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九十五章 圣女扶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花连城听了心头暗自一松,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将这个大不了自己多少的人,当成了心中最大的依靠,有他在心里就踏实。

不过一想张傲秋要离开两三个月,又不由愁容满面,张傲秋在旁看了,脸色一正,冷哼一声道:“怎么,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没有信心守住武月城么?”

张傲秋话语中夹着威严跟些许不满,让花连城听了心头一懔,当即身子一挺道:“小先生放心,连城必将守好武月城,等你回来。”

张傲秋听了这才脸色放缓,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要记住,你现在不仅守的是武月城,更是你阿姐的信念。”

花连城闻言,神色肃然道:“连城记住了。”

张傲秋见激起了花连城的信心,也不再说,转身望着城外莽莽大山道:“我会在这段时间里,尽力助你做好一切防御准备,死域人经此大败,想要再次组织如此大规模的进攻,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到了,所以这段时间最为宝贵,双方都在打时间差,吩咐下去,所有人等,包括武月城的平民,全部调动起来,我要在几天内再次看到一个固若金汤的武月城。”

回到紫竹轩的时候,夜无霜跟杨月华坐在大厅里已等候多时。

张傲秋看了看夜无霜,招呼道:“霜儿……。”

夜无霜见张傲秋当着杨月华的面叫她霜儿,不由俏脸微红,偷偷瞟了杨月华一眼,见后者正襟危坐,脸上没有半丝不悦的表情,心头暗松口气,跟着白了张傲秋一眼。

张傲秋一看夜无霜眼神就知道什么意思,捎捎头尴尬道:“前辈你也可好?”

杨月华闻言一笑道:“小子,你没有必要遮掩,你跟圣女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本教圣规……,唉,等这场战事了后,我回山跟长老会还是教主提议一下,看能不能改掉这个束缚的教规。”

夜无霜闻言心头一喜,杨月华可是有名的古板,这事要是得到她的支持,那希望又会再大一份。

不由转头望向杨月华,却见后者正笑盈盈地望着自己,不由脸色一红道:“大师伯……。”

杨月华点了点头,跟着脸色一正道:“月华对圣教罪孽深重,自此种下心魔,幸得阿秋开解,闭关这几日,算是豁然开朗,修为再进一层,我也相通了,这世上很多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只要能向好的方向发展,也不用死钻牛角尖。”

张傲秋闻言,立即拱手贺喜道:“恭贺前辈,多谢前辈。”

杨月华听了一摆手道:“不要这么多礼,若说要谢,我还要好好谢谢你了。”

说完转头对夜无霜道:“等你们大婚那天,大师伯给你们备份厚礼,以示祝贺。”

杨月华不待夜无霜回话,跟着道:“我跟圣女接到阿漓的通报,已请凌霄门帮忙打造棺木,预计明日就可完工,我想后日一早,就将她们接回来,既然她们在此牺牲,就让她们在此以青山为伴吧。”

张傲秋听了,神色肃然道:“前辈放心,迎回圣教姐妹的事我一定妥善安排。”

三日后,由凌霄门、独孤山庄、天羽门还有明王山选出的人,抬着三十五口棺木前往武月城。

张傲秋跟紫陌打头,夜无霜跟杨月华等圣教弟子整齐排列两旁,所有人全部一身素白,臂带白纱。

还没走到城门口,张傲秋就远远看见前面小山丘上整整齐齐排列着一个军队方阵,个个铠甲鲜亮,臂缠白纱,打头一人正是花连城。

而在再远处,花倩笑一人独立,手持银枪,额带玉带,神情穆然地望着远方。

花连城见迎葬的队伍到,大步上前,走到队伍面前,肃然行了个军礼,跟着转身,带头往前。

队伍在花连城的引领下缓缓进入武月城,所过之处,街道两旁不论在做什么的人,统统停下手头上的事,排列在街道两边,神情带着哀伤,目送着一口口棺木从自己面前经过。

经过三条大街,一行人到了武月城内停尸房,圣教牺牲的弟子,整齐排列在内,遗体经过了处理,个个遗容安详,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杨月华一一从她们身边走过,脸色平静无波,但藏在衣袖下的双手却微微抖动不停。

这些都是她一手带大的弟子,现在却先她一步离开了。

一盏茶功夫后,杨月华才低声道:“入殓吧。”

花连城右手一挥,自有专人上前处理,待最后一块棺板盖好,第一口棺木抬起时,站在左旁的夜无霜缓缓伸出右手,扶在棺木上。

后面的卫婉月等人一见,立即双膝下跪,同声道:“圣女。”

