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八十三章 赤身相对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慕容轻狂说完转头看着张傲秋道:“符合这个要求的人选也只有你了,你丹田内的那股绿色真气,正是祛毒疗伤的至宝。”

张傲秋闻言道:“师父放心,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尽全力替她医病。”

花连城一听,立即站起,一揖到底道:“两位高义,连城真是无以为报,先在此谢过……。”

慕容轻狂闻言打断道:“小子,你先别忙谢,坐下听完再说。”

张傲秋眉头微皱问道:“既然我的真气能够逼毒,花城主中毒虽深,不过多花些时日罢了,为何师父却……?”

慕容轻狂点点头道:“不错,你说的是,现在确有一桩难题,因花城主中毒太深,所以在祛毒时必须两人均处于温水之中,而且这温水还要不断排出,一刻不停。”

花连城略想一下即道:“老爷子,这事我来办。”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接着道:“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阿秋跟花城主两人必须赤身相对……。”

张傲秋跟花连城听了同时叫道:“赤身相对?!”

慕容轻狂点点头道:“不错,赤身相对,因为花城主所中的毒是丹毒,排毒缓慢但不间断,而且那毒还有一部分会进入阿秋体内,若是两人穿有衣服,就会阻止毒素排出,一个在内逼,一个又找不到出路,于是那些毒素就会在两人身体内脏另找出路,要是那样就不是救人而是害人了。

你们现在知道老夫为什么只招你们两个进来了吧?一来这件事花城主身为女儿家,也许会顾及清白誓死不从,二来老夫也怕霜儿知道后会大发雷霆,所以……。”

说完叹了口气道:“老夫方法是想好了,其他的可要你们两个自己去做功课了。”

说完拿起桌上白纸递给张傲秋道:“若是他们都没有意见,你就按上面写的方法运功逼毒,至于其他调补的药,就由老夫亲自动手好了。话已说完,你们先回去准备吧。”

张傲秋跟花连城两人均是脸色沉重地走出房门,花连城看了张傲秋一眼道:“小先生……。”

张傲秋摇摇头道:“你别问我,我也头大。”

花连城闻言苦着脸叹了口气道:“以阿姐的性子,这事十有八九是不成,这可如何是好啊?”

张傲秋在旁想了想道:“其实你可以采用迂回的法子。”

花连城听了,双眼一亮急道:“小先生,什么迂回法子?你快说。”

张傲秋长吁一口气道:“花城主性子刚烈,若只是为她个人治病,也许她真不会答应,但若是从大义上去激她,反而会有一丝希望。”

花连城闻言呐呐道:“从大义上去激她?怎么个激将法?”

张傲秋道:“很简单,一句话,武月城没她就完蛋了。至于怎么去营造这种气氛出来,就得你自己想办法了。”

说完又叹了口气道:“只是我那霜儿,唉!”

花连城拍了拍张傲秋肩膀道:“不管这事成不成,连城还是真心感谢小先生,先就此别过,三日后必回消息。”

张傲秋点点头,挥了挥手也不说话。

花连城回到武月城,却不先到城主府,而是找了个清静的位置,点了壶茶。

刚才张傲秋说的方法让他有点头疼,关键是跟花倩笑治病这个方法不能对其他人说,不然人人都知道了,那叫花倩笑以后怎么做人?

但是若不告诉其他人,又怎么让别人去说服她了?

正想得头疼,抬头一看,前面一个老爷子走了过来。

此人名叫郑怀心,年纪六十有二,为人迂腐,开口孔曰成仁,闭口孟曰取义,但本性刚直不阿,在民间威望极高。

在花倩笑坐上城主之位后,广邀天下贤才共抗外敌,因郑怀心素有“铁心”之名,又受人尊重,因此也请他出山,专职军纪。

只是此人太过迂腐,每次有会,轮到他讲时,那一般都是一两个时辰,不搞清楚不罢休。

所以花连城是最怕跟他说话,正要低头避过,突然灵光一闪,讲大义,还有谁能讲得过这老爷子?

想到这里,当即起身招呼道:“郑公。”

郑怀心定睛一看笑道:“难得花将军有闲在这里散心。”

花连城闻言却是脸色一黯,郑怀心看了奇道:“花将军,可是有什么事?”

花连城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家姐这几天病重休养,这事郑公知道吧?”

郑怀心闻言点点头道:“此事老夫知道,只是将军在此愁眉苦脸可是因为花城主的病?”

