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一物降一物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所有进入武月城的人,都被各自门派下了死命令,不管什么原因,不管谁对谁错,都不准对自己人动手,有事坐下来商谈,否则不管是谁,一律严惩不贷。

不过这也是以防万一,都是过来干死域鬼的,没准哪天上战场别人还会救你一命,现在因点小事大打出手没那必要。

这样的情况,死域人也想着反击,但山林毕竟不是平地,大规模的步兵不能上,派出好手去吧,一来那些好手本就人数不多,二来就算夺回来那些据点,有所损伤不说,还要防着对方下次偷袭,实在不划算,所以干脆也就放弃了。

各大门派又在周围建立防御工事及各种用途的房屋,定期碰头一次,以便各自配合。

这也是自开战以来,城外土地第一次回归自己怀抱。

只是这些事张傲秋就关心不过来了,现在他正坐在外面大石上打坐调息。

三日后,张傲秋带着阿漓去往城主府。

花连城早就等候多时,一见两人赶到,立即带了进去。

花倩笑已经清醒过来,这些日子一直在服用慕容轻狂特意为她开的药,比起以前状况是不如,但起码能下床坐卧,也算是很了不得了。

踏进鬼门关的一脚总算是拉了回来。

花倩笑听到张傲秋脚步声,想起逼毒时两人赤-裸着身体,虽然那时自己昏迷不醒,但毕竟让他看了自己身子,想到这里,不由脸蛋更红,偷瞄了张傲秋一眼就低头捏着衣角,连头都不敢再抬。

即便是杀伐果断的巾帼英雄,在这上面也只能是个小女人了。

张傲秋进屋就看到了花倩笑,直接走过去坐到她旁边,冷哼一声道:“你想死用不着这么麻烦,这里别的不多,刀剑多得是,拿来直接一抹脖子,又快又利索。”

花连城没想到张傲秋一来就对着阿姐发脾气,嘴角张了张刚要说话,却转眼看到花倩笑一脸做错事的样子,也就知机地闭上了嘴。

沉默一会,花倩笑小声道:“你……,对病人都是这么凶么?”

张傲秋看了她一眼道:“对那些听医嘱的,当然不是,对那些自以为是,不听劝阻的人,当然就没好脸色了。”

不过转念一想,若自己是花倩笑,那天估计也会去,因为一个统帅对于军队的士气是无可衡量的。

念及此处,语气转柔道:“即使你要去前线,也不用妄动真气,若是这次你有什么事情,对于整个武月城上下来说将是一个难于估计的打击,两项对比,一场大战的输赢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有命在,就会有机会,况且外面还有我们在,你担心什么?”

花倩笑听张傲秋语气变柔,抬头瞟了他一眼,小声道:“你……,不生气了?”

张傲秋听了没好气道:“我生不生气有什么用?诊脉吧。”

花倩笑闻言将胳膊抬起放在桌上,张傲秋深吸口气,探出手指,直接搭在花倩笑腕脉上。

花倩笑看了疑惑道:“你不垫丝巾么?”

张傲秋白了她一眼道:“多话。”

说完闭上眼睛开始诊脉,花倩笑却是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花连城,见后者正低头垂目,一脸正经,但眼角却是泛起笑意。

花倩笑看了杏眼一瞪,刚要说话,却又是心头莫名一甜,妙目一转,偷偷瞄了张傲秋一眼,只觉心如鹿撞,脸色更红。

张傲秋立即感应到,睁眼沉声道:“静心。”

一顿饭功夫后,张傲秋才收回手指,脸色平静地想了会才道:“你体内丹毒虽然还是遍布主要经脉,但经过上次逼毒后,已经变得稀薄不少,而且师父开的药方也对这丹毒有所压迫跟中和,至少不会再侵入心脉,看来这法子是对路子了。

不过你现在身体虚弱,主经脉被丹毒侵蚀,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要想彻底清除丹毒,特别是深入五脏六腑的毒,就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所以这段时间内,你主要的任务就是安心疗伤,不要有任何其他想法,若是战时紧张,你可以时不时出现一次两次,但是千万要记住,不可妄动真气,否则到时候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说完转头对花连城招呼道:“连城。”

花连城听了一愣,一会还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一脸茫然。

以前张傲秋叫他都是叫花将军,突然改了称呼,还一下还适应不过来。

张傲秋看了眉头一皱道:“我叫你啊。”

花连城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应道:“小先生有什么吩咐?”