夜无霜抬眼看了看远处的天空,天空如此宁静安详,而这些本应在这片天地下快乐生活的姐妹,却已长眠在旁,想起以前在圣教的日子,心中一阵激愤涌起,朗声道:“我圣教弟子,在家国危难之时,不计生死,不计得失,甘洒一腔热血,她们是我圣教的光荣,是我所有圣教弟子的榜样,今日,本圣女代教主扶棺,暂时将各位姐妹安葬在这片青山翠竹中,待这场战事结束,再恭迎各位姐妹返回圣山。”

站在一旁的杨月华在夜无霜说到“代教主扶棺”时,跟着双膝下跪,待夜无霜说完,声音低沉,带着颤音道:“清月堂堂主杨月华,代清月堂所有弟子,谢教主圣恩。”

圣教圣规,圣教弟子对圣教做出重大贡献的,在离去后,由圣女扶棺,安葬在圣教灵山,做出杰出贡献的弟子,则由教主扶棺,安葬在圣教圣山。

圣女扶棺,本堂弟子行跪拜礼,而教主扶棺,则堂主行跪拜礼。

安葬在圣山的人,将受后代圣教弟子乃至教主的祭拜,这是每个圣教弟子最大的光荣,而这个光荣,就算是身为教主,也不一定能够得到。

圣教百年多的历史,能获此殊荣的加起来也不过十人。

卫婉月在后面抬头看着前面俏立的夜无霜,心中一时百感交集,当初杨月华阴谋叛教的时候,亲自跟她说过,叛教一旦成功,她就是下一任圣女。

所以自那时候起,卫婉月就一直暗地里跟夜无霜一较高下,不论是修为,还是待人处事,还是自身气质,处处都想抢占上风。

后来事情败露,卫婉月已经做好了跟杨月华一起被处决的准备,但不想雪心玄却网开一面,一个不伤,全部交还给杨月华。

就算是这样,卫婉月依旧心中不服,只是觉得成王败寇,无话可说。

但在前段日子的那场大战中,夜无霜对杨月华舍命相救,一下子改变了她对夜无霜的看法,心中的怨气也从那时候起烟消云散。

而现在夜无霜宣布那些牺牲的同门师妹为圣教功臣,将来将安葬于圣山,受圣教所有弟子祭拜。

无上荣光!

而这些人,包括自己在两年前,还是叛教的罪人。

卫婉月看着前面的夜无霜,已经知道,不管这人现在是身为圣女,还是以后身为教主,都值得自己一生追随了!

夜无霜双目直视,脸色**肃穆,冷喝一声道:“起!”

张傲秋跟紫陌闻言转身,各自抓起一把纸钱,洒向天空。

一行人缓慢走出,沿街的人们依旧未散,待最后一口棺木经过,后面的人自发地一个接一个,步履沉重,无声跟随。

武月城坚守这么多年,每次大战后都要死不少人,但却重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激起全城百姓的哀思。

他们早已知道,这些静静躺在棺木中的人,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的,都是些风华正茂的年轻姑娘,她们为了帮我们保卫家园,永远地留在了这里。

本应该受到保护的女子,却因保护别人而牺牲,悲哉,壮哉!

无声的人群犹如一条长龙,旁边的街道上摆满了白色的纸花,有人在低声地哭泣,有人双手合什,弯腰作揖,而更多的则是一脸悲愤跟敬仰,默默地注视着这些他们并不认识的巾帼英雄。

待到棺木缓缓离开武月城城门,后面的百姓止住脚步,同时悲呼道:“恭送!恭送!”

卫婉月带两个师妹,对着人群下跪行谢礼,三叩首后,起身缓步离去。

出了城门,花连城快步上前,正步走到先前的军队方阵前,转身,目光直视,当第一口棺木经过方阵前,花连城大声喝道:“敬礼——!”

跟着一声统一的长刀出鞘声,“呼哇、呼哇、呼哇”三声后,长刀收回,平放在各自胸前。

举刀礼!

武月城的军人,时刻都面临着死亡,面对离去的袍泽,将其长刀平放在自己胸前,表示我将以你的刀,为你报仇。

远处的花倩笑,闻声上前两步,右手一顿,将银枪笔直插入身旁土地,手握枪身,右膝下跪,一阵长风吹过,带起身后殷红的披风咧咧作响。

卫婉月见状,跟着上前行跪谢礼。

待到队伍走远,张傲秋偷偷回望一眼,花倩笑依旧单膝跪在那里,上身挺立笔直,远远望去,犹如一座雕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