花连城听了眉头深皱道:“是啊,阿姐她明知病重,却不医治,你说这武月城上下,包括全城老百姓,都是以她为主,要是她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不管下一个谁做城主,都难于服众啊。”

说完转过身子,看着前方山峦,沉声道:“现在正是战时,据线报,死域人军队已开始大规模集结,一场大战即将到来,要是那时候没有她在,我怕军心不稳,到时候……。”

郑怀心听了心头一紧,连忙打断道:“花将军,城主为什么不愿医治?”

花连城道:“家姐自知病重,而且现在又是战时,不想因她的病消耗物资,你也知道她的性子,我是怎么劝都不能说动她,所以心烦意乱,来这里静一下。”

郑怀心闻言立即急道:“哎呀,这个死性子,哪有有病不治的道理?再说了,她一个人,又能消耗多少物资了?不行,老夫现在就去见她,一定要让她答应治病为止。”

说完招呼也不打,扭头匆匆而去了。

花连城看着快步而去的郑怀心,心里念了声阿弥陀佛。

后来想了想,干脆那也不去,就在这里等结果算了。

谁知这一等,竟然一直等到傍晚,花连城看了看天色,心里暗自嘀咕,这老家伙也太能说了,可别打搅了阿姐休息。

正胡思乱想着,前方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传来,花连城举目一望,却是一个传令兵。

花连城立即起身站起,那传令兵一看见他,下马行礼道:“花将军,城主令你立即前往城主府。”

花连城一听,知道戏肉来了,拍了拍衣服道:“知道了,就说我马上就到。”

等花连城赶到时,花倩笑刚服完药,看见花连城进来,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跟小先生碰面了?”

花连城没想到花倩笑直接开门见山,“呃”了一声道:“阿姐,这个……。”

花倩笑白了他一眼道:“是不是治我的病有什么难处?”

花连城听了不自主地点点头,醒过来后又立马摇头道:“阿姐,我是跟小先生碰面了,我也是想问问进展。”

花倩笑闻言“哼”了一声道:“我已答应治病,今日郑公却过来说了大通大道理,让我无论如何也要答应治病,要是不遇见难处,你会把他请过来?”

花连城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知道这病越拖越不利,当即把心一横道:“阿姐,慕容老爷子想出了治你的法子,只是看你愿不愿意了。”

花倩笑听了奇道:“能治好我的病,我当然愿意了,这不是废话么?”

花连城道:“好,阿姐,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到时又反悔了。”

花倩笑看他一脸严肃,不像开玩笑,正了正身子道:“连城,你要说什么,你就说吧,别拐弯抹角了。”

花连城端起桌上茶杯喝了一口,停了半响道:“慕容老爷子的法子是让小先生用内力将你体内的丹毒逼出,只因他的真气能跟所有人真气相融,而且还有疗伤奇效。”

花倩笑听了一愣,她想得最多还是用药治疗,但没想到会是张傲秋帮她逼毒,如果那样,岂不是会有好多次跟他单独相处了?

想到这里,不由脸色微红,急忙低头整了下衣衫道:“那又怎样?”

花连城叹了口气道:“阿姐,慕容老爷子说你中的丹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要想逼毒清除,你们两个……,你们两个……。”

花倩笑闻言眉头微皱道:“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不要吞吞吐吐,哪还有个军人样子?”

花连城苦着脸道:“阿姐,不是我不说,我是怕说了你又不答应。”

花倩笑道:“你都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会答应?”

花连城听了一把抓住她的手道:“阿姐,不管怎么样,你可千万要答应治病啊。”

花倩笑看着花连城拉着她的手,皱眉道:“都多大的人了,还拉阿姐的手?”

花连城听了连忙松开手,想了一下,把心一横道:“阿姐,要想逼毒成功,你跟小先生必须同时处于流动的温水中,而且你们两个还必须赤身相对。”

花倩笑听了一愣,半响没回过神,愣愣地看着前方。

花连城看她样子,急忙道:“阿姐,阿姐。”

花倩笑闻声醒了过来,转头看着花连城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让郑公过来跟我说那些大道理。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阿姐要好好考虑考虑。”

花连城听了一急道:“阿姐,这事是有点那个,但现在却是唯一法子,你可不要为了女儿家清白而不答应啊,而且这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其他人均不知晓……。”

花倩笑抬手挥了挥,也不说话,花连城看了没办法,只好闭上嘴巴怏怏地先走了。