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零四章 彻底康复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花倩笑听完,整个人陷入沉默,半响后才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得抓紧时间办,至于如何做到多兵种作战,我还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跟着转移话题道:“诊脉吧,现在首要任务是将你调养好。”

花倩笑听了,乖巧地“嗯”了一声,抬起右手平放在桌子上。

张傲秋深吸一口气,将右手食指跟中指搭在花倩笑腕脉上,闭眼开始诊脉。

一顿饭功夫后,张傲秋睁眼收回右手喜道:“上次吃了那么大的苦头还是有好处的,你体内的丹毒已经基本上被排出干净,剩下的一点残余,只要坚持服药月余应该就可以完全将丹毒中和。

现在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因上次逼毒对你经脉伤害太大,有很多地方已经出现破损,不过这个对本神医来说,就是手到擒拿了,哈。”

花倩笑看着张傲秋自信满满的笑容,心头一宽,跟着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张傲秋大手一摆,随口道:“你跟我有什么好客气的。”

说完站起身来,走到房间空处盘膝坐下,见花倩笑还坐在椅子不动,皱眉道:“还傻坐着干嘛,过来啊。”

花倩笑闻言一愣,疑惑道:“就这里?”

张傲秋听了也是一愣道:“当然是这里了,又不用脱衣服,还到别处去做什么?”

话一说完,张傲秋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由尴尬一笑,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花倩笑,见后者一脸嗔怒的样子,连忙赔礼道:“你别生气,我是说顺嘴了,没有别的意思。”

花倩笑闻言“哼”了一声,起身走到张傲秋身前道:“反正我身子都让你看完了,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

张傲秋没想到花倩笑会这样直接,“呃”了一声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花倩笑见张傲秋一脸紧张的样子,心头又不由一阵后悔,别人也是为了救自己,看了自己的身子也是逼不得已,刚才那样说反而显得自己有点过了。

当即话语转柔道:“需要我怎么配合?”

张傲秋听出了花倩笑话语中的歉意,呵呵一笑道:“很简单,你只要背对着我盘膝坐下就可以了。”

花倩笑依言盘膝做好后,张傲秋双掌抵住花倩笑背心道:“我这次先修复你受损的经脉,然后再调动你丹田被压制的真气,当你感到丹田真气可以运转时,就缓慢运行真气,我会跟着你的真气运转,将堵塞的经脉打通。”

花倩笑听了不由倒抽一口凉气,这话说起来简单,但操作起来却是难上加难,稍有不慎,就会造成真气岔道,严重的就会走火入魔。

张傲秋虽然前面在花连城经脉里也这样试验过,但那次毕竟只是依附在花连城真气里跟着运转罢了,不存在打通堵塞的经脉这回事,两者之间虽然只多这么一点,难度却是天地之别。

自身真气打通经脉都要慎之又慎,何况还是外人真气?

张傲秋通过双掌感应到花倩笑的紧张,当即安慰道:“你放心,这对别人来说可能很难,但对本神医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只是可惜这次没有将金针带过来,若是有金针刺穴,那就更简单了。”

花倩笑闻言“嗯”了一声道:“我相信你。”

说完深吸以后气,将心神平静下来跟着道:“我准备好了,你可以随时开始。”

话音刚落,花倩笑只觉后背一左一右两缕精纯的真气透入,一缕顺经脉往上,另一缕则往下,由于现在只是修补受损经脉,是个慢工出细活的功夫,因此行进极慢。

虽然进展缓慢,但比起上次在经脉里刮丹毒来说却要轻松很多,张傲秋也不着急,反正自身真气雄厚,实在要是消耗太多,再到山林里坐一坐就什么都补回来了。

整整五个时辰过后,张傲秋才收回双手,静坐一会后道:“你体内经脉我已经帮你修补完毕,我先打坐调息一下。”

