南所说的那样,跟岭南张家有着什么机缘。”

紫陌听了大喜道:“这等好事还不是美事?我跟你一起去。”

张傲秋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事我想过了,花倩笑现在正在病中,花连城一人恐怕独木难支,所以必须有人帮助他,花连城跟丰逸他们几个虽熟,但却不是上下级,很难调动,这中间必须得有个穿线的人,而你两边都熟,正好担此重任。”

紫陌听了先是一阵失望,接着又想了想道:“说了也是白说,算了,那这次我就不去了。”

张傲秋点了点头,转头看了看夜无霜,却见后者正一脸坚定地望着他,心中不由叹息一声道:“霜儿,你跟我一起去,不过在去之前,要将圣教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以你大师伯的性子,可不怎么愿跟别人打下手。”

夜无霜闻言嘴角一翘,欣然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