张傲秋道:“我不能时时刻刻都在这里,这段时间你可要看着你阿姐,若她想有什么异动,你立即使人知会我,你可要记好了,这事有关你阿姐性命,你若疏忽了,到时候可别怨我。”

花连城闻言转头看了花倩笑一眼,脸色为难道:“只是……。”

张傲秋跟花倩笑听了异口同声道:“只是什么?”

不过前者是询问,后者却是质问了。

花连城听了一缩脖子,连忙道:“没什么,没什么。”

花倩笑望着花连城杏眼一瞪,花连城被她瞪得心头一紧,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花倩笑身子一正,刚要说话,眼中余光却看见张傲秋正平静地看着她,不由身子又缩了缩,低头闭嘴不言。

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张傲秋看着花倩笑接着吩咐道:“每三日我都会过来诊脉一次,若是你身子调养好了就安排下一次逼毒日子,好了,你好好休息,我要回去了。”

出了城主府,阿漓一拉张傲秋衣袖笑嘻嘻地说道:“秋大哥,我看倩姐姐好像对你有意思哦。”

张傲秋闻言没好气白了她一眼道:“小丫头知道什么?我告诉你,这话可不要当着霜儿面说,要是……。”

阿漓嘴巴一撅道:“什么小丫头?哼,再说了,你师妹我是那么傻的人么?”

接着话题一转道:“不过若倩姐姐真是喜欢你,你准备怎么办?”

张傲秋仰头看了看天,花倩笑对他的情意,他又怎么看不出来,只是……。

叹了口气,张傲秋对阿漓正色道:“阿漓,若阿陌有另外一个女子,你会怎么做?”

阿漓想都不想,理所当然道:“有其他女子喜欢阿陌,那说明阿陌能力超群,这是好事啊,再说了,他堂堂少门主,多娶一个老婆也没什么啊。”

张傲秋听了一拍额头,“呃”了一声,心头暗道:要是我那霜儿也能这样想,那该多好啊。

正想着,后面传来花连城的声音道:“小先生,小先生。”

张傲秋跟阿漓转身看去,花连城正小跑步地赶过来。

两人互望一眼,阿漓奇道:“花将军可是有什么事?”

花连城一脸正色,脸带悲戚沉声道:“小先生,阿漓姑娘,圣教诸位姐妹的遗体已经收殓完毕,刚才在阿姐那里,我怕她听了情绪激动,所以没敢说出来。”

张傲秋听了也是脸色黯然,想了想道:“我回去知会霜儿,她毕竟是圣教圣女,出丧的事宜还是由她们来决定妥当一些。”

花连城点点头道:“理当如此,只是出丧之日还请小先生知会一声,圣教诸位姐妹不是武月城的人,却为了守护武月城而失去生命,武月城上下铭记在心,到时候武月城将士要为她们送行。”

张傲秋道:“她们牺牲不仅仅是为了武月城,而是为了家国,一场大战牺牲的也不仅仅是她们,还有更多的好儿郎。”

顿了顿张傲秋对阿漓道:“阿漓,你先回去,把这事跟霜儿说一下,我跟连城到城楼去一趟。”

阿漓点点头,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花连城却是奇道:“小先生到城楼去做什么?”

张傲秋一摆手道:“没什么,只是想去看看。”

张傲秋那天大战后就直接离开,后续战场清理没有再过来,这也是他刻意回避,就算他是天下第一杀神,也是为了正义而战,但那里死去的毕竟还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到了城楼,张傲秋扶手而望,前方空阔的原野依旧可以清晰看到一具具躺在地上的尸体,还有一些人正在默默地清理着这些尸体。

这些人有武月城的人,也有死域人。

花连城看出张傲秋脸上的疑惑,在旁解释道:“每次大战后,敌我双方都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就是双方都会派人打扫战场,清理各自遗体,在这期间,双方不可发生冲突,这种现象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张傲秋“嗯”了一声,思绪却飞到了千里之外的藏兵谷,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了,不知道那里的狼骑军训练的怎么样了?

想到狼骑军,跟着又想到了云一跟他说的赤金锁甲,看来真的要往岭南去一趟了。

花连城在旁见张傲秋望着远方呆呆出神,不由招呼一声道:“小先生……。”

张傲秋回过神来,眉头微皱道:“这几天加紧将武月城外的联络点建立起来,同时加强城墙上的防御,等将你阿姐的病治好后,我就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花连城听了一惊道:“你要走?”

张傲秋闻言转身拍了拍花连城肩膀笑道:“别紧张,我是要走,但没说不回来。”

顿了顿接着道:“我这次回去,要带一支超级骑兵过来,听好了,是超级,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一趟,来回应该要两三个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