说完缓缓闭上双眼,进入打坐冥想状态。

期间花倩笑胡乱吃了点东西,然后静等张傲秋醒来。

哪知这一等却是三天后了,等张傲秋醒来的时候,花倩笑房间里已围了一群人,这其中包括夜无霜、紫陌、花连城还有阿漓。

张傲秋得知自己又坐了三天,自己也有点哭笑不得,一连串地赔罪,看来以后这种打坐调息还是一个人的好,免得身边人跟着担心。

那什么也别说了,抓紧时间干活了。

花倩笑丹毒发作的时候,最先受到攻击的就是丹田,所以张傲秋一直不让她胡乱动用真气,就是怕丹田伤上加伤,那时候就算是人就回来了,丹田受到重创,以后都不能再修炼,也是于事无补。

张傲秋养足了精神,调动真气,顺着花倩笑经脉直下丹田,这一缕真气先是在其丹田内游走一圈,这一圈走下来,张傲秋心中已经大致有数了。

还好当时花倩笑丹毒发作的时候,立即就失去了调用真气的能力,没有对丹田造成二次伤害,这样就好办多了。

当初铁大可丹田破碎,张傲秋都能用真气重新缝合,那时候他还是天境修为,现在比起那时候,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用不了多久,张傲秋就搞完收工,收回双掌笑道:“倩笑,你现在算是完全康复了,可以像以前那样自行修炼,不过开的药还是要继续吃。”

花倩笑闻言一阵恍惚,跟着转过身子,犹自不信道:“完全康复了?”

张傲秋站起身,拍了拍双手道:“不错,完全康复了,不信你可以自己试试。”

花倩笑闻言抬头望着张傲秋,眼神中带着疑惑跟一丝茫然,以前她一直拒绝就医,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已是绝症,没想到现在却完全康复了,而且以后再没有丹毒的隐患。

幸好自己当时心系这个冤家才答应诊病,要是一直拒绝,也许现在都已经……。

想到这里,花倩笑跟着站起身来,拱手弯腰一礼道:“倩笑多谢了。”

张傲秋看了一脸无语道:“又来了,我跟你说过了,我们之间不要这么客气。”

花倩笑听了却是一脸正色道:“你两次救我性命,特别是这次,可以说是再造之恩,这是不能不谢的。”

夜无霜在旁笑道:“倩姐姐不用如此的,我们都是一家人,就不用说两家话了。”

花倩笑闻言一愣,转头望向夜无霜,自言自语道:“一家人?”

其实对于张傲秋,她虽然感激其救命之恩,但心中早已将他当成了夫君,所以愧疚之心还算少些,但夜无霜却不同,她在这段感情上,是完全被伤害的。

阿漓听了,也是奇怪地看了夜无霜一眼,跟着询问的眼神望向张傲秋,意思是:你是怎么搞定的?

夜无霜却是笑而不语,转身对张傲秋道:“我们还是让倩姐姐先休息吧。”

张傲秋站在旁边正尴尬在,闻言不迭地点头,然后望向花倩笑道:“好的,不过我们这次回去,可能就直接离开武月城了,现在就当告别,到走的时候就不过来招呼了。”

花连城闻言一愣道:“真走啊?”

张傲秋见了,笑着拍了拍花连城肩膀道:“所有事宜我跟你阿姐都商议过了,以后怎么做,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说完冲花倩笑微一点头,转身带头离开了。

夜无霜在回去的路上绝口不提花倩笑的事,而是跟张傲秋一一说起回临花城已经准备的东西,张傲秋对这些倒是无所谓,只要求速度能最快就好。

晚上所有的人欢聚一堂,一方面是为张傲秋跟夜无霜践行,另一方面是想把所有狼骑军的人身材都量出具体尺码,这次到岭南若是对方不卖给自己赤金铠甲那就一切免谈,若是对方愿意卖出,那就着这些尺码就可以直接开工,免得又跑回来一趟,这就叫未雨绸缪。

这顿酒张傲秋也是放下心思来喝,这段时间在武月城的成绩也算是圆满,很多都按自己的预想做到了,而且顺带地还救了花倩笑。

至于后面的事情会往哪方面发展,这个张傲秋也考虑不了这么多了,总之走一步看一步,不过先走出一步,总比原地张望地要强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